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73章 法旨,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

    “我们有什么可聊的。”李秋霜冷哼一声,但口不对心,还是找了个角落坐下。

    陈长生微微一笑,坐在她旁边,清了清嗓子道“你无非是因为我杀了你们落霞宗的长老,所以想杀我报仇。”

    “首先说来,我们也没什么交集,你何必咬着我不放。”陈长生笑了笑道。

    李秋霜美眸冰冷,目光如电,逼视着陈长生道“你这算是承认了吗?”

    “我从来没有否认过。”

    陈长生随口道“而且,你如果动动脑子也知道,我当初不过神通境界,你们落霞宗的长老绝对是神藏中的高手了,到底谁杀谁还不好说。”

    “那又如何?”李秋霜皱眉道。

    陈长生淡淡的道“要真说杀她的人,你该去找夜司命,她是死在夜神令的威能之下。”

    “再说,你们落霞宗的长老也不见得是好人,想抓我去当鼎炉,死了也怪不得谁!”陈长生语气忽然一冷。

    李秋霜沉默,这位长老私下里她也知道一些小道消息,故而对陈长生所说的话倒是信了几分。

    首先神通能越一个大阶段基本就是逆天了,能杀了神藏顶尖的高手,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圣人转世之姿也不可能。

    “你有夜神令!”

    忽然,李秋霜一下反应过来,难怪他们能进去高层,原来是因为这个东西。

    “对了,当日落霞宗里,的确听闻夜暮曾把他的夜神令给你。”李秋霜反应过来,身为大秦司命的令牌,威能不会比一件道兵弱。

    “那你为何此时才说!”李秋霜目光盯着陈长生道。

    这是一个很大的疑点,为何他一开始不说。

    陈长生眼睑微微一沉,看着远处道“因为只有胜者才有话语权。”

    “如果我当时就说,你肯定以为我是为了保命。”陈长生说道,你赢了再说,结局会有很大不同。

    李秋霜冷冰冰的道“你难不成以为我输了?”

    她心性很高,不会轻易承认自己输了。

    陈长生懒得和她争论这些,淡淡的道“所以呢,事情就是这样,你如果还要抓着我不放,我也没办法。”

    “我也怕真的给你下咒术,落霞宗不会放过我。”陈长生微笑着说道。

    李秋霜冷哼一声,有些不满的道“你好歹也算有些天资,怎么老是怕这怕哪的。”

    陈长生目光平静的道“因为我暂时还不想死。”

    李秋霜沉默,她实在没办法反驳这句话,有谁会急着去死呢?

    大势力不会因为你是天才而对你手下留情,江山代有人才出,它们见过太多了,只有真正成长起来的才会让人忌惮。

    “这件事情我自然会核实,不过你别想就这么结束了。”李秋霜冷冷的开口。

    陈长生忽然笑了,淡然道“这不是一个被镇压的人应该说的,我没说过会放过你。”

    “你这混蛋,人渣!”李秋霜发现陈长生脑子里的想法真的很正常人不太一样。

    陈长生说道“有问题吗?我的宝药还没拿到呢,你也看到了,这琅环阁的神通可不便宜。”

    李秋霜暗自咬牙,但也没有办法,等她养好了伤,非要镇压陈长生几年,让他尝尝滋味。

    “走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陈长生站起身来说道。

    两人一同出了琅环阁,之前的儒雅男子果真守在这里。

    “哼,小子,你终于敢出来了,不当缩头乌龟了?”儒雅男子冷笑着开口,身上神光如烟,氤氲涌动。

    陈长生眼神一沉,变得有些冷漠,他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

    “你后退。”

    陈长生冲李秋霜轻声开口。

    李秋霜冷哼一声,语气却有些缓和道“我为什么要退,你退下,看我镇压他!”

    陈长生苦笑一声,对李秋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但却没有后退。

    他们两个虽然都有伤,但若是联起手来,一般的神藏二重只能败亡。

    李秋霜想要祭出道兵,但一想到陈长生把她的道兵都给拿走了,当场觉得憋屈,冷冷的扫了一眼身旁的少年。

    “你干嘛?”

    陈长生被她盯得发毛,有些摸不着头脑。

    李秋霜气得抓狂,气愤的道“把兵器还给我!”

    “不给,你不给我怎么办?”陈长生果断拒绝,一副打死都要钱的态度。

    李秋霜气得肺都疼,但却拿陈长生没办法,眉心神光绽放如花,一座神塔从其中飞出。

    神塔灿烂,通体晶莹,垂落缕缕神华,透着如山的威压。

    “这是……”儒雅男子一惊,这座神塔显然非凡,乃是真正圣主级别的道兵,恐怖滔天。

    儒雅男子神色大变,大吼一声“圣主道兵,你们是什么人!”

    李秋霜冷哼,道兵压下,道音动天,整个塔身都在吞吐精气,光华万丈。

    儒雅男子脸色难看,张口一吐,一道金光飞上虚空,道道神华流转,抵住神塔。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金纸掀开,神光大放,王道威严恐怖,简直如神灵法旨,足以号令天下。

    “李相的手笔!”

    这一刻,金纸掀开,李秋霜都不淡定了,传闻中初代秦皇大帝留下传国玉玺,上面留着第一代国相李斯的笔墨——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因为落霞宗与秦皇有关系,故而李秋霜也听到某些传闻,这八个字有莫大的因果,就算历代秦皇如何气吞山河,也都是小心翼翼的保管着这镇国玉玺。

    而这一张金纸,也是当代国相,李乘风的手笔,模仿先人,笔走龙蛇,一纸书卷即可镇压乾坤。

    “哼。”

    儒雅男子无比得意,这一张金纸威能如海,冲出一缕缕光辉,裹住落霞宗的神塔,竟然有要镇压神塔入金纸内的意思。

    陈长生也不是白痴,这金纸威能恐怖,蕴藏可怕的神能,不是法器道兵,却比其更可怕,留有莫**力。

    他当场出手,瞳光大放,抬手打向儒雅男子。

    后者冷笑,身为神藏第二重的人物,他修为却不弱。

    两人交手,陈长生血气燃烧,炽盛烈芒动天,长发乱舞,与儒雅男子交战。

    “起。”

    陈长生催动李秋霜的道兵,剑光分影,化出无数剑气,斜指玄黄。

    李秋霜看着这一切,牙根痒痒,这混蛋竟然在暗中祭炼她的法器。

    陈长生难得的讪笑一声,这么点时间他已经简单祭炼一番,可以催动。

    剑气纵横,陈长生身上光芒一闪,一件银色战甲被他穿上。

    “混蛋!”

    李秋霜感觉肺疼。

    陈长生没有管她,再度祭起一杆战旗,形若长枪,烙印着无数古老的道痕,旗帜迎风猎猎,冲出一片光彩。

    “啊!”

    李秋霜完全奇怪,感觉自己要抓狂了,这混蛋太不是东西了。

    战旗摇动,陈长生如舞风云,接引九天神华,乾坤威能,发出如海神芒。

    同时剑气冲霄,如惊虹,凌空排列,冲杀成片。

    儒雅男子脸色一下难看起来,这些法器都很可怕,使得陈长生以伤体便可与他对抗。

    “法旨召来!”

    儒雅男子眼看情况不妙,当场低喝一声,天空的金色法旨颤动一下,光芒炽盛,如一轮太阳,镇得此处几乎崩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