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十五章 门开,悲凉之曲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牧野荒面带微笑,显得很轻松,意思也很明显,让陈长生来试试。

    “怎么试?”

    银血王族的男子也觉得有理,淡淡的道。

    牧野荒笑着道“他的血虽然不值钱,我们可以放血试试,看神泣之釜是否有动静,如果有我们再放血祭灵也不迟。”

    中州皇主也觉得有道理,点头道“我觉得可行,实在不行可以让他先进去,我们借他之手查看,若是有意外,大可退去。”

    “呵呵,你这老家伙已经寿元无多,还怕什么?”银血王族的男子嘲讽道。

    中州古皇冷笑道“你若是不怕死,大可一同进入,何必苟延残喘到如今?”

    银血王族的男子冷漠,目光冰冷如刀,眼眸内无数道痕如浪潮冲起,但却未动手。

    他也深深明白,如今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好了,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那就让那蝼蚁过来。”黄金古王淡漠开口,语气随意。

    几人的话并没有遮掩,面对陈长生,他们根本无需收敛,像是在讨论一件极为寻常的事情。

    陈长生自然听到了一星半点,当即面色大变,惊怒交加,几人不敢冒险,竟然要让他去当马前卒。

    “过来!”

    黄金王大手一抓,虚空一只黄金大手落下,将陈长生抓在其中,托到近前。

    陈长生也不挣扎,面对这种级数他挣扎也没有意义,反而会暴露太多。

    深吸一口气,陈长生努力平复心情,这种情况下,他反而无比冷静。

    “嘿,小子倒是冷静。”黄金古王冷笑一声,身上圣光腾腾环绕,绽放出异象,其中黄金神轮转动。

    陈长生一言不发,这几个老乌龟怕死也就罢了,竟然行径如此卑劣,毫无强者的尊严。

    “小子,你也别觉得怨恨,你也是伟大开篇的参与者,应该感觉荣幸。”中州古皇嘿嘿一笑,老而为精,真是把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髓领悟得透彻无比。

    陈长生淡漠道“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吗?”

    牧野荒冷笑着道“你的确不能说什么,放心,成仙路上,你会被称为英灵。”

    “英灵?”

    陈长生心头暗骂,面上露出些许冷笑。

    牧野荒道“我乃北原世家的家主,神灵的后裔,为我去探成仙路,是你的荣幸,你就努力挣扎吧,试试看能否留下功名!”

    陈长生神色一沉,懒得废话道“快点吧!”

    “嘿,有点意思。”中州古皇呵呵笑着,死道友不死贫道,他倒是无所谓。

    银血王族男子抬手一挥,将陈长生手臂划出一道口子道“那就成全你。”

    说着,陈长生被送到神泣之釜近前,手掌贴在一道空白的道痕之间,鲜血顺着手臂留下。

    温热的鲜血洒在神泣之釜上,陈长生忽然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脑海里突然响起悠扬的旋律。

    这像是小时候他常听的歌谣,悠扬飘荡,飞向那名为思念的远方,在向某人轻诉心声。

    神泣之釜轻轻震动,声音很轻,却很清脆,让陈长生心中生出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他的血液随着这种节奏而震动,骨骼跟着呼吸。

    这种感觉很奇妙,似水乳交融,让陈长生倍感亲切。

    而就在此刻,神泣之釜的道痕亮了起来,鲜血顺着纹路蔓延,像是爬上墙壁的绿藤。

    纹路瞬间展开,开启神话的大门,展现出了不次于岁月的神秘和伟岸。

    明亮而柔和的鲜红光辉盛放,给人一种无穷活力,像是初生的朝阳,展示着生命最青春的一面。

    被这种光芒照耀着,中州古皇那苍老的皮囊,枯寂的神魂,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悸动,好像经历了一场洗礼,有了到久违的活力。

    其余几人血气如日中天,但此刻也有种感觉,他们好像复归年轻,那种少年意气激荡胸间,直欲长啸。

    “果真是仙路,我感觉自己好像又有了曾经的感觉。”中州古皇激动的说道,身体随着那嗡鸣的古铜门而颤抖。

    黄金王也开口,沉声道“古碑果真不假,蓬莱仙岛不愧是仙土。”

    神泣之釜颤抖,几人也有些按捺不住,纷纷点出一道血光。

    随着他们的血液融入道痕中,整个大门突然轰鸣一声,犹如天幕一般猛然拉开。

    “轰隆!”

    大门打开,沉闷无比,掀起一片燥热到极点的狂风。

    门后是以前赤红世界,宛若炼狱一样,阵阵足以融化山石的狂风呼啸而出。

    “什么!”

    所谓的仙路竟然是一片赤红世界,让几人一下愣住了。

    陈长生最为难受,那温度太可怕了,使得他身躯竟然在融化。

    一股灼热的风流就能融化他的肉身,让他如何能不惊。

    “唰!”

    突然,就在几人惊骇之时,一根粗大的树根忽然动了,一把卷住黄金王,将他拖入铜门内。

    “不好!”

    黄金古王很快反应过来,手捏黄金神印,威压天地,道芒乱空,一尊黄金古神耸立而起。

    黄金古神巨大无比,一把抓住树根,手臂震动,法力滔天,要扯断这树根。

    但树根很可怕,粗大如水缸,仅仅一个抽动,便抽碎了黄金古神,让他身躯炸裂,光雨洒满虚空。

    “什么东西!”

    中州古皇等人惊骇无比,一瞬间退出十几丈开外,死死盯着这里。

    这里人同时施展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真谛,退得老远,气得黄金古王想吐血。

    但他依旧不凡,黄金血气复苏,力拔山岳,恐怖绝伦。

    他疯狂挣扎,黄金神芒如利剑断空,击沉了虚空,撕裂出恐怖大裂痕。

    陈长生最为难受,他抵挡不住这种可怕的温度,在黄金血气之下,直接被掀飞了,飞去神泣之釜内。

    黄金古王目光凌厉,眸如神日,神力彻底沸腾,如大海般汹涌,不断攻击树根。

    但任凭他法力滔天,这树根却坚固无比,神金都难比,根本无惧攻击。

    最终黄金古王也被拖入了其中,这时候鲜红的道痕缓缓暗淡下来,血液收敛,归于平静。

    而银血王族等人,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这诡异的一幕,古碑神文并没有提起,让他们难以接受。

    最终,沉重的大门缓缓合拢,关闭,发出低沉的轰鸣,让几人的心跌落低谷。

    神泣之釜内,陈长生被赤红火焰包围,动弹不得。

    他的生机在流逝,血肉开始被焚毁。

    但他目光一扫,看到一团黄金圣光跌落进来,法力滚滚,但连一个呼吸都没坚持到,化为一股光雨,连成一线从他身旁掠过,飞入其中深处。

    陈长生一惊,一位盖世人物就这么死了,连挣扎都没有。

    如此思索着,陈长生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他体内飞出一点点神性精华,那是他的本源之力。

    “我也……”

    陈长生意识模糊,身躯失去力气,开始向下跌落。

    此刻,他的耳旁又传来古老的旋律,悠扬飘荡,指引着孤单的神魂回归安息之地。

    旋律飘荡,陈长生听到了其中的悲凉与遗憾,好像有在诉说。

    “……你成就了今天的我,如今我可以为你创造世界,与天争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