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十章 和尚,神王第八禁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黑气萦绕之间,一道身影自黑气内走出,面带微笑,拈花示人。

    这道身影陈长生并不陌生,正是当日他在广陵城外的村落见过的那个年轻和尚。

    “好久不见了,你进步很大。”年轻和尚立在天元宗宗主头顶,手捏一朵妖冶花苞。

    “主人!”

    天元宗宗主面色大变,一脸惊恐万分的表情道。

    “你没死?!不,或者我该问,你到底是何方神圣?”陈长生震惊之后立刻恢复平静,冷声质问道。

    他想不到,当日见过的年轻和尚竟然手段如此了得,能控制一位神藏五重的人物。

    年轻和尚依旧带着笑意道“看来你我有缘,如此都能再见,可惜今时不同往日,你恐怕再难取胜。”

    陈长生神色凝重,冷漠道“未必!”

    年轻和尚道“或许吧,但你我无冤无仇,不必生死相向。”

    陈长生冷笑道“事到如今多说无益,手下见真章!”

    年轻和尚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道“何苦执迷不悟,你在遇到我的那一刻,胜负早已注定。”

    陈长生冷笑一声,身躯霍然从大佛头顶站起,逼视着年轻和尚道“胡言乱语。”

    说着,少年血肉冲出一股血气洪流,掀翻了一切,燥热之气激荡四方。

    年轻和尚淡笑道“也罢,你我注定有缘,索性告诉你我的名字,免得以后见面生疏。”

    “没有下一次了,今日斩你!”陈长生开口,身旁一柄柄黄金颤鸣而起,剑锋所向,吐锋芒如电。

    “你记好了,我叫做胜者!”

    年轻和尚微微一笑,手捏的猩红之花陡然盛开,绽放出一缕缕如火之华。

    “接引花!”

    陈长生大喝一声,面色刹那间变得阴沉。

    刚才一瞬间他没有认出来,待到这朵花完全盛放,他才看清楚,这是在秦岭见过的接引花。

    接引花一开,立刻扎根于天元宗宗主的头顶,进入他的体内。

    “啊!”

    接引花扎根他的体内,天元宗宗主立刻发出一声惨叫,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便被吞噬,一身血肉迅速枯萎。

    最后,他体内一团血光闪烁不断,片片绽放,化为接引花的形状。

    接引花中央,一团血气火焰熊熊燃烧,释放出生命活力,那是天元宗宗主的精气。

    陈长生目光阴沉,这和尚手段诡异之极,让他有些看不穿。

    “我不能与你真正对决,但也要试试你的本事。”年轻和尚微微一笑,化为一股黑气入主血气。

    “什么!”

    陈长生一惊,这和尚不过是一道神念分身而已。

    下一刻,接引花发出一片赤红浪潮,从其中冲出一股股血气,化为利剑朝陈长生斩来。

    陈长生身躯不动如山,镇压脚下不断震动的大佛,四周浮现一圈金色道兵,极速旋转,守护己身。

    “铛铛铛!”

    一柄柄赤红血剑杀来,陈长生四周围绕的道兵亦冲起,两者于虚空碰撞,铿锵之音连绵不绝。

    “好手段,好瞳术!”

    接引花中传出年轻和尚的笑声。

    陈长生目光一沉,这和尚果真不简单,只一下就看破了他的神通。

    “再吃我这一招。”

    接引花中的声音传出,一头赤红大手从其中探出,凌空摄下,伴随着赤红的岩浆。

    “哼。”

    陈长生冷哼,一杆长戈当空一划,一道黄金半月斩破大手,将其凌空打爆。

    “轰隆!”

    大手当空爆碎,带着赤红岩浆的岩石如雨点似的落下,砸向陈长生。

    “唰!”

    陈长生手掌一抬,一杆杆道兵立起,构筑圆形牢笼将他护住。

    “嘭。”

    数百道兵一震,声如龙吟,震碎了砸下来的岩石,拳头大小的碎片激射散开。

    陈长生目光冷漠,盯着接引花,瞳孔内黑炎流淌,酝酿着最强攻击。

    “再吃我一击。”

    接引花中再度传出声音,从其中冲出一点猩红光芒,化为一线浪潮,淹没了陈长生的视线。

    陈长生左瞳流淌金色神霞,虚空在他的瞳光之下掀起涟漪,金色神剑激射而下,劈波斩浪,撕裂了赤红浪潮。

    但下一刻,浪潮之中,一块块赤红神石出现,朝陈长生轰砸而来。

    “咚咚咚!”

    神石砸在兵阵上,发出沉闷的轰鸣,一股股火红光芒沿着兵阵散开。

    “锵锵锵!”

    光芒炽盛,一道道蔓延开去,最终连在一起,发出低沉的铿锵声,像是大道神鼓被击响。

    “这是什么?!”

    陈长生心头一惊,他的兵阵向外扩张,但却无法挣断这光芒。

    最终,岩浆一般的红芒收敛,浮现一根根金色锁链,神华莹莹,道痕灿灿,像是神祇之锁,可封一切。

    “神王第八禁!”

    接引花中,年轻和尚低声开口,带着无边寒意。

    随着话音的响起,锁链猛的收拢,道痕刺目,伴随着神祇的吟唱,像是在安抚躁动的神魂。

    陈长生心头一惊,他的道兵竟然在崩碎,黄金光辉如青烟般消散,无法阻挡分毫。

    “唰!”

    陈长生不敢久留,立刻冲出兵阵,脚下星辉耀眼,道痕勾勒出一角山河。

    “哦,有点意思。”

    接引花中再出声响,年轻和尚再度出手,接引花摇曳,飞出无数神石。

    “咚咚咚!”

    神石破空,上面烙印着古老的符号,密密麻麻,全都流淌赤霞,氤氲生光。

    陈长生极速躲避,脚踏山河虚影,头顶日月神辉,避开了激射而来的神石。

    “轰隆!”

    整个房间轰然爆碎,神石当空排列,轻轻一振便摧毁一切,其上的古老符号在复苏,垂落无尽火光,好像要两人带入一个古老的国度。

    陈长生连连躲避,但神石却越来越多,充塞虚空,让他避无可避。

    “拼了!”

    陈长生低喝一声,双瞳齐动,日月同天!

    一时间陈长生双瞳异象惊世,左眸生烈芒,右瞳起潮汐,释放出最强瞳力。

    “锵锵锵!”

    无数金色涟漪扩散虚空,黄金剑横扫虚空,剑锋所指,便是杀伐之处。

    同时,黄金剑上勾勒出魔纹,毁灭之光在剑刃内流淌,覆盖剑锋,以至于整柄神剑仿佛燃烧着天谴黑炎。

    “轰轰轰!”

    轰鸣动天,道力涌动,虚空炸开乌芒,那里仿佛大道深渊,不可直视。

    一块块神石崩碎,声如惊雷,炸破虚空如画,这里已经成为一片深渊,只有金红二色之光在闪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