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七章 两壶酒,女儿心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陈长生既然问了,舒家等人自是不会遮掩什么。

    至于最为了解天元宗的,要数舒家大长老了,这事也是由他来说。

    清了清嗓子,舒家长老说道“天元宗本质是个一流宗门,距离大宗门,道统,圣地这种存在还差得远。”

    “说起来,当初天元宗的宗主还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是凤凰城内的一个小人物,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就突然崛起创立了天元宗。”

    “那此人就是如今的天元宗主?”陈长生说道,神藏境界,无灾无病活够一百五十载寿终正寝,不是难事。

    百年时间,虽然血气会有所衰落,但却是不会死。

    舒家长老摇头道“不,据闻他已经在六十年前就死了,他成名时已经三十岁了,六十岁达到神藏三重之境,后来听闻他境界越发高深,却突然暴毙了。”

    “暴毙?”

    陈长生有些惊讶,三十载修炼至神藏三重甚至四重,这个速度不快,但也不慢了。

    因为越到后面,难度越大,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才能突破。

    “这是天元宗的谜,仅仅百年时间,天元宗已经是第三代宗主了,后来人也很快神秘的死掉,不知道为何。”舒家长老道。

    “第三代宗主,照这个速度,天元宗岂不是三十年左右换一个宗主?”陈长生觉得有些不对,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依照目前来说,天元宗的宗主应该是神藏第四重巅峰,这些年听闻在准备冲击第五重境界。”舒家长老继续说道。

    “第五重吗?”

    陈长生沉吟一下,神藏五重他对战起来就有些吃力了,一个不甚会被杀掉,毕竟人可不像黄泉里的那头蟾蜍,没什么灵智。

    “好了,今日先不讨论了,我们先吃饭吧。”看陈长生沉默下来,舒长青笑了一声,岔开话题。

    陈长生点头,桌上的菜肴已经上得差不多了,陈长生不由得问道“怎么不见舒姑娘?”

    舒长青道“不必等她了,女儿家的事情就是要多些。”

    陈长生点了点头,刚准备说点什么,舒涵却是小脸泛红的跑了进来,怀里还抱着两壶酒。

    陈长生目光闪烁,这酒壶上还带着些许泥土,一看就是才从地下挖出来的。

    看到舒涵进来,一群人都是露出笑意,但当看到她手里的酒壶都是忍不住露出古怪之色。

    特别是舒长青,一张脸露出错愕之色,但随后眼神柔和下来,温和道“小涵过来坐吧,坐小兄弟旁边。”

    “是。”

    舒涵俏脸一红,低声说道。

    陈长生神色不变,没有多说什么。

    “公子,你救过我两次了,这壶酒是我特意送给你的。”舒涵拿着酒壶给陈长生倒了一杯,自己也举杯。

    陈长生微微一笑道“举手之劳。”

    说着,陈长生举起酒杯,目光却带着古怪之色四下一扫,觉得有点奇怪,舒家人竟然都没有举杯的意思。

    “嗯?”

    一杯酒入腹,陈长生忽然神色一变,有些吃惊的低声道“好喝。”

    “哈哈!”

    舒长青笑道“小兄弟喜欢就好,这可是难得的好酒。”

    “多谢。”陈长生冲舒涵一笑道。

    “嗯。”舒涵俏脸泛红的点头,像是不胜酒力的样子。

    一杯酒喝完,一群人也开始倒酒,推杯换盏之后,他们也都知道了各自的名字。

    “长生兄弟,我要单独敬你一杯,多谢你传给小木养炉经。”舒长青单独举杯。

    陈长生道“舒前辈客气了,这小家伙很有天赋,只要坚持,打好基础,实力不会弱。”

    “哈哈。”

    这句话对舒长青很适用,让他喜不自胜,当即道“那就借你吉言了。”

    接着,又是一顿酒。

    一顿饭不知道吃了多久,陈长生也有些喝醉了。

    饭后,舒家长老道“小兄弟早些休息。”

    陈长生点头微笑道“前辈早些休息,我出去吹吹风,不知道舒姑娘可愿一起。”

    此话一出,一群老家伙全都露出狐狸般的笑容,替舒涵回答“当然是愿意的,你们年轻人多交流。”

    “我也要去!”舒木也说道。

    “你去什么?回去修炼!”可话还没说完,直接就被舒长青给摁死。

    “舒姑娘可愿意?”陈长生抬眼看向舒涵。

    后者美眸闪烁,微微点头。

    接着,一男一女并肩而行,离开舒家。

    倒是让一群长老看得连连点头,互相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

    古城内,灯火通明。

    陈长生和舒涵走在这里,两人都难有太多话题,显得比较拘谨。

    “你有心事?”走在街道上,陈长生偏头问道。

    舒涵俏脸一红,不敢看陈长生,低声说道“没有。”

    陈长生微笑,神色轻松的道“让我来猜猜。”

    “你猜得出来?”舒涵眼神微变的道。

    陈长生神色淡然,淡笑着道“其实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天元宗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嗯。”

    听到这句话,舒涵脸上神色微松,但又带着淡淡的失落。

    陈长生暗中摇头,舒涵的心思他真的猜到了。

    这种事情在陈村也会有,只是很少会有人这么做。

    女儿出生时,会在门前埋下几壶酒,待到她出嫁,再挖出来送给心仪之人和宾客饮用。

    舒涵抱来的那两壶酒,从一开始陈长生就有所猜测,加上舒长青的表情,这很可能就是了。

    “女儿红。”

    陈长生暗中叹息,但当时的场面他的确想不到太好的办法,直接拒绝明显不可行。

    不过还好舒涵没有点破,这倒是可以装傻,省得当场说破了,大家尴尬。

    “快点解决天元宗的事情,然后离开吧。”陈长生暗中说道。

    闲逛了大约半个时辰,两人也渐渐熟络起来,言语倒是亲近了几分。

    看天色不早,陈长生也是带着舒涵回到舒家,自己关门准备休息。

    “咚咚咚!”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陈长生刚喝完水准备修炼,门被人敲响了。

    “哪位?”陈长生问道,他其实早就知道来人是谁。

    “是我!”

    舒涵在屋外开口。

    陈长生打开门,月色照进房间。

    月华皎洁,落地为霜,舒涵手里捧着衣物,俏生生的站在陈长生面前,宛若梦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