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84章 广陵散,神音止息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疯女人,你这个奴才恐怕不行吧,连我的灰影都不是对手,他就是给人送钱的。”赵姓青年略带嘲讽的道。

    楚家二小姐冷笑道“赵废物,你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

    说完,楚家二小姐冲台下道“给我废了这小子,让赵废物开开眼界!”

    台下的青年没有回答,但眼中的冷意却渐渐浮现,一道道神芒破体而出。

    “嗯?”

    神芒刚一浮现,赵姓青年脸色微微一怔,旋即道“有点意思。”

    “只怪你运气不好,我的第一战,必须要赢得漂亮。”男子淡淡开口。

    陈长生面色不变,心头暗道“怎么每个人都是这句话。”

    说完,无名身法施展,陈长生如猛虎跳涧,一跃而至。

    “嘭!”

    小腿横扫,凌空抽下,带着磅礴的血气落在男子身上。

    后者连反应都做不到便被击败,连连吐血。

    陈长生这无名身法得自那道神秘身影,想来从他手里拿出来的东西,就算在外界,也绝对是镇国神术!

    实力不及陈长生的,连和他缠斗的机会都没有。

    一招败敌,陈长生再入一枚令牌。

    “这小子好高明的身法,这速度比起天剑山庄的剑影步还要快上一分。”帘后的有人淡然开口。

    “这个少年实力不弱嘛,正适合给我当宠物!”之前被灰影打败的妇人双目放光,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去查查他有什么背景没有……”妇人脸上笑容古怪,冲身后的仆从吩咐道。

    “哈哈,疯女人,你找来的新人实力这么弱吗?真是笑死我了!”赵姓青年却是满脸笑容,冲楚家二小姐道。

    后者面色一冷,有些不悦的道“废材!”

    “又赢了?”苏妙颜这一次看得真切,陈长生一击便击败同为神通第一境的对手。

    “他身法有古怪,如果不能看清楚动作,什么都是白费!”看台上有人说道。

    “小姐,这个少年的身法不俗!”看台角落,一老一少坐在这里,目光看向台下。

    被称为小姐的女子微微点头道“不说天剑山庄的剑影步,就是我族收藏的烟罗步也不如。”

    老者点头“烟罗步主要以隐匿为主,但速度也不慢,而这门身法,纯粹是因为速度太快,而让对手来不及反应。”

    “再看看吧,毕竟我要去广陵院,寻常的随从可不能为我争夺资源。”少女神色淡然。

    她身旁的看着微微颔首“若仅仅是身法出类拔萃,没有深厚修为根基,一切都是枉然。”

    说话之间,又有人上台,身着宗门白袍,腰配一柄秋水剑!

    此人一上场,附近的喧闹声都不由得停止。

    “天剑山庄吴宗明,讨教!”来人十七八岁,面带倨傲,仿佛天生高人一等。

    “天剑山庄内门弟子!吴宗明!”有人开口,带着惊讶。

    吴宗明乃是天剑山庄内门弟子,实力不俗,内门之中剑榜第三,将来铁定的核心弟子。

    “快剑,吴宗明!”苏妙颜俏脸变色,这人可比陈盛这个外门第一强太多了!

    “哦,吴宗明也来凑热闹了吗?”赵姓青年神色微微一凝。

    显然,对于这吴宗明,他还是有些忌惮的。

    “你的身法很快,可以快不过我的剑!”吴宗明淡淡的道,一头长发无风自动,沛然剑意于剑鞘中涌出。

    感受着这股剑意,陈长生终于提起些兴趣道“有意思!”

    “不自量力!”

    吴宗明冷哼,秋水剑出鞘,爆发出铿锵剑鸣,响彻全场,撕裂之音直冲云霄。

    剑刃缓缓出鞘,每出一寸,剑鸣便嘹亮一分,最后简直如真龙长吟,震动高天。

    “接我一剑,便知你几斤几两!”

    吴宗明低喝,秋水剑出鞘,磅礴剑压如江河倾斜,朝陈长生涌去,脚下的石板腾起阵阵电芒。

    “好强,仅仅剑压便如此可怕!”人群变色,天剑山庄的内门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这家伙更强了,剑意养得炉火纯青!”楚家的疯丫头也忍不住凝重起来。

    “撕啦!”

    面对汹涌而来的剑光,陈长生随手一挥,手臂如利刃一般,撕裂如水剑光,如同捅破一层窗户纸一样,毫不费力。

    “嗯?”

    吴宗明神色一冷,低喝道“剑影步!”

    刹那间,虚空浮现一道刺目残痕,吴宗明蓦然出现在陈长生身后。

    “唰”

    剑光如白色惊雷,凌空落下,劈向陈长生。

    不过,吴宗明的剑刚一落下,一只赤霞流淌的拳头无声的出现在他面前。

    “铁锁横江!”

    剑势一变,秋水剑横扫,带上一片剑气,如铁锁横断江河,阻击陈长生。

    陈长生瞳孔之中,神光点点,掌心喷薄赤红火光,淹没了吴宗明。

    唰!

    剑光一闪,一柄秋水切开火光,斩向陈长生。

    吴宗明面色冷漠,剑光如一轮明月,皎洁而冰冷。

    “雪中观大江!”

    吴宗明冷哼,剑光奔涌浩大,却森冷无比。

    一条剑气长河呼啸而出,白雪纷飞,朝陈长生淹没而来。

    陈长生冷哼,掌心道痕浮沉,腾腾赤霞氤氲。

    “滋滋”

    水火无情,碰撞之间,蒸起漫天水气,淹没高台。

    “看不到了。”苏妙颜心头一紧,失去陈长生的踪影让她心头一紧。

    “呼!”

    紧接着,罡风撼荡,若惊涛拍岸,轰击在看台四周。

    “咔咔……”

    看台颤动,其上有道痕浮沉,折射出冰冷电芒。

    这代表着这股罡风本可以击碎这片看台,却被道痕阻挡。

    场中,一道身影闪烁,陈长生的速度快到极致,身子纵横之间,便挪移数丈。

    “哼,区区身法,如何难得到我!”吴宗明冷漠,剑势一起,特阵阵剑鸣嘹亮。

    “剑气开山!”

    一剑落下,剑气似银河倾斜,化为一片天河镇压而下。

    陈长生避开,手掌拍下,神力浪潮更迭,卷起千重浪。

    “锵!”

    吴宗明剑势再变,低喝道“龙蛇并起!”

    他剑刃冲出神芒,一龙一蛇冲杀而出,带着些许苍莽之气。

    “开!”

    陈长生抬手,瞳孔收缩,从其中飞出一片雾霭,如黄金神炎,炽盛流淌。

    “噗!”

    龙蛇哀鸣,身子被打得粉碎,于虚空炸开。

    “唰!”

    陈长生拳印赤红,一拳砸在秋水剑上,磅礴的血气如大浪击石,震得吴宗明虎口发麻。

    “好大的力气!”吴宗明惊骇,内门之中,他从未见过一人血气如此澎湃。

    可陈长生并不准备与他多做纠缠,金色雾霭冲出,撞得吴宗明吐血不断。

    “这小子好手段!”有人低呼一声。

    “吴宗明要输了。”

    ……

    “不可能!”吴宗明双目冰冷,气势如虹,一身神力沸腾起来。

    “一剑飞仙!”

    一剑落下,仙光缕缕,伴随着一道身影腾飞,漫天都是飞仙道痕,令人惊骇!

    吴宗明动用了底牌,这可不是天剑山庄的神通,而是他机缘巧合所得。

    “这门神通,好像上古时期失传的大神通,羽化飞仙术!”看台角落的老者忽然开口,神情有些凝重。

    他身旁的少女亦开口道“的确有些像,传闻这门神术乃是古摇光的镇教神术,不可能再现世间了。”

    说话之间,异象万千,飞升道痕浮沉,从其中飞出一道身影,如广寒仙子,风姿无二。

    身影出手,漫天道痕落下。

    陈长生有些凛然,这道痕很不简单,无声之间便击得这片场域电蛇狂舞。

    “好强的神通,这里所无法阵加持,他必要击穿这片斗场。”有人低呼一声。

    “这下完了,这吴宗明竟有这种剑术神通,几人可挡?”就连老一辈的人物都有些眼馋了。

    陈长生冷漠,瞳孔深处飞出一缕幽邃冷芒,似太初之时诞生的第一缕光辉,破灭混沌。

    这是他进入神通境第一次施展瞳术,仅仅一个闪烁,什么羽化飞仙,不过是他眸光之下的亡魂而已,仙子也要喋血。

    “噗!”

    寒芒一闪,立刻带起一片鲜血,吴宗明胸膛被割开一道口子,血如泉涌。

    “什么!”

    一切来的太快,根本不等众人反应。

    “吴宗明败了!”有人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他们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

    原本气势汹汹的飞升异象,竟在瞬息破灭,令人惊叹。

    “小姐,这小家伙身上的神通了不得!”角落里的老者开口“他很可能是拥有某种血脉!”

    “血脉者吗?不知道是何种灵体!”少女道。

    “看他双目神光湛湛,应该是某种灵瞳,看样子有些像传闻中的暗灵瞳!”看着说道。

    “暗灵瞳?”少女道。

    “没错,夜神司上一任司首,就是暗灵瞳。”老者说道。

    少女微微点头,道“如此说来,此人倒也是个人才,可以陪我去广陵院争夺资源,但也仅仅是广陵院,洛阳书院,他还不行。”

    “无妨,小姐先去广陵院,取得广陵止息后,便是血脉者也可无惧。”老者低声说道。

    两人的对话极为小声,难以引起别人注意,但如果被听到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广陵止息,乃是一古老世家,夏家的传承之音,蕴藏上古之秘。

    传闻这一世家联同刺客世家,荆家,刺杀上代秦皇大帝。

    从未被异族妖魔击破,万年未曾动摇的秦皇宫因一首神曲而动摇,那一夜,神音撼天,神芒万丈,金戈铁马入洛阳,踏碎了满城的如水夜色。

    结果秦皇修为深厚,于洛阳城巅,苍穹之下,当场镇杀刺客,天子威严震得天地变色。

    当晚,骊山剑炉十三掌炉,监天司三大主司,夜神司司首,携大秦无敌天下的铁骑,一夜之间踏平两大世家,连圣主境界的强者都被格杀,神血就流尽而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