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六十三章 应战,小蛟王青枫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我会输?”陈长生暗自摇头,但刚才的瞬间,他分明有种说不出的心悸,不知从何而来。

    这种感觉从未有过,就算是他面对王胜甚至于黄金古王等人的时候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害怕,莫名的不安,以至于在那一瞬间,陈长生不由自主的起了杀心,可最后关头他还是克制住了。

    这时候被陈长生气势所慑的赵破缓缓回过神来,僵硬的扭动脖子,往自己身后看了一眼,发现陈长生已经不在了,这才急促的吐出一口浊气。

    “呼!”

    低低的长嘘一口气,赵破好像泄气了一般,肩膀一松,整个人萎靡下来,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庆幸。

    “陈长生,你很强,我现在的确不是对手,但你以为这样就能唬住我,太小看我了!”赵破下巴微收,沉神暗道。

    这些想法陈长生自然不知,而且他也没有威慑的意思,刚才的瞬间,他只是想随手宰掉赵破而已。

    同一时刻,夜神院的执事殿已经替陈长生发布消息给青枫。

    一般来讲,如果要挑战某人,自行通过令牌便能传递消息,而更为严肃的一种,则是透过执事殿联系。

    两者之间并没有太大差异,只是对于某些期望加入夜神司的人,会在大秦的情报中,多上那么几笔。

    而且,从以前来看,执事殿发布的讯息,拒绝的可能会小很多,各种缘由自然也有不少,只是无人会去真正计较。

    当然,这都是私下联系,除非是挑战者要求,而陈长生没有明言要如此,执事殿那边自然是单独联系青枫。

    消息传递后,广陵院,一个院落内,一个少年坐在一张石桌旁,旁边一个美丽侍女正在小心沏茶。

    少年生着一双碧绿纯净的眸子,比起最为纯净的翡翠更甚,仔细看去,感觉像是在宣纸上缓缓晕开的墨迹,碧绿之色在流淌,引着人的心神沉入其中。

    在这一抹翠绿的深处,是黑色的瞳,像是裂开在青天之上的深渊,漆黑而幽邃。

    此人正是水晶宫的小蛟王,嫡系子弟之中的顶尖,青枫。

    “少爷!”

    这时候,侍女轻声开口,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放在青枫手边。

    青枫碧绿的眸子缓缓抬起,看了一眼面前的侍女,忽然笑了起来道“鱼儿,有人挑战我。”

    青鱼美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不以为意的道“是谁啊,难不成是镇北王?也难怪,您可没少得罪他!”

    青枫面露笑容,乐呵呵的道“不是,但此人我知道,之前和王家的圣子交过手,不分胜负。”

    “是吗?”

    青鱼嘴上淡淡的答应一声。

    “喂,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紧张啊?”青枫颇为无语的说道。

    青鱼嬉笑着点头“少爷你的样子唬唬别人还行,您自己都不在意胜负,我担心什么。”

    青枫瞪了她一眼,恶狠狠的道“一定是我脾气太好了,搞得你都不怕我了!”

    青鱼笑容更加灿烂,认真的点头道“青鱼这一生最幸运的事就是跟着少爷,不过少爷的性格的确跟其他天才大为不同,但这也是少爷的过人之处。”

    青枫无奈的看了看青鱼,没好气的道“你这是夸我吗?分明是说我没上进心呢。”

    “少爷可是傲视同代之人,怎么可能没上进心。”青鱼说道。

    青枫听了,没脸没皮的笑了起来,咧嘴道“因为我生得好啊!”

    “这……”

    此话一出,青鱼彻底无语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句话也没什么问题,蛟龙血脉,而且是最纯净的龙血,生而为王,注定令人羡慕。

    “这次的人是谁呢,之前也有不少人挑战您,这次用不用也让旁人先试试他?”青鱼话锋一转的问道。

    青枫看着令牌上发来的文字,沉吟片刻道“不必了,此人败过灵体,看他的事迹,不是等闲之辈。”

    “那行,对战的时候,鱼儿来观战。”青鱼一脸随意的道。

    青枫点了点,但很快抬起头,一脸认真的说道“你真的不担心我会输?”

    青鱼那张娇俏的脸上透着些许呆萌,一脸认真的道“我为什要担心,就算少爷输了,鱼儿也一样给您沏茶喝,给您叠被子!”

    青枫被她说得一愣,旋即哈哈一笑道“说得有道理!”

    说着青枫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眯起眼睛,满意的道“小丫头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青鱼抿嘴笑了笑,悄无声息的把茶杯倒满。

    青枫眯着眼睛,悠然的喃喃道“三院交流会就要开始了,这时候挑战我,到底在想什么呢?”

    ……

    陈长生走在夜神院内,令牌忽然震动一下,传来一条消息‘三日后,神战台一战,青枫!’

    “应战了。”

    陈长生握了握拳头,他本不用这么急,但他想真正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所以挑战一个扛鼎人物不是坏事。

    如此想着,陈长生本想着去酒楼坐坐,如今也没了心情。

    不去酒楼,陈长生索性去神战台看看,看他人对战也能有所收获。

    神战台几乎每天都人声鼎沸,人数不少,今日也不例外。

    擂台上,身影交错纵横,如两道急电,在台上辗转腾挪。

    说起来陈长生在院内也没多少认识的人,就算知道,也多半有仇有怨。

    不过今日还真的挺赶巧,台上的人他还真是认识,要说起来此人能进去广陵院他也是出力不少。

    台上的一人不是别人,正是罗辰。

    有些时日不见,罗辰也已经是今非昔比,枣红血气流转间,身后一座烘炉若隐若现,气势不俗。

    “养炉经。”

    陈长生摸了摸下巴道,看样子他应该是加入了骊山院,习得养炉经。

    按理来说,养炉经不算高深莫测之法,但对于罗辰来说也很难得了,看他的样子,这篇经文也是练得有模有样,放在外界,也能富贵一生了。

    再看与他争斗之人,浑身黑雾翻涌,行踪鬼魅,很有可能是夜神院的学子。

    一看两人,陈长生倒也对各种缘由猜了个**不离十,脸上露出恍然之色。

    而就在此刻,罗辰忽然低喝一声,一身血气涌动间,身后烘炉冲出阵阵赤霞,洒向前方。

    “嘿,小子,就凭你也想跟我斗!”对战的男子冷笑一声,脚踩步法,身子化为一抹黑烟,消失在原地。

    对战之人避开一击,同时并掌如刀,裹着一抹黑雾落下,劈向罗辰的肩膀。

    罗辰目光一凝,肩头一抖,窜出一片电弧,白色雷光炽盛无比,如一条条小蛇在扭动。

    “嘭!”

    手刀挥落,劈在罗辰肩头,让他当场横飞出去,手臂彻底垂了下来。

    刚才一击,他的骨头裂开了,手臂已不能用力。

    不过同样的,对手也不好受,整只手掌在不断痉挛,血肉内电弧闪烁,一时间竟令他整只手掌失去知觉,动弹不得。

    “好家伙,路子挺野。”陈长生眼睛一亮,露出赞赏之色。

    交手之后,两人都止住动作,调整气息,场面一时间寂静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