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五十七章 选择,燕汐月沉默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罗通幽无声的一句话明显激怒了此女,慵懒女子漂亮的异色眼眸内掠过杀机。

    “你在找死!”

    沉默之后,女子一字一句的开口,周身流露出的杀机仿若实质,刺得旁边的陈长生皮肤生疼。

    “好强,这等杀气,恐怕连夜神司也少有人能做到。”陈长生暗中震惊,下意识的又拉开一段距离。

    面对女子的杀气,罗通幽并不觉得如何,淡漠道“果然名不虚传,如今的我的确不是对手,但快了,很快你就会拜倒在我的脚下。”

    “哦?那我倒是可以考虑现在就杀了你!”慵懒女子的眼中杀机更盛,紫色瞳孔内射出电芒,分外慑人。

    罗通幽脸上笑容越发浓郁,周身神光一起,径直冲出酒楼。

    “若你有本事能做到,大可一试!”

    临行前,罗通幽放下话来。

    对于这句充满挑衅的言语,女子脸上没有什么怒意,只有无边的冷漠,盯着罗通幽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

    见气氛不妙,黄寅也是脚下抹油,拖着内伤从这里飞离。

    至于陈长生,他倒是想走,不过在女子的目光下,他却是连动弹都觉得困难。

    “这个女人,绝对有大能级的实力,和少司命一样,是大能中的顶尖人物!”陈长生暗道,通过这种压迫力,他也能得窥一二。

    “长生?这倒是个好名字,世间又有几人能长生呢?”这时候,女子看了看陈长生,低声喃喃一句。

    不过她的气息却未收敛,一直锁定陈长生,后者亦是动弹不得。

    “你想干嘛?”

    这时候,陈长生终于是忍不住开口,咬牙低喝道。

    “不干嘛,你拆了我的店,总得留下些什么。”女子又恢复了最初的慵懒,散漫的说道。

    陈长生目光微沉道“且不说其他,分明是他先动手,你为何只找我一个。”

    “捏软柿子不行吗?”慵懒女子扬着尖翘的下巴,颇有些挑衅味道。

    陈长生一怔,旋即沉默下来,喃喃道“这样啊,也对!”

    “你要什么?”

    抬起头,陈长生目光平静,看不见丝毫怒意。

    这副平静模样倒是让女子有些意外,高看了陈长生一眼道“小小年纪,心性倒是不错,只可惜凡事都有利弊,太过隐忍,反而失去了少年该有的锐意进取。”

    陈长生漠然道“这点,不用你教我。”

    “还挺横嘛。”女子并不生气,反而露出些许得意笑容来。

    陈长生凝视着她道“快说吧。”

    女子嘴角掀起一抹戏谑,淡淡的道“逗你的。”

    陈长生没有说话,刚才罗通幽的唇语,虽然动作很轻微,但他还是读到了一个词。

    “剑侍。”

    陈长生暗中自语一句,此人之前竟然是一位剑侍。

    一位剑侍通常就是死士,而她却成了这酒楼的老板,陈长生已经可以想象原因。

    一是她被主人放弃,二是她侍奉的存在已经死了。

    目前看来,陈长生更趋向后者,剑侍的主人死了,她却没有陪葬,这本身就值得深思。

    不过,这些都不是陈长生关心的,不过倒是女子那暗紫色的眸子给了他一点意外。

    但不是因为颜色,在这个世界,紫色眼眸的人多如牛毛,不过他在一瞬间看到了女子眸子内有一枚古老而漆黑的符号闪过。

    如果不是他保持着瞳术敏锐的洞察力,还真可能漏掉。

    “长生。”

    这时候,林枫走了过来。

    “啊,我没事。”

    陈长生答应了一声,向燕汐月投去目光,平静的道“公主殿下可还有与我们吃饭的雅兴?”

    少年的目光很平静,甚至是透露出淡淡的鄙夷。

    燕汐月犹豫了,她取舍不定,她身旁的几人也都是变色,谁都明白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听到这句话,慵懒女子眼睑微微抬起,露出暗紫色的眼睛,看了一眼陈长生。

    见燕汐月不说话,陈长生也无意过多询问,凡事都要有取舍,没有什么能够两全其美。

    但这并非是他在逼迫燕汐月,而是燕汐月自己怕了。

    “走吧。”

    见燕汐月不说话,陈长生冲林枫说道,一步踏碎了原本就几近崩碎的木质地板。

    随后,神光纵横,似剑气横贯三千州,陈长生直接破空离去。

    “臭小子,临走还不省心。”慵懒女子看了一眼陈长生,那眼神充满了警告。

    神力笼罩之下,陈长生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正好看到这个眼神额头不由得冒出些许冷汗。

    但他立刻扭头看向前方,无声中速度更快了一分。

    “长生,你这样一来岂不是让燕国公主别无选择了?”林枫贴近过来道。

    陈长生摇头道“并非我让她别无选择,而是她自己为难了,说句实话,就算她与我和罗通幽同时交好,我也不觉得有什么,罗通幽应该也是。”

    “那你为何?”林枫蹙眉道。

    “但,你说如果我和罗通幽对决,她会站在哪一边?”陈长生反问道。

    “这……”林枫犹豫了,他平心而论觉得罗通幽的可能性大一些。

    陈长生微笑道“或许之前我会和你一样,觉得她会站在罗通幽的身旁,但现在我却不那么认为了。”

    “她会站在胜者的一边。”

    沉默了一下,陈长生再度开口“只可惜,燕汐月道理烂熟于心,却想得太多,或者说她太贪心了,亦或是燕国连拉拢一个人的条件都不具备。”

    “不具备条件?”

    林枫摇了摇头,燕国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国度,境内也有大能强者,怎么会没有足够拉拢一个人的资源呢。

    陈长生摇头失笑,这件事没有太多讨论价值,他也不想过多的去解释。

    “走吧,换个地方,吃饭!”

    陈长生一招手,遁光朝着下方飞掠而去。

    林枫紧随其后,向一座酒楼落去。

    同一时刻,远处一座塔状酒楼的顶端,一个女子坐在屋顶上,微风拂过她的脸庞,拨动这几缕乌黑发丝。

    “小姐,那人已经回来了。”

    女子身旁,一个老者静静立在一旁。

    夏九幽又换了一张脸,依旧很普通,虽不是多美,却也小家碧玉,别有味道。

    “他手上有李乘风的法旨,动他不得。”夏九幽淡淡的道,言语间流露出无奈。

    老者脸色同样有些难看,开口道“这李乘风年纪轻轻,却得了神髓,连法旨都能临摹,天赋在李家世代,也绝对是罕见人物”

    夏九幽闻言,漠然起身,淡淡的道“无妨,最终的目的依旧是广陵院,算算时间也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