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四章 完虐,瞳术之威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大长老!”

    舒长青眼角欲裂,老者凄惨无比,被架在石柱中间,鲜血淌下。

    “你也得死。”

    天元宗的老者冷笑一声,身后冲出一头冰蛟,足足三丈长短,寒气逼人。

    蛟龙张口咬来,口吐一片寒流,所过之处,一切都被封锁。

    “破。”

    舒长青低喝,手掌长矛一挥,一片白芒璀璨,从中飞出一根根冰锥,朝冰蛟激射而去。

    “铛铛铛!”

    冰蛟丝毫不惧,带着寒气扑来,根本无法阻挡。

    “噗!”

    血光迸溅,舒长青肩膀被撕开一道口子,鲜血从其中涌出。

    但很快,温热的血液被冻成冰块,刺痛舒长青血肉,令他脸色发白。

    “轰隆!”

    几乎同时,中年男子出手,一块古碑砸在舒家长老胸口,令他当场横飞吐血。

    “老三!”

    舒家二长老大吼一声,双目赤红。

    “族长,长老!”

    这么大的动静,也引起了舒家人的注意,一群人跑来,映入眼中的是一片惨象。

    “父亲!”

    舒涵姐弟也来了,舒木眼看自己父亲受伤,顾不得寒意,冲了过去。

    “有养炉经的就是这个小鬼吧。”天元宗老者目中闪过贪婪之色,伸手抓向舒木。

    “阴女。”

    而中年男子也忽然激动起来,死鱼一样无神的双目忽然涌现一片火热,朝舒涵抓去。

    “不要!”

    “住手!”

    舒长青和二长老同时大吼,但也来不及了。

    “好一个阴时出生的女子,一看就是极品!”中年男子狞笑一声,脸上露出猥亵的神情。

    而另一边,舒木被老者目光锁定,一时间僵在原地动弹不得,只能一脸惊恐的看着那抓来的手掌。

    “呃!”

    而就在下一刻,老者脸上的笑意和贪婪顷刻间变作惊恐。

    他的四周,一圈圈金色光晕扩散而开,一个眨眼已经将他团团围住。

    光晕之中,几十近百杆道兵显露黄金锋芒。

    同一时刻,中年男子的手掌定在虚空,狂喜的脸上迅速涌上一抹惊骇。

    舒涵立身在一片仙域内,灵泉汩汩,草木生辉,阻挡住了他的手掌。

    “想要养炉经可以问我,何必为难小孩子。”

    几乎同时,一道声音自屋外响起,少年面带冷意,一步步走来。

    “你……”

    听到声音,舒涵第一时间回头,美眸中生出雾气。

    “大哥哥!”

    “是他!”

    舒家人看着那缓缓走来的少年,全都面露惊喜之色,齐齐让开一条道路。

    陈长生一步步走入大厅内,四周舒家之人统统退到他身后,一时间,大厅内只剩下一道道呼吸声。

    “何必为难别人,你想要我给你便是……”

    陈长生轻笑了一声,眼睑下的眸子透着摄人的冷意道“不过,只能烧给你了。”

    “父亲,小心点,他是广陵院的天才!”看到陈长生出现,谢芙当即尖叫起来。

    “广陵院!”

    中年男子一惊,但马上狂喜起来,低喝道“好的很,这样你身上的经文肯定很完整。”

    老者同样冷笑开口“正是如此,再天才也不过神藏一重而已。”

    这两人目露凶光,已经起了歹心,要逼出养炉经文。

    “小兄弟,我们一同出手,拿下他们!”舒家二长老神情焦急的开口。

    陈长生笑了笑,淡淡的道“不必,我一人足矣。”

    说着,陈长生目光一闪,漫天道兵顿时旋转起来,化为一片金色牢笼,封锁老者的行动。

    “舒家主,带着他们离开,否则我不保证接下来不会有人受伤!”

    陈长生抬起眼睛,眸中威严摄人,在这种目光之下,没人胆敢反抗。

    舒长青立刻救下舒家长老,迅速退出大厅。

    “呵呵,一个小辈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道兵牢笼内传出老者的冷笑。

    陈长生淡然一笑,漫天道兵陡然一振,铿锵声动天,全都对准了老者。

    “收死。”

    道兵极速旋转,锋芒连成一圈圈细小的黄金圆,随着陈长生手掌虚握,一圈圈道兵迅速收拢。

    “雕虫小技!”

    兵阵内,老者口中发出一声冷笑,寒气喷薄,冻结虚空,想要封住道兵的旋转。

    “嘭!”

    寒气爆发,犹如海啸一样,从缝隙内冲出,拍击天地,结成狰狞的寒冰。

    这还是道兵挡住了大部分寒气,否则这里瞬间就会被寒气充满,冻结整个大厅都不是问题。

    白茫茫的寒气封住了所有人的视线,让人无法直视,等回过神来,寒冰已经封住了一杆杆金色道兵,看起来金光闪闪,夺目异常。

    老者面露冷笑,四周寒冰如一朵仙葩,绽放而开,冻住漫天道兵,只留他立足之处。

    “哼!”

    扫了一眼金色道兵,老这样嘴角掀起一抹讥讽。

    可他嘴角的笑意还未完全舒展,便僵在脸上。

    寒冰中,黄金道兵光芒流转,照破寒冰,令人目眩神驰。

    “破。”

    陈长生瞳孔收缩一下,引动道兵内的道痕,漫天道兵轰然炸开,神能破冰,朝老者淹没而去。

    “轰!”

    浪潮倾泻,如雪山崩塌,道音隆隆,将老者的身影完全淹没。

    “这……”

    眼见此幕,中年男子瞳孔骤然一缩,这股神力很强,足够打伤神藏。

    “嘭嘭!”

    神光翻涌如浪,将四周的一切都绞成齑粉,整个大厅摇摇欲坠,爆碎声连绵不绝。

    看着那翻滚的神能,舒家少年忍不住问道“这就死了?”

    舒长青等人沉默不语,眼睛死死盯着那翻涌的神力。

    “唰!”

    就在此刻,神能之中,一道身影激射而出,周身包裹着坚冰碎片。

    老者从神力中冲了出来,一身衣衫碎裂大片,看起来狼狈不堪,向后极速掠去。

    “唰!”

    倒退的同时,老者目光凌厉,恶狠狠的盯了一眼陈长生,尖声道“小子,你找死!”

    这一声充满了怨毒,像是地狱的恶鬼在厉啸,令人头皮发麻。

    听着这尖锐的嚎啸,舒涵面露担忧的看着那道背影,她知道老者要拼命了。

    对于这种威胁,陈长生只是冷漠一笑,开口道“你能活命再说。”

    说着,虚空涟漪再起,像是湖面荡起的波纹一样,圈圈扩散,遍布老者四周。

    “锵!”

    涟漪之下,兵戈铮铮,道音动天,像是万千军士在扬戈振矛,三千大道都有瞬间的暗淡。

    “什么!”

    老者睁大了眼睛,他头顶金光覆盖,道痕从光晕中飞出,吐出神秘气息。

    “轰!”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道兵再度炸开,道痕漫天,如太阳被击落,碎出万千烈芒如剑,璀璨到极点。

    “嗖。”

    老者再度被炸飞,口中咳血。

    “小子!”

    再度受创,老者目中凶光摄人,张口长啸。

    “呵呵。”

    陈长生冷笑,道兵再度浮现,围住老者,轰鸣不绝,如急擂神鼓,声连一线。

    “轰!”

    “轰!”

    “轰!”

    道兵不断炸裂,道力如海,打得整个大厅完全崩溃,落下的木头全都被搅碎,什么都不剩。

    老者身躯不断横飞,但他每一次飞出神力范围,立刻又会被道兵围住,再度陷入神力浪潮中。

    一团团金色神力在空中连成一线,老者被撞得连连吐血,不说反抗了,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该说什么好……”

    看着那像是老鼠一样被陈长生随意戏弄的老者,舒家二长老目瞪口呆,口中发出一声苦笑。

    他们被这个老鬼完虐,而陈长生完虐对方,说起来还真是让舒长青等人汗颜。

    “好强!”

    一群舒家少年看得目眩,堂堂天元宗的长老在这个同龄人手中,完全是被虐。

    舒涵美眸泛着光彩,目不转睛的盯着陈长生的背影,嘴角不知不觉露出些许笑意,只是看着这道背影,她便有种莫名的心安。

    “死!”

    正在此刻,一直未曾出手的中年男子突然暴起,手掌覆盖一层石皮,朝陈长生头颅打下。

    少年眸子一动,自信一笑道“我还以为你不出手呢。”

    说着,黄金拳印迎上,陈长生血气刹那间倾泻,其势如洪,不可逆也。

    “轰!”

    一声轰鸣,两人拳头碰撞,中年男子被横推,倒飞出数丈开外,手臂骨头寸寸崩碎。

    “小家伙看好了,这是养炉经的用法。”

    这时候,陈长生忽然开口,主动出手,生命烘炉飞出,一片赤芒灼灼。

    “铛!”

    血气烘炉砸下,撞得中年男子胸口裂开,口鼻喷血。

    “生命烘炉!”

    方浩在远处瞪大了眼睛,这是生命异象,唯有天才才能显化。

    舒长青等人同样震惊,不敢想象陈长生到底多强,越阶挑战,还这般轻松,竟然给舒木作起示范来。

    “等你能以经文显化出烘炉虚影,便是养炉经初窥门径之时。”陈长生开口,烘炉砸下,震得中年男虎口崩来,连连后退。

    “是!”

    舒木用力握紧拳头,一脸激动的回道。

    陈长生微笑,目光陡然一冷,神兵飞起,漫天排列,承载着古老的道痕,神曦随之流淌,仿若荣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