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九章 天元宗,邪佛之像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一声娇喝,一个女子冲了出来,年纪二十七八的样子。

    “哦?”

    陈长生略显惊讶,这女子竟然看破了他的隐匿。

    但话说回来,陈长生的隐匿方法实在是粗鄙不堪,稍微仔细一点便让他无所遁形。

    女子身材惹火,手持一柄精钢剑,指着陈长生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擅闯主殿,你是哪一脉的弟子?!”

    陈长生淡然道“我来找一下宗主。”

    “哼,宗主早已经下令闭关,你不是我宗弟子!”女子脸色一冷道。

    陈长生失笑一声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是了?”

    说话之间,陈长生已经出手,瞳光盛放,释放瞳力。

    瞳光一闪,女子心头不由得一惊,这种瞳力之下,令得她脊背生寒。

    “你……”

    惊怒之下,女子口中惊呼一声,整个人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

    陈长生施展身法,瞬息而至女子身后,一记手刀将她打昏过去。

    “神藏一重。”

    陈长生目光平静,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女子,心头有些意外。

    堂堂天元宗宗主的护卫,只是神藏一重,未免太寒酸了一点。

    如此想着,陈长生继续前进,从主殿后的通道往里深入进去。

    通道昏暗,每隔一丈才有烛光,借着光线可以看到通道四周刻着古怪的纹路。

    走过通道,面前霍然一亮,这里可谓别有洞天,通道后是偌大的住处,装饰得极为古典。

    “嗯?”

    陈长生走到这里,眉头微蹙,这里有种奇特的味道,虽然很淡,但的确存在。

    出于警惕,陈长生撑起一片净土,瞳光之下,他周身流转仙辉,如水般流淌,隔绝外界的一切。

    推开一个房间,陈长生进入其中,一进入其中,陈长生差点有种错觉,好像走到了西方佛国的古庙内。

    这里面烛火摇曳,焚香敬佛,一派西方佛国才有的景象。

    “好家伙,这里竟是佛门之地。”陈长生暗中说道。

    大秦境内,佛门道统涉及很少,极少有信佛之人。

    想不到一个宗门竟然设置如此规模的佛门香火地。

    “唰!”

    就在陈长生暗中吃惊的时候,佛像身后突然有一道身影冲出。

    “嗯?”

    陈长生心头一惊,顿时凝神看去。

    出来的身影也愣住了,没有想到有人会在此处。

    “什么人!”

    身影先是一愣,旋即满脸怒意的大喝道。

    陈长生神色不变,来人一头白发,但丝毫不见老态,反而身躯健壮,比起年轻人更甚。

    “你是天元宗的宗主?”陈长生问道。

    天元宗宗主冷笑道“好大的胆子,胆敢擅闯禁地。”

    陈长生道“想不到这里竟然是佛国的地盘。”

    “找死!”天元宗宗主冷喝,当场出手,手捏佛门印记打来。

    印记恐怖,道道金光如箭,激射而来。

    陈长生神力复苏,映照血肉,肌体喷薄神光,五指一张之下,山岳虚影镇压而出。

    “砰砰砰。”

    山岳印现,挡住激射而来的箭矢,二者爆发出阵阵神力浪潮。

    天元宗宗主目光凌厉,手捏莲花宝瓶印,头顶一口宝瓶转轮,神光似莲花绽放,吐出光芒朵朵。

    一朵朵金莲喷吐而出,住着虚空,释放滚滚威压,使得此地被压得寸寸塌陷。

    “好手段。”

    陈长生倒退一步,一朵朵金莲光华刺目,宛若琉璃神金筑成,释放的威压如山呼海啸,连他的体魄都承受不住。

    “你受死。”

    天元宗宗主低喝,金莲顿时飞出成片光辉,连成浩大浪潮,淹没而来。

    陈长生抬手起印,神山参天,刺破半里云烟,阻挡浪潮。

    “轰!”

    浪潮席卷,像是一只金色大手,当空拍下,排击大地。

    神山被打得摇动,崩碎出一片金色山石,但并未被攻破。

    “给我裂!”

    天元宗宗主长啸一声,一朵金莲飞出,扎根山巅,从其中蔓延出金色根茎,根根如电弧般,交错复杂。

    “咔咔。”

    下一刻,根茎上流淌出金色电芒,炽盛夺目,像是水流一般在根茎内迅速游走,击碎了神山。

    陈长生眉头一皱,这人的实力果真有神藏五重。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擅闯重地!”

    天元宗宗主冷笑连连,身后佛光浓郁。

    陈长生神色平静,瞳孔之中有如水神光,凝视着此人。

    很快陈长生察觉到了异样,此人佛光看似金光堂堂,实则夹杂死气,与林风施展的佛门大悲赋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沉吟一下,陈长生忽然嗤笑一声道“原来如此,你是寿元无多了吧。”

    此话一出,天元宗宗主神色立刻变得狰狞,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警惕的盯着陈长生。

    “你找死!”

    天元宗宗主大吼一声,虚空金光闪烁,像是一颗颗绽放的星辰,开出灿烂的花。

    一朵朵金莲当空绽放,金色莲花带着一圈圈神圣光晕,挤满虚空。

    “受死!”

    天元宗宗主大手一挥,号令漫天花雨,一朵朵莲花破碎,化为无穷花瓣,挥洒而下。

    陈长生神色凝重,整个人逆空而上,一手捏山岳印,一手持大日印,打碎无数花瓣。

    “轰隆隆!”

    两者发生大碰撞,神音振聋发聩,如山洪暴发。

    陈长生手捏双印,大日煌煌,山岳隆隆,齐齐震动,阻挡住了洪流。

    “起!”

    天元宗宗主眼见这一幕,眼睛顿时红了,他血气已经不再旺盛,不过虚有其表,难以持久下去。

    伴随他一声低喝,他身后的丈六大佛动了,发出隆隆雷声,好像上苍在发怒。

    “嗯?”

    陈长生眸光移动,带起一缕缕流光,一瞬间锁定这尊大佛,从大佛体内冲出的不是佛光,而是一片黑气。

    “好家伙,竟然是尊邪性佛像。”陈长生暗道一声,纵身如剑,化为一道流光,出现在大佛头顶。

    “山岳印!”

    手中捏印,陈长生与山岳合一,自身重逾万钧,镇压复苏的佛像。

    “小辈,你到底是谁!”

    天元宗宗主冲杀过来,头顶一口宝瓶,吞吐无量光辉,激射四方。

    陈长生神色不变,瞳光刹那炽盛如骄阳,射出一口口道兵,撞碎宝瓶光辉。

    同时他右瞳扩张,掀起黑月之薄而出,一道乌光灼灼,射向天元宗宗主头顶的宝瓶。

    “嘭。”

    乌芒速度极快,根本不由天元宗宗主反应,他头顶的宝瓶便轰然炸裂,涌出一道道黑气。

    黑气之中,一道身影缓缓走出,面带些许笑意。

    陈长生瞳光如电,成片道痕被点燃,以至于他的眼角都在闪烁电弧。

    而下一刻,陈长生看清楚了来人,这张隐匿在黑气中的面庞让他都忍不住震惊出口!

    “是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