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83章 黑白宫,豢养之人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简单吃了点东西,苏妙颜起身说道“那就走吧,带你去见识下这洛城的黑白宫!”

    “黑白宫?”陈长生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所谓黑白宫,并非上不得台面,反而人人都知道。

    黑白宫背后的存在,乃是在大秦最强的古老家族之一,底蕴深厚,传闻就连监天司也不敢过多涉足黑白宫。

    大秦疆土,几乎半数都有黑白宫存在。

    洛城自然也有,这座黑白宫地处洛城繁华地段,占地浩大,以青铜浇筑而成,看起来十分厚重。

    黑白宫门口,不断有武者进出,有的红光满面,有的却是垂头丧气,愤愤不平。

    陈长生打量着这座铜殿,这么多青铜,不知道要花费多少人力和铜矿。

    “进去吧!”苏妙颜娇媚的脸上勾起一抹笑意。

    陈长生点了点头,两人并肩进入铜殿。

    穿过外围,里面别有洞天,翠竹环绕,流水潺潺。

    苏妙颜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对路线并不熟悉,但两人也不是笨蛋,只需要跟着人流走就行了。

    “你不是说带我见识一下吗?怎么连你自己都快找不到方向了?”陈长生带着些许揶揄的道。

    苏妙颜明媚的容颜难得露出一丝尴尬,道“我实力不济,平日也不曾来这里。”

    两人说话之间,沿着一条楼道向上,穿过长廊,眼前豁然开朗,这里四面环绕,到处都是座位。

    陈长生目光一扫附近,四周还有错落着许多被珠帘遮挡的座位。

    “别看了,那些都是给世家公子坐的,或者宗门长老的位子。”苏妙颜开口说道。

    果然,从帘子后面传出声音,有人愤怒的咒骂道“废物,我养你这么久,竟然输了!”

    说话之人是一个中年妇人,穿金戴银,脸上露出刻薄的神态。

    陈长生随即向下看去,场内一个男子趴在尘土之中,一身衣物破烂不堪,身上多处擦伤。

    男子修为不低,已经到了神通境界,听到女子的咒骂,不由得握紧拳头。

    “这是……”陈长生目光一凝。

    苏妙颜回答道“这些都是家族的豢养的斗士,专门替他们赌斗,要是赢了自然会有奖赏,可一旦输了,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陈长生目光一沉,有些不喜的道“把人当成牛马一样驱使吗?”

    苏妙颜脸上露出惨淡的笑容,感同身受的道“这就是弱肉强食,这世上最本源的法则!”

    陈长生沉默片刻,抬起目光道“我什么时候上!”

    苏妙颜也没来过这里,但也很快找到了方法,这里的规则很简单,击败对手就行。

    “一株老药,一枚令牌!”黑白宫的人冷漠开口。

    赢家可以取走对手的令牌,最后再与黑白宫兑换老药。

    这还是赌注最小的,换了是在洛阳城,强者对决,动辄就是上万老药。

    陈长生面色微变,他身上一株老药都没有,如何换取令牌。

    黑白宫的执事看出了这一点,也不恼怒道“没有老药也无妨,黑白宫借给你,可一旦输,就要替黑白宫做事,还清债务!”

    苏妙颜俏脸变色,她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这里也是需要缴纳老药的。

    “不要,黑白宫的债,不好还!”苏妙颜说道,她不止一次听过这种传闻,欠了黑白宫的债,百倍才能还清。

    “怎么,不需要吗?那就爱莫能助了!”执事开口,语气冷淡。

    陈长生笑了起来,说道“令牌给我吧!”

    “很好,少年人就应该如此!”执事冷漠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容。

    说着,令牌已经递到陈长生手里。

    “去吧,希望你能赢一场!”执事淡淡的道。

    陈长生笑了拿过令牌,带着苏妙颜离开。

    走了一段距离,苏妙颜这才开口焦急的道“你不该拿的。”

    陈长生说道“怎么了,又不需要我们给他药材,不是挺好的吗?”

    苏妙颜摇头道“不可能的,一旦你输了,要还的东西可就不止一株老药,没人敢赖黑白宫的账。”

    陈长生一脸不了解状况的淡然表情道“赢了不就行了。”

    “你不了解,这群人都是有些底蕴才会来这里,不会比天剑山庄那个沽名钓誉的大师兄弱!”苏妙颜焦急道。

    陈长生点了点头,认真的道“我知道,天剑山庄的那个人的确有些弱!”

    “你……”苏妙颜气结,陈盛虽然不算天才,但实力也不会如陈长生所说的那般不堪。

    “你太托大了!”苏妙颜开口道。

    陈长生一脸认真的道“我并没有自负,那人的确不是我的对手!”

    苏妙颜无语,陈长生说的是实话。

    “好了,你在这里看着就行了,趁现在无人上场,我去会会他!”陈长生又道,身子一纵,便跃下比斗场内。

    此刻,这里正站着一个男子,二十五六,周身弥漫神辉,脚下踏着他的对手。

    “又来一个!”男子抬起目光,冷漠开口。

    他脚下的对手被人抬了出去,昏迷之人,也是被人豢养的斗士,此刻他的雇主正不断咒骂。

    而另一边,豢养这个男子的雇主却是笑容满面,神态轻松的道“哟,终于有人上场了,我还以为无人敢来了呢,这岂不是太无趣了。”

    说话的人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衣着显眼,面带轻蔑。

    “少爷,整个洛城谁不知道您手下的灰影啊?这小子一定是外地来的愣头青,不了解情况,估计连三招都撑不住!”青年身边的一个仆从开口,笑容谄媚的道。

    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那是,这洛城之内,除却天剑山庄的核心弟子和几个世家,灰影还没怕过谁!”

    “那是,那是!”仆从附和道。

    比斗场内,灰影面色冷漠,看了看陈长生道“小子,我劝你早点认输!”

    陈长生淡淡的道“都还没打过,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灰影嘴角掀起一抹弧度“是吗?”

    说完,他浑身沐浴血光,犹如火焰一般在燃烧,释放出令人皮肤刺痛的气势。

    “大秦剑炉的玄功,养炉经!”有人说道,显然是认识这门玄功。

    这也难怪,大秦骊山剑炉为秦皇所执掌的利刃,为大秦锻造神兵,收纳天下利器。

    其玄法自然不少,虽不及洛阳书院,皇家天书陵,但也绝对令人眼馋。

    而这剑炉的养炉经便是其中一门玄功,非剑炉外门弟子不可修习。

    这门玄功也算的上是不错的玄功,虽不算的珍惜,但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大路货。

    “这家伙竟然会骊山剑炉的养炉经,这不是外门弟子才能修习的吗?”苏妙颜心头暗道不妙。

    这灰影的确不是外门弟子,但却因骊山剑炉的一位养炉赏识,令他在旁负责掌火,从而习得三成养炉经。

    虽说三成,但配合他在骊山剑炉修习的外门武学,实力却是不弱。

    “好了,我这就让你体会一下!”神力攀上巅峰,灰影忽然开口,神芒化作一道赤红印记,镇压而下!

    印记赤红,四四方方,其上烙印着道形,流淌出光辉。

    陈长生面色不变,一步迈出,身影已挪移数丈。

    “嘭”

    一拳轰出,灰影被打得横飞吐血,倒地昏迷。

    对于这突然分出的胜负,原本喧闹的看台竟诡异的安静了数息!

    “妈的,灰影输了?老子可是压了十株老药的!”短暂的沉默后,有人突然开口骂道。

    紧接着,类似的声音此起彼伏,他们之中许多赌徒大声咒骂。

    本以为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结果却输了个精光!

    “哼,想不到这小子还有些实力!”看台上,黑白宫的执事露出笑容,但不是欣赏,而是因为陈长生,他们可赚大发了。

    听着人群的咒骂,苏妙颜也有些愣了,她刚扫了一眼别处,回神便看见胜负已分。

    “运气好吗?”苏妙颜有些不信,同阶一战,哪有那么容易就分出胜负的。

    “竟然输了,灰影这个废物!”帘后的青年忍不住骂道,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鬼影,拿块牌子,下去给我废了这小子。”青年骂了几句后,立刻开口说道。

    他身后阴暗之中,一道身影几乎与黑暗融合,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到。

    如果有高手在此,一定会惊讶,此人竟然会荆族的刺杀之道。

    鬼影藏在角落,声音从黑暗中飘出道“不用我下去了,已经有人出手了!”

    青年面色一愣,回头看向台下,脸上顿时露出玩味的笑容,轻挑眉毛道“哦,原来是楚家的刁蛮女人!”

    打量着台下,青年脸上露出冷笑道“哼,楚家的疯娘们还真是恶趣味,每个人脸上都要烙朵花!”

    “要你管,赵废物,本小姐做事,还需要你来指手画脚?”这时,另一片帘后传出声音,是个女子。

    说话之人年纪不过十六七岁,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就在两人对话之时,附近看台也是热火朝天。

    “快下注,这是楚家的斗士,看那朵花,绝对是楚家的疯女人没错!”有人低喝。

    楚家二小姐,刁蛮跋扈是出了名的,但不可否认,她手底下的斗士,实力都不俗。

    “我压楚家获胜!”

    “快压,快压!”

    ……

    人声鼎沸,许多人快速下注。

    但也有一部分人尝试着压了陈长生,因为感觉他第一局有些邪乎。

    买定离手,仅仅数十个呼吸,注已经下完,一道道目光于喧闹声中,汇聚到场中的两道身形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