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53章 李秋霜,神战台上分生死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咦,瞳术?难怪了。”白杀生目光一闪,此刻陈长生瞳孔内的神芒隐匿得不那么深邃,被他敏锐的捕捉到了。

    一身雾霭消散,如同沙子一样洒落,消失在地上。

    陈长生微微喘息,并非是神力消耗太多,而是对抗一位大能者,他所面临的威压太强烈了,这种精神上的压迫直接影响肉身。

    “家伙,你还算不错。”白杀生随口道,真的很随意。

    对他们而言,天才每天都会出生,不成大能,终究只是天才,这个世界对于天才没那么友好。

    因为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天才是用来夭折的,除此之外,成长起来的人早已经舍弃了天才之名,他们有更威风的称呼叫做——强者!

    世界宠爱天才,但畏惧强者。

    陈长生平复体内血气,目光深邃而冷静,他没有话,天才之名虽值得高兴,但强者之称才让人向往。

    “不错,挺对我的胃口。”白杀生目中露出些许笑意,他不是善于笑的人,他曾经也会笑,后来不会笑,再后来他试着笑,现在他终于不用笑了。

    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这一句话,已经让许多人露出些许羡慕之色,那可是大能者啊,这已经是一种肯定。

    然而,陈长生却不觉得如何,沉默良久,才终于开口“下次我不会这么狼狈。”

    “这子太嚣张了,这种时候还在耍酷。”有人不满的道,能和一位大能交手这么久,虽然对方并未真正出手,但在这间教室,也足够自傲了。

    而如今,陈长生却出这样一番话来,在旁人看来除了耍帅还是耍帅。

    对此,许多少女却不觉得,看向少年的目光不觉露出丝丝好感。

    “可以,下次我再来看看你进步多少。”白杀生淡淡的道。

    陈长生平静,处在世间,没那么多表情,或许能会开心点,什么时候都在笑的人不是傻子,就是在哭。

    讲经到此结束,陈长生第一个出门,他准备回住处。

    燕汐月几步追上来,不顾那些衬托鲜花的绿叶,与陈长生并肩。

    “陈公子果真是身手了得,能得一位司命赏识。”燕汐月微笑着道,微微仰起笑脸道。

    陈长生看了看她,问道“公主有什么事吗?”

    “我来了广陵院早已经不把自己当成公主,你叫我汐月就好。”燕汐月微笑着,俏丽的容颜别有一番韵味,带着皇家与生俱来的高贵。

    陈长生笑了笑,他不是笨蛋,这种人物为何会对他另眼相看,无非是他有价值。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你叫我陈长生就好,公子什么的我确实有些不习惯。”陈长生道。

    两人交谈着,燕汐月不时露出甜美的微笑,看得一群少年咬牙切齿,恨不得一脚踹飞陈长生。

    一同走在夜神院,燕汐月开口道“长生,不如我们一起用午膳好了,我顺便介绍一些天才给你认识。”

    陈长生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随便吃些东西果腹就好,一会还要修炼。”

    燕汐月笑容一僵,变得有些错愕,从她记事以来好像没有人拒绝过她吧?

    陈长生并非不喜欢美女,他没那么心如止水,他欣赏燕汐月的容貌,觉得赏心悦目。

    但他不可能因此荒废,他始终记得自己的目标,第一是找回陈月婵,不,不是找回,只是他有些事想问个清楚,第二是看看这个世界。

    “是吗?看来你不光是天赋高,甚至比谁都努力啊,倒是让汐月汗颜。”燕汐月嘴角牵起一抹尴尬的弧度,她显然不适应这种被人拒绝的场面。

    陈长生跟她告别,返回自己住处,路上他遇到了熟人,虽然只见过一面,但陈长生始终有感觉,此人一定会找他的。

    “李秋霜。”

    陈长生平静的看着那道堵住自己去路的倩影,没有多少意外之色。

    李秋霜长发束在脑后,冰冷的气质和那双凤目实在是相得益彰,气质难以言喻,但毫无疑问,她是许多男人最想要征服的那种女子。

    “看来我应该不用求证了,你的话已经告诉我答案。”李秋霜凤目冰冷,声音清脆,如被风吹起的风铃一般。

    陈长生目光不变,这种时候他大可以否认,但对方显然是吃准了才会来,其次,当一个人心底认准了一个结果,什么话都是谎言。

    “怎么,想杀我?”陈长生冷笑一声,这是一个劲敌,先天灵体不容觑,在这个仙体不出的时代,灵体便是唯一可能压制王族的体质。

    当然,就体质而言,灵体是可能,而仙体是绝对!

    李秋霜目光冰冷,她始终很平静,像是一只骄傲的天鹅,俯视着,睥睨陈长生,她有这个实力,也有这种自负。

    李秋霜淡漠开口“一个月,给你一个月巩固境界,到时候,我们在神战台上分个生死,以你鲜血祭奠死者。”

    不废话,直接下战书,生死大战!

    陈长生忽然觉得想笑,他也有傲骨,也有血性,同阶一战,他有何惧!

    “好!一个月后,我必败你,你等着把命交给我吧!”陈长生冷笑一声。

    李秋霜目光更冷,万年冰山一样的脸上终于露出些许波动,是不屑,是自负。

    两人谁都没有再开口,陈长生一步步走向自己的住处,李秋霜则腾空离去。

    “看来还是不能松懈啊。”陈长生觉得是时候给自己一点压力了,李秋霜正好合适。

    既然李秋霜找上门来,代表落霞宗对于这件事已经一清二楚。

    其实陈长生不知道,那片山脉妖兽很多,气息杂驳,除非是落霞宗的宗主亲自出手,否则一般的弟子很难分辨出气息。

    唯一不幸的是,他低估了吕素的生命力,她身为神藏第四重的强者,生机难以断绝,硬撑了好几天才落气,临死前留下信息,才最终被人寻到陈长生。

    如果陈长生知道,非得暗骂他当时下手太轻,应该直接把吕素封死在枯寂世界,就啥事都没有。

    不过现如今为时已晚,他也没有太过慌乱,一切照旧。

    就这样,一连半月,陈长生举止如常,根本没有人知道他即将经历一场大战。

    ??前两天理了理思路,现在规矩了。

    ?

    ????

    (本章完)</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