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02章 天地可量,人心难测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年轻人,许个愿吧!”中年妇人感叹一声道。

    陈长生目光平静,看了看她道“不必了,无谓的期望比绝望更令人绝望。”

    陈长生笑了起来,虽然他在笑,可却让人听到了感叹。

    中年妇人摇头道“少年人,你暮气太重了,你这个年纪求的就是纵横快意。”

    陈长生不语,片刻后,冲中年妇人微微一笑道“前辈,我自己走走。”

    “你随意。”中年妇人目中露出古怪的笑意。

    青石路直通落霞山最能独揽风景之处,陈长生坐在这里,耳边山风呼啸,俯瞰着远处山脉,心底的情绪被尽数收敛。

    落霞盛会要持续三日,陈长生却并不准备在这里逗留太长时间。

    傍晚时分,他一个人悄然离去,避开了世家子弟,走出落霞宗。

    走在山林中,四周虫鸣凄切,月亮被一团乌云遮住,显得很暗淡。

    陈长生想快点回到住处,尽快炼化体内的圣药之力。

    走在林间,陈长生心血来潮,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种感觉来得很突然,他霍然转身,瞳孔内神华灿灿,扫视四方。

    他以瞳术查看四周,却并无异样,但心底的不安却更浓了。

    当即他施展身法,转身朝山林深处奔去,他敢肯定自己被高手盯上了,且修为肯定超过他一个大境界,否则他不可找不到。

    这里距离广陵城中途还有一段路,没有什么遮蔽,陈长生不会往那里走,否则就真是自寻死路。

    他转身冲入山林深处,那里古树成片,还有逃脱的机会。

    “嗯?”

    没跑多远,陈长生突然停下,眼中露出冷意。

    “果然是你!”陈长生好像早有所料,注视着面前的身影道。

    “哦,不愧是天才,神觉这么敏锐吗?”身影现在那里,暗淡的月光落在她身上。

    陈长生道“这种感觉并非第一次……”

    说着,他的眼神渐渐冰冷下来道“你也想要我的神通?”

    “你错了!”

    身影缓缓走近,透过夜色陈长生看清楚了这张脸,与他感觉的一般无二。

    此人正是落霞宗的中年妇人,落霞宗长老,吕素。

    吕素站在那里,眼神冷漠,像是巨龙在俯视蝼蚁一般,说道“你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陈长生冷漠,他明白这世上把你推入谷底的人不一定是坏人,同样把你拉出深渊的也不见得是好人。

    “你不错,连夜神令都得到了,将来可谓前途无量。”吕素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像是抓住老鼠的猫一样,在戏弄她掌心的猎物。

    陈长生神色不变,冷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吕素微微一笑,说道“没什么,只是本座如今急需一尊鼎炉破关。”

    “痴人说梦!”陈长生冷冷的道,他哪里还听不出来,这妇人分明是要采补他的意思。

    吕素摇头道“虽然你是天才,可还未成长起来,还是乖乖束手就擒,我保证你将来肯定会感激我!”

    陈长生冷哼,当场撕破脸皮,山岳大印震碎成片古树,浮现而出。

    他长发舞动,周身神能喷薄,推着山岳印前进,像是蛮神搬山,将这里彻底掀翻。

    吕素笑容不减,只是抬手一点,一缕电芒击穿山林,落在山岳之上。

    “嘭!”

    磅礴的威能释放,将这座大山打得破碎,陈长生被当场掀飞,血气动荡之间,鲜血从嘴角溢出。

    “好强!”

    陈长生神色凝重,此人虽不是大能,但一身修为也不是他如今可以抵挡。

    “小家伙,不要挣扎了,乖乖跟本尊走!”吕素说道,整个人化作一道霞光,眨眼就到了陈长生面前。

    她五指落下,其中霞光氤氲,透露出朦胧神辉,好像有一片世界,令人动容。

    陈长生毛骨悚然,他感觉自己好像要被那手掌夺去心神,体内神力都停滞起来。

    “破!”

    猛的一咬舌尖,陈长生恢复些许心神,立刻运转瞳术,摆脱这种状态。

    “唰!”

    这一刻,陈长生毫无保留,身形急退,每一步都掀起道痕碎片。

    他险险的避开了吕素一击,整个人脸色阴沉到极点,对方长老的名头果然不是白叫的。

    “咯咯,小家伙还真是厉害。”吕素目中露出惊喜之色,陈长生的手段令她惊讶。

    陈长生不语,他可不想和此人有过多的纠缠,立刻施展身法,朝反方向奔走。

    对此,吕素只是一笑置之,脚下浮现一片紫霞,她腾空而起,挡住了陈长生的去路。

    “我好歹是神藏境界的强者,这么就让你逃了,也太儿戏了。”吕素说道,一缕缕神光弥漫开来,化为一片五色霞光,氤氲流淌。

    神通三境,神藏五重,吕素如今已经到了神藏第四重,只差一步便可开启第五处神藏。

    陈长生神色冷漠如水,瞳孔内道痕炽盛,弥漫出可怕的光芒。

    他知道,今日必须拼命,否则他只有沦为阶下囚!

    思及至此,陈长生右瞳扩张,幽邃神芒从其中迸发而出。

    “斩!”

    一声低喝,陈长生并不保留,瞳孔颤抖之间,一片乌芒冲杀而出,毁灭气息涌动,如火焰在燃烧,在沸腾。

    “撕啦!”

    一击之下,大地好像浆糊一样被撕裂,这不是被击中,仅仅是流出的威压便有如此可怕的威能。

    吕素脸色一变,她没有想到陈长生竟有这种杀伐之术,当即抬手阻挡,掌心紫霞汹涌。

    “噗!”

    鲜光浮现,吕素身形倒退,她的掌心被刺破了,有缕缕鲜血流出。

    “有意思!”

    吕素微微一怔,她作为神藏第四重的强者,竟然被人击伤了,虽然有大意,但也足够惊人。

    “唰!”

    几乎同时,陈长生踏着道痕,一个呼吸便贴近吕素。

    抬起手掌,陈长生掌心浮现异象,一座神山在其中震动,阵阵苍茫之气扑面而来。

    “哼!”

    吕素冷哼一声,目中第一次有了冷意,一掌就拍碎神山虚影,让陈长生横飞。

    咳咳……

    陈长生大口咳血,神藏境的一击太强了,更本无法抗衡。

    “还想反抗吗?”

    还不等他平复血气,吕素已经到了,手中飞出一片灿灿神光,仔细看去那是一粒粒细小的晶体。

    晶体通体金黄,菱角分明,刺破陈长生的神光,化为一个圆环,就要缩紧,准备勒住陈长生的脖子。

    陈长生惊怒交加,瞳孔不断喷薄金色雾霭,想要阻挡圆环缩紧。

    但两人修为差得实在太多了,纵然陈长生施展全力,依旧无法阻挡。

    “糟糕!”

    陈长生暗道不妙,他无法阻挡这神秘圆环,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到也猜得到这肯定是某种控制人心的法器。

    神环灿灿,不断缩小,就要套在陈长生脖子上。

    陈长生也有些急躁了,他还不想给人当仆人驱使。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陈长生低喝,他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当即运转神力,准备来个玉石俱焚。

    “嗯?”

    可他刚有这种念头,胸口突然变得冰冷起来,好像一块冰贴在他胸膛。

    “这是?”

    陈长生惊讶,他胸口的夜神令竟然释放出神力波动,其中有神秘力量在复苏。

    “哗啦!”

    旋即,一道如水神光冲起,化为一轮明月,悬挂高空,光华皎洁。

    “什么!”

    吕素脸上的笑容在皓月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变了,那轮月亮散发出沉重如山的气息,粼粼光辉洒落。

    “轰!”

    这光辉看似灿烂,只有米粒大小,实则可怕无比,当场将此处打沉,大地崩碎,山脉都在动摇。

    陈长生被头顶一轮明月,如神王临尘,他被明月护住,故而没有任何感觉。

    但他周围方圆十丈之内,已经是狼藉一片,满目疮痍,大地被击沉了数尺。

    “好强!”陈长生忍不住惊叹,这种可怕伟力,简直如同神灵,抬手便覆灭山河万朵。

    “咳咳……”

    沉沦的废土上,一道身影狼狈咳血,浑身骨头都被打得破碎,凌乱的头发披散开来。

    “唰!”

    陈长生不会给句吕素机会,他迅速出手,浑身火光灼灼,硝烟弥漫。

    他施展神通,化为一头金乌,双臂掀起一片火海,俯冲向吕素。

    后者面色阴沉,没有了淡然,低吼道“找死!”

    她抬起手掌,五彩神光炸开,化为无数拇指粗细的惊虹,朝陈长生斩来。

    这是落霞宗的一门神通,神霞比剑芒更加锐利,刺破了虚空,留下狰狞的痕迹。

    陈长生瞳孔扩张,黑月横空,垂落无尽死寂。

    “开!”

    他一声低喝,一片枯寂的天地浮现,封锁虚空,漆黑的天幕挂着冰冷的星辰,闪烁光芒。

    那些古星早就破败了,那不是星光,是冰冷且死寂的冷芒。

    “大神通!”

    吕素震惊了,四周天地改变,并非异象,而比异象更强,可谓是瞳中世界的投影。

    枯寂世界镇封无数神芒,将其压制在方寸之间,不能临近陈长生。

    同时,陈长生迅速落下,黄金火焰沸腾,大地都被烧得融化。

    “轰!”

    一声轰鸣,吕素横飞,胸口被割开一道口子,成片火焰在燃烧,令她痛苦不堪。

    陈长生神色冷漠如刀,继续出手,山岳压下,打得天翻地覆,震动之声传出数里开外。

    吕素身躯被砸得血肉模糊,半边身子被鲜血覆盖,显得很狰狞。

    陈长生根本不停手,连施杀招,黄金神剑颤鸣,铿锵之音洞穿夜色,透露出森冷的杀意。

    吕素变色,她伤得太重了,内脏都已经错位,体内神藏暗淡无光。

    “不要!”

    吕素惊呼一声,她切身的感觉到了死亡,那种气息就在她近前,吹动她的心弦。

    最终,她的惊呼被一片金色剑雨淹没。

    每一柄剑都化为惊虹,冲杀下去,每一道都绚烂无比,淹没了吕素脸上的惊惧……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