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三十章 圣子至,黄河鬼潮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一月后,黄河古道第一城,孤城内,陈长生落脚一处客栈。

    日夜兼程,披星戴月,他终于是到了孤城,距离黄河古道已经很近了。

    这里仍旧是大秦境内,但这里已经有其他实力涉足,就连古道统也在此处有势力分布。

    各大道统纷纷派人在此,每年不知投入多少人力物力,开采黄河内的神物。

    黄河深不可测,但依旧有办法从里面弄出宝贝来,无论是大能尸体,或者是神金碎片,还有黄河古道特有的古沉木。

    所以,仅在孤城内,各方实力便盘根错杂,圣地弟子也有不少。

    “再过不久,就是黄河鬼潮了,这几日城内都热闹起来了。”客栈内,有人讨论道。

    “没办法,不回来的话,很可能死在里面。”此人的朋友回答。

    “黄河鬼潮?”

    陈长生心思一动,他来之前就已经查看过一些书籍,得知不少消息。

    其中用很多的篇幅来描写黄河鬼潮,具体的原因尚不清楚,只知道鬼潮每年就会爆发一次,但每数百年会分外严重。

    传闻中,鬼潮来临时,黄河内会有神秘通道打开,死在黄河内的尸体会回魂复活,吞噬生灵,为自己转世轮回寻找替身。

    不过每次鬼潮来临,黄河内的宝贝都会涌出不少,强者尸骸,黄河流沙,古沉木等等都是炼器的珍贵材料。

    所以每次鬼潮都会吸引不少圣地,但每年也会有许多人丧命于黄河内。

    算算时间,陈长生来的时间点,不巧,正好是鬼潮爆发的时间段。

    “黄河鬼潮,这样正好,古沉木说不定会更容易得到。”陈长生暗中说道。

    如此一来,这古沉木的任务很可能提前完成。

    “道一圣地的人!”

    就在此刻,楼下躁动起来,人去在讨论。

    道一圣地,距离黄河古道最近的圣地,一尊庞然大物。

    陈长生也来到楼边,凝神看去。

    古兽拖着青铜战车而过,碾得大地颤抖不断。

    道一圣地的弟子站在战车上,神态淡漠,随着战车缓缓离去。

    “道一圣地来人了,看来是想在鬼潮之中拿些好处。”有人开口。

    “啧啧,这黄河内,不知沉淀了多少岁月,其中积淀要是全数倒出,恐怕比得上数十个圣地。”围观之人啧啧称道。

    片刻,陈长生头一抬,上方一道惊虹破空,极速远去,太快了。

    “大能者。”

    陈长生暗中说道,看来这次鬼潮不会平静。

    接下来的三日,各大圣地纷纷有弟子到来,城内的气氛一时间紧张起来。

    道一圣地又有两位嫡系驾临,道一圣子、圣女联袂而至。

    阴阳教的阴阳圣地,被圣地长老护送而来。

    中州大夏皇朝的皇子,携大夏一干护道者驾临黄河孤城。

    妖族百花圣女,也到了。

    各大势力,大教也派人前来,就连广陵院也有人到了,银血王族的少年来此。

    银血王族的少年银发星眸,双目纯银,其中道痕浮沉,弥漫出寒光,让人不敢直视。

    同为瞳术者,陈长生对于他很在意,此人气息很恐怖,已经达到神藏三重,实力绝对恐怖。

    “看来这里注定不会平静。”陈长生暗中观察一阵,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也动身前往黄河古道。

    陈长生沿着黄河古道飞过,黄河上飘散着淡淡的雾霭,昏黄浑浊,神念不可视,即使他运转瞳术也不过能看到三丈距离。

    黄河深不可测,宽达千里,根本看不到尽头,这上面也无法飞行,纵然大能者也动弹不得。

    一旦坠入黄河之中,恶鬼缠身,怨气撞铃,神灵也要惊悚。

    这是自古以来总结的经验,圣主强者一旦坠入其中,没能及时挣脱,时间一长,也会死在里面。

    陈长生从河岸飞过,碰巧来到一个村落,这里距离黄河还有数里。

    村落很荒凉,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植物,全都是一片黄土,而就是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这群人却在这里繁衍,世代不离。

    陈长生停下脚步,进入村落内,他看过典籍。

    书上说过,黄河不可飞行,落叶沉底,唯有黄河古村里铸造的舟才能悬浮在河上。

    不过到目前为止,这种技艺也早已经被各大势力掌握,所以古村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陈长生进入村落,这个村子不大,越往里走,这里变得荒凉起来,黄土修成的低矮房屋破破烂烂,四处漏风。

    黄土墙后,陈长生看到一道道怯弱的眼神,趴在墙角,试探的打量着这个外来者。

    陈长生目光闪烁,这些都是孩子穿得破破烂烂的,很可怜。

    “老头子,你要是不出船,信不信我屠了你们村子。”突然,尖锐的声音响起。

    一个壮汉单手提着一个老人走了出来,随手一甩,老人被丢在地上,久久不能起身。

    “你们这群混蛋!”

    一个青年冲了出来,大吼着。

    可他一把就被人止住,摁在地上,胸口被人踹了几脚,大口吐血。

    “小黑!”

    老人连声开口,苍老的脸上露出无力的悲愤。

    “你们这群混蛋,不得好死!”

    这时候,一群人追了出来,一个老人大吼着。

    “老家伙,你活腻了。”

    带头的大汉眉目倒竖,硕大的巴掌抡动起来,朝老者打去。

    老者年迈,身子骨不比年轻人,这一下很可能要了他的命。

    “不!”

    倒在地上的青年大吼着,眼角都裂开了,那是他的父亲。

    “嘿嘿。”

    带头男子冷笑,他就是要杀一儆百。

    陈长生目光一沉,脚踏一片繁星,一步而至男子身后,淡然道“阁下未免欺人太甚,一个老人家也要下毒手吗?”

    声音从男子脑后飘进他耳朵,使得男子脸色一变,反手就是一拳砸向陈长生的脸庞。

    少年神色淡漠,手掌一抬,稳稳的抓住男子的手腕。

    “咔咔咔……”

    陈长生眉头一皱,五指一紧,一阵清脆的爆鸣随之传来。

    男子的手腕被他直接捏碎,骨头裂成碎片。

    “啊!”

    带头男子手腕裂开,疼得大吼起来,犹如杀猪似的,拼命挣扎,但就算他上蹿下跳,却始终逃不脱少年的手掌。

    渐渐地,四周怯怯观察的孩童小脸全都一松,脸上露出期待的神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