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35章 失败,修行路断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天降惊雷,使得所有人包括王归田在内都是一惊,那般浓郁深厚的精气竟在瞬息间化为可怕天灾,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小师弟他”姚青有些犹豫,他们亲眼所见天灾落下,大道神力穿过禁制,贯穿陈长生的住处。

    很难想象,有人能抵得住那种威能。

    王归田到底是一位巨擘,很快冷静下来,吩咐道“你们各自回去。”

    说完,他一个眨眼出现在陈长生屋内。

    看到屋子里的场景,王归田目光阴沉,气极的低喝道“糊涂!”

    “竟然放弃冲关,真是糊涂至极,自毁前程!”王归田心头暴怒,他从陈长生身上残留的气息便能推测一二。

    一位主炉巨擘暴怒,声音足以洞开天门,震得整座山峰都在摇动。

    姚青几人听到这一声低喝,脸色同时一变。

    “小师弟停止了冲关?”姚青脸色有些精彩的道。

    莫灵珊忍不住道“怎么会,小师弟失败了吗?应该不可能吧,毕竟他可是天才。”

    “没什么不可能的,越是天才越是自负,这种例子自古以来不少了。”吴凡难得开口,淡淡的道。

    赵破冷笑道“他以为自己是古道统的圣子吗?还是上古世家的嫡系?”

    神通境的十尺神海不少,许多古道统的天才,或是古世家的嫡系都能做到。

    但对于禁忌领域,却少有人涉足,唯有上古世家的核心天才,或是古道统的圣子,才可能踏足。

    几人各怀心思,交谈几句之后,便各自散去。

    屋子里,王归田脸色阴沉,他查看陈长生的神海,里面混乱一片,最后一尺神海迷雾朦胧,若聚若离。

    看到这里,王归田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低沉道“神海几近崩碎,修行之路已经断了。”

    他身为巨擘,怎么可能妄下断言,在陈长生这个阶段,若无逆天神物,已经是个废人,能保留几分修为就算不错了。

    “主炉。”

    陈长生此刻恢复了些许意识,看着王归田道。

    王归田目露失望之色,淡淡的道“你自行疗伤,恢复之后就搬出此处吧。”

    身为巨擘,心性都是杀伐决断,再不济者也不会逊色太多,必然铁血无情,否则如何能走到这一步。

    听到王归田的话,加上前者临走时那种眼神,淡淡的失落中更多的是冷漠,陈长生哪里还不明白他的意思。

    “原来如此。”

    陈长生微微点头,心境却很平和,出乎意料的平静。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经历过从前的低谷,眼前的一切陈长生反而能坦然接受。

    默默调息片刻,陈长生漠然起身,这里容不下他,总有地方可去。

    若是广陵院也不留他,那也无妨,之前这片天地还没小没有他的栖身之所。

    缓缓走出屋子,陈长生神色平静,心里没有太大的感觉,神海崩碎了,他便重修,若是实在不行,他也不后悔,因为这世界不缺聪明人,却少傻子。

    “小师弟”莫灵珊看到陈长生走出来,衣衫狼狈,忍不住开口。

    “他已经不再是你们的师弟了,你们记住,不要妄自尊大,断了自己的修行,否则就和他一样!”王归田的声音响起,震动每个人的心。

    “什么!”

    姚青脸色大变,他从这句话里听出了端倪道“小师弟,你的修为废了?”

    陈长生波澜不惊的道“神海的确崩碎。”

    听到这句话,莫灵珊本来靠近的脚步立刻停住,脸上的关切渐渐消失,变得有些冷漠。

    她的目中再无丝毫关切,也无往日笑意,只有冷漠,如巨龙俯视蝼蚁,不带任何感情。

    “这就是人心吗?”陈长生暗中笑道“自古不变,又永恒变化之物。”

    天地可量,人心难测。

    陈长生暗中感叹一句,旋即沉神往外走去。

    这时候,莫灵珊忽然走了过来,展颜一笑道“小师弟稍等。”

    “何事?”尽管陈长生能够理解人心难测,但却又有谁不希望雪中送炭,即使只能温暖片刻也足以铭记一生。

    “何事,师姐?”

    陈长生目光明亮而清澈,轻笑着问道。

    莫灵珊冲他浅笑,如三月春风,让人心头一暖“小师弟既然要走,我们好歹也是相识一场,不如把你翠玉浆分些给我们如何?这样不枉大家相识一场,以后我们还能照拂你一二。”

    陈长生脸上渐渐浮现的些许笑意骤然僵住,旋即嘴角噙着一抹冷笑道“原来如此。”

    莫灵珊笑容灿烂道“自当如此,你已经离开这里,便不再有资格使用翠玉浆。而且,你记住,我不是你师姐!”

    陈长生目光渐渐凌厉起来,纵然是他再有准备,此刻也有些呼吸急促,冷笑道“如果我说不呢?”

    陈长生很强势,尽管他此刻修为受损,但也不是他们可以随意揉捏的,他翻手就能镇压莫灵珊。

    感受到少年的冷意,莫灵珊目光一变,心底竟有些发寒,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小师弟,你就别意气用事了,与其你留着,不如送给我们。君子成人之美,你的心胸太狭隘了,亏我还准备说以后庇护你一些。”姚青面露冷漠,像是一条毒蛇一样,神态令人作呕。

    陈长生失笑道“庇护我?”

    陈长生一向不屑于贬低别人,此刻也是如此,他曾经饱尝过折磨,处于人生最黑暗的时光。

    那时候,村里没有一个人贬低他,全都小心的呵护着少年内心最后的骄傲。

    反倒是那时的陈长生曾口出不逊,伤害了太多人。

    以至于后来,纵然村内原谅了他,他也长长以此自省。

    “自然,我们很快就会进阶神藏,加入骊山院后,可以多多庇护你,到时候还能给你不少修行资源。”姚青脸上露出市侩且带着威胁的笑容。

    陈长生冷笑道“我要是不给呢?”

    “小师弟心胸不要这么狭隘,君子成人之美,你反正已经用不上了,何不让出来给更需要的人。”姚青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

    陈长生冷漠,他要给也是给林风他们,给自己的朋友,怎么可能送给这些人。

    “你有本事就过来抢,赢了我,什么都是你的。”陈长生面露冷意的道。

    “好,正好我来试试你有几斤几两。”赵破当场冷喝,走了过来“别说我欺负你。”

    陈长生面露些许笑意,透着些许自信道“你还不行。”

    说完,他如一道流光,一步便至赵破近前,手持神印砸下。

    “嘭!”

    连反应都没有,赵破便被打得横飞,护体神光像是纸糊的一样,飘散在空中。

    “这”

    看着那去断线风筝一般的赵破,姚青面色大变。

    “修行路断了还有如此实力,他全盛时期该有多强!”姚青咬牙,目中嫉妒之色闪烁。

    莫灵珊暗中摇头,她本以为陈长生是个天才,想与他交好,多亲近一些,谁知道如今陈长生自断修行路,让她失望到极点。

    对她而言,神通境再强,若是无法继续修行,也只能是一个笑话。

    “你也想要翠玉浆,过来吧。”陈长生漠然看向姚青,冲他勾了勾手。

    连赵破都不是一合之敌,姚青知道自己上去也不过是自找没趣。

    “都不敢吗?”陈长生面露些许讥讽,连上来一战的勇气都没有,这些人不过如此。

    “来,我给你们机会。”陈长生再度开口,既然已经撕破脸破,他何必给这些人就面子,耳光就要打得响。

    三人沉默,谁都没有敢再上前,赵破横躺在远处,也是暗自咬牙,他的骄傲被挫败了,对方即使状态不佳,杀他也如探囊取物。

    “不敢吗?”陈长生笑了笑。

    王归田注视着这一切,他其实知道,这个少年真的很不错。

    “可惜,你自己误了自己,修行路已经断了。”王归田有些遗憾,但目光很快冷漠平淡起来,身为巨擘,难有什么事可以撼动其心。

    最终,陈长生平静离去,在一道道复杂的目光中消失在远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