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90章 老者,太玄古地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天空暗淡,阴兵道上阴沉无比,陈长生独自走在这里。

    他像是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不为长生,只为见识一下沿途的风景。

    这一走就是半夜,天色彻底昏暗下来,天地迎来了最为寂静的一刻。

    但暴风雨前的宁静终究无法长久,当月入天心,一道神海突然逆空而上,撕开了寂静。

    阴兵道后,绵延数万里的阴山山脉中心,神力浩瀚。

    天空中,凶兽咆哮,一尊青铜车内黄金神芒破空,其中一个男子身着金色战甲,如一轮太阳般炽盛,连头发都被染成金色。

    “王家好大的胆子,敢阻挠本司行事?”一声冷喝震得天地变色,拉车的四头蛟龙愤怒咆哮,崩山裂海!

    虚空站着数十道身影,一个面如刀削的中年男子开口,冷漠道“仙路之上,难不成秦皇还想大道独断?”

    金色战甲男子走出,凌驾虚空,神焰汹涌,气息压塌天地。

    “本司奉帝命而来,尔等胆敢阻拦,格杀勿论!”金甲男子开口,他身后的六道身影气息迫人,每一个人都有凌驾同代的无双风姿。

    “萧主司,监天司九大监御使来了六个,好大的阵仗!”中年男子开口,目中浮现冷意。

    “你王家也不赖嘛,王圣主,四大名宿到齐了!”萧长安淡淡的道,目中露出战意“正好,今日就屠掉你,兵发北域,荡平西陵界!”

    “荡平西陵界?萧长安,你好大的口气,真当秦皇无敌了吗?”中年男子冷喝一声,伴随着猛虎咆哮,震烁天上星辰。

    “阿弥陀佛,大帝太过了!”突然,天地轰鸣,如洪钟大吕,一声佛号响彻乾坤,佛光弥漫。

    “西方佛国!”萧长安目光一变,眼神一沉。

    一个老和尚踏空而来,慈眉善目,所过之处,金光涌动,莲花盛放。

    “嗷!”

    紧接着,鹏啸动天地,掀起万里狂风,一道金芒瞬息便至。

    金翅大鹏的巨擘到了,一头金发披散,身躯宛如一尊魔岳,透着野性!

    “萧长安,与其与我们为敌,不如打开万载大秘,看一看太玄古地的秘密!”金翅大鹏的巨擘开口,金色发丝灿烂生辉,流淌圣光。

    萧长安冷笑道“大帝亲命我带回太玄古地的圣物,帝命如山,不可违!”

    不光秦皇大帝睥睨天下,他手下的存在同样骄傲无比,有进无退!

    大战一处即发,神芒冲霄汉,这里的人最弱的都是半步圣主,萧长安等更是圣主之中的恐怖存在。

    萧长安一抬手,神力化为千里江河,横挂高空,令人震惊。

    “很好,萧长安,让我会一会你,看看你如何荡平我西陵界!”中年男子低喝一声,身后一头才白虎扑杀而出,足踏星光,身披锋锐!

    萧长安冷漠,头顶神海冲杀而下,淹没四方,击得天地颤抖。

    大战爆发,监天司三大监御使围杀西方佛国的老和尚,神通绽放,赤红朱雀嘶鸣,横击天地。

    西方佛国的老和尚面色平淡,身后丈六金身耸立,金光辉煌,不染纤尘。

    “轰!”

    金身出手,捏出佛国的佛印,镇压而下,撞击朱雀。

    而金翅大鹏的巨擘也不甘示弱,与两大监御使对决,血气贯穿天灵盖,欲要撼动漫天星辰。

    而最后一位监御使是个女子,身着红袍赤甲,独战王家四大名宿,出手间罡气浩荡九天,透着帝道威严。

    “大秦的帝经!”

    王家四大名宿变色,这个女子太不简单了,虽为女子,但大开大合,霸气无边,犹如女帝在世。

    普天之下,能有这种气魄,唯有大秦传承的帝经!

    “开!”

    女子低喝,长发乱舞,无双帝术施展,帝道威严撼动天柱,一颗古星落下,仿佛从天外镇压而来。

    星辰浩大,流淌紫霞,挤满苍穹,上面勾勒出古老的痕迹。

    “紫薇帝星!”

    王家名宿凝重,当即出手,额头流淌圣光,无边杀伐气冲起,他动用了血脉之力,解开尘封的枷锁!

    一头白虎出现,眸光如电,撕裂虚空,如从远古战场而来,脚下是累累尸骨,惨烈的煞气让神灵都要动容。

    遥远处,陈长生毛骨悚然,那种战斗波动虽然微弱,却让他心脏抽搐,血气不宁。

    “走!”

    陈长生不敢停留,立刻施展身法,准备从这里逃离。

    而就在此刻,阴山突然解开,整个阴兵道破碎,从其中溢出仙光!

    “怎么回事?”陈长生一惊,但已经来不及了,他身子坠入深渊。

    “太玄古地打开了!”萧长安变色,他分明带着太玄古地的神物而来,不是说没有这东西根本打不开古地吗?

    古地一开,从其中传出哀嚎和无尽的杀伐气,那是陨落此处大能的战意。

    “很好!”古地洞开,金翅大鹏族的巨擘目光凌厉,一声咆哮便进入其中,镇杀成片大能战意,欲要冲入古地。

    “休想!”

    萧长安低喝一声,也追了下去,抬手之间,道痕化为无数神虹激射而下,破开道路。

    其他人也不会坐等机缘消失,立刻追了下去。

    跌入古地,陈长生直接砸昏过去。

    昏迷的时间不算长,陈长生毕竟也是神通境的修为,很快苏醒过来。

    一睁开眼,陈长生立刻坐直身子,警惕的四下打量。

    四周断壁残垣,生出杂草,更有水缸般粗大的藤蔓缠绕四周,流淌翠绿光泽。

    “这里是?”

    陈长生心头惊骇,他分明跌落阴兵道,却来到了这里。

    “你醒了?”一道声音响起,吓了陈长生一大跳,声音离他这么近,他完全没有察觉,怎能不惊。

    回头一看,他的身后站着一个老者。

    “你……”

    陈长生心头惊骇,此人显得很平静,但却给他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比夜神司的男子更可怕数倍!

    老者看了看远处,淡淡的道“太玄古地被打开了,仙路要开了吗?”

    “前辈!”

    陈长生开口,这种时候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此人绝对可怕。

    老者没有理会他,淡然注视着远方,那里一座座魔山耸立,古树遮天,神光氤氲。

    “归墟之地!”老者目光平静,那里原本是太玄古地的中心,铭刻历代大能感悟,现在却已是一片禁地。

    说着,老者脸上已经有泪水滑落,目中透着难以言喻的沧桑道“丫头你看,都还在呢……丫头,我想你了……”

    老者神情落寞,眼底的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他依旧记得,很久以前的太玄古地,他不过是其中一员,天赋普通,相貌普通,就性格也很内敛。

    那时候,太玄古地的药园就是由他看守,生活就是如此平淡无奇。

    每一个来药园的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上至长老名宿,下至宗门弟子无人知晓。

    那时的老人也不在乎,他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天赋,只是默默修行,想走到自己能走到的极致。

    可就在那一年,一个女孩来了药园,她周围众星拱月,围绕着她。

    这种场合,想来谁都不会注意到他一个守园的弟子。

    但就在那一天,他见到了这世上最灿烂的笑脸,扒开药草,就这么伸到他的面前。

    “你在思考人生吗?”

    这是两人的第一句对白,少女笑得明媚,好像太阳一样,照进那封锁的心灵。

    谁也不知道他这一刻有多么雀跃,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我……我在看药园里有没有虫子。”少年心虚的说道。

    少女双目弯成两道月牙,笑嘻嘻的道“这里哪来的虫子啊,我要去告诉长老,你偷懒了!”

    “别……”少年连忙开口,尽管他明白有着这样笑容的人,一定不会这么做。

    “那行,你帮我办一件事情,我就不说!”少女笑着道,她好像一直这么开心,每说一句话,都是那么灿烂。

    少年道“我能帮你什么呢?”

    他知道,能被那么多宗门天才簇拥的女子,会有什么事办不到呢?

    少女冲他露出了笑容,俏皮的道“你猜?”

    少年摇头,那时的他猜不到,后来的他做不到,现在的他忘不掉……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