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210章 一巴掌,抽个脑震荡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陈长生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所谓的天元宗,他也并没有太放在眼里。

    “你说什么?!”

    或许是长期身处所谓的高位,仗着宗门之利颐指气使惯了,听不得任何不顺之言,谢芙一张脸当即阴沉下来,变得有些发青。

    陈长生嗤笑一声,摸了摸舒木的头,安慰了一下这个在他身旁一脸紧张的小家伙。

    “大哥哥。”舒木仰起小脸,眼圈有些泛红,委屈的开口。

    他并没有错,却要被人这么看不起,换了谁都心里发堵。

    陈长生心里能够理解这种感觉,轻声安慰道“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嗯”舒木重重的点头。

    陈长生微笑道“在他们在眼里,天元宗已经是天地了,但出了这里,还有广陵院,还有骊山剑炉,还有洛阳院,再往南有紫府圣地,再往南,有南荒旧土,甚至更远的地方。”

    舒木噙着泪水的眼睛渐渐睁大,充满了好奇和渴望问道“我将来可以去吗?”

    陈长生微微一笑道“这个问题要问将来了。”

    “嗤!”

    就在陈长生劝慰舒木之时,谢芙忽然嗤笑一声,冷声道“将来?今天过后,你已经没有将来。”

    说着,她身上浮现神光,一层层的不断跳动,如同霓裳,将她覆盖住。

    “大哥哥。”

    舒木小脸一紧,有些畏惧的缩了缩头。

    陈长生淡笑着看着这一切,一个神通境界对一个神藏,陈长生一巴掌就送她上路。

    “方公子,他是我的朋友。”

    舒涵俏脸一变,急切的开口,想要阻止这场冲突。

    “无妨,芙儿只是教训一下他而已,告诉他,有些话不能乱说。”方浩冷酷一笑,嘴角掀起一抹冰冷。

    “下手注意点,别把他打死了。”郭静开口提醒。

    “知道。”

    谢芙面露冷意,身上的神光一盛,整个人气息释放,朝陈长生一掌拍来。

    陈长生摇了摇头,虽然他受了伤,气息紊乱,但连对手实力都看不清,这种人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接着,少年脸上露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

    随着这一抹笑容的浮现,舒涵那张布满焦急的俏脸渐渐被惊骇吞噬,美眸内,相似的一幕再度出现。

    就在谢芙的攻击即将落下之时,少年反收一巴掌抽在前者的脸上,速度快得在场之人无一看清。

    他们只看到谢芙如断线的风筝一样,撞破了旁边的栏杆,整个人横飞出去,落下九天楼。

    这一幕太像极了那天夜里那个被陈长生一拳打得半死的大汉,谢芙也被少年一巴掌抽飞出去。

    “芙儿!”

    方浩先是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迅速冲了出去,接住谢芙。

    作为神通境的存在,却被一巴掌抽得头颅震荡,直接昏死过去,可见力道之大。

    这还是陈长生留手了,否则把她脑袋抽开花也不是难事。

    “芙儿!”

    接住谢芙,方浩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变得阴厉无比。

    “你找死!”

    放下谢芙,方浩口中发出一声暴怒的低吼,整个人冲上楼阁,抬手就是一掌,神光浩荡,横推一切。

    “嘭嘭!”

    木屑爆碎,这一层楼阁被打碎了一半,狼藉一片。

    陈长生单手提着舒木,落在远处,避开了这一击。

    “混账,今日你必死无疑。”

    方浩长发乱舞,周身火光滚滚,他抬手发出三道寒芒,犀利无匹,破空激射而来。

    陈长生神色不变,准备抬手挡住这一击,目光却忽然闪烁一下,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这时候,一片灰色天幕覆盖整个楼层,将三道激射寒芒收入其中。

    “小家伙,这里可不是你们天元宗闹事的地方,趁老夫没发火之前,赶紧离去。”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却不见人影。

    “神藏四重!”方浩原本暴怒的神情立刻化为一抹惊恐。

    “老夫给你三息时间,赶紧离开,否则不介意收你做花肥!”苍老的声音淡淡开口。

    “你……”

    方浩心头惊怒交加,脸色也变得铁青,早就听闻九天楼来历很不简单,想不到竟然有神藏四重的人物坐镇。

    陈长生冷冷的打量着,这个小城内竟然有这种存在,据他判断,此人实力应该在神藏五重左右,方浩判断错误了。

    “好,今日我就给前辈一个面子,改日再取他狗命。”方浩冷哼一声,冲郭静道“我们走!”

    临走之时,方浩还狠狠瞪了一眼舒涵,想来回去以后便是一场混乱局面。

    “小木来,我们回去了。”舒涵冲陈长生笑了笑,招呼舒木离开。

    “如果有事,大可以往我身上推。”陈长生冲舒涵说道。

    舒涵冲他展颜一笑,笑容里带着疲惫之色,拉着舒木离去。

    待到这群人离开,陈长生这才四下一扫,淡淡的道“前辈不妨出来一见。”

    “好小子,竟然发现了老夫的位置,神觉不错。”苍老的声音带着些许惊讶,旋即一道绿芒凭空浮现。

    来人是个身着灰袍的老者,身材消瘦,精神矍铄,现在那里静静地打量着陈长生。

    “前辈为何这么看我?”陈长生淡淡的问道。

    老者目光在陈长生身上扫了好几圈后,才道“好小子,气息虽然不强,但却骗不过老夫。”

    陈长生笑道“前辈不是也在隐藏吗,你分明有神藏五重之境,却又故意压制。”

    “行了,今日你坏了九天楼的规矩,念你初犯,赔了东西就可以走了。”老者淡淡的道。

    陈长生自然不会拒绝,赔了这药材后,离开这里。

    经过这一次,他也觉得有些凛然,一个小城内竟然隐藏神藏五重的存在,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这种人物,完全可以担任长老之职,何必躲在这种地方。

    不过这种事情陈长生也不会深究,养好伤之后,他早晚是要离开的,没必要关心这么多事情。

    ……

    当晚,舒家大厅内气氛凝重,族内长老几乎尽数到场。

    “父亲。”

    舒木现在大厅中央,四周站着的全都是长老,这么大阵仗,自打舒木出生以来就没见过,若旁边没有舒涵,舒木眼泪都快下来了。

    舒长青难得的神色严肃,没有管自己儿子的呼唤,沉声道“今日之事我都知道了,谢芙被打伤,虽然不是多严重,但方浩和天元宗难免会迁怒我舒家。”

    “父亲,今日之事我也在场,是谢芙先出手的,而且他也是为了我们……”舒涵第一时间开口,但越到后面,她的声音却越小,因为舒长青的脸色已经变得越来越难看。

    “此事关乎重大,我只说一点,你们俩以后绝对不准再与那少年有所交集,特别是舒木!”舒长青低喝道,低沉的声音传遍大厅。

    “可是又不是大哥哥的错!”

    “你闭嘴!”

    舒木还想据理力争,但却被自己的父亲冷冷打断,不由得红了眼睛。

    “我都听说了,说他要教你,可结果呢,他教了你什么?”舒长青低吼道,显然是有些动怒了。

    “大……没有。”

    舒木张嘴想说,但想到陈长生叮嘱他的话,却又戛然而止,只能摇头。

    “小木,你要小心,他这么亲近你,肯定图谋不轨,以后还是少与他接触为妙,否则不光对你进入天元宗,乃至族内都会有影响。”一个长老开口,语气颇为低沉。

    舒长青闻言,也是连连点头,同时目光一沉的道“我问你,你可曾告诉过他什么东西没有?”

    “没……没有。”舒木小脸露出紧张之色,结结巴巴的道。

    这里的人太多了,气氛压抑无比,也难怪他会紧张。

    “还敢欺瞒?你可知道就因为你和那少年,我和各位长老努力经营的结果,全部付之东流!”舒长青脸色铁青,他也是动怒了,但其中或许也有为自己的无能在宣泄。

    在一群人的注视之下,舒木终于是坦白了,他将族内的经文念给了陈长生。

    一听到这里,舒长青当场就怒了,大吼道“混账,今日就要家法伺候!”

    舒木也是第一次见父亲发这么大的火,下意识的躲到舒涵背后。

    “父亲,那位公子绝对不会贪图我们族内的经文,我可以保证!”舒涵护住舒木,连声说道。

    “保证?如何保证?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们经历尚浅,被人骗了都不知道!”舒涵开口,舒长青的语气倒是收敛了许多,却依旧透着愠怒。

    舒涵语塞,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族长别急,先听完再说。”一位长老站了出来。

    “好吧,听听他怎么说。”舒长青点头,暂时没有发作。

    舒木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但略去了陈长生传授他经文的那一部分。

    听完这句话,一群长老都沉默了,良久才有人开口道“这么看来,此人很可能图谋我族的修行法门。”

    “不会的,他已经过了血气境,要经文也无用。”舒涵争辩道。

    “这不然,他很可能隐藏自己的目的,透过小木,一点点的索要后面的经文,毕竟我们都明白,越到后面,经文越是珍贵。”

    一个长老沉声开口,他说的也算是正确,境界越高,经文越稀少珍贵,但对于陈长生来说,不存在的。

    “听到了吗?你被别人给骗了,他一开始就是有意为之!”舒长青脸色不好的冲舒木望了一眼。

    舒木也不说话,紧咬着牙。

    “今日之事,舒木,你下来去给方浩他们道歉,这关系到你能否进入天元宗。”舒长青也不想多说,现在只想着挽回局面。

    舒木一听,小脸露出倔强之色道“我不去,大哥哥说过人言可畏,他告诉我对于他们,天元宗很大,但外面还有广陵院,骊山剑炉,还有南荒!”

    “荒唐!”

    这句话说出来,原本怒气已经平复的舒长青瞬间就被点燃了,喝道“你还敢提他?他要有本事,怎么自己不去广陵院?你看他为何要骗你的经文,就是因为没有宗门!”

    “我……”

    舒木眼眶发红,他已经急了,准备说出来,陈长生其实给过他经文!

    但这时候,舒涵开口了,语气平缓的道“父亲,下来我会去跟他们解释的,您也别责怪小木了。”

    “你还护着他!”舒长青说道。

    “这也不能怪他,放心吧,下面的事我会跟他说的。”舒涵说完,带着舒木离开大厅,不想在这里久留,因为待得越久,越觉得难受。

    待到二人走后,厅内再度响起了讨论的声音……

    ? ?更新从今天开始会恢复过来,会尽快补上之前字数。

    ?

    ????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