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47章 人生苦短,不需资格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两人的血气攀上巅峰,陈长生身若琉璃,淡淡的金色血气在涌动。

    最强的对决一触即发,使得山海台的气氛压抑到极点。

    莫灵珊很怕,但这一刻,她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万般渴望的想看到结局。

    她想看到陈长生输,这样或许能给自己的短浅目光找到一个理所应当的借口,但她内心深处却又有所期待,这是很复杂的情绪,连她自己都不明白。

    “小屁孩!”

    就在此刻,一道声音突然传入陈长生耳中,像是清泉击石,透着说不出的动听。

    “少司命。”

    陈长生停下神通,掌心的神日刹那间消散,神力回归他的体内。

    他不想打了,冲向那道精灵般的身影,如神王纵天,瞬息而至。

    王胜目光一沉,身后如龙蛇般盘踞咆哮的天河也消弭了,有大能者到来,纵然他是王族圣子,也不敢轻举妄动。

    “小屁孩。”少司命露出一对虎牙,大眼弯成月牙状,笑得很甜。

    陈长生心底有种奇怪的感觉,他虽极力克制,但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他来外界笑得最开心的一次,像个孩子。

    “我来了,如期而至。”陈长生笑着说道,难得的透露出孩子气的得意,像是在炫耀,又好像在期待着大人的表扬。

    若是陈云峰在此,便会感叹,这可能才是真的陈长生,骄傲,孩子气却又让人讨厌不起来。

    少司命笑容明亮,但立刻又板着一张脸,冷哼道“你太弱了,这么久才出来,亏得本司命还送你入锁龙池。”

    陈长生点点头,微笑着道“我知道,但我终究没有让你失望。”

    少司命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些许微笑,冷哼道“还行吧,就这点天赋,给本司命当候补夜使,很勉强啊。”

    “候补夜使?”陈长生一愣,旋即道“我什么时候说过?”

    “小屁孩,你敢赖账?”少司命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磨着小虎牙,像个发怒的小猫,恶狠狠的盯着陈长生。

    陈长生当然记得自己说过什么,无所谓的道“我可不记得自己说过这种话。”

    “你……”少司命气得不轻,鼓着腮帮子,瞪大了眼睛盯着陈长生。

    “算了,这次算是你赢了,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你当个侍卫使唤吧。”陈长生也不逗她了,微笑着道。

    少司命一听这话,立马喜笑颜开,大眼睛里闪着邪恶的光芒。

    “喂喂,你这家伙……”陈长生后背发凉,感觉自己平生第一次自己把自己坑了。

    话说到一半,三道惊虹落下。

    “萧院主!”

    人群惊呼,萧长安的出现,让所有人变色,广陵院的院主亲自驾临,就算是绝顶天才都要惊讶。

    “小家伙,你很不错。”萧长安面带微笑,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

    陈长生来广陵院也不短了,如何不知眼前这个中年人正是广陵院的院主,大秦监天司三大主司之一。

    “见过萧院主。”陈长生平静说道。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一旁的老者——王归田。

    后者目中也露出惊骇,纵然是主炉巨擘,他此刻也忍不住心神震动,陈长生的天资超乎他的意料,竟然接续断路,成就了神藏。

    沉默良久,王归田终于开口道“是老夫走眼了,你竟然能接续逆天路。”

    他并不知道这是陈长生从旧体中孕育的新生,堪比佛门的琉璃身,若是知晓,就算是萧长安都要震惊。

    陈长生淡淡的道“没什么,我为了自己而已。”

    他语气平淡,没有任何感情,对于王归田,陈长生不敢苟同。

    王归田蹙眉,他听得出陈长生对他颇有怨气,当即道“我知道你心有不满,但若是你换做我,又会如何?”

    陈长生说道“我还没有心胸小到那种程度。”

    王归田微微点头,露出些许笑容道“那就回来吧,有我指导你,必然会让你更强,到时候我也会跟楚掌炉说,让你提前成为骊山剑炉的候补养炉。”

    这句话被很多人听到,许多人都露出羡慕之色。

    山海台上,赵破神色阴沉,咬紧牙关,他努力了这么久,连败数位世家弟子,也未听到王归田说要让他成为候补养炉。

    但陈长生如今却有这种殊荣,能让一位圣主称赞,一位大能与他谈笑,一位主炉亲自许诺。

    “为什么!为什么!”赵破心头咆哮,眼神冰冷到极点,透着杀意。

    他的目光扫过莫灵珊,眼底的杀意更浓,因为后者的眼里竟流露出期待之色。

    莫灵珊的确希望陈长生回来,只要陈长生答回来,长久相处下来,她有信心能弥补之前的缺口。

    “多谢主炉,只是我志不在此,恐怕要辜负你的好意了。”

    在莫灵珊期待的眼神中,陈长生平静开口。

    只一句话,便让莫灵珊心头的一切幻想化为泡影,忍不住有些失落。

    “嗯?”

    王归田目光一沉,他身为主炉,亲自开口,可谓一诺千金,多少人求之不得,陈长生却开口拒绝了。

    “成大事者,心胸必然广阔,本尊亲自指导你,你不要自误。”王归田目光闪烁,逼视着陈长生,有些愠怒。

    他亲自开口,陈长生竟然敢拒绝,让他心头不爽。

    陈长生摇头,他自然不会白痴到直接讽刺一位巨擘,但也不想太委屈自己。

    “主炉误会了,我感谢你的好意,只是我不想下次破关失败,再自己从山上走下来,山太高了,我高攀不起!”陈长生笑着说道“不过,可能不会有下一次失败了。”

    少年的声音不大,却被人听得清楚,许多人的表情顿时精彩起来,一位主炉巨擘被拒绝了!

    “有问题啊!”黄金狮子笑着开口,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他身为王族,只要不太过分冒犯,大能都要忌惮一分,毕竟他身后的族群,可是传闻中流淌着黄金神血的可怕存在。

    王归田脸色阴沉,他彻底动怒了,陈长生的话分明在讽刺他,似在告诉他“鼠目寸光”是什么意思。

    “再次谢过王主炉的好意,不过我想从今日开始,我应该就不是骊山院的学子了!令牌我会还给骊山院。”陈长生顿了顿,又说出一句让人惊掉下巴的话来。

    “吸!”

    人群倒吸一口凉气,就连萧长安都有些意外,陈长生竟然这么不留情面,虽未直接扫了王归田的面子,但也差不多了。

    陈长生目光平静,他可以理解王归田,可以不去怨恨谁,但不代表他会原谅。

    谁能明白他走下山时的感觉,没有愤怒,没有怨恨,只是有种寂寞,好像他自己从未成为这里的一员,因为——他没有朋友。

    但还好,少司命帮了他,林风也传给他神术,让他感觉心头温暖,才有了走下去的动力。

    看着陈长生那平静的脸,许多人都是心头一颤,当场拒绝一位主炉就算了,更是直接宣布要离开骊山院,这不是**裸的打脸是什么。

    王归田目光阴沉,他已经放下身份,结果对方还不知进退。

    “小小年纪就如此恃才傲物,你的路走不远。”王归田目光冷漠的道。

    陈长生依旧在笑,显得人畜无害,说道“无妨,人生三难三易,快意难求,我不后悔。”

    “再则,神灵也不敢妄断众生命运,谁能说得准呢?”陈长生忽然又道。

    他有些想笑,一位巨擘是强,但想妄断他人前路,他还不够资格!

    “哼!”王归田冷哼,这句话他不敢反驳,也无法反驳。

    “小辈,你不过小有天赋而已,老夫见过的天才不知道多少,你还不够格。”王归田说道,语气变得冰冷。

    陈长生笑了笑,缓缓道“人生苦短,追求自己的渴望是不需要资格的……”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