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36章 是有点难过,但我不后悔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走下山峰,陈长生心头坦荡,没有愤怒,没有抱怨,仅仅是有些悲哀罢了。

    至于这种感觉从何而来,陈长生不懂,至少他现在不懂。

    回到住处,陈长生盘坐下来,开始修复伤体,他身上鲜血淋漓,一路上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调整心态,陈长生吞了一瓶翠玉浆,调动精气促进血肉外生。

    这一坐就是半个月,陈长生身上伤势愈合得七七八八,血肉又恢复了以前的状态。

    不过神海却是越来越糟糕,他发现自己运转神力很不顺畅,无法做到随心所。

    这带来的影响自然是战力跌落,现如今莫与王族同阶一战,就是上古血脉,他战起来都悬。

    对于这种状态,陈长生也尝试恢复,可惜神海被雷霆撕裂,其中弥漫着电弧,甚至命土和迷雾中都有雷光涌现,偶尔射出些许电光,那是大道的怒火,在陈长生身上刻下的道锁。

    陈长生见识有限,这种情况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思索前后,他只想到一个人或许可以替他解惑——少司命!

    “没办法,只能去问问看了。”陈长生心情平静,虽这种状况他也知道很棘手,但凡事都无绝对,总要试试。

    离开住处,陈长生前往少司命处。

    俗话冤家路窄,他刚好经过骊山院,就遇到莫灵珊和姚青几人。

    “哟,师弟,你还在啊。”姚青眼中露出讥讽道。

    他第一时间看到陈长生,不阴不阳的开口。

    莫灵珊目光冷漠,俯视着陈长生,有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这些日子,她修为提升不慢,再过不久便可冲击神藏,对于修行路已断的陈长生,却是有些不屑。

    陈长生神色漠然,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道“让开!”

    几人拦住他的去路,每个人的神情都不同,但都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现在的陈长生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个略强一些的同阶,但再过不久,便不是如此了,他们之间的差距会大如鸿沟。

    “哼,你已经废了,还敢嚣张吗?”赵破冷笑着道,神色却不是那么好看。

    陈长生抬起眸子淡淡的道“等你能打过我,再来与我道……现在给我滚开。”

    陈长生语气变得森冷,仿佛化为寒冬,冰封三尺,让几人后背一凉。

    他们心头震撼,已经过了近半个月,陈长生一旦发怒,还是令人不敢违背。

    “你已经废了,还敢逞凶?”莫灵珊面色一沉,语气不善的开口。

    陈长生失笑,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他无意与几人纠缠,但偏偏却躲不开。

    没有话,陈长生直接向前,挡在他面前的赵破立刻感觉一股冷意扑面而来,让他生不起反抗的心思,不由自主的退开。

    这也不怪赵破,陈长生此刻瞳内寒芒隐现,透着一股威严,如在面对一尊少年神王,让人难以抗衡。

    陈长生直接离开,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时间和几人耗着。

    等到陈长生离去,赵破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后退了,因为恐惧。

    “混蛋,一个已经废了的人还敢逞凶!”赵破低喝一声,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赵师兄何必生气,他已经废了,主炉也了,他止步于此。”莫灵珊轻笑着道,语气轻松。

    赵破点点头,露出些许笑容道“师妹的也对。”

    几人心头一松,陈长生虽强,但也止步于此了,岁月终究不会铭记天才,历史只会属于强者。

    但不知怎么的,几人心头都有一种莫名的压抑。

    ……

    出了骊山院,陈长生穿过夜神院,来到之后的几座神峰。

    “少司命!”

    陈长生站在禁制外发生喊道,以大能者的实力,绝对可以听到。

    “屁孩!”

    少司命此刻正坐在秋千上,笑眯眯的看着远处脸色发白的林风,听到陈长生的声音,大眼立刻露出光彩。

    “嗖。”

    仅仅一个眨眼,少司命出现在陈长生身边,笑嘻嘻的道“屁孩,你来找本司命?”

    “咦?”

    话音刚落,少司命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变得有些凝重道“屁孩,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陈长生心头一凛,果然,少司命修为通天,仅仅从气息上便察觉出了异样。

    “我们进入吧,目前来我想到能帮我的人,也只有司命你了。”陈长生语气突然有些发酸,他想不到第一个关心自己的人,竟然是这丫头。

    少司命冷哼道“活该,谁叫你要跟楚道陵走的,本司才不管你!”

    话虽然这样,她单手一抓,将陈长生带入禁制内。

    落在一处石桌旁,少司命冷哼道“吧,不过本司命可不一定会听。”

    陈长生轻轻点头,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从何起,只能低低的道“谢谢你。”

    他到底才十七岁,纵然心思豁达一些,但终究是人,对于少司命,他能感觉到一种关心。

    听到陈长生的话,少司命俏脸一变,但立马又是一副傲娇的态度“哼哼,现在才想起本司命,晚了!”

    “喏。”

    不过就算如此,少司命还是递给了他一颗灵果。

    “长生!”

    正当陈长生准备开口时,林风惊喜的跑过来,他金黄闪闪,跟个罗汉似的。

    “回去,你是不是想穿一晚上?”少司命磨着虎牙,威胁道。

    林风身子一颤,当即僵在原地,冲陈长生讪笑一声道“晚上找你。”

    陈长生微笑着点头。

    “你还笑得出来?”少司命皱着琼鼻道。

    陈长生神色平静道“我想问问神海被大道破碎应该如何?”

    “那就废了啊!”少司命想都没想的道。

    “嗯?”

    不过话一完,她立刻有所领悟,俏脸带着惊容的看着陈长生。

    “事情是这样的……”陈长生轻叹了口气,将事情的始末毫无保留的出来。

    听完陈长生的话,少司命当即冷笑一声“果然,骊山剑炉的一群死人,除了掌炉之外全都是庸才。”

    “实话告诉你,若他当时有所领悟,镇压住你的神海,不别人,本司命都可以助你重铸神海。”少司命道。

    “可惜,他自负主炉巨擘,以为看透一切,实则愚蠢至极,现如今道力连迷雾命土都渗透进入,就是圣主都无用。”少司命面露不屑。

    陈长生面无表情,无奈的道“但如今已经这样了,难道没办法吗?”

    少司命磨着虎牙,思索着对策,良久才道“并非没有,但这种代价太大了,就算大帝也有些承受不起。”

    “什么办法?”陈长生问道。

    少司命伸出四根手指道“一共三种办法,第一,以大秦国运,帝道龙气可助你重回巅峰,甚至更进一步也不是不行。”

    “第二,以逆天圣物,助你重塑。”

    “第三,夺舍还魂。”

    陈长生一听沉默了,这几种东西明显都不可能,所以他当即伸手,将少司命的一根手指摁下来“三种,你数错了。”

    少司命了三种方法,却竖起了四根手指……

    被陈长生纠正错误,少司命俏脸一红,当即叫嚷道“本司命是在帮你,你这屁孩!”

    陈长生点头,事已至此,他也明白其难度之大,他神海被撕碎,连命土中都有雷霆,几乎等于整个生轮被击穿。

    且这是大道之伤,难以愈合,没有逆天手段,怎么能够治愈。

    “屁孩,你也别难过。”少司命安慰一句。

    陈长生冲她笑了笑道“是有点难过,但我!不!后!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