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055 来自不举星的男人,悲伤辣么大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有话就说,想要就上,姜大胆一向信奉活就要活得坦坦荡荡。

    而这个优点,在她喝多了之后,也更加无限放大了。

    随着那一声凶猛的“嗷”,凭借着最近经海恩调教已经略成形的3s级身手,姜盈就像一只小老虎一样生扑进了海恩的怀里。

    双手勾住男人的颈,双腿缠上男人的腰,话不多说,就一个字,亲!

    唯一的亲吻经验也是来自海恩,于是姜盈的亲吻套路也跟海恩一模一样。

    抱就抱得死紧,亲就要火热疯狂。

    唇舌是开了闸的蛇,抵死吸附,猖狂舔舐?不够!她的热情只有牙齿才能表达十之一二。

    啃,用力啃;

    咬,抱着脸咬;

    嚼,牙齿闭合一点一点的研磨,恨不得将嘴里男人脖子上的肉生吞进腹。

    侵略的气息比醉酒的情动更浓烈,海恩如果不是已经决定要收了这小疯子,那么早就在姜盈第一啃的时候他就绷紧肌肉硌掉姜盈的牙了。

    海恩单手轻松托住姜盈的屁屁任她在他身上作妖,他一边用另一只手解着领带一边往浴室的方向走,“要洞房?可以!你先洗干净再说!”

    一身的酒气,坦白说,他并不喜。

    姜盈突笑,醉到睁不开的眼睛笑出媚意,“干净,我当然干净!不信你检查啊?”

    唰--姜盈痛快地把睡衣扣子扒,掉了。

    眼前瞬间春暖花开绿肥红瘦芙蓉出水莺歌燕舞,海恩扔领带的动作停顿了那么三秒。

    因为职业的原因,他对人体构造并不陌生。正相反,面对人体构造,他能熟悉到无论面对哪个身体器官,他都能在一秒之内废掉它。

    对于他来说,各器官的不同仅仅是有的器官能致死,而有的不能。

    然而他今天第一次知道,原来有的器官还另有观赏价值。

    呃,价值还挺高。

    虽然上次做检查时已经见过第一面了,但不知为什么上次却没有像今天这样看愣住。

    ……

    “小哥哥,你检查啊?我干不干净?你说我干不干净?”醉酒的姜大胆叉腰仰脖,早就忘了羞字怎么写了。

    海恩眉头一跳,青筋暴起,他几大步拐进了浴室里。

    浴缸里是他在路上的时候就给骑士下命令放好的水,现在温度刚刚好。

    海恩双手一掐姜盈的腰就把人给扔进了浴缸里,“不干净!给我洗!”

    咚,水花溅起,湿了海恩自己一身。

    全部梳在脑后的金色短发因水湿而耷拉了下来,一身笔挺的军装也这湿一块那湿一块的尽显狼狈,不见了往日的半点端正与从容。

    姜盈一手指着海恩,一手猛拍水面这通笑啊,“哈哈,好像一只落水狗!哈哈哈,星际战神居然也有落水狗的一面!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海恩忍了忍,没忍住。

    他甩开领带扒下军装,长腿一跨,迈进了浴缸里。

    水从天而降,冷的热的,浇到姜盈的身上,把姜盈都浇懵了。

    “喂,浴缸里已经有水了你还开花洒做什么?要节约用水你知道不?喂--唔!”

    海恩长手一探再一转,姜盈就被他抓进了怀里,以背抵着他胸膛的站位。

    一只手从背后绕过去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取过一个花洒对着姜盈又是一通大冲特冲。

    姜盈唔唔鬼叫,剧烈挣扎,后来见没有用就干脆和海恩动起了手。

    可惜她的身手都是师从于他,她怎么可能赢得了他!

    ……

    终于洗完了,花洒关闭了,姜盈也被“洗”了个半死不活。

    三百六十度自动烘干机开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两人的头发全干。

    海恩拿出一个大方毯将人一包,抱起,上二楼。

    路上姜盈也不老实,手臂虽然被包住了,但嘴还在,舌头还在,牙齿还在啊!

    各种湿吻热吻流氓吻,饥渴得像禁欲百年的小妖精。

    海恩稳如泰山,放纵她继续在他身上作,心里却已经开始拟定接下来的工作目标:稍后要是不在她身上找补回来,算他输!

    二楼楼口,他毫不犹豫地抱着姜盈进了他的房间。

    就她那一屋子的骚粉艳红的,他怕还没开始就被吓结束了。

    ……

    依然不是黑就是白的极简风格,洗到皮肤粉嫩的姜盈成了其中唯一的亮色,一时看迷了海恩的眼。

    姜盈终于从大方毯里挣扎了出来,她一跃而起,再扑海恩。可是还没扑到目标就被目标反压在了身下。

    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雄性的荷尔蒙是最好闻的酒香,姜盈的手一碰到海恩的胸膛,心先醉了,内心深处的渴望随之翻涌而上。

    渴望被保护,又渴望被虐待;渴望被填满,又渴望被掏空。

    姜盈忍不住伸出食指搔了搔某人坚硬的胸膛。

    海恩危险挑眉,搔可以,但不能搔不到点上!

    ……

    被人以牙还牙的报复回来的感觉是什么,姜盈总算切身体会到了。

    说疼吧又痒,说痒吧又疼;想挠一挠吧,人家不让;咬牙忍着吧,还真是有点忍到极限了。

    身体热到四肢发软内心极度饥渴,姜盈抓一把埋头苦干的海恩的头发,急切又无措地唤,“小哥哥,来,小哥哥……”

    绵软的语调有点纯真小孩子的奶声奶气,可在这当下却又显得异样的诱惑。

    海恩抬脸,深蓝的眸底是堆积如山的欲求。

    好,那就来!

    海恩把碍事的大方毯一把撇开,欺身而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屋里阴冷的像百鬼开会。

    姜盈几乎是瞬间酒醒。

    结婚之前她想过也许很快就会离,想过也许她会走狗屎运海恩偏偏就喜欢她这款的呢。

    想过他们也许有缘无份夫妻一场最终还是各自天涯,想过也许从此恩爱白头一口气生他七八个娃娃。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过,她老公,那个孤身能打败虫兽,男人中的战斗机3s级星将,居然……不举……

    还传说他女色不喜男色不近是因为作风正派呢,却原来其根本的缘由竟是,不举吗?

    姜盈抱紧大方毯,悲伤real大!

    ------题外话------

    好吧,码这一章真是笑疯我了要!各位小仙女不要怪我下手狠啊,你们不觉得女主带男主去看男科是一件非常有创意的事情吗?我开辟了新梗啊!233333

    另:感谢渐渐遗忘的伤,冰是睡着的水,九山九水慕繁华,huafans0***768,記憶碎時光,胆小鬼,131**45等小仙女们的推荐票票~爱你们~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