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38章 吾生经,斩我明道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

    “你还真是淡定呢。”

    不知过了多久,陈长生身后传出响动。

    “夜司命。”陈长生站起身子,看向夜暮。

    许久不见,夜暮风采不减,给人的感觉依旧如山似海,高不可攀,深不可测。

    夜暮脸上露出些许笑意道“看你这样子,应该还没失去斗志,这倒是值得肯定。”

    “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少司命和我说了,你要知道,我虽然欣赏你,但也不至于花太大的代价。”顿了顿,夜暮又道。

    陈长生道“我明白,那夜司命这是……”

    夜暮笑道“大道之伤,我也没见过,只是好奇过来查看一下,希望自己不要做跟你一样的蠢事。”

    陈长生苦笑一声,想不到夜暮都这样说他。

    “不过嘛,这种情况也并非绝对无解。”夜暮说道。

    “夜司命有办法?”陈长生眼睛一亮。

    夜暮微微一笑,笑容显得很诡异“如果你想夺舍的话,我倒是可以替你找个人来。”

    “夺舍?”

    陈长生蹙眉,他没有用别人身体的习惯。

    而且夺舍也不是真的容易无比,就比如说一个圣主要夺舍陈长生,陈长生是肯定要神魂陨落的,但那位圣主也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因为神魂和肉身密不可分,过于强大,会挤压肉身宝壳,轻则血气衰败,因为血肉支撑不起那种可怕的精神,重则血肉爆碎,直接被神魂之力压得崩溃。

    “我无意使用他人的身体。”陈长生说道,他宁愿死,神魂凋零,也不想行这种事情。

    夜暮点点头,有些为难的道“你这家伙还真是执着啊。”

    陈长生道“既然司命没办法,那我先行告辞了。”

    说着,陈长生起身就准备走。

    “谁说我没办法?”夜暮开口,脸上透着淡淡的傲然。

    他是谁,夜神司最强的司命,年轻之时也曾沐浴王血,屠过圣子的存在。

    “你若敢,便修这门神通。”夜暮淡淡的道。

    他拿出一卷古经,以赤血阳玉书写,不过巴掌大小,上面的经文密密麻麻,难以看清。

    “吾生经!”

    陈长生神念一扫,心中有些了然,这是一门了不起的术,也是一卷古经。

    要说修行,这门古经算不得顶尖,比不上太玄经,神秘玄法等许多古地传承,但创造这门神术之人绝对也是功参造化。

    “这是我在南荒旧土所得,想来也是一位圣人所创。”夜暮淡淡的道,他目前也参悟这门玄法,欲要踏破自身桎梏,成就圣主之位。

    事实上创造这门古经的人天赋平平,但最终登临圣境领域,饱尝大道之苦后,为了与他一样天赋不足之人能够有机会一窥仙门,穷毕生心血创下这一门修行法。

    旨在让那些天赋普通但道心坚定之人,也能打破枷锁,能与天才争锋。

    虽然最后,他自己也死在这吾生经之下,但,飞蛾扑火,意在无悔。

    这道经言语平淡,不说其他,只讲自身修行路,坎坷曲折。

    “此人不简单。”

    陈长生神色一变,若说其他玄妙古经不过是天才的玩笑,那创造这门古经的人便是水滴石穿,每一个字都呕心沥血。

    “多谢夜司命,我回去了。”陈长生目光闪烁一下,他心意已决,要斩我明道!

    夜暮笑了笑,他看出了陈长生的意思,说道“既然如此,我便送你一场机缘,送你疗伤护命的圣药。”

    “若是你还未能成功,那大道之伤便会让你境界大损,不说绝无机会,但也相差不多了。”夜暮道。

    陈长生点头,旋即问道“为什么要帮我?”

    夜暮笑道“你想我帮你吗?”

    陈长生点点头,谁会不想?

    夜暮神情平淡的道“世界上所有的事都不需要理由,只在你愿意与否。”

    陈长生平静,他有些看不懂夜暮这个人了,他自认为没有天才到让这种人物刮目相看。

    且就算再天才,未真正成长起来,也入不了这些大人物的法眼。

    毕竟在这世上,再天才的人物,那也不是自己。

    “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住下,少司命会指点你的,我只想看到一个结果。”夜暮淡淡的道,他也想走这条路,打破常规。

    陈长生点头,没有和夜暮多说,直接领悟起这篇经文的含义。

    吾生经说是经文,但更多的是阐述所创者的平生,而后才言平凡人如何打破禁忌。

    经文通篇一万八千字,陈长生很快看完,默默体会。

    余生经的宗旨在于斩我明道,从旧躯壳中孕育新生,从而打破常规,甚至踏足禁忌领域也并非不可。

    陈长生暗暗惊叹,这经文不俗,更有剑走偏锋的意思。

    要真正孕育一具新生躯体,那种造化玄妙,风险极大,一不小心便会圣陨。

    否则的话,这门经卷的创造者,也不会死在其上。

    陈长生目前的境界,并未到血肉重生的程度,要斩破旧体更加困难重重。

    但这门经卷在此境界并没有那么严苛,也并不需要真的破而后立,碎裂肉身。

    陈长生默默参悟,心中有所明悟。

    体内血气吞吐,如龟蛇吞日,缓慢而富有节奏。

    血气吞吐循环,陈长生参悟其中道韵,开始尝试,将体内血气磨灭。

    这就是生命的奥义,不是于逆境中涅槃,就是在其中沉沦。

    陈长生浑身流淌光辉,他的血气被他以经卷奥义斩掉,那是一种玄妙的法,否则如何能磨灭一身血气。

    渐渐地,陈长生原本富有光泽的皮肤干瘪暗淡,失去光彩,皮肤皱在一起。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七日,最终陈长生白发苍苍,血肉干枯,手臂像是在一节枯木,毫无生机。

    “长生你没事吧?”林风在旁看得心惊胆战,原本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一位老者,暮气沉重。

    少司命早已经回来,她没有打扰陈长生,只是静静地看着。

    “无妨,我很好。”陈长生低声说道,声音苍老而沙哑,但一双眸子却越发明亮。

    到后来,陈长生直接斩掉一身神力,这不是耗尽神力,而是修为跌落,化为了凡人。

    “长生!”

    林风胆寒,他亲眼看着陈长生化为凡俗。

    陈长生目光明亮,有种道韵在心中流淌,他好像经历了一次人生,心中更加明亮。

    “命土中的雷霆还在,道韵不散我怎么努力都是白费。”陈长生暗道,心中透亮。

    他封住自身神魂力量,否则非要压迫肉身不可,那下场会很凄惨。

    但这样一来,他的思维变得缓慢,但神魂却很明亮,如黑夜中的一盏明灯。

    “道韵还在,并未消退。”陈长生心头领悟,当即咬牙,调动自身神魂力量,化为天刀,狠狠劈落。

    “嘭!”

    无声的轰鸣响彻天地,令得少司命都动容。

    “咳。”

    陈长生咳血,但只能吐出些许血丝,他体内连血都快干了,若非有夜暮的圣药吊命,立刻就要归西。

    含了一片圣药根须,陈长生稳定住自己的精神。

    他的肉身血肉破碎,皮肤裂开,露出暗淡的白骨。

    “给我磨灭!”

    陈长生暗中低喝,精神犹如潮水一般喷薄,冲入命土,欲要磨灭大道烙印。

    若是换了陈长生全盛之时,这吾生经也算是修得神髓了,但此刻却不同,大道神韵不散,除非真的孕育新生,否则都不行。

    神魂如刀,斩在命土上,陈长生要以坚定的心意之锋,磨灭大道神韵。

    “噼噼啪啪。”

    雷霆肆虐,每一道都透着威严,冲击在陈长生神念上,令他神魂震动。

    “咳……”

    又是数缕血丝喷出,陈长生身形摇摇欲坠,如无根无萍,随时会被大道神韵淹没。

    “不好!”

    少司命俏脸变色,陈长生的生机在磨灭,随时会陨落。

    她迅速出手,小手一划,一座洁白无瑕的神塔坠落,垂下无穷仙辉,犹如柳枝一般,似能定住大道。

    “咳咳。”

    被神塔护住,陈长生咳嗽不断,刚才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好像快死了,但最终又活了过来。

    “小屁孩,你不要乱来。”少司命说道,生怕他出事。

    这时候的陈长生早已经衰败不堪,身如枯槁,形似朽木,好像随时会死去。

    “我没事。”

    吞了一片圣药叶子,陈长生摆摆手,语气平静的道。

    他缓缓起身,心头有些凛然,大道神韵果真难以磨灭。

    这种道韵太过可怕,此刻沉入命土,根深蒂固,连圣主级别都不敢轻易沾染,否则会有大道天罚落下。

    陈长生神色不变,今日已经不适合再冲击,他盘坐下来,静静地参悟吾生经。

    足足七不断尝试,但终究不行。

    最后,他有了决断,道韵既然难以磨灭,他只能走最危险的一步,从破败中崛起,孕育新生。

    (本章完)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