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45章 功成,神通禁忌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总而言之,此人无论生死,已经在锁龙之地逗留太久了。”萧长安有些头疼的道。

    他也不是不懂,少司命才修行多久,她还年轻,不说岁月长短,修为高低,她的心很年轻。

    “能再给他一点时间吗?就一点。”少司命神色黯然的道,她没有了往日的活泼。

    锁龙禁地肯定是要查看的,她比谁都清楚,就算是尸体,也要从龙穴抬出来。

    “胡闹,他都在里面多久了?”王归田低喝一声,陈长生待得太久了,甚至于巨擘加起来都未曾有这么长的时限。

    少司命冷声道“你在里面待一个时辰,顶他待多久?他一个小屁孩撑死了能吸多少龙髓?”

    “你既然知道,就该明白,他染指龙髓,本身就是一种罪过。”王归田淡淡的道,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在他心里扎根太深了。

    少司命面色一冷,她动怒了,什么是罪?

    “罪过?什么是罪,活着如果是罪过,我就提前送你上路!”少司命的眼神变了,冰冷无比,看得王归田这位巨擘都心惊。

    萧长安眼皮直跳,大秦高层,两司一炉一直有传闻,少司命修有南荒仙庭的无上仙卷,比大秦的上古帝经更强。

    “好了,就再给他三日时间吧,三日后我们一同查看,否则大帝那里,我也不好交代。”萧长安阻止两人,说出了最终期限。

    而就在此刻,锁龙禁地内,这里神光如水,陈长生的身躯释放神辉,每一寸肌体都在喷薄神力。

    他头顶异象惊人,十尺金色神海浮现,陈于黄金命土之上。

    “这次一定能成!”

    陈长生精气神皆是身处巅峰,体内神力滚滚,冲击最后的禁忌领域。

    生命迷雾翻腾,雾气之中,偶尔浮现出一根天柱,通体金黄,其上黄金道痕遍布。

    “果然,因为命土改变,生命之柱也有了变化!”陈长生暗中说道。

    他的命土生了变异,流淌丝丝神性力量,让他难以想象。

    不过目前来看这一切都是好的,生命烘炉浮现,也为金色,其中黄金血气在燃烧,释放光辉和燥热。

    陈长生修炼吾生经,对于禁忌领域的理解更加深刻,他以烘炉引动生命之柱共鸣,显化命土。

    “轰隆隆”

    生命异象轰鸣,发生共振,烘炉震荡,神柱摇动,发出道音。

    生命太过深奥了,被大道束缚,设下枷锁,此刻陈长生要挣脱这种束缚,引得大道轰鸣。

    这不仅是束缚,也是机缘,一旦突破,便是鱼跃龙门,他必然成为神藏中的顶尖存在,王族都要胆寒。

    “破!”

    陈长生运转瞳术,眼眸内神力燃烧,释放光辉,瞳力如海,光是看着便让人心神恍惚。

    他在窥探生命迷雾,要从其中找寻破绽,不得不承认,禁忌领域的确不简单,难以打破。

    即使他有最强的瞳术,也不过能窥探到一丝玄妙。

    但这就足够了,陈长生心神明了,有种神韵流转,他运转烘炉,冲击雾霭,沟通深处的神柱。

    “轰轰!”

    同时,神力也如浪潮一般打下,冲得命土雾霭破碎。

    “轰隆隆”

    道音轰鸣,雾霭深处的生命之柱摇动,它被撼动了。

    “轰!”

    最终,道音若惊雷炸响,生命之柱浮现,耸立命土,仿佛引动了大道本源,接引下神光。

    光芒洒落,洗涤陈长生的肉身,连同神力都有了一层说不出的韵味。

    几乎不需要陈长生如何努力,神力顺势而上,冲击神藏的大门。

    “一鼓作气!”

    陈长生目光平静,生命烘炉与生命之柱齐镇,更有神力,冲击桎梏。

    虚空异象惊人,一片金色云海凭空浮现,其后光芒灿烂,如隐藏一片神藏。

    “翁嗡嗡”

    虚空洒落道痕,伴随着低沉的嗡鸣,似乎是大道在祝福,恭喜陈长生快要突破束缚。

    道痕洒落,携带着不曾体会的道韵,带着陈长生的神魂飞天遁地,体会诸多玄妙。

    陈长生的精神拨开云雾,目睹其后隐藏的一片神藏世界。

    “开。”

    一声低喝,这片神藏被引动,垂落下来,与他的心脏合一。

    神藏落下,沉入心脏,生命之柱将其撑起,沟通心之神藏,迸发出滚滚赤霞。

    “咔咔。”

    心脏蜕变,如同破茧成蝶般,退下一层层赤红的旧肉,更有废血排除体外。

    “呼!”

    这一刻,陈长生的心脏如同烘炉,赤霞滚滚,从其中喷吐而出。

    “咚咚。”

    随心脏蜕变,它的每一次跳动都如擂天鼓,震得锁龙池摇晃,波澜起伏。

    这根本不像心脏,太过晶莹赤红了,如一块血玉雕琢而成,周围偶尔冲出丝丝神性力量,游走四周。

    陈长生心头明悟,神秘玄法再度变化,引动心脏呼吸,吞吐精气。

    这是最适合修习神藏的方法,可将其修炼圆满。

    心脏变化,陈长生的精气神皆是不同,肉身经历一次洗礼蜕变,血气更加可怕,比王族都要旺盛,简直是人形凶兽。

    他在体悟这一境界的玄妙,心脏就如一尊烘炉,一方洞天,不停地汲取外界精气,使得血气神力始终旺盛,整个人感觉永远不会疲惫。

    锁龙池水声哗哗,这里的龙髓已快被他吸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半尺深浅,这要是让人知道了,非要骂娘不可。

    这么多的天地宝液竟然只剩下这点,换了谁都要肉痛。

    但这也不怪陈长生,他神胎孕育的时候吸收了太多精气,才会导致这种情况出现。

    只是半盏茶的时间,陈长生的境界初步巩固下来,这里精气太浓郁了,让他舍不得离开。

    “算了,做人不能太贪心。”

    陈长生有些留恋,但龙髓真的不多了,他不可能完全独占,否则广陵院的人非要杀了他不可。

    “该走了。”陈长生低语一声,生命之柱撑起神藏,迸发出无穷神能。

    他随手握拳,神力澎湃,让他感觉能捏碎金石,力量太旺盛了。

    “少司命。”

    感受着澎湃涌动的力量,陈长生嘴角含笑,低声自语。

    说完,陈长生身躯突然化为一道金色神虹,冲出星辰法阵,朝龙穴外围急掠而去。

    “嘭。”

    虚空炸响,一道神虹如剑芒一般,纵横激荡,从龙冲上苍穹,几个呼吸便飞出几十丈开外。

    “这”

    几个龙卫呆住了,他们根本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等反应过来,连影子都没有了。

    “算了,让他走好了,少司命带来的那个小子。”一个龙卫斜靠着石头,语气轻松。

    说完,他看向陈长生离开的方向,正是夜神院少司命所在之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