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01章 姻缘树,青石路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终于结束了!”见王胜彻底昏迷,陈长生脸上露出轻松之色,嘴角第一次露出笑意。

    他浑身是伤,骨头碎了很多,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

    不过他却不后悔,这一战反而让他觉得畅快。

    “收!”

    确认结果,落烟霞深深的看了一眼陈长生,旋即收起神塔。

    神塔迅速缩小,没入她的眉心消失不见。

    没了神塔压制,王胜体内的血气立刻复苏,神力滚滚,让他苏醒过来。

    “吼!”

    一声长啸,王胜血气如海,肌体喷薄光辉,伤势隐隐有了愈合的趋势。

    他长发乱舞,整个人如魔神一般,眼神凌厉的看向陈长生。

    他败了,同境界一战败给这个人族少年。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出手,漠然返回王家圣主身旁,一言不发。

    陈长生神色不变,缓缓走出战场,他没有那么深厚的神力修为,可修复伤体。

    少年神色平静,所过之处人群自发让开道路,他们知道这是一个天骄。

    “你做的不错!”夜暮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陈长生的肩膀道。

    陈长生笑了笑道“无关其他,是我自己想战。”

    听到这句话,夜暮眼中欣赏之色更浓,点头道“不错。”

    说着,他取出一株圣药,递给陈长生。

    “圣药!”

    药草一出现,立刻冲出成片精气,浓郁无比,只深吸一口便让人飘飘欲仙。

    众人目中露出羡慕之色,那可是一株圣药,是疗伤的最佳选择。

    陈长生目光闪烁,当即吞掉这株圣药,滚滚精气冲入他体内,使得他每一寸血肉都在喷薄祥瑞。

    “咔咔……”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速度,陈长生体内传出成片爆鸣,骨头迅速复原,血肉中精气蓬勃。

    “好厉害!”陈长生心头惊喜,圣药之力太奇妙了,他的血肉恢复如初,连一点伤痕都没有。

    不光如此,这只不过耗费了些许药力而已,许多精气尘封在体内,可以助他破关。

    陈长生欣喜无比,恨不得立刻离开,找个地方炼化这股药力,壮大神海。

    见陈长生复原,夜暮忽然转头道“王圣主,你我一战如何?”

    这句话像是在平静的湖泊里投下一块石头,掀起连锁反应。

    人群齐齐变色,圣主级别大战,足以荡平这落霞山。

    王家圣主冷漠道“不用急,你我总有一战,但不是今日。”

    族内弟子战败,王家圣主虽未发怒,但心底也有些不喜,没有了大战的心情。

    说完,王家圣主拂袖离去,王胜紧紧跟在他身旁,临走时还深深看了一眼陈长生。

    夜暮笑了起来,显得很开心,冲陈长生道“能让王老鬼吃瘪,你做得很不错!”

    夜暮目光明亮,顿了顿道“我夜暮不是说话不算话之人,这块令牌你拿着,将来如要入夜神司,大可来找我!”

    说完他递出一块令牌,漆黑如墨,一面刻一轮黑月,一面烙司命二字。

    “夜神令!”

    许多人见到这块令牌都露出震惊之色,随后满脸羡慕。

    这可是夜神令啊,就代表夜暮给了陈长生夜神司的入场券一样,将来可以进入夜神司。

    陈长生收下令牌,夜暮说道“好了,我也就是来凑个热闹,既然没热闹看,我也该走了。”

    “夜司命,既然来了,不如喝杯水酒再走,否则其他人恐怕要说我落霞宗有失礼数了。”听夜暮要走,落烟霞脸上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语气带着若有若无的急躁。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夜暮回身看了一眼前者,沉吟片刻才道。

    两人并肩而行,离开这处福地,去了他处交谈。

    夜暮一离开这里,一道道目光再也不做保留,死死盯着陈长生。

    其中有惊叹,有嫉妒,更有许多欣赏。

    “陈公子藏的可真深,可把秋雨骗苦了。”这时候,廖秋雨等人走来。

    林风面上的震惊尚未完全退去,有些不敢相信的道“长生兄弟,你可真是骗苦我了。”

    陈长生笑了笑道“我何时骗过你?”

    林风语塞,的确,陈长生从理论上说,从来没骗过他,只不过是从未展现真正实力而已。

    “大兄的神术玄妙,不知道是传承何地?”廖秋雨笑容烂漫的问道,清丽的脸上露出绝美的弧度。

    陈长生听到这句话,目光不由得一沉,他隐约感受到了杀意。

    他虽然同阶对战无惧,但这里的人论修为都比他高,真打起来,他也不敢保证结果如何。

    “这家伙身上有绝世神术……”渐渐的,人群已经骚动起来,许多人目露凶光,起了心思。

    若非这里是落霞宗,他们很可能当场就会翻脸,出手镇压陈长生,逼问神术。

    但很可惜,陈长生也明白这一点,不论其他,只凭夜暮还在落霞宗,便无人敢轻举妄动。

    “不如我们随处走走吧!”吞服了圣药,陈长生伤势好的差不多了,体内精气涌动,有使不完的力气。

    “小妹也正有此意。”廖秋雨笑容明媚,对陈长生很是热情。

    对此,陈长生并不反感,也不喜欢,这都归功于他的经历,让他能够秉持一颗平常心。

    离开此处,陈长生几人四下闲逛,落霞宗不愧道统之名,四处雕梁画栋,灵木错落。

    几人站在一棵古树下,旁边是一块长满青苔的巨石,一条石板路向远处延伸。

    “这树起码有千年的树龄了,真是难得!”林风抬起头,惊叹的看着那如伞的枝叶。

    树枝苍劲,上面挂着许多木牌,琳琅满目。

    “这是姻缘树,几位若是想求姻缘,大可在此许愿。”忽然,几人生后有脚步声传来。

    一个女子开口,脸上露出甜美的弧度,目光从始至终都注视着陈长生。

    这里几人陈长生并不陌生,正是之前在小摊遇到过的中年妇人和她的几个弟子。

    “姻缘树,落霞宗的弟子不是女子吗?”林燕开口道。

    说话的少女笑着道“落霞宗虽然只收女弟子,但却不是水月派,我们也是可以婚娶的。”

    “原来如此,那可比水月派好多了,她们那群人我可见过,张口闭口就是大道理一堆!”林风笑呵呵的道。

    几人口中的水月派是大秦的一处道统,弟子同样是女子,且禁止与男子有染,否则必会遭到灭顶之灾。

    陈长生听着几人说话,但没有回头看,反而呆呆的注视着树枝上悬挂的许愿牌。

    “怎么?年轻人有意中人了?”中年妇人见状,不由得问道。

    陈长生神色不变,收回目光道“只是想到一个朋友而已。”

    “朋友?”

    中年妇人笑了起来,或许每个人心底都住着一个朋友,因为记忆想留住她最美的笑脸,所以此生都难再见!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