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80章 大危机,绝命时刻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锁链顶端如枪,锋利无比,三尺锋芒吞吐,释放光辉。

    陈长生头皮发麻,他被这种锁链瞄准,感觉随时会被射成筛子。

    “小辈,你如果乖乖束手就擒,老夫可以饶你不死!”夏族老者声音冰冷,四周神音不绝,他立身其中,如隔着一片天地。

    陈长生冷笑一声道“你等着,我一定让你们死在广陵院。”

    夏族老者眉头一皱,眼底流露出杀机道“小姐说过,得不到神通,带回尸体也是一样。”

    夏族老者话音一落,手臂猛的一挥,满天神芒激射而下。

    黄金锁链震动,如一道道金色闪电,刺破苍穹,快得让人心惊。

    陈长生催动身法,极速前进,他被淹没在其中,上万根锁链如秩序法则一样,无可比拟,什么都难以阻挡。

    “嘭嘭……”

    陈长生被击中,他四周的仙灵异象被打得破碎,传出阵阵沉闷的轰鸣声。

    仙鹤陨落,白虎哀嚎,即使是法旨都挡不住这种恐怖的攻击。

    一道又一道锁链刺下,撞碎了神光,要将陈长生击毙。

    “轰隆!”

    又是一声轰鸣,一根锁链贯穿了山体,纵横出数里开外,磅礴神能直接使得山体寸寸崩溃,岩石化为齑粉。

    “铛铛铛……”

    神音鸣九天,老者不断出手,成片神虹激射而下,仿佛流星一样,笼罩陈长生,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陈长生咬牙,他虽然有盖世身法,但奈何对方修为太高,根本不是对手。

    法旨光芒炽盛,如在燃烧,对抗着打落下来的金色锁链。

    但谁都清楚,长久下去,神力耗尽,法旨就只是一卷废纸,而那个时候,也就是陈长生的死期。

    “轰!”

    突然,一道锁链贯穿虚空,掀起一片涟漪,贯穿仙鹤神形,刺向陈长生。

    “糟糕。”

    陈长生瞳孔喷薄力量,想要定住这神曦构筑而成的锁链。

    可锁链太快了,其上道痕在燃烧,迸溅千万缕神曦。

    关键时候,陈长生尽可能的侧身,避开了这一击,但那种贯穿力依旧让他肋骨崩碎,血肉横飞。

    “轰”

    一声巨响,陈长生被震飞出几十丈开外,撞穿了一座山峰,整个山体都浮现裂痕。

    陈长生斜着贯穿山体,重重的落在地上,大地崩碎,一块岩石被陈长生撞得碎裂,另一头高高翘起。

    “咳咳。”

    陈长生口中咳嗽,大口喷血,刚才若非法旨,他必然粉身碎骨。

    但就算有法旨保护,他依旧伤得不轻,肋骨崩断,左肋血肉模糊,鲜血汩汩。

    “该死的。”

    陈长生暗骂了一句,立刻催动法旨,裹着自己,生生在这茂密的山林中开出一条道来。

    “嗖。”

    这时候,又一道身影拦住陈长生去路,荆家老者杀到了,他如魔神一般,血气滚滚,拦住少年去路。

    陈长生心头大骂道“两个老家伙!”

    片刻的耽误,夏族老者也杀到,前后夹击,成围攻之态。

    “哼,看你往哪儿跑!”夏族老者嘴角噙着一抹戏谑,淡淡的道。

    陈长生冷漠,头顶法旨燃烧着神力,垂下神华,覆盖住他的身体。

    但仅仅凭借一道法旨想要压制一个大能和一个绝世刺客,显然是不可能的。

    陈长生暗中衡量,现在他想要逃走,几乎只能是期待奇迹了。

    思索之间,两人已经迈步,血气交相辉映,恐怖无比。

    “小子,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免得多受苦。”夏族老者俯视着陈长生,气息迫人,目中江河奔涌,恐怖的力量压得一座山岳寸寸崩塌。

    一座百丈山峰被压得灰飞烟灭,细小的石头如同纸屑一样逆空而上,最后消失。

    陈长生瞳孔骤然一缩,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见识到大能者的可怕,光是那种气息外放,便摧山断岳。

    法旨悬浮,神光如水,从陈长生头顶淌下,将他护住,否则他此刻已经被压得肉身崩溃。

    “唰!”

    陈长生转身就逃,速度提升到极点,仙灵神形将他护住。

    “呵呵。”

    荆家的老者冷漠一笑,抬手就是一掌,江山社稷图盖天,遮蔽了群山,笼罩下来,恐怖的力量将一切都压成碎片。

    一座又一座山岳化为飞灰,在山河图中湮灭。

    陈长生也被罩在其中,四周仙灵共啸,吞吐神辉,化为一道惊虹,犹如神柱一样,撑起笼罩下来的山河社稷图。

    陈长生贴着神图,迅速飞掠而过,从这里摆脱。

    “嘭!”

    可他刚摆脱神图范围,一道神纹当空落下,恐怖的道音冲击而来,金色音波荡漾,一座又一座山峰崩塌。

    陈长生躲避不及,被正面扫中,斜飞出去,仙灵虚影都被击破了。

    “轰轰轰!”

    尘土蔽空,古树一排排倒下,木屑和泥土冲天而起。

    陈长生身子贴着地面横飞,撞碎了一排古树,烟尘并起,将这附近淹没。

    “咳咳!”

    陈长生咳血,他的后背血肉模糊,若非有法旨护住,他此刻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躺在地上,陈长生冷漠的盯着冲他逼近过来的两人,目中绽放冷芒。

    “呵呵,小子,死到临头了还要逞强吗?”荆家老者落下来,不屑的笑道。

    陈长生吐了口血,淡淡的道“谁死还不知道呢。”

    “还在嘴硬吗?”夏族老者也到了,气息恐怖,大能者之力深不可测。

    陈长生目光冷漠,嗤笑一声道“你这丧门狗,如今也敢逞强了?”

    这句话一下就激怒了夏族老者,满是皱纹的脸浮现出暴怒之色。

    “找死!”

    夏族老者抬手,一道罡风打得陈长生横飞,骨头都断裂,口中喷血。

    “嘭!”

    陈长生撞碎了一块巨石,整个人倒在碎裂的石头上,气息已经凌乱无比。

    没有了神念催动,头顶的法旨也暗淡下来,只流淌着丝丝缕缕的光华。

    “哼,今日就是我的死期了吗?”陈长生扯了扯嘴皮,无奈的喃喃道。

    他看着天空,视线已经有些模糊。

    “虽然要死,不过……我还不想死得这么憋屈!”

    片刻,陈长生眉头一皱,目光陡然一凝,头顶法旨光芒大放,八个古字飞舞起来,阵阵神力浪潮涌动。

    “来!战!”

    催动法旨,陈长生头顶天日,心脏赤霞流淌,晶莹剔透,迸发出恐怖的神力。

    “垂死挣扎。”夏族老者目光一冷,手掌之中,神光流淌,如同丝线一样。

    陈长生目光冰冷,透着必死的信念,头顶法旨猎猎作响,竟然有些许异象浮现。

    仔细看去,那是两道人影,模糊不堪,但却让人心神震动,几乎可以肯定,这两道身影极度可怕,乃是盖世无双的人物!

    身影一浮现,夏族老者两人同时变色,那种感觉很可怕,虽然他们说不出原因,但却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不可能,这不过是一道法旨而已,已经到了如此境界吗?”夏族老者心头悚然,大秦这一代国相,他所书的法旨竟然恐怖如斯,如有国运加持。

    这一道法旨,让大能者都嗅到了不好的气息,这是何等的可怕,怕是秦皇大帝都难做到。

    “李家之人果真了得!”荆家老者神色一沉,这一脉自古以来就太妖孽了,让人看不透。

    李家,每一代只一人能抗起大旗,却代代出类拔萃,帮助秦皇统御四方,从古至今从未出错。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就算是古道统的底蕴,也会有衰败之时,但李家却没有,令人匪夷所思。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