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76章 老鬼,神魂不散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剑光璀璨,犹如九天坠落的一片星河,炽盛得让人难以直视。

    “轰!”

    此刻山主挣脱束缚,冲了出来。

    他浑身沐浴神光,气势攀升到极点,虚影再度凝聚,挡在身前。

    陈长生冷漠,神剑掀起一片尖锐的破空声,将他身前的虚影切成碎片。

    “噗噗!”

    血光浮现,黄金神剑将他击穿,胸膛的眼眸也被一柄神剑刺了个透心凉。

    “死!”

    陈长生眸光爆射,如两道电芒,他右瞳飞出火光,漆黑深邃,如同地狱之中的修罗火焰。

    但那并非火焰,而是最纯粹的神力,透着缕缕毁灭气息。

    这一次山主没能避开,他身躯被火焰焚烧,血肉被烧得灰飞烟灭。

    “吼!”

    但他依旧在挣扎,神能竭尽全力释放,体内竟然传出阵阵鬼嚎。

    一道道气息从他体内飞出,每一道气息都透着怨念,显化出一张张面孔。

    他在以这些面孔代他受劫,磨灭乌光的力量,要生生抗住这一击。

    但陈长生怎么会给他机会,双眸之中电光交织,甚至冲出眼眸,令人震惊。

    他气息可怕到极点,一步迈出,犹如神王出巡,速度快得人眼花。

    陈长生真正展现出了他的速度,之前他一直有所隐藏,为的就是关键时候能够一击必杀。

    “噗”

    他指掌萦绕火光,一缕缕火焰飞舞,贯穿山主的头颅。

    “啊!”

    山主惨叫,盔甲面露都被打碎,露出一张被根须爬满的脸庞。

    “嗖嗖!”

    突然,山主脸上的根须极速消失,没入他血肉中。

    陈长生心头一凛,想都不想的后退,如一道惊虹,掠出数丈。

    “锵!”

    下一个,陈长生所站的地方,一根手臂蓦然探出。

    “嚎!”

    紧接着,山主胸膛的飞出一片银光,其中一颗银色眼睛无比醒目。

    “雪山的鬼!”

    有人惊呼,这银光四周藤蔓乱舞,显得很是狰狞。

    显然,它是放弃了山主,要陈长生做他的宿主。

    “哼,找死!”

    陈长生也看出了这一点,当即面色一冷。

    他抬起拳头,火焰立刻去游龙般缠上他的手掌,化为一轮骄阳。

    “呼呼呼……”

    银色光辉闪烁一下,从其中飞出一缕缕光辉,如发丝般细小,却是无比精纯的精气。

    “太初精气!”

    陈长生冷漠,眼底杀意涌动,这里每一缕神光都是一道生命。

    这是生命诞生之初,从命土孕育的三道太初精气。

    一道凝魂,一道化形,一道养命!

    这三道精气乃是人之本源,损失一道便元气大伤。

    如今这山鬼竟然通过汲取人体的太初精气来壮大自己。

    “你这妖孽竟敢行此杀道!”

    陈长生低喝,拳印落下,骄阳似火,迸发出赤霞。

    精气与陈长生的拳头碰撞,立刻汹涌燃烧。

    “嗖!”

    突然,穿过火焰,一根须茎刺向陈长生的眉心。

    “哼!”

    陈长生冷哼,声音不大,却如天雷轰鸣,犹如神王在发怒,震动乾坤。

    他右瞳扩张,一轮黑月浮沉,映照眸内的枯寂世界,那里没有生机,只有毁灭的气息在流淌。

    “受死!”

    陈长生瞳孔之中一缕缕乌光如火,飘散而出,他欲要出手,彻底解决后患。

    “桀桀,小子,你给我去死!”

    正在此刻,山主的声音忽然从陈长生身后出来。

    陈长生冷漠,他早已经洞悉,一击扫过山主的脖子,让他头颅高飞,身首异处。

    同时,他释放神光抵住身后的根须,不让其临近。

    “到你了!”

    陈长生低喝一声,正欲出手。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山主本来缓缓软倒的身躯突然动了,从断开的脖子里冲出一根根须,刺向陈长生的眉心。

    这下陈长生纵然有瞳术加持,可洞悉一切,也难以避开。

    “哼!”

    根须刺穿陈长生的眉心,好像虫子一般,不断蠕动,欲要通过眉心,进入他识海之中!

    “休想!”

    陈长生脸色第一次变得有些狰狞,他手指凝聚神光,欲要与这山鬼玉石俱焚。

    “少年人,你何必挣扎,老夫借你的身躯一用,必然会有厚报,助你成就一方霸主!”一道苍老的声音在陈长生识海响起。

    “老鬼,事到如今还想耍手段!”

    陈长生咬牙冷笑,这家伙分明是想趁他分神,进入他的识海。

    “桀桀,小鬼心思倒是通灵,想不到你机缘不小,竟然掌握无双瞳术!”苍老的声音冷笑起来,只是一次对话,他已经进入了陈长生体内,准备进入识海。

    “哈哈,待我搜寻你的记忆,得了无双瞳术,必会让它发扬光大!”苍老的声音笑了起来,纵然他也曾为一方强者,却也从未见过这种攻伐无双的瞳术!

    陈长生冷笑一声,他知道这老鬼很不简单,但他也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欲要自绝,与这老鬼同归于尽,就在他进入识海的那一刻。

    “嗯……这是什么……”忽然,陈长生眉心传出声音。

    “哈哈,这……这……太好了……!”苍老的声音响起。

    陈长生识海震动,冲出一片光芒,光影浮沉之间,一道身影凝聚。

    “区区蝼蚁,竟然也想染指我的术!”身影开口,眸中混沌气息汹涌,道则纵横,如锁链一般,封锁乾坤。

    “你是何人,竟敢对本座无礼!”苍老的声音开口带着惊怒之意。

    身影不语,仅仅一个眸光闪烁,便让苍老身影身躯崩溃,如一方天地落下,让他难以反抗。

    “不过是偶得机缘,神魂未散,竟不思长进。”身影喃喃道,眼眸内混沌气弥漫。

    “他……”

    陈长生忍住不开口。

    身影淡淡的道“你太过大意了。”

    “是,师尊!”陈长生垂首道。

    身影摇头,无奈的叹息道“无妨,我本想保你一路平安,看来是不行了。”

    “你记住,出了这片地域,外面便是凶险万分,你万事小心。”身影无奈的道“别还没出去看看,就下来陪我了。”

    陈长生苦笑,微微点头。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影已经消失,显然是不能显化太久。

    虽然如此,但陈长生依旧见识到了其威严,简直如仙王一般,仅仅眸光便能镇杀敌手。

    “好了,钟族长,此战也算幸不辱命,剩下的残余势力都无你们各族有所瓜葛,你们自行处理应该无碍。”吐了口气,陈长生调整心情,冲钟山开口。

    钟山等人先觉愕然,随后狂喜起来,残余势力不过血气境界,翻不起风浪。

    ……

    一战结束,陈长生在钟族也不准备逗留太久。

    三日后,清晨。

    钟秀掀开陈长生的帐篷,手里拿着肉汤。

    看到钟秀进来,陈长生露出笑意道“这几日的血食比以前好了不少。”

    “是啊,这多亏了你,这些血食都是进贡给山主的,我们分了不少。”钟秀闻言,脸上浮现笑容。

    因为忌惮陈长生的缘故,钟族此番分到了近一半的血食,可以说这一年之内,不用担心饿肚子了。

    “那就不用担心了,只要血食足够,想要恢复元气只是时间问题。”陈长生笑道。

    钟秀道“这都要多谢你,今晚族老和父亲为了感谢你,准备了晚宴。”

    “晚宴?”

    陈长生点头道“那我倒是不能推辞了。”

    如此正好,他也正准备问一问出去的路径。

    “现在时间还早,不如一起去走走。相必这次你应该心情不错。”沉吟片刻,陈长生忽然开口。

    钟秀微微颔首,露出浅笑。

    两人一同出了帐篷,开始闲逛起来,所过之处,每个人都对陈长生露出笑容。

    感受着笑容里包含的感激,钟秀红唇微扬,露出丝丝笑意,有种莫名的自豪。

    “喝!”

    两人边走边聊,不觉已经到了钟族的演武场。

    身处大片,凶兽环伺,就算再小的村落,再人丁稀少的族群也一定有自家的演武场。

    此刻,演武场内人声鼎沸,血食充足之后,钟族的少年们立刻开始修炼起来,跟着村里的长辈练习拳脚,打磨血气。

    “咿呀,咿呀。”

    不光如此,就连三四岁的小家伙也在附近有模有样的操练起来。

    “是你!”

    目光扫过演武场,陈长生看到了一个熟人,正是之前给他送过血食的少年。

    他也在练拳,但动作比较同龄来说,却显得有些拙劣。

    因为陈长生的缘故,一道道目光立刻聚焦到少年身上,使得他立刻停下动作,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你……我……”憨厚少年显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长生摇头道“你还不能掌握这套拳法的精髓,练得再多,也只能学到皮毛。”

    被陈长生这么一说,少年的脸立刻够了,低声道“我知道我天赋不够……”

    “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陈长生道“我是说,你或许可以试着慢一点。”

    “慢一点?”少年抬起头问道。

    陈长生道“没错,所谓打磨血气,不一定要通过训练,也可以盘坐呼吸,刺激血气。”

    “你拳法不协调,并不能起到熬炼血气的作用,倒不如慢下来,先仔细体会出拳的变化。”陈长生说些,摆出少年的拳架子。

    “就这样,你把拳架子站稳了,再练也不迟,否则你急于追赶别人,反而落了下乘。”陈长生站定,脚下如生根一般,体内血气也如老龟长眠,变得缓慢而绵长。

    憨厚少年愣住了,陈长生的拳架子分明和他一样,但却又有些不同。

    “这……”

    看到陈长生的拳架子,教授这套拳法的青年瞪大了眼睛,陈长生不过看了一眼,便已经领悟到其中神髓,拳架子落地生根,血气不绝。

    “咳咳,你们都过来,仔细看看他的拳架子,谁能站成这样,我保证他将来必然会传遍各族。”青年干咳一声,叫来一群少年。

    陈长生笑了,收起拳架子,他不过是想换了憨厚少年的恩情而已,没想过要教导其他人。

    “你也不用着急,你只要记住刚才的感觉,自己不断练习,直到那种感觉在你身上体现时,这套拳法,你也就会了一半。”见少年脸上露出苦恼之色,陈长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是!”少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别怕,给自己点自信,我可是给你开小灶了,追上他们是迟早的事情!”陈长生冲少年眨了眨眼睛。

    或许真是信了陈长生的话,少年脸上渐渐露出笑容,重重的点了点头,当即开始站起拳架子来。

    陈长生见此,心头失笑,这些话当然不是真的,但有时候,人总需要一些信心,如果一句话就能让一个人变得更好,何乐而不为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