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199章 碎片,万灵渠合一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青铜碎片!”

    碎片刚一浮现,立刻震动起来,两块碎片在共鸣。

    陈长生神色一变,这里竟然有一块青铜碎片,这就说明,这青铜碎片极有可能是一件道兵。

    另一块青铜飞到陈长生头顶,两块青铜并列,同样的古朴无华,沉寂下来。

    而就在此刻,金色神池内忽然起了波澜,一道道身影从其中飞出,气息阴森,大有一种百鬼出行的意思。

    陈长生头顶不光有青铜碎片,还有那一株七尺来高的宝树,它扎根于两块青铜,宝光莹莹。

    鬼影漫天,全都被黑气遮盖,但陈长生有无敌的瞳术,看破了一切。

    黑气中是一头头不知名的怪物,面容狰狞。

    陈长生目光一冷,这些东西实力都不算太可怕,也只有神藏五重的样子。

    “去死。”

    陈长生冷笑一声,法旨一祭,神光如海,扫平一切。

    “噗噗噗。”

    一道道身影当空被打爆,金色血液伴随着残躯落入神池中。

    陈长生气息汹涌,法旨犹如在燃烧,爆发出最后的威能。

    这法旨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八个古字压塌山岳,将一头头怪物当空镇杀。

    陈长生身形急速后退,体内神力亦是,瞳孔飞出成片毁灭之光,淹没一切。

    鲜血挥洒,这里发生大战,陈长生在冲杀,想从此处逃离。

    “咚!”

    成片的尸体倒下,鲜血洒遍整个古殿,陈长生浴血而行,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而就在此刻,他头顶的青铜忽然颤抖起来,一道沉闷的轰鸣震动整个古殿。

    “咚!”

    又一声,这声音好像有魔力,震得陈长生血气翻涌。

    “咚!”

    “咚!”

    “咚!”

    ……

    沉闷的轰鸣越来越清晰,保持着那种可怕的节奏,使得陈长生的心脏都随着那种节奏跳动起来。

    “咳!”

    震动声再响,陈长生感觉一身血气几乎暴走,口鼻溢血。

    “到底发生了什么?!”陈长生面色难看,心中低吼着,沉着脸极速逃离此处。

    咚!

    又是一声,这一次整个古殿,不仅仅是一个房间,而是这个偌大的古殿都在附和那种节奏。

    魔音之下,虚空也震动起来,天地都在附和那种恐怖的节奏。

    陈长生离开古殿,他发现接引花也在摇动,花瓣舞动,也在附和那种恐怖节奏。

    陈长生低头一看,整个神坑深处犹如在燃烧,流淌着猩红而妖异的光芒。

    那光芒像是一片花海,又像是汩汩流淌的水流,随着这种莫名的节奏而动。

    陈长生后背发凉,这里突然暴动起来,一朵朵接引花从地下盛放,好像一团烈焰。

    “咔咔咔……”

    黄泉裂开,冲出一缕缕玄黄龙血,那是龙脉精粹,狂暴无比。

    黄泉土下,乃是无尽的神秘地带,或许是冥土,或许是葬地,或许是神陨之地释放出地龙血。

    地龙血染上虚空,将这里化为一片绝地。

    随后,一道道气息复苏,恐怖滔天,仅仅浮现一缕而已,便让陈长生几近陨落,肉身在爆碎的边缘。

    “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长生被青铜护住,这才没有死掉,否则早就被碾成飞灰了,这种气息巨擘都扛不住。

    “快走!”

    陈长生心头低吼着,而就在他刚起心思之时,穹顶之上,天玄之处,一抹仙光浮现!

    万灵渠!

    仙光如河,如一口天刀,万灵共执,直接冲了下来,镇压。

    仙光落下,贯穿整个古殿,进入其中。

    陈长生看到了,那支撑古殿的御柱在发光,一节节的亮起,光芒炽盛到极点。

    御柱在复苏,上面烙印着古老的纹路,释放出压塌苍穹的沉重气息。

    “嗷!”

    “吼!”

    ……

    御柱震动,光芒炽盛到极点,其中有神禽振翅,白虎咆哮,浮现出各种异兽。

    这才是真正的万灵渠,最终合一,冲入了神坑深处。

    一时间,这里平静下来,地龙血回归地藏,龙脉渐渐平静下来,原本复苏的可怕气息也开始收敛。

    陈长生不敢在这里久留,迅速返回李斯所立的古碑处,这面古碑现在也好像活了过来,其上的大字光芒闪烁,好像有了生命,在呼吸似的。

    陈长生有些无语了,这里的东西好像都活了过来,感觉没有一寸土地是安全的,

    “有了!”

    陈长生忽然想到了什么,双目一亮,那道仙光飞入了地下,他或许可以尝试离开。

    不过这种想法还没付诸于行动,这里再度动荡,隆隆作响,好像随时会塌陷下去。

    黄泉内,一头巨大无比的金色蟾蜍冲了出来,瞳孔碧绿,跳动着幽幽火焰。

    金蟾浑身皮肤犹如神金浇筑而成,只是上面有无数面孔闪烁而过,这头妖兽在这黄泉中孕育而生,竟然吞噬了黄泉内的散落的神魂。

    “神藏五重!”

    陈长生一惊,这头妖物修为竟然达到如此恐怖的程度。

    金蟾目中幽芒跳动,爆射而出,那是可以冻结神魂的火焰,极为诡异。

    陈长生冷漠,这种情况下,这头金蟾也感到危机,无法按捺。

    陈长生出手,金色火焰横扫,阻挡金蟾火焰。

    两者撞击在一起,不断交织,互相压制。

    火焰是无法吞噬火焰的,但金蟾的火焰显然诡异,透着阴寒之力,而金乌火焰则刚猛无匹,可消融其中阴寒。

    但金蟾的修为更加强大,神藏五重占据绝对优势,金乌火焰被磨灭。

    金蟾张口一吐,一道血色光芒快似闪电,直击陈长生眉心。

    陈长生神色冰冷,左瞳爆发无量光,一缕缕仙光氤氲,造化出一片净土,阻挡这一击。

    金蟾目露凶光,瞳孔内的火焰更加可怕,死死盯着陈长生头顶的宝树。

    “它想要这棵宝树!?”陈长生发现了这一点,心头冷笑,这畜生倒是好眼力。

    下一刻,金蟾动了,一下跃起,通体发光,小山大小的身躯直接压下。

    陈长生向前横移,脚下生出道痕,避开了这击。

    同时,他翻手一击,成片金芒激射而下,那是一杆杆兵刃,锋利无匹。

    “铛铛铛!”

    金蟾身躯萦绕宝光,肉身坚固,造化气息凝聚的兵刃竟然不能伤其分毫。

    陈长生瞳光冰冷,引动金色道兵,直接炸开,神力洪流向着四面八方乱窜。

    “受死。”

    陈长生张口吐出一杆大旗,神力涌动,摇动大旗,发出一片片神光。

    神光如海啸,将一切都淹没进去,这也是不错的法器,威能不凡。

    大旗颤抖,猎猎作响,陈长生的神力不要本钱的注入其中,摇动风云。

    突然,陈长生的身后,黄泉内激射出一道白芒,将他的脖子勾住。

    “找死。”

    陈长生目光一冷,黄泉内不止金蟾一个生灵,还有其他的存在。

    这一道白芒浮现,乃是一根丝带,十分坚韧,陈长生用力之下竟然没有挣断。

    他的身后,一道鬼影浮现,但她不敢靠近,畏惧的看了一眼陈长生头顶的青铜碎片。

    可她也聪明,收紧丝带,想将陈长生拖入黄泉中。

    陈长生心头杀机大盛,索性借力打力,猛的冲杀过去,掌心道痕浮现,神焰氤氲跳动。

    一掌就拍在这女鬼的身上,让她当场惨叫一声,身躯灰飞烟灭。

    至阳之火不是这种程度的阴物可以承受的,她距离相生相克还差得远呢。

    这时候,金蟾脱困,凶性大发。

    “呱!”

    金蟾张口发出一声古怪叫声,这一声之下,陈长生顿觉不妙,他的精神竟然变得萎靡。

    呱!

    金蟾再度开口,又是一声,使得陈长生神魂摇曳,竟然感觉到了困意。

    “之术。”

    陈长生心头凛然,猛的一咬舌尖,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惕。

    他右瞳扩张,与眼眸重合,化为一轮黑月,毁灭之光从眼中飞出。

    道痕在凝聚,构筑出最强的神通,陈长生全力催动瞳术,以至于右瞳血丝密布显得很狰狞,最后甚至是血流不止。

    “接招!”

    陈长生低喝一声,瞳孔内毁灭之光爆射而出,速度快到极点,形成光束,洞穿一切。

    光芒闪烁间,隐隐可以看到天地破灭的惨烈景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