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052 教科书级的杀人灭口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在难以置信中,利威尔更是在懵比中回不过神来。

    第二天一大早星网的新闻头条就爆了--震惊!帝国第一学校d级在校生雷某到红灯区买欢致死!

    帝国第一学校可是以校风严谨质朴闻名,传出此等丑闻,可想而知会造成如何大的影响。

    听到这新闻的时候,利威尔正开着悬浮车在去海恩家的路上,当时差点撞到旁边的悬浮车。

    星际时代的新闻讲究图文并茂,公开透明。新闻上雷姆的死描述得那叫一个真实详细,凡观看者甚至都能及时脑补出当时的经过画面。

    于是下边的评论区没一个为死者叫屈的,全是一水的点蜡烛--为帝国第一学校竟出了如此一败类心痛默哀!

    雷姆的父母也现身了,当着记者的面破口大骂,说他们是因为相信帝国第一学校才从那么多学校里为儿子选择了帝国第一学校,结果却给他们教出了这样一个儿子!他们要投诉,要控告,要学校必须给他们一个说法!

    校长格多被迫也现身了,先是对此事表达了遗憾和痛心,然后就硬杠上了雷姆的父母--雷姆买欢和死去的时间都是在放学之后,地点也不是在学校里,帝国第一学校可以人道主义上慰问一二,但绝没有理由为这样自行作死的学生完全买单。

    两波人在记者的面前如何撕破脸皮嘴炮激烈利威尔根本不关心,他现在只关心他家团座!

    他是海恩的副官,曾经从海恩手里接到过无数大大小小的任务,但其中绝对不包括像昨晚那样先假扮一个人去红灯区,然后还要做出和那人的老相好买欢的行为。而做这些的目的还不是卧底打探什么重要机密,反是为了掩盖他所假扮的人的真正死因。

    没有人比他更知道雷姆的真正死因了。

    雷姆根本就没有去红灯区,去红灯区的是假扮雷姆的他。

    雷姆在他去红灯区前还没有死,在他被胸毛硬汉横抱进屋的时候也没有死,在他把胸毛硬汉打晕的时候也没有死,在海恩把雷姆带进屋的时候也没有死。

    但那之后,他是眼睁睁看着海恩是如何利用工具把雷姆做死的。

    他家正义的团座,军部每年的征兵代言人,就那样端着一张正派正经的脸,残忍杀死了一个普通帝国公民,最后还嫁祸给了胸毛硬汉。

    整个过程手法简单粗暴,善后干净利索,简直可以称为教科书级的“如何不留下作案证据的杀掉一个人”。

    唯一的目击证人他,通体透凉,汗流浃背。

    因为事发太突然,因为画面太震撼,直到雷姆死透了,他才有力气发问。

    他问,“团座,你为什么要杀死他?”

    海恩不答反问,“那你又为什么到外太空杀虫兽?”

    利威尔觉得三观受到了冲击,“他和虫兽能一样吗?虫兽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帝国的安全,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啊!他是我们军人应该保护的帝国公民啊!”

    “不,他不是。”海恩目光无波地把沾上血的白色手套扔进了空间钮扣里,“在我眼里,他和虫兽没什么不同。没有思想,没有人性,兀自无限放纵着自己的,而丝毫不顾这会不会伤害到别的生物。”

    利威尔想疯,“他再错也自有帝国律法惩罚,而我们,并不是执法者。”

    “执法?我没有。我只是单纯地利用武力灭了一个我看不顺眼的杂碎,就像他生前习惯用武力欺压比他等级低的同学一样,就像他可以买凶打断别人的腿一样。或者你可以这样想,我也只是按照他的游戏规则跟他玩了一场。只是很遗憾,他没能撑到游戏的结局。”

    海恩说的很平静,而他越平静,利威尔就越想原地爆炸。

    照这位爷说的话,放眼全星际,谁能跟正值体能巅峰的3s级星将玩一场游戏还要不被虐死地玩到结局?这不是开玩喜呢吗?

    “团!座!”为什么平日里正义得让人当面站立都不敢站歪的人今天却是这么的戾气凌人冷酷无情?他是被什么坏东西上身了吗?“您是星际战神海恩·墨尔顿啊!您怎么可以像黑道老大一样……”残忍嗜杀。

    最后四个字利威尔没说出口。

    好像一旦说出口,他心中的信仰,他前进的目标就会从此崩塌。

    他参军是因为海恩,他打败无数队友拼进机甲战一团也是因为海恩。他的团座就像一盏明灯为他照耀着前进的路,他一直坚定地相信着,只要跟着海恩,终有一日他会成长成,他梦想成长成的,海恩的样子。

    结果现在海恩以实际行动告诉他:你看走眼了,你的信仰不是白的,恰恰相反,他是黑的,纯黑的!

    利威尔眼前一黑差点晕倒,之所以没晕倒是因为海恩后面说的话。

    “我们是军人,但我们首先是人。”

    “我们保护帝国公民,但不是保护所有帝国公民。”

    “我们有能力嗜杀,但我们不会主动嗜杀。”

    “我们是高尚的正义的化身,但面对卑鄙者,我们也要学会卑鄙的通行法。”

    “利威尔,不要让‘军人’二字蒙蔽了你的视线束缚了你的行为!你该是你人生的主导者,而不是被所谓的‘光明人生’绑架的单纯执行者。”

    “如果以前的我曾让你信仰,那么从今天起,你可以开始打破这个信仰了。”

    这样的理论,这样的团座,是利威尔过去完全不曾见过的,他震惊,茫然,无措,慌乱。但是一夜过后,他还是按照行程安排前来接海恩上班了。

    到目的地了,停车,敲门。

    门开了,开门的是姜盈。

    顶着一双大大的黑眼圈,脸色难看的像个鬼。

    利威尔僵住,不知道如何打招呼。

    通过昨晚的事情他要再看不出传说中的姜废柴这事有假就真的是给机甲战一团丢人了。

    姜盈看到利威尔却像看到了亲鬼一般,笑得像艳鬼一样的灿烂,“老公,星校来接你上班了!星校大人辛苦了,我今天病假,二位好走不送。”

    海恩后脚跟才迈出门,哐,门关上了。

    像送瘟神似的。

    ------题外话------

    感谢vickier竹,大君子,妍汐月和渐渐遗忘的伤的组团鼓励!一个个都是壕啊~这么大手笔是想娶我怎地?不行啊,人家今年属于海恩大人呢~甜蜜的忧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