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道独断 第306章 李乘风,真的天书陵

时间:2018-04-05作者:灵山脚下

    ,!

    大秦巨舟,天下间无人敢拦。

    穿云破雾之间,巨舟已过群山,俯视下去,山岭如龙,即使在如此云巅之上,依旧庞大。

    陈长生站在甲板上,极目远眺之下,已经可见洛阳城。

    洛阳城外,山明水秀,弥漫着浓郁的精气。

    陈长生心头一跳,他从未来过洛阳,但光是远远眺望,便觉得心惊。

    世人皆知,这城下有龙脉,更有大秦帝陵,埋葬着历代秦皇。

    远远看去,洛阳城繁热闹繁华,一处巍峨古老的宫殿坐镇东南。

    宫殿古朴,黑色的宫闱雕龙画凤,也有古老的纹路,透着金属光泽。

    实际上却是黑色的玄武岩制成,上面天然生成龟甲纹路,坚固无比,圣主都不能轻易击破。

    秦皇宫被围在其中,尽显巍峨。

    巨舟落在宫殿附近,一群人下船,青年男子却是不再跟随。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就交给少司命大人了。”男子拱手说道。

    “知道啦。”少司命嬉笑着摆手,一副交给我没错的表情。

    陈长生不由得郁闷,交给她是最不靠谱的。

    “走吧,我带你们进去。”少司命说道。

    她脚还未离地,四周便已经有了变化。

    虚空翻起涟漪,两道身影无声出现。

    “嗯?”

    随着人影出现,陈长生等人同时变色,来人修为很高。

    “大人。”

    两道身影落地,是两个女子,面容清丽,气质高冷,冲少司命见礼。

    “青鸟,红鲤,你们怎么来了。”少司命示意二人起身,同时笑嘻嘻的开口。

    两人乃是姐妹,面容相差无几,气质也无差别,唯一能区分的,便是姐姐眼角的细小泪痣了。

    “大人许久未归,我们自然要迎接。”青鸟说道,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陈长生身上。

    陈长生被她目光一扫,肌体不由得生出一层疙瘩。

    “好强,已经突破了神藏!”陈长生暗道,这两人体表杀气隐现,不是等闲之辈。

    少司命道“好了,我要带他们去天书陵了,你们一同吧。”

    “是!”

    二人异口同声,给少司命让开道路。

    “我们走吧,我带你们去天书陵。”少司命回头说了一句,便率先迈步。

    秦皇宫内不得飞行,他们只能步行入宫。

    一路上也无人阻拦,毕竟少司命在此,都是畅通无阻。

    进入宫闱内,陈长生四下打量着,他从未到过秦皇宫,自然觉得好奇。

    越看陈长生越心惊,这些巡逻侍卫,每一个都有神藏修为,竟然被拿来遵守宫廷,还是有些太过奢侈了。

    陈长生一边走,一边看,不知不觉,这些路线都是定好的,少司命也不敢带他们乱逛。

    途径一处走廊,这里宫殿富丽堂皇,看起来奢华无比,巡逻侍卫的频率比其他地方高了不知道多少。

    “就是这里吗?”陈长生看了一眼后,不由自主的低声自语。

    少司命回头道“不是,这里不过是陈列一些宝物罢了,并非天书陵。”

    “哦。”

    陈长生心头一颤,他的话竟然被听到了。

    一群人走到走廊的一半,少司命忽然停下脚步,一行人也随之停了下来。

    “这……”

    少司命身旁的两个女子,青鸟,红鲤面露错愕之后,立刻变得恭敬无比。

    转角处,一个青年踏入众人视线之中。

    “见过丞相!”

    青鸟,红鲤立刻躬身开口,言语间尽显恭敬。

    “李乘风!”

    陈长生闻言,脸色猛的一变,世人皆知李乘风,但他还从没看过此人的画像。

    如今一见,却是普通无比,如书生般,看起来很孱弱。

    “丞相。”

    少司命开口,她地位极高,便不必躬身行礼,只是微微欠身。

    “见过李相。”

    这群人虽然都是圣地王族传人,但面对这个男子时,也不敢太过傲气,都是开口。

    陈长生自然是跟着他们学,微微欠身。

    李乘风身着一身白袍,摆了摆手道“不必多礼,我今起来主要是有一件事。”

    “丞相何事,不知道我等是否可以代劳?”青鸟恭敬问道。

    李乘风面色透着病态的苍白,微微一笑道“不必了,今日我是来找他的。”

    说着,在众人的惊骇之下,李乘风指了指陈长生。

    这一指,倒是让青鸟,红鲤二人不约而同的扭头,冰冷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刮着陈长生的皮肤。

    她们不明白,仅仅是一个比试前十罢了,根本不值得李乘风亲自来看。

    陈长生同样愣了,他不记得自己和李乘风有什么偶遇。

    李乘风道“少司命,你带他们先去天书陵,估计他们也等不及了,我单独和这个小家伙说几句。”

    少司命闻言,俏脸变色,但也是点头道“明白。”

    说完,便带一群人前往天书陵。

    待一群人走后,陈长生警惕的打量着李乘风,忍不住问道“不知道丞相留下我所为何事?”

    李乘风面露笑容,随口道“我的法旨可还用得顺手?”

    “额。”

    陈长生额头黑线一闪,毕竟法旨是他抢来的总觉得不甚光彩。

    “挺好用的,就是坏了,但还是多谢丞相的法旨。”陈长生硬着头皮说道。

    李乘风随意笑道“无妨,你能抢到,是你的机缘,我已经吩咐他们,不得寻你的麻烦了。”

    陈长生闻言恍然,难怪那人没有采取什么动作,原来是这层缘由。

    “多谢丞相大量。”陈长生道谢。

    李乘风笑了笑道“今日来不是为了这个,而是其他事情,不过就这么说太无趣了,不如你来猜猜,猜中了,我回答你一个问题,这样如何?”

    “我来猜?”

    陈长生愣住了,他与李乘风今日事第一次见,他怎么猜?

    对方贵为大秦丞相,一个不甚,他今日怕是走不出秦皇宫,又怎敢胡乱猜。

    “我确实不知丞相找我所谓何事。”陈长生老实说道,心里一团雾水。

    李乘风一笑而过,不多做纠结,只是心头一叹,旋即说道“也罢,你有所顾虑,我们不提也罢,走吧,我带你去天书陵。”

    “真正的天书陵!”

    李乘风转身走了几步后,回头冲陈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