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75章 化物,剑光纵横十三丈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还有什么遗言吗?”陈长生淡漠开口,悬在山主头顶的利刃激射而下,好似一道道星河陨落。

    山主瞳孔收缩,身后异象浮现,连天飞雪中,一片雪山耸立,似要撑开寰宇。

    随后,山体颤动,从其中飞出一片雪白光辉,像是剑仙挥洒的剑意一般,冷冽而清澈。

    “锵!”

    九道神剑激射而下,与山主的白芒冲击在一起,释放出滚滚神能。

    碰撞之间,神光迸溅,似火树银花,绚烂夺目。

    神力争锋,陈长生虽不及山主修为高深,但胜在神力精纯,神通玄妙,反而占据上风。

    山主也有所感,他毕竟没跨出最后一步,始终不是的真正意义上的神通境。

    “唰!”

    天空霞光万道,陈长生也没闲着,冲到山主近前,与他交手。

    “砰!”

    两人碰撞,陈长生指掌赤红流转,释放阵阵灼热,而山主也是寒气森森,手掌都变得苍白了。

    “小鬼,你的确很强。”山主冷漠开口,眼底带着凝重之意。

    陈长生面无表情,他拥有好的玄功,最玄妙的神通,若还不能压制对方,只能说无能了。

    “受死。”

    片刻,陈长生瞳孔光芒一片,他捕捉到了山主攻击中的破绽,雷霆出手,一拳印在山主的胸膛。

    “咔……”

    山主倒退,胸膛的战甲应声裂开。

    一击得手,陈长生攻势立刻猛烈起来,拳印刚猛,如狂风骤雨,挥洒而下。

    “喝!”

    山主冷喝,身后异象涌动,漫天雪花笼罩下来,要将陈长生淹没。

    雪花一落下,立刻流淌出冷意,让人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通体发寒。

    陈长生也不惧怕,身上腾起一片赤霞,氤氲蒸腾,抵挡寒气。

    “砰!”

    又是一拳,陈长生砸在山主身上,令他当场横飞,胸口凹陷大片。

    一击成功,陈长生追上山主,连踏数步,将山主蹬得大口吐血。

    “混账!”山主咬牙,口齿淌血,看着陈长生的目光变得无比冰冷。

    “受死!”

    陈长生再度追击,快如闪电,一缕缕寒芒在右瞳凝聚。

    “嗯?”

    就在陈长生贴近山主之时,他心头血气翻涌,竟然有些心悸,特别是瞳孔隐隐还有点痛。

    “唰!”

    想都不想,陈长生脚下道痕燃烧,整个人横移数丈。

    而就在此刻,山主的胸膛忽然裂开,血液飞溅,从其中冲出一片银辉。

    “轰!”

    银色光辉炽盛无比,犹如银色火焰一般,在燃烧,横过虚空,将数栋屋楼轰碎。

    “吸!”

    陈长生余光一扫,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银光所过之处,虚空被割开一道刺目的痕迹。

    “咔咔……”

    这时候,山主胸膛发出一连串的爆鸣,骨头蹦嘎作响,凹陷的胸膛缓缓恢复。

    “这怎么可能,竟然恢复了!”钟山低吼,这种恢复能力令人窒息,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复原。

    一群人心头发寒,这还怎么打,几乎等于先天不败。

    咔咔

    胸膛复原,山主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瞳孔骤缩如针,显得有些痛苦。

    “嗯?”陈长生眉头一皱,他看得出山主很痛苦。

    “啊!”

    山主脸色狰狞,口中发出低沉的咆哮,他的胸口忽然裂开,然后从血肉中探出一只眼眸,上下乱转,打量着四方。

    “这是什么!”

    一群人头皮发麻,那眼睛大概有婴儿拳头大小,呈银白色,显得很诡异。

    “眼……眼睛!”木族族老结结巴巴的开口,那只眼睛此刻正盯着他。

    陈长生目光阴沉如水,银色的眼睛出现后,山主给人的感觉便极为诡异,一双眼眸死气沉沉,只有胸膛的那只银眸飘散出银辉。

    “桀桀,小鬼,能见到我这种姿态,你足以含笑九泉了!”山主开口,声音却很诡异,沙哑得让人难受。

    “废话少说!”陈长生目光冰冷,手捏赤红拳印,径直轰杀而去。

    “别急,否则我不保证你还能活着!”山主冷笑,胸膛的银眸开阖,冲出成片道痕,化做一只巨大鬼手镇压而下。

    鬼手苍白无血,上面烙印着密密麻麻的符号,如天上繁星,闪烁着神辉。

    “轰!”

    大手压下,手掌之中鬼气汹涌,如一方领域,给人以浩大之感。

    “唰!”

    这一刻,陈长生毫无保留,他抢先出手,脚下涟漪阵阵,伴随着道痕,避开了鬼手。

    “斩!”

    避开攻击,陈长生眸中流转神光,凝聚成一杆战矛,刺杀而出。

    “铛!”

    鬼手与战矛碰撞,两者爆发神虹,伴随着尖锐的铿锵声。

    陈长生双眸流淌神光,气势迫人,凌空踏向山主头颅。

    “嗷!”

    突然,一道尖锐的嘶鸣猛然响起,仿若太古的魔神复苏一般,一道虚影从山主身后出现。

    这道身影模糊不堪,只能看到一头银色长发,遮挡住了其容貌。

    虚影刚一出现,便双手捏印,朝陈长生打去。

    印记古老,化为一道道寒冰锁链刺杀而开。

    陈长生神色凝重,这锁链密密麻麻,足足近百道,每一道都如战矛般锋锐。可洞穿金石。

    “开!”

    没有多余的话,陈长生一声低喝,眼眸中飞出一道寒芒,犹如天上星光,无迹可寻,闪烁之间便斩断锁链。

    “哼!”

    山主咬牙,胸膛的眼眸炽盛到极点,喷涂神力。

    他身后的虚影抬手,印记变化,忽然变出四只手臂,齐齐出手,轰向陈长生

    手臂捏印,一圈圈黑色乌芒扩散,好像树轮一般。

    陈长生瞳孔收缩,这印记之中隐约可以感觉到阴寒之力。

    “呼呼!”

    就在此刻,一直都未有动作的木族出手了,落叶如触手一般,缠住虚影,令它的四只手臂动弹不得。

    “轰!”

    紧接着,大地突然裂开,从其中探出一只大手,将山主死死擒住,是林族的武道。

    “蝼蚁,竟然敢反抗我?”山主面露狰狞,身后的虚影咆哮起来,声音凄厉。

    它的头发无风自动,露出隐藏的面容,使得每个人都后背一凉。

    那是一张不断变化的脸庞,但同样的,每张脸都痛苦而扭曲。

    “玉儿……”林族族长开口,他看到了熟悉的脸庞。

    “吼……”

    听到声音,虚影口中的声音越发尖锐,空洞的眼眶内竟然有东西在流淌。

    “畜生!”

    林族族长大吼,那是他的女儿,竟然落得这幅模样,令他恨如潮水!

    “噗!”

    可以,他还来不及多说什么,身躯便被洞穿,虚影的一头银发刺穿了他的身躯。

    “呃……”

    林族族长面带愕然,不敢置信的看着那贯穿身躯的银发,张嘴想说着什么,却只能吐出一口鲜血。

    “林强,死在自己女儿手中,感觉如何?”山主冷笑着问道,声音如从幽冥传来。

    林族族长瞪大了眼睛,张口就想大骂,却只能是连连吐血,气息跌落谷底。

    “桀桀!”

    山主怪笑着开口道“这是她内心对你的怨念,刚才我可没有操纵她!”

    “你……”林族族长身躯颤抖,硬是说不出话来。

    “桀桀……林……”

    山主笑着,准备再说着什么的时候,脸色却突然变了。

    “你要笑到什么时候,烦死人了!”

    冰冷的目光从山主身后传来,看得他如芒刺在背,难受无比。

    不等山主多做反应,陈长生已经出手了,手掌化做一轮烈阳,镇压而下。

    “砰!”

    一声闷响,陈长生的攻击被虚影挡住,它的头发好像一根根钢针,刺穿了前者的手掌。

    “受死!”

    手掌被刺穿,陈长生却如若不觉,眼底冷芒锋利,一片乌黑灼光激射而出,封锁虚空。

    光芒如秩序神则,焚烧虚空,将眼前的虚影射成两半,伤口处还有一片乌黑光芒在燃烧。

    “不好!”

    山主脸色一边,神力暴涨,挣脱束缚,避开了这一击。

    但那乌芒也是贴着他肋骨过去,可怕的力量直接打得他左肋血肉模糊,险些被撕开。

    “汩汩……”

    山主倒退,血肉蠕动不停,其中有银色光芒弥漫,伤口在恢复。

    “休想!”

    陈长生目光如水,手掌一抬,一片金色雾霭飞出,化作一口大钟将山主镇压。

    “铛!”

    一声轰鸣响彻云霄,好像天鼓被擂动,一圈圈金色涟漪荡漾开去。

    “嘭嘭嘭!”

    涟漪扩散,成片的房屋轰然倒塌,被钟波搅碎。

    金色大钟内,山主口鼻流血,身躯险些被震碎,但还是顽强的活了下来。

    “混账,我要宰了你!”山主大口,拳头发光,一拳拳的砸在大钟上,砸的金色大钟变形。

    “咚咚咚……”

    每一拳落下,都会爆发轰鸣,看的人心底大怵。

    “你先顾好你自己!!”

    陈长生抬起手掌,虚空顿时涌现金黄,黄金道剑浮沉,吞吐神光。

    “嗡嗡……”

    陈长生瞳孔炽盛到极点,隐隐有鲜血流出,道痕在眸内成片燃烧。

    他催动最强神能,一柄柄神剑锋芒毕露,不断颤鸣,犹如真龙长吟,仙凰高吭。

    “什么!”

    山主眼睛睁大,眼底带着惊恐。

    “斩!”

    陈长生手臂一挥,如上苍裁决,九柄神剑斩落,剑光纵横十三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