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19章 人生最难,顺心如意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无妨,下次早点。”

    老者淡然说道,语气很平和“找个位子坐下吧。”

    陈长生微微点头,目光一扫四周,立刻发现一个空位,当即向前走去。

    “不好意思,有人了。”陈长生朝座位走去,刚欲落座之时,旁边的人突然开口,脸上带着些许讥诮之色。

    “抱歉啊,神通境第一,我们这里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又有人开口,语气透着不屑。

    陈长生蹙眉,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老者,后者也正在看他,好像在催促他赶快找位子坐下。

    “怎么了第一,是找不到位子了吗?”有人再度开口,言语间讥笑之意更加明显。

    陈长生扫了他一眼,淡漠道“我找到了!”

    此人嬉笑着道“这个位置可有人了,不如第一你换个位置如何?我看坐地上挺符合你的身份的。”

    此话一出,附近他的同伴也是露出笑容,幸灾乐祸的看着陈长生。

    看着几人的笑容,陈长生也忍不住轻笑起来,一脚蹬在嬉笑着的少年脸上,让他当场横飞,口鼻喷血。

    “这不就有位置了?”陈长生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看得少年的几个同伴心头发寒,不敢吭声。

    “我现在要坐着里,有人吗?”

    笑了笑,陈长生忽然提高了声音问道。

    “没没有!”一个之前幸灾乐祸的少年结结巴巴的开口,神情畏惧。

    陈长生脸色不变,直接坐了下来,旁边的几人如临大敌,连退了半尺,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横飞出去的少年。

    而这时候,人群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神色平静的少年。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只看他的神情,真会觉得没有任何事发生,他只是在认真听课。

    不光是他们,就连授课的养炉都愣住了,他还在场,陈长生竟当着他的面把人给踹飞了。

    “你放肆!”

    老者愣了片刻,额头青筋鼓起,低喝一声道。

    陈长生目光平静,语气平和的道“怎么了老师,我有什么做的不对吗?”

    一群人同时翻了翻白眼,光看陈长生的表情,怕是所有人都要以为他是无辜的。

    老者也怒了,陈长生这幅表情真的很欠揍,让他心头怒火中烧。

    “你这竖子,还不知错吗?”老者气愤的开口,体内腾起一缕缕赤红神力,流转如丝。

    陈长生面色平静,终于是开口道“我做错了什么?”

    老者气得不轻,事到如今,陈长生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开课第一天,你竟然敢在院内滋事!看我不教训你,那还有谁会守规矩。”老者神色凝重的道。

    陈长生目光明亮,说道“要说滋事,也是他们来惹我。”

    “就因为这点小事你就敢出手伤人?”老者神色一沉,语气变得低沉起来。

    陈长生笑了起来道“我哪里有出手伤人了?”

    事实上他说的是实话,他根本没有出手,出脚而已。

    老者气的肺都快炸了,骊山剑炉之人最是迂腐守旧,什么都要一板一眼,故而最见不得这种目无尊长的行为。

    “身为骊山养炉,你看不到之前这里人在讥讽我吗?”陈长生嘴角噙着冷意。

    老者冷哼道“这点小事就要出手伤人?”

    陈长生淡淡的道“我也只是抬了抬脚,这点小事也能让人受伤吗?”

    “是吗?那老夫也抬抬脚如何?”老者神色冷漠的道。

    陈长生失笑道“脚在你身上,你抬不抬问我作甚?”

    “好小子,够狂!”有神藏境的学子暗中说道。

    这句话使得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变色,他们感觉陈长生脑子有问题,竟然和一个掌炉对着干,就不怕被穿小鞋。

    但对于陈长生而言,他有时候想得没那么复杂,人生最难顺心如意,他陈长生不是圣人,别人看他不顺眼,他又何必受那份罪。

    现实就是如此,如果刚才是一位大能,他自当隐忍,无谓的挣扎只能说是愚蠢,但若是他在同境界,自当奋起拼搏,搏个问心无愧。

    最终,老者还是没有出手,他身为一位掌炉,就算赢了,也不光彩。

    “你现在给我出去,我教不了你。”老者冷冷的道。

    陈长生笑了笑,出去也无妨,道不同不相为谋。

    在一群人嬉笑的目光中,陈长生出了屋子,虽不能听到养炉经有些遗憾,不过嘛,养炉经只有他才会吗?

    离开这里,陈长生对于广陵院也不熟,思索着回住处修炼一番。

    片刻,陈长生感觉到异样,有人在盯着他。

    “谁?”

    陈长生低声说道。

    “大兄,今日是骊山院开课的时候,你怎么不去听课呢?”一道身影走了出来,身着一身青色长裙,面容普通,只一双眸子灿若星辰。

    陈长生神色微缓,平淡的说道“你不也没去吗?不过也对,身为神藏境的天才,你倒是不用去听。”

    陈长生直接道破女子的修为,此人不是神通境,而是一个神藏的天才,年纪比陈长生还小一些的样子。

    这让陈长生心头凛然,目光闪烁之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少女看着陈长生道“大兄在落霞盛会大战王族,同境界击败王家圣子,我虽未亲眼见到,但也心神向往。”

    陈长生目光越发明亮,淡淡的注视着女子道“姑娘如此年纪便有这种修为,我才佩服。”

    要知道,就算是落霞宗的李秋霜在落霞盛会也仅仅神通第三境,未能跨过最后一步。

    其实陈长生理解有些误区了,李秋霜虽然是第三境,但她所图很大,欲要打破神通桎梏,进入极致领域。

    少女目中露出些许笑意说道“我也是骊山院的一员,日后希望我们多多交流,今日就不多聊了。”

    陈长生点头道“自当如此。”

    说完,他目送少女离去,不知道怎么的他总感觉这个女的似曾相识,但他肯定未见过此人。

    摇了摇头,陈长生转身回住处。

    刚走到执事殿便见陆开一脸无趣的躲在殿外,数着地上的蚂蚁。

    “大兄,你这是在干嘛?”陈长生冲他打招呼。

    陆开抬起头,先是一笑,随后不由得疑惑道“今日不是第一次授课吗?你怎么不去呢?”

    陈长生把自己和养炉冲突的事情说了一遍,当即让陆开瞪大了眼睛。

    “我说兄弟,你胆子是真的大,你可知道得罪一位养炉后果会有多么严重?”陆开冲他道。

    陈长生目光平静道“总不会让我走人吧?”

    “这倒不会,不过养炉之间平日里也经常交流,你很可能得罪一票人。”陆开冲他说道。

    “原来如此。”陈长生点了点头,这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但也算不得太坏。

    “那我先回去了。”陈长生根本没把养炉的事情放在心上,冲陆开说了一句,转身回了住处。

    但正如陆开所说,陈长生第二日依旧被逐出课堂,没有一位养炉愿意给他授课,倒是看得一群人暗中讥笑。

    陈长生但也不觉得如何,谁叫自己实力弱呢,若他是一位圣主,只需要站在那里,便能让人双股战战。

    没了课程,陈长生却也多了时间,正好苦修。

    转眼间,半月时间已经过了,陈长生倒是把整个骊山院逛的差不多了。

    “或许应该去看看林风,最近都没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在哪一院。”陈长生暗中思索,他正好可以去要一些老药。

    “先去监天院看看吧。”陈长生喃喃一句,毕竟监天院可是三院之中天才最多的,也是最让人想要进入的一院,去那里机会能大不少。

    说着,陈长生不急不缓的起身朝监天院走去。

    监天院位于三院之北,镇压一条龙脉,位于龙脊处。

    陈长生路过骊山院的演武场,这里盘坐着不少人,每个人身前都浮沉一尊巴掌大小的赤红鼎炉。

    这就是大秦养炉经演化的异象,陈长生也仔细看过这尊烘炉,倒是有些像生命烘炉,不过却缺少一些神韵。

    “哟呵,这不是我们的神通境第一吗?”一个人看到陈长生,当即冷笑起来。

    如今已经过了半个月,许多人都修习了养炉经,神力彻底转换,可谓脱胎换骨,信心也渐渐有了,感觉陈长生的实力也不是那么高不可攀。

    陈长生目光闪烁,看着此人说道“你有什么事吗?”

    仅仅一句话,便透着一股迫人气势,令得此人浑身寒毛瞬间收缩,感觉被一头凶兽盯着。

    少年神色紧张,但被这么多人注视着,他不可能失了面子,当即冷笑道“你一个连养炉经都修习不了的家伙,还敢逞凶!”

    陈长生笑了笑,随口道“原来如此,你们是对我不服吗?”

    陈长生的话一针见血,当即刺痛很多人,令他们面色大变。

    “哼,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在考个试耍了手段而已,算什么英雄!?”又人冷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

    陈长生笑了笑,脚后掀起一缕道痕,青石板铺成的演武场立刻浮现一抹亮光。

    “一条线,让你一只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