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84章 得救,修复伤体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银月开口了,几个侍卫不敢怠慢,立刻上前准备将陈长生移个位置。

    唐枫在一旁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眼底冷芒闪烁,拳头无声的攥了攥。

    陈长生被抬进了一间帐篷内。

    意识弥留之际,陈长生的身子本能的绷紧,直到他被放下,这才彻底放松下来,最后一点意识也渐渐模糊。

    侍卫放下陈长生,给他处理了一番后,转身出了帐篷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一个人拿出一顶新的帐篷,开始搭建起来。

    天色也在其中慢慢暗了下来,山林中猛兽出没,妖兽借着夜色开始狩猎。

    但这群侍卫都是经验丰富之辈,早就准备好了对策,在附近放置了一些驱除猛兽的药物。

    这样一来,一般的妖兽是不敢靠近此处的,做完这一切,一群人终于可以吃饭了。

    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侍卫小心而仔细的取下妖兽身上肉质最嫩的部分,用银制的容器盛装,准备送入那顶最为华丽的帐篷内。

    “恭叔让我来吧。”

    唐枫目中闪光,在这个老侍卫取下食物的那一刻便已经开口。

    年近五十的老侍卫笑了笑,何人不曾少年,唐枫的心思哪里瞒得过他,递过食物道“行,那就辛苦你了。”

    唐枫笑了起来,眼底透着兴奋,还有期待,兴冲冲的接过食物,小心翼翼的送往银月的帐篷。

    对此一群侍卫都是笑了起来,心照不宣。

    唐枫笑容满面的护送着食物,好像手里拿着的是一个世界似的,几步走到帐篷外,掀开帐篷走了进去。

    帐篷内空间比较大,四周挂着一些饰件,散发出清香,混杂帐篷主人身上特有的香味,使得唐枫心神一震。

    少女跪在几案前,鬓角垂下几缕银色发丝,侧脸也是那么完美。

    唐枫看得失神,他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比这个女子更美,所谓的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也不过如此。

    “小姐,吃饭了!”

    片刻,唐枫强行移开目光,有些兴奋的开口,抬腿想要走近银月,近距离看一看这上天最完美的造物。

    “出去!”

    而就在此刻,的银月忽然开口,不带一丝感情的吩咐道。

    “啊?”

    唐枫身子一僵,当场愣在原地,脸上的兴奋刹那间荡然无存。

    “让恭侍卫进来,你出去吧。”银月轻挑眉毛,纤细白皙的手指拢了拢发丝。

    仅仅是一个动作便让一切都失色,令唐枫再次呆滞。

    这一次,他的动作被银月看在眼里,美丽的眸子内掠过一抹冷意道“让恭侍卫进来。”

    她的声音提高了些许,不容置疑。

    唐枫回过神来,感觉到那股冷漠,忍不住开口道“小姐,我只是”

    “嗯?”

    银月目光冰冷,盯了一眼唐枫,后者心头瞬间冰冷一片,只能无奈退出。

    片刻,恭姓老者声音在帐篷外响起,恭敬道“小姐。”

    “进来吧。”银月淡淡的开口,没有什么感情波动。

    恭姓老者进来,微微欠身道“小姐有什么吩咐,是食物不合口味吗?”

    银月目光一直落在书卷上,淡淡的道“恭侍卫,现在你们是不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这句话说的老者心头一紧,恭敬的问道“老朽不知,请小姐明示。”

    银月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道“说起来你也是我的前辈,我也不想为难你,下去吧,我不希望下次还有人贸然进入我的住处。”

    “是。”恭姓老者恭敬的回道。

    银月目光平淡,再度开口道“重新准备一份食物。”

    “是。”

    恭姓老者欠身退出。

    “对了,那个昏迷的人,醒过来的话通知我。”就在恭姓老者快要离开帐篷之际,银月忽然开口补充道。

    恭姓老者立刻转身,恭敬无比的点头,这才退出帐篷。

    而从始至终,银月的目光都是那么平淡,上位者的姿态显露无疑。

    恭姓老者退出帐篷,唐枫手里捧着食物,站在门口。

    “恭叔,如何了?”唐枫忍不住开口道。

    恭姓老者摇了摇头,语气温和又有些不忍的道“小枫,下次还是我来送吧。”

    唐枫一听就明白其中端倪,心情跌落到低谷,脸色也变得失落和愤怒起来。

    “小枫”恭姓老者不忍的开口。想要劝解几句。

    唐枫却很快开口,低着头道“恭叔我明白,那我现在把食物送进去”

    “不必了,重新准备一份食物,我送给小姐。”恭姓老者叹了口气,挡住唐枫。

    后者身子一颤,脸色一下变得无比难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沉默了一会,唐枫这才用沙哑的声音开口“我知道了,那就劳烦恭叔了。”

    说着他将手里的银制容器递给恭姓老者,转身离去。

    “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名正言顺的站在你身旁,让你以我为傲。”唐枫心头低吼着,整个人阴沉着脸回了自己的帐篷。

    对此恭姓老者和唐枫的叔叔也是无奈的看了一眼少年的背影。

    他们都明白所谓世家的可怕,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对于世家道统而言,能被人想象出来的东西,都不能称为底蕴。

    半夜,陈长生醒了过来,艰难的睁开眼睛。

    帐篷内跳动着昏黄的烛火,他勉强看清楚了四周的事物。

    “呼。”

    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陈长生终于是微微放松,他还没死,看样子是被好心人救了。

    取出一株宝药,陈长生吞服之后,小心翼翼的炼化其中精气。

    精气在血肉中散开,十分柔和,滋养着伤体,首先就是修复左侧被割开的伤口。

    他的左肋被人包扎好了,上了一些药物,已经止血了,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长生体内的血气渐渐有了活力,伤体进一步修复。

    他伤得不轻,许多骨头都被摔得错位,有些还有裂痕,复原需要一段时间。

    “还好,我目前算是安全了。”陈长生吐了一口浊气,努力滋养着伤体,血气绵延,肌体再生。

    就这样,一夜过去,第二日清晨,陈长生还在炼化精气,帐篷被人掀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