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79章 人迹,天剑山庄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就趁现在一举破关!”

    陈长生暗道,神力澎湃而起,冲击无形桎梏。

    这一境界并无他想象的那般困难,虽有难度,但依旧被陈长生打破,体内命土再度开启。

    生命迷雾散开,神海命土开启至三尺。

    三尺命土,这是一个很不凡的数字,三生万物,在神通境第一重,能将命土开启至二尺已经算的上人杰,所谓的天才也不过二尺四五寸。

    命土开启,陈长生头顶精气再聚,如龙凤齐舞,冲入他的天灵,贯穿周身血肉骨骼,洗涤精神肉壳。

    借此机会,他运转玄法,神海开始壮大,不过要填满这三尺命土,可并非易事。

    踏足神通境界,不光神力提升,亦有种种体悟,神游天地,提升心灵。

    这个过程不过昙花一现,却又是刹那永恒,每个人的体会总会不同。

    时间持续不算长久,不过短短的半刻钟,天地精气开始消散,这里恢复了平静。

    “咔咔……”

    陈长生终于睁开双眼,一双眸子明亮而清澈,体内传出一连串的爆鸣。

    “这种感觉就是神通境界。”陈长生握了握拳头,他感觉体内每时每刻处在巅峰,血气活跃。

    只要他不刻意压制,自己随时都处于一种最佳状态,精气神实足。

    短暂的体验了这一境界的奇妙,陈长生收敛心神,他在这里已经耽误了一段时间,也应该走了。

    神通境界在这片前进虽然依旧危险,但只要小心,也可自保无虞。

    离开之前,陈长生立在附近的石壁上刻字,他是为了给后来之人指明道路,免得白白丢了性命。

    做完这一切,他才最终上路,远离此处。

    越往外界走,精神越来越浓郁,比起之前更浓郁三分。

    妖兽的实力也越来越恐怖,异种变得越来越多,甚至血脉遗种也不少见。

    “吼!”

    一声咆哮,陈长生面前的一座大山被夷为平地,大地被可怕的温度烧得赤红一片,岩浆流淌。

    这是一头通体赤红的蛮牛干的,它头顶一双赤红如钻的利角,一缕缕赤霞在其中流淌,如血液一般,释放出灼热的气息。

    这是一头异种,血脉之中蛰伏的道痕已经苏醒,妖力运转间,血液都成为一片火焰。

    陈长生变色,即使相隔很远,他依旧感觉可怕,那种赤霞冲入天空,将云层都染红了。

    这头赤红异种在与一头巨蟒战斗,这头蟒蛇通体暗紫,鳞甲晶莹而细小,覆盖全身。

    紫蟒吞吐妖气,鳞甲紫色雾霭流转,从鳞片之间逸散而出。

    陈长生极目远眺,他相隔很远,观看这场战斗。

    两头妖兽都是异种,血脉强大,但都未开化神智,故而战斗野蛮而直接。

    这两头都是强大的异种,紫蟒更是头角峥嵘,声如龙吟,震得山林颤动。

    陈长生不敢临近,那里神力波动太过剧烈,山体崩塌,大地沦陷。

    陈长生逃离此处,一路上他遇到过多次这种情况,有几次被卷入战斗中,险些身死。

    继续上路,陈长生走了不知道多久,日复一日。

    终于,一路的异种开始减少,妖兽数量激增,但实力却参差不齐。

    走到这里,陈长生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但心底也有些没底了,他已经走了不知道多久,还是看不到出路。

    这一日,陈长生坐在一块巨石上,默默地啃着野果,一头长发凌乱不堪。

    这也不能怪他,这附近没有水涧,至少他走过的地方没有。

    他也不可能胡乱更改方向,那样只会让自己迷失在这片密林中。

    这么长的时间,陈长生的神力提升迅速,隐隐触摸到了下一层的瓶颈,且他对神通境也有所领悟,摸索到了一些东西。

    正在陈长生沉吟之际,林间传来脚步声,声音急促,由远及近。

    “脚步声!”这种声音对于不知多久未见过人影的陈长生来说,简直如同天籁,令他精神一振。

    很快,密林中,一道身影冲了出来,是个女子,二九年华,满头长发凌乱,气喘吁吁,俏脸写满了苍白和疲惫。

    “嗯?”

    少女边跑边扭头往后看去,好像身后有一头太古大凶在追她似的。

    下一刻,当她猛然回头,看到坐在高处俯视她的陈长生时,忍不住一惊。

    陈长生的样子比起她来更加糟糕,整个就是个野人。

    陈长生俯视女子,面前的女子有些一张瓜子脸,褪去青涩的容颜展现出丝丝妩媚,红唇天然微扬,那是最为致命诱人的毒药。

    “唰!”

    少女修为不高,不过神海境而已,落在陈长生身后的岩石后躲藏起来。

    她实是知道此刻不应该躲在这里,奈何她体内神力所剩无几,再跑下去也不过是垂死挣扎。

    陈长生目光微变,回头看了少女一眼,后者对他做出了一个嘘声的收拾。

    陈长生不语,回头朝女子来时的方向看去,五人从其中走出。

    走在最前方的男子身着一身白色宗袍,腰间配件,年纪不过二十五六。

    他的身后跟着四人,身穿白衣,腰间配着一样的精钢剑。

    陈长生的目光扫过几人,旋即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

    “那女人绝对没有走远,一定是藏起来了!”为首的男子冲身后四人开口道。

    这句话并未掩饰,听得乱石后的少女忍不住心中一颤。

    “大师兄!”

    正当男子沉神思索之际,他身后的一人开口,指着陈长生道“你看那里!”

    男子眉头一皱,说着说话之人手指的方向看去。

    陈长生就坐在高处的岩石上,身形狼狈。

    “嗯?”

    为首男子眼神一冷,颇有些不屑的问道“我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从这里跑过去?”

    听到他说话,陈长生这才抬起目光,看向男子。

    随着陈长生目光抬起,躲在他后面的少女顿时紧张起来,她很怕陈长生说出去。

    在少女紧张的目光下,陈长生随手指了指身后。

    这一指仿佛天灾末日,使得身后少女一张脸瞬间苍白无血,世界在这一刻都变得昏暗。

    “哼!该死的丑娘们儿,竟然躲在这里!”为首男子嘴角露出冷酷笑意,当即笑了起来。

    少女面色惨白,紧咬着嘴唇,目光有些愤恨的看着陈长生。

    事情到了这一步,她再躲也无用,直接站了出来,目光死死盯着冷酷男子。

    “嘿,苏妙颜,你胆子不小啊,竟敢毁坏本宗药园,还敢盗窃本门圣物!”为首男子冷笑着开口道“这样把你抓回去,免不了拨皮挫骨之苦,看你还有几分姿色,倒不如从了我,也好给你个痛快!”

    “姓陈的,你不过是一条走狗而已,什么圣物,这分明是我祖上传承下来的神图!”苏妙颜娇躯颤抖,她知道如今已经穷途末路,根本不会顾及什么。

    她此话一出,陈长生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看了面前女子一眼。

    “哼,死到临头还要嘴硬,无妨,等我那下你,会让你后悔说这些话!”为首男子冷笑着开口。

    “上!”

    说罢,男子一声低喝,他身后的四人立刻跃上岩石,腰间配剑出鞘,剑光如水。

    “剑雨如丝!”

    一人低喝,剑光如春雨连绵,细如牛毛,不断点下。

    “月挂高天!”

    同时,一道剑光明亮,横击之下,剑气如饿虎跳涧,一轮半月迸射而出。

    “剑如连山!”

    “风吹雨打!”

    其余两人也纷纷出手,施展剑道。

    苏妙颜神情冷漠,她体内神力所剩无几,根本无法阻挡这么多的攻击,但她也已经做好准备,死在这里,让谁都得不到神图。

    “嘭!”

    山石迸溅,剑气灌入其中,溅起细小的碎片,伴随着烟尘散开。

    “你们这群混账,要留她性命!这时候,为首男子突然开口,神情有些败坏。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脸上的表情却突然一凝,抬头看向空中!

    半空中,一道狼狈的身影脚踩一片金色雾霭,怀里抱着一个如小猫般蜷缩的女子。

    这是人之本性,换了谁在这一刻,都会下意识的抱紧身体。

    感受着一边脸颊传来的淡淡温度,苏妙颜禁皱的眉头微微一松,随后缓缓睁开眼睛。

    “嗯。”

    鼻中发出一声呻吟,苏妙颜紧抓陈长生衣服的手微微放松,目光从陈长生的胸口缓缓抬起。

    “是你!”

    放迎上少年目光时,苏妙颜忍不住开口。

    “好个,原来还有姘头!”为首男子咬牙,说完他腰间配剑出鞘,剑鸣如龙,回荡虚空。

    剑光明亮,如山涧清泉,自剑鄂流淌而上,凝聚剑尖,随后复又散开。

    “秋水剑!”

    苏妙颜低呼一声,此剑虽算不得神兵利刃,但剑刃含光,如秋水流转,伤人之后,伤口难以愈合。

    “有点眼力!”为首男子冷笑,屈指一弹剑柄,秋水剑激射而出,如箭矢般,射向陈长生。

    “砰!”

    男子脚下发力,神力炸起,冲出一拳拳金色涟漪,震得附近古树齐根爆碎。

    为首男子凌空握剑,虚空顿时响起一串剑吟。

    “剑气开山!”

    为首男子低喝,手中剑刃震动,一片剑光自其上浮现,凝成一道剑虹。

    “小心,这是天剑山庄的秘法!”苏妙颜急忙开口提醒,她知道这一击的可怕。剑气有贯穿山河之势。

    “噗!”

    陈长生跃起,避开这一击,他脚下的金色雾霭被直接洞穿,消散在虚空。

    两道身影交错,陈长生抱着苏妙颜往地面坠去!

    “回首望月!”

    为首男子在临近陈长生的一刻,剑光反转,横扫四方,如画地为牢,剑光如水,方圆三尺之内皆被剑光淹没。

    “好厉害,不愧是大师兄!”

    天剑山庄弟子开口,这一式回首望月修炼简单,但要做到剑光如水,便不是那么容易。

    “小心!”

    苏妙颜低呼一声,这种距离根本避之不及。

    “哼!”

    陈长生冷漠,迅速出手,一拳击穿剑光,落在为首男子胸口。

    “哼!”

    伴随着一声闷哼,为首男子落地,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天空剑光溃散,如明镜破碎,光辉点点。

    “竟然击溃了回首望月的剑光,他到底什么来头!”天剑山庄弟子变色,要说附近宗门,天剑山庄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听得手下的话语,为首男子脸色更加难看,沉声道“很好,想不到你这姘头还有些本事,这样也不会太无聊!”

    陈长生神色不变,她怀里的苏妙颜却有些动容,想不到面前这个月野人打扮的男子竟有如此修为。

    “你还不错,只可惜,你遇到了我,遇到了天剑山庄!”

    沉默片刻,为首男子调整气息,手中宝剑一震,顿时爆发一片剑光。

    剑光皎皎,如高山白雪,寒意逼人,为首男子的气息攀升起来,整个人的眼神变得凌厉。

    “这种气势,难道是……”天剑山庄弟子忍不住惊呼。

    “不会错的,大师兄要用那一招了!”另一人开口。

    “剑走龙蛇!”

    片刻,为首男子三尺青锋斜指大地,一龙一蛇于剑鄂腾绕而下。

    这一刻龙蛇虚影纠缠在一起,吞吐剑气,为首男子手持秋水,脸上露出冷酷的笑意“记住,杀你的人是我!”

    说完,他脚下一动,速度快速剑光,划过虚空,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剑痕和一条被剑气撕裂的狰狞沟壑。

    “剑影步!”

    苏妙颜神色大变,咬牙道“你快逃,他们只是要抓我!”

    “不好!”

    话没说完,苏妙颜脸色再变,这剑影步是天剑山庄顶尖的武学步法,速度极快,如流星挂空,只着一道残痕。

    “死!”

    为首男子暗自低喝,三尺剑锋芒毕露,其上龙蛇并起,欲要一击斩下。

    但下一刻,为首男子眼中的杀意猛然僵滞,瞳孔收缩如针,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手掌。

    手掌修长,掌心赤霞凝聚,如一枚鸡蛋发现的道痕淌出火光。

    “焚烧!”

    陈长生面无表情,掌心光芒迸溅,鸡蛋发现的太阳炸裂,喷薄炽盛火光。

    为首男子瞬间被火焰笼罩,汹涌的热浪翻涌不定,席卷四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