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94章 和尚,无量佛国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祈福不过半刻钟,人群渐渐散开,为首的老者朝陈长生走来道“年轻人,你是来替我们村除去诡异的吗?”

    陈长生道“没错,老丈能否告知详情。”

    老者浑浊的眼中掠过精芒道“随我来吧,我家也有两人与你同样的目的,正好一起说了。”

    陈长生跟在其身后,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终于是看到了一间府邸。

    府邸很大,很是气派,根本不像是普通百姓居住之处。

    陈长生露出惊讶,这里的人都这么有钱吗?随便一座府邸就如此气派,就是广陵城内也不遑多让。

    “走吧少侠!”

    老者开口说道,带着陈长生往里走去,这府邸虽大,却空荡荡的。

    “少侠先住下,晚上我设宴款待几位,顺便说说村内情况。”老者开口道。

    陈长生点头,被人引到一间客房。

    进入客房,陈长生不禁沉吟起来,他肯定那个老者有古怪。

    “一夜都待今晚揭晓!”

    他盘做入定,开始修炼起来,精气汇入他的神海。

    “轰!”

    突然之间,他的瞳孔有些刺痛,体内生命烘炉震动不断,神秘法门运转之间,一缕幽邃的黑气被剥离出来。

    “这里的精气有古怪!”陈长生吓了一跳,立刻停止运转,双目神光内蕴。

    他的瞳术可窥视本源,连命土的迷雾都能洞悉一二,当即就察觉到异样。

    这里的草木释放出淡淡的黑气,肉眼和神念都不能察觉。

    这股气息很不详,不知道纳入体内会有什么后果。

    一般来说,修士每次战斗之前都会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免不了要汲取外界精气,滋养精神,可一旦吸取这种黑气,多半是有害无益。

    “很不错,竟然有这种东西存在!”陈长生嘴角掀起冷意,一缕黑气被他弹出身体。

    旋即他继续入定,假装在休养生息,实则瞳术暗暗运转,他看到门外有人在窥探,是个女子,面色暗淡,双目无神。

    “哼!”陈长生冷漠,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则有杀意流淌。

    当晚,月色暗淡,乌云涌动。

    陈长生应邀赴宴。

    “我介绍一下,这两位也是来此处除魔卫道的少侠,这位是我的女儿。”老者笑着说道。

    来除魔卫道的两人一男一女,年纪与陈长生相当,修为也相差不大。

    而老者的女儿则是面色苍白,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正是当时窥探陈长生的女子。

    “兄弟怎么称呼,在下林风,这位是我表妹,林燕。”少年开口,没有盛气凌人,反而很平和。

    林燕也冲陈长生露出友善的笑容。

    陈长生道“陈长生。”

    “既然认识了,那么我们边吃边说吧!”老者笑着开口。

    此话一出,林风面色忽然一沉,冷冷的道“吃饭就不必了,老丈还是赶快说说吧,我们可没这么多时间。”

    届时,林风忽然传音陈长生道“这老丈有古怪,别吃!”

    陈长生面色不变,冲他微微点头,看来这个少年也觉得他有古怪。

    老者面色有些尴尬,笑了笑道“既然几位都不饿,我们就去看看吧!”

    “看什么?”林燕问道。

    老者撇了她一眼道“看看死去的人,没有什么比亲眼见到更能说明问题的。”

    林风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带路吧!”

    “喜儿,带路吧!”老者神色有些冷的开口。

    叫做喜儿的女子面无表情的拿来一块月华石。

    “我们走吧!”老者说完,带着众人从前厅穿过,来到一处小池。

    小池旁有一座假山,这里面有一处密室,老者带着众人进入其中。

    “寻常人家要什么密室,小心一点!”林风传音给陈长生和林燕道。

    陈长生目光闪烁,跟在老者身后。

    密室很暗淡,走了一会,才看到一间尘封的木门。

    “就在这里面了!”老者推开门进入,这里面昏暗无比,几乎看不到东西。

    陈长生立刻运转瞳术,一旦这个老者有什么异动,他不介意立刻将他击杀。

    不过老者显然没这么做,叫喜儿的女子以月华石照亮这里。

    看清楚眼前的景物,林风二人当场倒吸一口凉气。

    这里的石壁挂着尸体,形态狰狞,只剩下一层皮了,一身气血精华被人掠夺一空。

    “这就是死掉的人?”林风变色道。

    “没错,包括来这里的宗门弟子,一共一百一十八人!”老者说道。

    陈长生漠然,瞳孔深处神光流淌,观察四周。

    “一百一十八人,怎么少了呢?”陈长生忽然笑了起来。

    “嗯?”林风面色一变,道“兄弟,这的确是一百一十八具啊?”

    陈长生道“应该是一百一十九具吧!对吗,喜儿姑娘!”

    此话一出,一旁沉默的喜儿忽然抬起眼眸,露出古怪的笑容道“没错,的确是一百一十九具!”

    说着,她手掌抬起,面前的老者软倒在地,口鼻流血。

    “死人!”林风二人面色大变,他只觉得老者有问题,却没想到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陈长生神色不变,他的瞳术可看到本源,这女子一身不详之气,散发怨念。

    “我倒是很好奇,你到底有何底气,如此明目张胆!”陈长生忽然笑了起来。

    女子冷笑道“就凭你已经进入了我的领域!”

    说着,四周的景物立刻变了,黑气涌动,迷雾朦胧,阵阵阴风吹得人心底发寒。

    “糟糕,我的神力用不了了!”突然,林风惊呼一声,他体内的神力被封住了。

    “我也是!”林燕也变色道。

    “咯咯,你们就给奴家留下吧!”喜儿怪笑一声,她扑杀而开,带着可怕阴风。

    “找死!”

    突然,陈长生眸光开阖,其中涌出一片金色雾霭,护住林风两人。

    “什么!”

    喜儿变色,她想不到陈长生还能动用神力。

    陈长生抬手,一根根黄金战矛浮现,光辉灿烂,流淌着可怕的锋芒。

    “嗖嗖嗖……”

    疾风呼啸,道道惊虹贯穿而下,锋芒不可阻挡。

    “啊!”

    喜儿根本阻挡不住,当即就被贯穿,身子破碎大半,那惊虹威能惊人,语无伦次的穿透力让她惊悚。

    “死!”

    陈长生冷漠,他眸子灿烂,如一轮神日,虚空立刻浮现波纹,一尊金色大鼎浮沉,勾勒出古老道痕。

    “唰!”

    就在此刻,一只黑色大手凌空抓下,周围如海的魔气涌动,无数鬼神虚影在其中咆哮。

    “找死!”

    陈长生低喝,大鼎震动,直接撞上魔手,两者爆发神芒。

    “阿弥陀佛,施主你杀心太重了。”一个年轻和尚走了出来,身后一尊魔神耸立,三头六臂,各持黑色金刚杵。

    陈长生漠然道“原来还有正主!”

    年轻和尚微笑,显得很俊秀道“施主杀心太重,让我送你一程。”

    陈长身面无表情,直接出手,瞳孔之中无数神芒炸开,冲出无尽光辉,显化三百神剑!

    这只是神通,但却真实无比,神剑如真正的神金锻造,锋芒迫人,其上有道痕散落。

    “好神通!”

    和尚大笑,一朵黑莲绽放,不断涌出魔气,冲击而来。

    剑光如虹,陈长生目光炽盛,催动神剑向前冲杀,破开浪潮。

    “死!”

    施展无双身法,陈长生一个箭步冲杀到和尚身前,拳印浩大,光芒如江河之水,汹涌咆哮。

    和尚抬手,手捏印记与陈长生碰撞。

    一击之下,平分秋色,陈长生瞳孔扩张,诸天世界映照其中,一颗颗冰冷的大星流淌寒芒,冲杀而出。

    和尚头皮发麻,他感觉到了大危机,当即一拍后脑,身后浮现一轮宝光,漆黑深邃,如黄泉之门,传出阵阵呜咽。

    宝光定住陈长生的攻击,和尚身后的魔神当即抬手,六臂震动,金刚杵压下,如雷霆劈落,快得不可思议。

    “不好!”林风变色,但他无法动用神力根本不敢上前。

    “哼!”

    陈长生冷哼,瞳孔之中毁灭气息流转,一片乌黑光芒激射而出,落在魔神身上,当场将其手臂打得爆碎。

    “受死!”

    陈长生右瞳之中浮现异象,无数星辰湮灭,也只剩下一片枯寂世界!

    “嗡”

    刹那间,天地大变,这里化为一片颓败世界,将和尚罩住,令他神色大变!

    “开!”

    和尚心头凛然,当即一声低喝,身后浮现一片光芒,流转佛光,其中如有一片佛国,金碧辉煌,伴随着古老的诵经声。

    “西方佛国!”

    林风惊呼一声,这正是西方佛国的大神通,无量世界。

    “他是佛国的弟子,竟然会这种大神通!”林燕说道,这门神通古老而不凡,传闻佛国大能了引动最强之力,接引诸天神佛。

    这时,佛光普照之下,虚空浮现异象,有金刚怒目,菩萨倒坐,更有龙象踏地,金雕击天!

    陈长生自然不会让他如意,俯冲下来,每一寸血肉都在喷吐火光,烧得虚空扭曲。

    这一刻,陈长生如一头金乌神鸟,沐浴着黄金神焰,无数道痕在其中燃烧,释放最强威能。

    “噗!”

    鲜血窜得很高,陈长生双臂化为金乌翅,如一柄天刀划过虚空,割开和尚的脖子,令他负伤。

    “咳咳……”和尚一只手捂着脖子,鲜血不断从指缝间流出,让他脸色难看。

    “受死!”

    陈长生自然不会给他机会,手印一变,一座山岳压塌下来,其上银瀑如龙,倾泻而下,更有苍劲道痕,透着上古独有的苍茫气。

    “噗!”

    和尚的佛国异象被打破,胸口凹陷,踉跄倒退。

    “收!”

    三管齐下,陈长生右瞳漆黑,流淌乌芒,那是瞳力在流转。

    整个枯寂世界立刻收缩,一颗颗星辰悬挂在漆黑的苍穹,此刻镇压下来,毁灭的气机压得人血肉崩溃。

    和尚被镇压在其中,如神岳一般沉重的冰冷星辰透着莫大压力,让他连连咳血。

    “啊!”

    最终此人血肉崩溃,身子直接炸开,化为一团血雾。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