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56章 交易,星辰大阵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

    “年轻人,你不要逼老夫,在你动手之前,老夫必然全力一击,绝对让你魂飞魄散。”老者目光阴沉,语气变得很冷漠,威胁道。

    陈长生双瞳神异,一个炽盛如阳,一个深邃似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知道老者说的是真的。

    但那样一来,这处山峰一个不慎便会化为飞灰,这老鬼身处广陵院内,绝对也是跑不掉的,所以陈长生却也没有太过慌张。

    “年轻人,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玉石俱焚对谁都没好处。”老者再度开口,如今两方处于一种平衡。

    陈长生冷漠,淡淡开口“你想如何?”

    他瞳孔内乌光腾腾跳动,道痕在其中闪现,好像一言不合就会动手似的。

    老者道“一切都好商量,你的神通虽好,但也并不值得老夫搭上性命。”

    陈长生心头一动,不是为了他的神通?

    这样一来,陈长生忽然明白了什么,这两人来广陵院有些别的某种目的。

    想到这里,陈长生开口道“既然如此,你打开法阵,我们各走各路。”

    夏九幽冷笑道“你真当我们三岁小孩,这样放你离去,是急着给自己盖坟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夜神院的那个大秦走狗走得很近?”

    陈长生嗤笑一声,少司命是他的朋友,他自然是不允许这种货色侮辱她。

    “早先被夜司命杀得跟狗一样狼狈逃窜,现在也不过敢在背后叫两声,怎么不敢当他们的面说?”陈长生嘴角勾起冷笑,直接回了一句。

    “你……”夏九幽被他一句话噎的说不出话来,脸色变得很难看。

    “小子,你敢侮辱小姐,是在找死!”老者目光森冷,浑身可怕的气息,衣袍无风自动。

    陈长生冷漠道“老家伙,你大可以试试,我一个人有你们俩陪葬,不亏。”

    老者沉默了,目中杀意闪烁,他可以死但他守护的夏九幽不能死。

    “如此放你走不可能,小子你也是聪明人,不要说这些戏话了。”老者沉默片刻,目光一沉的说道。

    陈长生似笑非笑的道“难不成要我起誓吗?”

    老者冷笑道“我说了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我问你一些事情,如果你如实回答,我可以放了你。”

    陈长生当即笑了“老鬼,你当我三岁小孩,你不信我,我又凭什么信你?”

    老者脸皮一抽,强行忍住骂人的冲动,压抑着怒气道“我一个大能,用得着骗你?”

    陈长生不屑道“我管你大能还是无能,空手套白狼这种事一向都是我干的,别给我来这套。”

    陈长生心思很冷静,他如果同意老者的话,对方肯定不会让他离去,反而会抓住他内心的空档,步步紧逼,让他就范。

    “你……”老者气得吐血,脸皮抽搐不停,换了平日他真想上去一巴掌拍死陈长生。

    “你想如何?”这时候夏九幽开口了,目光冰冷的问道。

    陈长生笑容古怪的道“不如你说说你想问什么,我考量一下这个消息能值多少。”

    老者一口心气上涌,当即瞪大了眼睛,森冷的道“好个竖子,死到临头还敢玩这套!”

    陈长生冷笑“彼此彼此,大家都是泥菩萨过江,你还想吓我?”

    “好了,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重要的是你能保证你的话是真的。”夏九幽淡漠道。

    “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听就知道了,不过前提是你能拿的出相应的代价。”陈长生说道,他其实已经有所预料。

    这两人心黑手毒,敢在广陵院眼皮底下玩灯下黑,显然他们的目的是广陵院内的某些东西。

    前后一联系,陈长生差不多就知道了,他们要找的东西很可能就在龙穴,甚至是在锁龙禁地,因为他目前只进过那里。

    那种地方,广陵院的天才也没几人能在其中常驻,而陈长生却在里面待了很久,以这老者的修为,应该会有所察觉。

    “原来如此。”

    陈长生嗤笑一声,他想到了很多,比如龙脉,比如那神秘的古琴,现在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一切果然不出陈长生所料,夏九幽开口问道“你在锁龙禁地内看到了什么,里面是何种布置?”

    陈长生露出笑容,说道“你想问里面的法阵吧。”

    他直接点破,什么布置,这两人分明是想潜入禁地,在问里面的法阵。

    夏九幽被人点穿,面色一变,随后露出笑容“你果然知道。”

    陈长生暗中冷笑,她分明认定了陈长生,且还装出一副一切都不出所料的样子,说句难听的,陈长生就算说不知道,夏九幽也绝对不信。

    这就是自以为是。

    “胆子不小,想入禁地。”陈长生答非所问。

    “这个不需要你操心,不要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夏九幽威胁道。

    陈长生无意逞这种口舌之利,言归正传道“那看你出得起什么了,丑话说在前头,别来打发要饭的。”

    夏九幽眉头一皱,但还是说道“十株宝药。”

    听到这里,陈长生眼皮一跳,百载风雨才能成宝,人尚且难以活到百年会归老寿终正寝,很何况药材。

    这种手笔就算一般的世家都要犹豫,仔细衡量,想不到夏九幽开口就是十株宝药。

    “一百株!”陈长生随口回道。

    “混账东西,你怎么不去抢?”老者气得快要冒烟,当即爆粗口,暗骂陈长生混账,心比炭黑。

    陈长生一脸平静的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是正经和你们谈生意。”

    “二十株,适可而止。”夏九幽黛眉微蹙。

    “小姐!”老者忍不住开口,这么多宝药即使是他都觉得有点肉痛。

    陈长生道“可以,不过我还是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不要动手脚,不然我把这些药送给少司命或者夜暮,让他们替我换点宝物,保不准他们会发现些什么。”

    此话一出,刚起了歹毒心思的夏九幽娇躯一颤,目光一下冷的惊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陈长生。

    她的确起了这种心思,准备动点手脚,现在她却是不敢了,若是被广陵院察觉到异样,她的目的便很难达成。

    “拿去。”

    夏九幽从神海中取出药材,丢给陈长生。

    少年接过药材,就这么拿着,没有收起来。

    看到这一幕,夏九幽和老者脸皮一抽,想坑陈长生的心思顿时去了一半。

    “好了,快说。”夏九幽不耐烦的说道。

    陈长生将自己所见的法阵说了一遍,老者和夏九幽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周天星辰大阵,秦狗好大的手笔!”老者冷笑一声,如果没有司命等人的令牌,寻常人真是难以进入。

    但去偷一位司命的令牌,那是找死!

    “好了,我也说得差不多了,我们该谈谈其他的事了。”陈长生打断两人道,他可不想在这里留太久。

    “没了?”夏九幽眉头一蹙“你在禁地内看到了什么没?”

    陈长生笑道“我看到的都说了,我当初也不过神通境界,能看到什么。”

    他当时不光看到了,还听到了,不过这种事情他却是怎么也不会说。

    夏九幽对于这句话反而没有怀疑,微微点头。

    陈长生暗中冷笑,这就是自以为是。

    “好了,你走吧。”夏九幽忽然开口。

    这句话倒是让陈长生一下愣住了,他心里也想好了一些说辞,但好像……很多余。

    看着陈长生脸上的错愕,夏九幽终于感觉事情又在自己的掌握中,淡笑着道“今日之事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以后我们或许还会有交集,当然宝药不会比这次少。”

    “是吗?”陈长生道。

    “当然,不过若是你告发我们,那也无妨,我没有用过广陵院的令牌,对我而言只是换个样子罢了,不过你可能随时会面对我们的追杀,而且大秦也不会放过你,宁可杀错,不可放过,一向是秦狗的准则。”夏九幽冷声道。

    陈长生闻言,眉头一皱,露出焦躁之色,心头却是冷笑“以利诱之,以计惑之,以威摄之,这女人的心思不浅。”

    若非他一开始就不打算相信他们任何一句话,还真可能被这一番话给吓住。

    “哼,你威胁我?”陈长生故作愤怒的道。

    夏九幽笑了起来,她就是要这个表情,恼羞成怒,恼怒失态。

    “当然,我们是不会去说,只要你不说,大家都相安无事。”夏九幽说道,语气之中流露出些许笑意。

    “可以打开禁制了吗?”陈长生一脸的怒气,低喝道。

    夏九幽冲老者微微点头,后者解除此处的法阵,任由陈长生离去。

    陈长生化为一道神芒,破空离去,眨眼就消失在天边。

    “小姐,你刚才的话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待陈长生走后,老者才阴沉着脸开口。

    夏九幽点头道“我知道,他是个聪明人,不会说出去的。”

    老者冷笑道“可惜了,他的瞳术很不简单。”

    夏九幽摇了摇头,旋即语气冰冷的道“无妨,下次我换个样子去见他,他跑不掉的,还有通知荆家的人,他一出广陵院,能捉就捉,不能捉就杀!”

    老者点头,两人也从这里离开,只留下破败不堪的翠竹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