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五十一章 少司命,精血宿魂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离开孤城,少司命浑身沐浴着混沌光辉,带着陈长生极速飞行。

    陈长生目光微微一凝,这种速度太快了,他根本无法看清楚身下景色,所有的一切都汇成了线条。

    陈长生苦笑一声,这就是大能者中最顶尖的存在吗?

    不过很快,他沉默下来,静静思索着。

    林枫曾说过,金翅大鹏王带出了古摇光令牌,又言阴山古城可能与先民古术有关,这消息不知真假。

    而少司命则说令牌无用,很可能是假的,而且少司命虽然未说完,但有一点陈长生却留意了。

    那就是林枫说的是金翅鹏王,乃鹏族的当代族长,掌舵之人,而少司命则说巨擘,明显不是鹏王。

    这两个消息自相矛盾,只是他当时没有说破而已,再说来,先民与古摇光令牌如何联系到一起了,倒是奇怪。

    相对而言,陈长生却是觉得少司命的消息更为可靠,毕竟大秦这尊庞然大物可不是盖的。

    这一切来源不得而知,要想真正知晓,唯有亲眼目睹才可,只是如今可能没有机会。

    压下心头疑惑,陈长生问道“大人,我们此行是要去哪儿啊?”

    这点时间,少司命已经向南飞遁了数千里。

    少司命并不回答,只是目光渐渐变得冰冷起来,像是换了一个人,一个眼神变让人不寒而栗。

    “少……司命。”

    陈长生愣住了,他从未见过这种神情,冷漠,无情,漠然……犹如天道视万物的神态。

    这时候,两人已经飞到一片山岭上空,少司命蓦然停住身影,淡漠道“是你自己承认还是我出手?”

    “什么?”

    陈长生愣住了,一时间不知缘由。

    少司命神态冷陌,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淡漠道“这里荒无人烟,要灭口是最佳地段了,还不愿意出来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陈长生心头蓦然生出一股怒气,忍不住低喝一句。

    少司命淡淡的道“算了,我亲自动手!”

    说完,她纤细的手指伸出,指尖缠绕一缕混沌光辉,如大道法则,威能如海。

    仅仅一缕而已,便有莫测威能,凝聚出恐怖的道力。

    这一缕光辉使得陈长生忍不住倒退,这种东西太恐怖了,乃是真正的混沌之力,可压塌一条山岭。

    但这一刻,陈长生猛的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混沌神力如秩序法则一般,将他缠绕。

    “这……”

    陈长生额头不由得只冒冷汗,这东西点在他身上,绝对打得连渣都不剩。

    “少……司命。”

    这一刻,陈长生猛的惊醒,一直以来他太过愚蠢了,身为大秦司命,哪一个不是杀神,怎么会如此心性。

    少司命神态冷漠,手指缓缓靠近陈长生的命土,大有刺破他命土的意思。

    命土虚无缥缈,介于有无之间,与经脉一样,乃人体最神秘之处,一旦破掉,道基便彻底崩塌,终生难有所成了。

    只是陈长生实在无力反抗,对方太强大了,所处的混沌领域压制一切,就算大能都无法攻破。

    “这才是少司命的实力。”陈长生无奈,他在对手面前,如同鸡子一样。

    而就在那根纤细的食指快要碰到陈长生时,他的命土内,一滴精血突然飞了出来,遁向远方。

    “想走?”

    少司命冷冷开口,手掌虚空一握,混沌气翻涌,整片苍穹都在颤抖。

    那一滴精血被挡住了,混沌光辉纵横,如剑气,似寒光,交织在一起。

    这种神力难以描述,寂静无声,却可毁天灭地,断金裂石。

    “这血……”

    陈长生看到这一滴精血,立马愣住了,这是当初在天元宗内得到的精血,是那个神秘人物留下的。

    精血被拦住,在空中浮沉,释放着淡淡的波动。

    “好久不见这篇经文了……”

    片刻,精血内传出波动,一道声音从其中传递出来,冷漠无比。

    “有人在血里!”

    陈长生顿时大惊失色,这血里竟然有一缕神念栖息,他竟然毫无察觉。

    少司命目光冰冷,凝视这一滴精血。

    这一滴血液晶莹剔透,如玉石一样,透着淡淡的金色,一看就知道不简单。

    “想不到啊,这世上还有修炼这篇古经的存在。”精血内的存在再度发生。

    少司命不复往日的活泼,冷的如坚冰一样,说道“为何附身一个小辈?”

    “为何?你还不配知道。”声音淡漠回答,透着浓浓的不屑。

    少司命目光一冷,也不再多言,抬手一点,混沌神力涌动,射入精血之中,剿灭那一缕残魂。

    这一切很快,只是一瞬间而已,那残魂便彻底消散,根本没有抵抗的意思。

    “好,很好,果然是算无遗策,技近乎道。”只是即将消散之时,那缕残魂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旋即,一切便回归正常,那一滴精血依旧在。

    看着这一切,少司命不由得眉头一皱,沉默了下来,半天没有说话。

    渐渐的,气氛彻底僵住了,陈长生忍不住道“你……怎么样?”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少司命终于开口了,背对着陈长生道“没什么,其中的残魂已经不复存在了。”

    说罢,她屈指一弹,那一滴精血飞入陈长生手中。

    这一滴血凝而不散,像是落在菏叶上的水珠一样,透着晶莹。

    看着这一滴精血,陈长生总觉得手心发烫,想扔了它,可最终还是忍住了。

    压下心头的悸动,陈长生抬眼问道“这……它什么时候……”

    “放心吧,这东西是从黄河里跟出来的,应该不是精血,而是黄河沉木。”少司命知道他要问什么,直接开口。

    “古沉木!”

    陈长生刹那间惊醒,他的确得到一截古沉木,而且就是如此巧合,刚好被他看到了。

    “这东西附身在古沉木上……”陈长生喃喃道,觉得后怕,自己命土里进了别人,他还浑然不知。

    少司命沉默不语,若非她的功法特殊,还真不能感觉到异样。

    也幸亏陈长生遇到了她,如果时间太久了,气息散掉,她也无法察觉。

    “运气好啊。”

    陈长生后怕之后不由得感叹,他也明白了一些。

    他刚得到古沉木便遇上少司命,刚好气息未散,少司命察觉到了异样。

    “只是要动手为何要等这么久,当时就可以出手啊?”

    陈长生心头疑惑,却也不乱问。

    而这时候,熟悉的声音再度在他耳边响起。

    少司命笑嘻嘻的道“小屁孩,我们回广陵院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