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十六章 蜕变,古碑乱神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你是谁?”

    微弱的声音在陈长生耳边响起,令他震惊,发出微弱的声音。

    “我是谁?”

    一句下意识的话竟然有回应,回答中,透着一抹淡淡的悲哀。

    “我是谁?”

    “我是谁?”

    ……

    这句话反反复复,飘荡在这片赤红世界里,就如这片看不到尽头的天地一样,只剩下迷茫。

    陈长生目光闪烁,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缓缓化为一片光雨,即将融入这片血色世界之中。

    连黄金古王都无能为力的神秘力量,陈长生也唯有饮恨。

    “我是谁?”

    这时候,声音又响起,叩问人心。

    “我……我是陈长生!”

    陈长生艰难开口,他意识几近消散,神魂在低吼着。

    “我是谁?”声音又问。

    “我是陈长生!”陈长生再度回答,竭尽全力的回答。

    “我是谁?”

    “我是陈长生!我就是我!”

    陈长生低吼着,神魂咆哮,神念扩散四方,达到这片世界的深处。

    这是最后的低吼,沉沦之前的咆哮,陈长生拼尽全力,他的神魂好像触动了世界的御柱,叩响了界壁。

    整个天地竟然轻颤起来,发出低沉的钟鼎之音,像是有人在弹奏古老的旋律。

    “咚……咚……咚……”

    神泣之釜轻轻颤抖着,从铜壁上飞出一点又一点光雨,光芒暗淡。

    萤火之辉并不夺目,米粒之华不觉耀眼,但从四方天地汇聚到一起,却奇迹般的梦幻。

    光芒如一只只夏萤,飞向陈长生,将他围绕,区区的萤火却若星河灿烂。

    陈长生被成片光点包裹在其中,原本暗淡消失的身躯竟然在愈合,恢复实质。

    同时,他身旁冲出一抹暗淡光华,青铜碎片飞了出来,上面扎根着黄泉宝树。

    光雨飞起,许多融入陈长生头顶的青铜碎片内,还有许多飞去黄泉宝树之中。

    光辉绚烂之间,黄泉宝树成熟了,上面的宝果脱落下来。

    六颗宝果如琉璃,剔透晶莹,上面交织出最神秘的道痕。

    宝果一成熟,立刻化为一道道琉璃光芒,飞入陈长生体内,携带着许多光雨。

    “糟糕。”

    陈长生目光一变,他此刻不能阻止,但却觉得不妙,这果子不知道有什么功效,很可能会害了自己。

    但事实证明他多虑,这琉璃光华冲入体内,立刻化为温和的神秘力量洗涤陈长生的血肉。

    同时,他的神魂也在壮大,接受了一次洗礼。

    一股股神秘力量洗涤他的肉身,使得陈长生血肉盛会,肌体喷薄祥瑞,与道体一般,不染纤尘。

    第一股力量耗尽,第二股力量再度洗涤,洗礼肉身,褪去尘埃。

    第三股

    第四股

    ……

    直到第六股,陈长生体内开始终极蜕变,旧体脱落,新血再生。

    而且,他的血液竟然隐隐呈现出金色,血液里涌现出不可见的神秘纹路。

    不光是肉身,陈长生的神魂也接受了一次洗礼蜕变,变得坚韧而凝实。

    “好东西。”

    陈长生惊喜的自语道,如果说以前他的肉身只是媲美或是隐隐压制王族,那么现在他的肉身堪比神兵宝刃,不逊色于任何炼体圣术的体魄。

    如今的他,即使面对传闻中体魄最强的仙之体质,同阶也不会逊色。

    虚空一握,陈长生拳头捏碎了一片光雨,光芒被震得飘散乱舞,像是一片星海流沙被人搅动。

    他身躯恢复如初,更加可怕,但更令陈长生震惊的事出现了。

    他无声无息的突破到了神藏第二重,肾之神藏被点亮,金光绚烂,生出霞光。

    澎湃的力量涌动在陈长生体内,他竟然突破了,这省去了他一年的苦修,甚至更多时间。

    “这光雨?”

    陈长生的肉身在汲取光雨,神秘法门疯狂运转,化为自己的修为。

    同时,头顶的青铜碎片也在疯狂汲取这种力量。

    肉眼可见的速度,陈长生境界巩固下来,体内的神力还在暴涨。

    这种提升速度太过可怕了,让陈长生心生不安,这样下去境界会不稳。

    境界巩固之后,陈长生没有继续汲取这种力量。

    但头顶的青铜却在疯狂吸收,也不怕被撑爆了。

    恢复了修为,陈长生向下飞去,准备寻找出路,上方的神门已经封死了,是出不去的。

    这片空间赤红,流淌着赤霞,温度高得可怕,索性有这些光雨护送着,这温度竟然无法靠近。

    陈长生向下飞去,穿过一块块巨大的岩石,这些石头赤红,有恐怖的温度。

    这种可怕的温度下,这种石头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竟然没有消散,真是恐怖。

    早知道,黄金古王在这温度之下,连一个呼吸都没能坚持,几乎瞬间陨命。

    向下飞了不知道多久,赤红之色逐渐变为金色火焰,更加可怕。

    具体来说不是火焰变了,而是这里充斥着神秘力量,流淌着说不清的神性。

    “这里难不成真是一片神土?”

    陈长生惊骇,这中光芒流淌如水,神性惊人,唯有神土才可能有这种神性。

    要知道,即使蛮荒遗种,将体内的精血取出来熬炼,能凝聚出一滴这么惊人的神性都不错了。

    飞了很久,陈长生都快不知道时间了,他终于来到边缘,这里的土地呈金色,好像陈长生的命土一样,金光闪闪。

    “我是谁?”

    忽然,陈长生耳边又响起了那悲凉的叹息,充满了迷茫之意。

    像是一个游荡的魂魄在苦苦寻找归途。

    “到底是谁在这里留下过叹息,这么长的时间都未曾消散,到底是多强的执念?”陈长生变色,悬在上方,静静的打量着下方。

    陈长生顺着声音的方向飞去,不久他看到了一块古碑。

    这古碑萦绕着光雨,如萤火虫簇拥在一起,几乎将古碑淹没。

    陈长生上前,漫漫光辉散开,飞入陈长生头顶的碎片中。

    陈长生看到了古碑的样子,古朴无华,呈现出乌黑之色。

    “……”

    古碑上刻着古字,银钩铁画,且是古文,不知道写的什么意思。

    陈长生看不懂,且上面的古老纹路已经模糊了。

    下意识的,陈长生伸手去擦了擦古碑,但这个动作一出,陈长生立刻惊出一身冷汗。

    “唰!”

    陈长生手闪电般的缩回,同时飞速倒退,目露惊骇。

    这古碑刚才竟然影响了他的心神,让他心生悲凉,忍不住去抚摸古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