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77章 荆家,江山社稷图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这一剑犹如梦幻,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却赶得上千军万马,有股一往无前的恐怖气势。

    剑光夺目而绚烂,在荆家少年身后演化,江河滚滚,落木萧萧,仿佛在宣告死亡来临。

    这是荆家绝世无匹的刺杀圣术,并不如何浩大,没有多么威严,但那一道江河凝聚成一点,足以弑神屠仙!

    陈长生心头凛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他殊不知,昔年就是一招圣术,险些刺杀了威震百族,统御天下的秦皇大帝。

    “给我开!”

    陈长生瞳孔淌血,造化乾坤,演化净土仙域,他立身其中,万法不侵。

    “唰!”

    下一刻,一点剑光璀璨,仿佛北斗星一般,永恒绚烂,笼罩少年,他冲入造化净土!

    陈长生目光冰冷,瞳孔内一点点猩红血光伴随着神光飞出,阻挡这绝世一击。

    但这一剑真的很可怕,刺破净土,欺近陈长生面前。

    陈长生瞳孔内神力燃烧,释放威能,阻挡这绝世无匹的一剑。

    但即使如此,依旧不能阻挡少年前进,他仿佛立身在彼岸,剑光化为神星,将他笼罩。

    陈长生并不惧怕,默默调动神力,山岳印凝聚,化为磨盘大小的神盘。

    “受死!”

    荆家少年以身化剑,施展绝世法,杀向陈长生。

    陈长生同样轰出一掌,轮动神盘,与他对拼。

    两者之间爆发阵阵的罡风,神力如浪,呼啸连天,净土彻底被攻破。

    下一刻,两道身影横飞,陈长生胸口裂开,鲜血飞出,他还是被击伤了。

    荆家少年也很不好受,他被神盘震伤,嘴角淌血,内脏都裂开了。

    “很好!”

    荆家少年抹去嘴角鲜血,整个人如一尊杀神,杀机毕露,冲杀而来。

    陈长生冷漠,他战斗意识不差,还有瞳术加持,无惧近身一战。

    两人拼杀在一起,神芒破空,从天空一直打到地上。

    陈长生一身血气沸腾,化为长虹,贯穿头顶,乱空崩云。

    “嘭!”

    突然,陈长生捕捉到破绽,指掌晶莹,凌厉出手,一拳打在荆家少年胸口,让他大口咳血,连连后退。

    荆家少年面色冷漠,每一步落下都如踩神鼓,恐怖的道音将四周古树绞成齑粉。

    陈长生目光凌厉,施展金乌术,化身太古金乌,背负天日,欲要镇压乾坤。

    “噗!”

    大地被瞬间焚毁,狰狞裂痕扩散开来,从其中冲出灼热气浪,直上云霄。

    “想不到这个少年竟然有如此战力。”暗中,一位老者冷漠开口,他须发皆白,但身躯却很魁梧,比年轻人血气都盛。

    他的目光落在陈长生所化的金乌身上,片刻后又道“不过无妨。”

    陈长生杀向荆家少年,双臂震动,爆发一阵黄金光芒,如同天刀一般,似能斩断万物。

    荆家少年步履踉跄,但气息却丝毫不弱,眼中杀意汹涌。

    “死来!”

    少年大吼一声,手中杀剑力劈,势可断江。

    一幅道图落下,神霞笼罩,朦胧氤氲,看不清楚内容,但却透着莫大威严,仿佛镇得天地坍塌,御柱倾倒一般,让人悚然。

    陈长生化为金乌神形,冲杀而上,携带一片黄金火焰,与道图碰撞。

    道图朦胧,弥漫出恐怖气息,轻轻一阵,便让附近的险峰一阵摇动,万斤巨石崩落。

    陈长生冷漠,周身沐浴火光,宛若古神复苏,势不可挡,黄金火焰不断冲击道图。

    “轰!”

    一声轰鸣,道图被割开,从其中冲出一头神禽,双翅灿灿,斩向荆家少年。

    “哼,找死!”

    荆家少年挥剑,又一幅道图落下,重如山岳,当空一展,直接压向陈长生。

    道图虽强,但金乌神形也很不凡,撕裂这幅道图,冲了出来。

    荆家少年仿佛不属于这片时空,立身远处,不断落剑,道图漫天,如无数神山压下。

    道图落下,从中冲出一缕缕朦胧神霞,将金乌淹没在其中。

    “轰!”

    神霞翻滚,金乌在其中振翅,犹如天日,将道图打碎,神霞焚尽,要从其中脱困。

    陈长生背负道图,承受着莫大压力,整个人仿佛要燃烧起来了似的,头发都被染成金色。

    他体内神力沸腾,血气澎湃,尽情释放,在这种危机下,尽可能的压榨自身潜能。

    “给我破。”

    陈长生眸绽寒光,口中轻喝一声,瞳孔内开天辟地,大道如渊。

    这一刻,那双眸子好像通灵,似有神灵觉醒,神光惊世!

    陈长生立身净土,阻挡一切,连道图都被他定在身侧,难以攻破。

    荆家少年变色,这种力量太不简单了,开辟出一片净土领域,自身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很好,我需要这种神术。”荆家少年嘴角一掀,手中杀剑挥动,成片道图飞出,就近的几座小山刹那崩碎,直接被压塌。

    道图隆隆作响,碾压虚空,似震动天庭神鼓,使得山峰摇动,再也承受不住,山体生出裂痕。

    陈长生被净土护住,这里灵泉汩汩,仙音靡靡,无比安宁与祥和。

    但道图之力深不可测,长久下去,依旧会攻破净土。

    陈长生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手掌晶莹一片,一缕又一缕神光从其中涌出,勾勒出古老的道痕。

    山岳印!

    一座神山冲起,仿佛从大海中崛起的一片大陆,声势浩大,无数神霞锁住山头,景象壮阔。

    陈长生沿着神山冲出,每一步都有道痕烙印虚空,似神王巡天,快到极致。

    “轰!”

    几乎是同时,一卷道图落下,道音隆隆,要将陈长生镇封在其中。

    陈长生右瞳扩张,黑月深邃,若大道之渊,深不可测。

    一道神光从他瞳内冲出,比闪电更快,毁灭气息震动苍穹。

    “撕啦!”

    乌光夺目,撕开道图,同时封住虚空,陈长生从这里脱困,一下出现在荆家少年身后。

    “嗷!”

    一生嚎啸,陈长生拳印刚猛,其上有道痕在燃烧,如金乌神形,光芒万丈。

    荆家少年面色冰冷,手中杀剑冲出无数神光,犀利无比,好像一片流星雨落下,每一道都可以击杀一位神藏。

    陈长生拳头如神金,打碎剑气,一拳印在荆家少年肩膀,当场就将他打得横飞,肩膀险些爆碎。

    但他自己也不好受,身上鲜血淋漓,被剑气割开无数道口子,往外流血。

    荆家少年横飞出几十丈开外,撞碎一座小山,这才止住颓势。

    “吼!”

    刚稳住身形,少年却是大吼一声,他身为第二重,却被击伤了。

    “你给我死!”

    荆家少年长发乱舞,如魔神在世,剑光纵横,犹如开天。

    陈长生脚踏神光,迈步间,斗转星移,异象变化。

    他的身法举世难寻,避开了这一击。

    “轰!”

    一声轰鸣,他身后一座山体被斩得倒塌,巨石滚落,如同海啸一样,将附近的古树吞没。

    烟尘滚滚,直上高天,整个大地震动良久才平息下来。

    陈长生扫了一眼身后,这一剑之力太可怕了,百丈险峰都被打得崩塌,拦腰断裂。

    “再来。”

    荆家少年低喝一声,冲了过来,气息可怕。

    他张口一吐,腹中若有混沌世界,倾泻一片剑气,光芒万丈。

    陈长生手掌化为神盘,横推而行,打碎一道道剑气,攻向荆家少年。

    若是有人在这里绝对要震惊,这种剑气凌厉无比,一道便可斩杀同阶,陈长生却可横推,打破阻碍。

    “乾天一剑!”

    荆家少年血气沸腾,如开盖烘炉,刺破了天灵盖。

    他举剑一斩,剑气惊天,剑意彻地,剑光中竟然有天地被斩破的可怕景象。

    陈长生悚然,此人的剑术很强,修为亦超过他,让他觉得不妙。

    “撕啦。”

    虽然心头震惊,但陈长生的反应却不慢,右瞳内黑月转动,从其中飞出乌光,犹如神则,贯穿一切,毁灭种种。

    “噗!”

    乌光速度恐怖,无与伦比,几乎瞬息就贯穿剑气,将这一道剑光打破,同时斩向荆家少年。

    “什么!”

    荆家少年大惊失色,这乌光给他的感觉太可怕了,令他毛骨悚然,其中是地狱。

    他举起杀剑,爆发一阵夺目光芒,将这片虚空彻底照亮。

    铛!

    一声轰鸣,犹如钟鼎之音,震动人心,使得附近的山体寸寸龟裂,而后炸开。

    荆家少年手臂发麻,虎口被震碎了,血肉模糊,骨头都有裂痕。

    那道神光威能无双,绝对是无敌的杀伐之术,让他都快握不住剑了。

    陈长生血气如火,鼎盛燃烧,他俯冲而下,奴日而行,若太阳神皇。

    “碰!”

    荆家少年被打飞出去,一轮黄金大日压下,火光灼灼,将他罩在其中。

    “呼呼呼……”

    荆家少年皮肤刺痛,黄金火太强大了,无比灼热,即使是他都抵挡不住,皮肤都被烧烂了。

    “给我破!”

    荆家少年手臂一阵,剑刃横扫,划出一片剑气,斩破神日。

    神日被撕裂,火焰炸开,化为火海,淹没四方。

    “嗷!”

    而就在此刻,神日之中,一头金乌脱困,浑身翎羽流淌火精,撞向荆家少年。

    “噗!”

    鲜血灿烂,晶莹而炫目,如同血钻,还有神力在释放。

    荆家少年惨叫一声,险些被金乌翅腰斩,血如泉涌。

    “我要杀了你!”

    荆家少年长发倒竖,眼神凌厉,他大吼着,腰部鲜血不断飞出。

    “我的血不会白流,江山社稷图,给我现!”

    荆家少年的大吼在此处回荡,鲜血不断飞出,有道痕在里面燃烧,释放神能。

    光芒中,江山如画,透出震慑人心的气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