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二十三章 灭天元,少年宗主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出了地底,陈长生目光微微闪烁,目前看来这里还算平静,那几个大能者很可能离开了,或者死在了地下世界。

    其实陈长生想对了,他们是真的死在地下世界,陨落在血河之中,被焚成灰烬。

    成仙路只可往前,哪里可能后退,没有人能够功成身退。

    而且就算他们出来,也不可能再沉睡,凤血石要封住寿元,需要太过苛刻的条件,不是随时都能封住的。

    出了天元宗,陈长生径直返回舒家,这时候的舒家可谓严阵以待,人手不断调集。

    见陈长生回来,舒长青迫不及待的上来询问“小兄弟,事情如何?”

    陈长生点了点头,淡笑道“韩家三日后会来,分cd谈妥了吗?”听到分,舒长青心头大喜。

    陈长生不屑于骗他,说道“并未真正谈妥,但他们会来的,就算不来也无妨,我一人也足够了。”

    舒长青闻言眼皮一跳,心里顿时惴惴不安起来。

    陈长生看穿了这一点,说道“舒前辈不必担心,我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放心,此次必然万无一失。”

    舒长青脸色稍微好了一点,但仍然担忧,毕竟他可是赌上身家在玩,看似洒脱,实则内心很担忧。

    陈长生微笑道“放心,我没必要骗你,只要你遵守约定,我自然会保证成功。”

    舒长青点头,事到如今也不可能拒绝了。

    陈长生神色不变,舒长青的担忧他能够理解,故而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人生在世总有背负,有背负就会有牵挂,有牵挂就会瞻前顾后。

    人生有情,便会动情,又有什么错?

    陈长生要做的就是,让自己能够掌控全局,这样无论哪里出了问题,只要当事人能力足够,一人便能斡旋造化。

    这时候,舒涵走了过来,娇颜无暇,轻声问道“父亲跟我说了。”

    陈长生平静以对,说道“你怎么看我?”

    “我相信你。”舒涵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陈长生同样露出淡淡的笑意,无论这句话是否为真,都给了他一些温暖。

    “放心,我不会害了大家。”陈长生说道。

    “我知道,我从没想过你会害我……们。”舒涵下意识的出口,但发觉说法不对,俏脸一红的改口道。

    陈长生笑了起来,目光柔和的道“一起走走如何?”

    “嗯。”

    舒涵俏脸微红,她可以理解这是邀请。

    此刻,夕阳西下,古城内灯笼挂起,一片祥和。

    夕阳之下,河流承着最美的余晖,摇曳着灿烂,古朴的屋瓦透着沧桑古味,青石板上雕刻着岁月的流痕,一切都显得那么安宁。

    两人沿着横穿古城的小河漫步,谁都没有太多话,只觉得惬意。

    近日来的紧张感渐渐消退,陈长生彻底放松下来,筋骨舒畅。

    “你什么时候离开?”漫步夕阳下,舒涵白皙的脸被余光罩上一抹绚烂。

    陈长生目光清澈,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淡笑着道“快了,我也出来一段时间了,也该去终点。”

    舒涵美眸内映着一抹光芒,清澈而漂亮,像是一颗宝石,不染纤尘,浅笑道“是吗?我最近也有提升,不过比起你还差的远。”

    陈长生道“慢慢来,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极限是哪里,或许你会比我走得远。”

    “怎么可能。”舒涵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

    “没有什么不可能,谁也不能妄断他人将来。”陈长生认真的道。

    看着少年眼底的认真,舒涵心头涌上一抹说不上的感觉,感觉有一股气息流转胸膛。

    良久,她终于回过神来,灿烂道“我决定了,将来我一定要像你一样。”

    陈长生摇了摇头,认真的道“学则生,似则死,顺则凡,逆则仙,你可以学我,但别像我。”

    舒涵美眸泛起光彩,重重的点头,荡漾的笑容比夕阳更美。

    ……

    三日后,四方震动,天元宗破灭,消息如飓风一样横扫四方,附近千里内震动,谁都知道舒、韩两家联手攻克天元宗!

    紧接着,天元宗易主的第三日,一个消息再度让人群炸开了锅。

    一个少年开宗,改了天元宗的名字,自成一派。

    名字也很简单,长生宗,这个名字意义也简单,陈长生的名字,其次陈长生希望这个宗门能保持下去,再则这下方号称有一条成仙路,通往长生。

    所以这个名字虽然庸俗,却也应景。

    舒、韩两家瓜分天元宗,实力壮大之下,对于陈长生却也更加尊敬。

    别人不知道,他们却是亲眼所见,少年如神灵一般,道兵所指,摧枯拉朽,无人可以抵挡。

    他几乎以一己之力就平定了半个天元宗,两家几乎就是陪跑。

    两个神藏三重的太上长老,距离四重也不过临门一脚,亲自出手,却被少年一剑封喉,当场扫平阻碍。

    这更让舒、韩两家震惊,少年太过强大了,同阶之中难逢抗手,神藏三重也如土鸡瓦狗。

    第七日,舒、韩两家派人向四方宗门送出消息,邀请他们参加开宗大典。

    各方势力统统变色,他们早就收到了消息,自然想亲眼看一看这位年轻的宗主。

    “这人听说很年轻,不会是傀儡宗主吧?”

    “我看是,舒、韩两家野心不小!”

    “肯定,小小年纪,毛都没长齐,怎么可能当宗主!”

    有人暗中讨论。

    有宗门的宗主发出声音,点出天元宗宗主消失一事,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句话让许多人心头起了波澜,觉得舒、韩两家是趁老虎生病,趁虚而入,才得以改朝换代。

    因此,许多势力蠢蠢欲动,想要趁机吞并两家。

    四方暗流涌动,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一旦不对,便是群雄逐鹿,要灭了两家。

    一时间,暗流之下,各方都按捺下来,静静等待七日后的开宗大典,要探个虚实。

    陈长生也在等待,像是猎手,在埋伏,蛰伏下来,等待最后的猎物。

    这期间,舒、韩两家消化着天元宗的积累,同时安排人手张罗开宗大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