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094 一吻烽烟起,再吻身骨枯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到底都是年轻人,一没什么深仇大恨,二又共同经历了一次生死,大家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成了,就冲你跟我谈得来,一会儿出发的时候你跟着我,哥怎么说也是个a,还是有能力保护好你的!”有人亲热地揽住了胖达的肩,“当然了,也不用你怎么回报。每次休息的时候你吃什么就也请我吃什么就足够了。”

    胖达毫不犹豫地甩肩,“哎,打住啊!谈得来归谈得来,但请吃东西免谈。还有,昨晚我说过的话可不是在放屁,说不跟你们一起就不跟你们一起!”

    说完胖达就坐回了秋漠的旁边。

    秋漠眼尾寒气一挑,后面想跟着过来继续纠缠胖达的人立马停住了脚步。

    “不是,这几个意思?你们不是帝国第一学校的人啊,还是我们不是?大家本就是一个整体不对吗?”有人尴尬地发声。

    他们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上赶着巴着人废f不放的会是他们。

    埃诺也忍不住了,姜盈一看就是觉醒了,再想到她本身就是3s的高基因潜质,这样的能力,哪怕他再妒嫉,他现在也不会舍得放弃。

    “姜盈同学,你还在生气我曾经把你们第五小队弄丢的失误对吗?请你理智一些,以大局为重。”

    换句话说就是,你要是现在执意跟我们分开行动,那么你就是不理智,就是小肚鸡肠。你可是3s,你好意思在无数网民的关注下不顾大局?

    姜盈失笑,睡饱吃饱了,也是时候活动活动嘴皮子了。

    “埃诺副队,我居然才发现你挺有意思啊。当我是废f时,你毫不犹豫地说舍弃就舍弃,端着一张正义的脸;而当发现我觉醒了,有能力可图了,你又毫不犹豫地说拉拢就拉拢,还是一张正义的脸。我要是不统一行动就是小肚鸡肠不顾大局对不对?这话可都让你说了,你还真是对得起你副队的身份!”

    埃诺被挤兑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想反唇相讥吧却又无从说起。

    而姜盈也没打算给他反击的时间。

    “行,想一起行动也不是不行……”

    众sabc们听到这话就是一阵兴奋加激动。3s入队,那将是多大的助力!这位可是帝国第五个3s!哈哈哈,那这次的冠军岂不是舍我其谁?!十亿的帝国币啊,过来吧您呐!

    他们太过于兴奋,以至于没注意到莉兹和胖达交换了一个彼此心知肚明的眼神:看着吧,有你们哭的时候!我们姜同学是那么容易被威胁到的包子吗?她就是包子,那都得是黑心的毒包子!

    “……前提是指挥权要归我!”姜盈冷声补充。

    埃诺狠狠地一攥拳头,“好,就给你!”

    秋漠走到姜盈的身边低声道,“为什么改主意?我并不觉得对方值得信任。”

    姜盈默然。她不是神,并不是所有事情她都能做到看个开头就猜中结局。

    她只是想起在昨晚那样跟狗鱼生死对阵的时刻,眼前这群人随时都有可能受伤或者死亡但他们真的就个个都挺住了没有呼叫救助智能。

    单凭这一点,她觉得彼此都值得拥有这么一个机会重新磨合。

    埃诺有一句话她虽不爱听但却听进去了,那就是大局为重!

    她没忘了自己曾在格多面前许下的诺言,她要振兴一队强者,她要拿下这次大比的冠军!

    而显然,这目标不是单靠他们五个废f就能实现的。

    埃诺眼里的妒火都快幻化成形了,但他都做到了对于他来说可能是屈辱的让位,那么她又为什么不能做到接管整队?!

    “一起行动就要听我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解释你就不能问,我要不让你按呼叫救助你就是只剩一口气也得给我硬挺着!”

    姜盈要是狂起来,那真是分分钟一脸欠揍。

    可是山洞里一众sabc们愣是听出了一身热血沸腾,双眼唰唰冒火。

    正是热血的青春年纪,哪个不向往轰轰烈烈地战一场,哪个不希望在自己走过的路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看着那个娇小的人儿一脸欠揍的猖狂,他们脑中闪过的却是昨晚姜盈霸气团灭大杀四方的无敌英姿。

    他们也想变成那样!

    他们挤破头挤进大比为的不就是希望自己变成那样?

    他们要变成那样!

    而对于胖达他们,虽然他们打心眼里并不想和这群“一直看不起他们,来的路上还排挤他们,刚到目的地就舍弃了他们”的sabc们汇合,但他们对于姜盈的决定从来都是无条件服从。

    姜盈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姜盈是他们的,姜盈才不会让他们吃亏受欺负。

    “是!”众人异口同声,声震心肺。

    姜盈很满意这样的回应,所以她笑了,笑容可亲,“很好,那么接下来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捉活的狗鱼做交通工具!”

    山洞顿静。

    众人脸脸懵比:你说什么?你有胆再说一遍?

    “不是,姜盈啊,我说这话不是置疑你啊。刚才可能有风刮过,我没听清楚。”胖达拍拍自己的胖脑袋,手动保持清醒,“你刚才说的是捉活的……活的!狗鱼?”

    “对,就是捉活的!除非死的也能做交通工具。”姜盈淡淡重申,一点没觉得自己的话哪里不对。

    胖达张大的嘴能装下两土蛋蛋,他又很快自己拍合上,“啊,我差点忘了你已经觉醒了。这对你来说的确不叫事儿。嗯,我们支持你,你去捉去吧。”

    众sabc们悄悄缓口气,吓死他们了,还以为让他们去呢。也对,人家是3s,这绝对不叫事儿。

    姜盈大方地翻白眼,“做什么梦呢?我现在可是总指挥!你见过哪个总指挥亲自上前线干活的?我是要你们去捉!”

    山洞死一般的寂静。

    又突然开炸。

    “内什么,我可能睡醒的姿势不对,你们等我重启一次的啊。”

    “啊,我头疼,我腰疼,我屁股疼。我觉得我已经是个废f了,我需要静养。”

    “副队,喂,副队,要不咱还是把指挥权要回来吧?能力很重要,但这精神更重要啊!精神病什么的真的不能托付啊。”

    “哈!哈!从那群狗鱼嘴里逃生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你让我们去捉活的?你不如干脆命令我们直接去死好了,至少还能留个全尸。反正我不去!打死我也不去!”

    姜盈就笑容可掬的看着一群人作妖,直到这群人在她笑容可掬的注视下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山洞里再次归于安静。

    “你们不说了哦?那轮到我了。”

    “现在后悔把指挥权给我了?告诉你们,晚了!想给就给想收就收,当这是你家菜园子你说了算呢?你是帝国总统啊?”

    “我既然接了这位子,那么除非我自愿放弃,否则谁也别想抢回去!”

    “这是第一次,我先忍了。你们最好别给我来第二次,我这人最讨厌翻来覆去。”

    “很好,都没话说了是不是?那就整顿装备,出去捉活狗鱼!”

    胖达还想说什么,被莉兹一肘子拐在腰上给怼回去了。

    “你傻啊,这是姜盈给我们机会觉醒呢!你想想看,姜盈已经觉醒了,有她在,还能有危险?没有危险那还叫事儿?动作快点!最一开始的肯定占便宜!”

    胖达被说心动了,但还得觉得不保险,“你是不是想的太天真了?姜盈能觉醒那是因为人家本就是3s的基因潜质啊。可我们呢?本来就是废f的基因潜质。”

    科兰握着电击棒从后面追上来,“可你也忘了秋漠本来就是废f的基因潜质了吗?你也忘了本来我们连大比的边都摸不到吗?我们原来都还撑不过太空舰两天一夜的行程呢!但我们现在站在了大比的现场!”

    莉兹冲着科兰一笑,“知道吗,最近我一直想起我去世的祖奶奶说的话。她说人有时候就是一种被心理暗示禁锢的奴隶。如果某人一直被说你就是蠢就是笨你这一辈子就这样了,那么这人的未来多半不会出彩。但如果某人一直被鼓励你可以你能行你做的到,那么这人的未来多半不会差。”

    “就像我们!”科兰会心回笑,“我也一直在想在我们身上这一切变化的原理是什么。如果基因潜质不可逆,那现在这种转变就是虚幻的吗?是我们在集体做梦?反过来,如果基因潜质并不像千古传下来的那么坚不可催,那么我们,以及在我们之前的那些废f们,背负了这么多年的歧视到底又是什么造成的?”

    是啊,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呢?

    莉兹和科兰现在还没有想到,她们的对话对于整个星际时代造成了何等震撼的冲击。

    ……

    帝国总统府。

    亚历山大·墨尔顿总统在外访问数月后终于回到了m38星。

    秘书室室长杰拉琳第一时间向他汇报了m38星的最新情况,其中排在第一位汇报的就是姜盈觉醒的消息。

    “虽然大比期间参赛学生不能携带光脑,也就无法具体测定姜盈小姐的觉醒等级,但据军部的技术人员鉴定,以姜盈小姐在那么短的时间就团灭了二十多只狗鱼的身手来看,至少也是2s级。”

    亚历山大脸色很难看,“意思就是说此前一直被传闻废柴的人这下子一觉醒就至少是2s级?”

    “是。”

    “这并没有科学依据,而且没有先例。”

    “是。”

    “查!给我细查!我不相信一个三次觉醒期都没觉醒的人能突然一下子就觉醒!如果她现在的身手不是假装的,那么就是她先前的废柴之名是假装的!将帝国所有人都耍得团团转,她可真是不简单!给我查!”

    “是!”杰拉琳领令退下,老凯伦端着热茶进来。

    “总统阁下,您最爱的红茶,请用。”

    亚历山大微点头,扫一眼红茶却没喝,“听说你刚替海恩买下了n250星的永久使用权?”

    “是。”

    “为什么没提前请示我?”

    “因为海恩少爷是半夜打来的电话,那个时间总统阁下正在休息,我就没敢打扰。”

    “我记得我离开m38星之前有提醒过你,凡是攸关海恩的事情,你可以随时向我请示。”

    “抱歉阁下,是我的错!”

    亚历山大冷冷扫了一眼老凯伦,“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你最好时刻谨记付你薪水的人是哪个!”

    “是。”

    “出去吧。”

    老凯伦退出门时正好遇上要进门的莱纳德·墨尔顿。

    “莱纳德少爷。”老凯伦马上恭敬立在一侧鞠躬行礼。

    莱纳德同他哥海恩一样有着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眸,只是19岁的年纪,一身青春的肆意张扬是海恩身上绝对看不到的。

    “老凯伦,数月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这么绅士风采。给,这是从兽人星专门为你带来的土特产。”

    “莱纳德少爷您太客气了,非常感谢。”老凯伦将礼物盒接过收进了存储空间。

    “你都不打开看一眼吗?那可是莱纳德亲自为你挑选的。”已经换上了睡衣的第一夫人莎蒂走过来说道,眼神里是明显的不满。

    老凯伦再次躬身,“比起欣赏莱纳德少爷给我的礼物,我觉得现在去给您准备用餐更重要,夫人。”

    莱纳德笑着转身抱住自己的母亲,“妈妈,您穿的是我新给您买的睡衣吗?您是不是想迷死我好让我继续找不到媳妇儿?”

    莎蒂转怒为笑,一巴掌轻拍在莱纳德的嘴角,“我巴不得你现在就嫁出去!”

    “切,您别以为我不敢啊?信不信我现在就上星网征婚?有愿娶帝国二皇子者,速速报名!”

    “你个小不要脸的!网民戏称你是二皇子,你就真当自己是二皇子了?”

    “那当然,我妈是皇后,我就是二皇子,没毛病!”

    母子俩说笑着进了亚历山大的屋,门关上,笑声隔绝了。

    老凯伦这才直起身。

    二皇子,“皇子”一词前面可还有个“二”呢。

    ……

    星网上今天又是一片急赤白脸的欢腾。

    “卧槽,这是干嘛呢?你身为一个3s不赶紧带领着大队勇往直前剑指冠军,你现在捉的什么活狗鱼!”

    “谁说不是呢!就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3s!”

    “可真真急死我了!别人家小队可有行进了快一半路程的了!人家的积分也是你们的三倍还多了!你们居然还有空捉什么活狗鱼做交通工具!想法是好的,但你也看看是不是有实现的可能啊!这3s是不是忘了觉醒脑子那块?”

    兴奋了一晚上睡不着的网民们,就等着第二天姜盈醒来带着大部队开拔并且很有可能一路冲到终点提前结束比赛的历史性一幕呢,结果他们却看到了姜盈又把人带回了狗鱼聚居地的岸边。

    人家干脆连路都不赶了,人家捉起活的狗鱼来了。

    是,你提议“手工自制”交通工具这一想法的确很创新,如果能实现也的确是个事半功倍的好法子。

    但!是!咱得考虑实际情况吧?

    你们睡一觉就忘了昨天是如何被狗鱼围困得屁流尿流差点把命都搭上了?

    这得是脑子多有坑才想得出来的招儿啊?这不自己找虐自行作死呢吗?

    一众理智为先的网民们不禁为姜盈这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发出了严重地置疑。

    “这人吧,特别容易有点成绩就飘,就找不着北了,如今看来3s也不外如是。”

    “得,接下来恐怕没得看了,帝国第一学校的队伍今天要折在这里了。”

    “坐等我们伟大的3s这次狠摔一个跟头!我就看你到时后不后悔!”

    这是看热闹都不忘“心怀天下”的理性看客们。

    但同时也有“反正参赛的也没有我,管他谁输谁赢,做观众就得守好观众的本分,看得开心就得了呗”的感性看客们。

    “楼上某些酸黑们不要强行给自己加戏哦!我家3s女神的心思是你能看出来的?你那么厉害你怎么没去参加大比?只会纸上谈兵的脑残!”

    “强排!还真拿自己当盘荤菜了,其实就是只臭苍蝇,不知道别人多膈应呢!”

    “抱走我家3s女神圈地自萌!没人求着你看,你不看m38星也照样该转还转!”

    “姜丝儿们注意了,有人故意引导舆论企图抹黑我们女神!我们不要让他们得逞!不要让他们得逞!反击请文明,发文请自带#姜女神必是冠军#的话题!无论什么时候,实力永远是正义压倒邪恶的绝对法宝!”盖西坐在光脑前手指键入如飞。

    对,一夜之间,姜盈的全星后援会已经挂牌成立了。

    盖西自封为会长,后援会命名:姜丝儿。

    会长之下的一众干事们都不用他怎么费劲招,姜盈全星后援会的大旗那么一拉,立马有无数应聘者蜂拥而来。

    个个都是喷中能手,个个都能花样吊撕,那小话题刷的,嗖嗖地就把一干置疑压下去了。

    “#姜女神必是冠军#你也知道我们家女神是3s啊?知道你还说得出那样的蠢话?3s的眼光3s的理念那是区区如你能想的到的?脑域狭隘就在家憋着别出来现,丢人!”

    “#姜女神必是冠军#看给某些人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都是3s都能伟大的预见所有未来呢!怎么就没有实现的可能了?你做过还是看见过啊?光用脑子想来吧?可惜你那脑子不是我们家女神的3s脑!快歇着吧您呐!”

    “#姜女神必是冠军#我们就飘了怎么地吧?看看我们家的颜!看看我们家的腿!看看我们家的身手!我就问一句,这样完美的三合一难道都不能飘上一飘?飘完了我们也照样是冠军!”

    #姜女神必是冠军#一下子就挺进了热爆话题第一名。

    姜盈火了,连带着废f五小队也火了。

    “#姜女神必是冠军#哇哈哈哈,快看快看,那胖子的裤子都被狗鱼咬掉一半了!哎哟,小裤头居然是c家红豆款,同款t-v!”

    “那个脸上有疤的男人叫什么来着?秋漠是不是?哇靠,也太帅了吧?明明出手不像姜盈那么正统,可这种野路子偏偏就击中了老娘沉寂多年的少女心!我不管,我的了!谁也别跟我抢啊!漠哥哥加油漠哥哥我爱你!#姜女神必是冠军#”

    “#姜女神必是冠军#看到没有?你们看到没有?这几个可是废f,但就是他们在狗鱼的嘴下这么来一遭,又来一遭,看着惊险,却没生命危险。敢问观看直播的sabc们,你们做得到吗?”桑德鲁老爷子二指禅也一点不影响发弹幕的速度。

    “你们做得到吗”这几个字打出来都从里向外透着那么一股子脑残粉的骄傲。

    这是他带出来的学生!是他努力了上百年后终于等来的成果!

    老爷子的三角眼头一次笑圆了。

    是啊,还能有哪个废f能参加大比,又能在大比中大放异彩,进步比sabc们还耀眼?

    这事儿网民们疑惑,现场的sabc们更疑惑。

    队伍从山洞拉回到昨天的岸边以后,也不知是不是姜盈的余威尚存,远处围来了不少不明野兽,但愣是没有一个敢过来呲牙。

    sabc们就算听令出来了,也没主动第一批站出去。

    秋漠是第一个出去的,就像网民们看到的那样,出手尽是野路子,毫无章法,但战况还是不错的。

    有姜盈站在河边阻挡着其他狗鱼,只放一只狗鱼上岸跟秋漠过招,秋漠居然没有处于下风。

    姜盈一腿把两只狗鱼扫晕回河里,扭头冲岸上喊,“再来三个!”

    眼前一共有十六个人,如果一个一个练的话,那她什么目标也别想实现了。

    她要效率,要最快的效率。

    胖达科兰和莉兹互看一眼,毫不犹豫地冲了出来。

    于是眼前的局面就成了姜盈一个站在水稍深一些的区域拦截着更大数目的狗鱼,然后她只放四只狗鱼出来跟四个废f过招。

    胖达科兰和莉兹比不得秋漠,很快就出现了疲态。

    胖达刚想出声示意自己需要休息,被莉兹抢了先,“姜盈,我们可以联手的吧?”

    姜盈抛个“你很棒”的眼神给她,“当然!我只要结果,至于过程如何,你们随意。”

    胖达和科兰顿时眼睛一亮,对啊,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三个人很快背靠背站到了一起,手拉手,精神力链接成网。

    现场的sabc们在看到这一幕后震惊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昨天就见过了这三个废f利用精神力为自己构建了护盾,但当时他们忙着逃命,也就没怎么记住,可今天又来,他们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在学校里早就听腻了废f们动不动就说“看我们不网死你们丫的”这句话了,但直到今天,他们才真正看到这话的威力。

    精神力的触须可以幻化成形当成武器,这个他们熟悉,但他们从来不知道原来人和人的精神力触须是可以互相链接的!

    那可是直接链至自己大脑的精神力!

    自己控制自己的时候都有可能因为一个走神就精神受创,这还要跟别人链接?他们就不怕集体精神力崩溃吗?

    sabc们一个个跟吃了活苍蝇般的五官扭曲着,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长久无法复位。

    因为胖达三人的精神力链接网开始显效了。

    三只狗鱼的动作缓慢下来了,莉兹离得最近,她立刻松开胖达和科兰的手蹿了出去。

    胖达和科兰的手马上握到一起继续维持着精神力链接网的稳定,莉兹则一挥手里的电击棒直怼进了第一只狗鱼的嘴里。那里直通主动脉,是姜盈昨天用过的第一招。

    莉兹按下电击棒启动按钮,砰,狗鱼的脑袋炸开了花。

    “哈哈,我们成功了!”胖达即声挥拳欢呼,可是这一松手,精神力链接网崩塌了。

    另两只狗鱼就像鸡血入体似的,一下子就恢复了敏捷。只见它们一左一右,瞬间凶残扑向了莉兹。

    科兰赶紧大叫,“莉兹快回来!”

    但狗鱼当前,精神力链接又需要时间搭建,莉兹哪里那么容易就撤身。

    三个人当下就被两只狗鱼冲散了,各自抱头鼠窜找不到静下心来搭建精神力网的机会。

    姜盈却还嫌不乱,“我要的是活的,不是让你们弄死!”

    “卧槽!姜盈你没人性!”胖达忍不住怒骂一句,却让自己重心失衡摔了下去。

    一只狡猾的狗鱼迅速扑咬了过去。

    科兰和莉兹尖叫,“胖达--”

    嗖,一个黑影闪过,胖达被黑影踹飞了,黑影却被狗鱼扑压在了身下。

    “秋漠--”胖达爬起来就呼救,“姜盈快来帮忙。”

    这个时候姜盈也顾不得训练了,连忙过来一招弄死剩下的一只狗鱼,一回身,秋漠自己推开身上已死的狗鱼爬了起来。

    “抱歉,没控制好力度,也是个死的。”

    sabc们望着沙滩上死掉的四只狗鱼,半天回不过神来。

    真的是四个废f弄死了三只狗鱼,虽然并不像原来计划的那样活捉,但这样的战绩,已经属于不可思议的范畴了。

    “我说,他们头顶的废f一直都是骗人的吧?还是说光脑早就失控了,测定的基因等级根本就不对?”

    “不知道,我就知道突然我也想去试一试了。”

    “用精神力辅助战斗吗?如果他们能做到,那么没道理我们做不到!”

    很快有人跑向了姜盈,“他们四个也累了,不如让他们缓口气先,换我们来?”

    姜盈等的就是这个。

    “好,你们自动四个组成一组,来!”

    ……

    就如莉兹说过的那句话,人有时候就是一种被心理暗示禁锢的奴隶。

    当你觉得自己不行的时候,那么通常事情还没有开始就往失败的方向走了。

    但当你觉得你自己可以的时候,那么事情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昨天是被狗鱼逼的被动又狼狈,今天则是主动的上门挑战。这心态上首先就不一样了,出战的士气自然也就无须多讲。

    当然了,士气高涨了,勇气和自信也不缺了,那也并不意味着就必胜了。

    你当谁都跟秋漠一样是从黑道里死去活来硬打出来的呢?

    你当谁都是胖达莉兹科兰说用精神力辅助战斗就能用精神力辅助战斗呢?桑德鲁老爷子对废f们的训练又岂是你看一眼就能领悟精髓的。

    不是嘴上说着什么团结信任就能做到团结信任的,sabc们不曾像废f们一样从阴暗角落走向光明灿烂的血泪相携荣辱与共的经历,他们除了基因等级高一些外,其他的远远不如废f们。

    他们都轮过一次后,其战果真不如胖达他们。其中有一次,如果不是姜盈及时出手,当时就得有一个a折进去。

    但他们一点都没有觉得沮丧,因为他们开始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了。

    那种血脉奔涌,肌肉在苏醒的状态简直太令人迷醉了。

    再不如姜盈,但放到大环境里,这一批那也是人中精英。

    基因等级的优势也开始显示出来,他们虽然一开始没有废f们发挥的好,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实践,他们的提升速度明显赶超了上来。

    在埃诺终于以一己之力活捉到第一头狗鱼的时候,这群人哭了。

    从猎杀到被猎杀,再到反猎杀,现在到活捉,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知道这多么困难,多么骄傲。

    一群人边哭边骂,“卧槽,你都抓住了还不退场?该老子了!老子马上给你抓第二头看看!”

    埃诺看着被绳索牢牢套住嘴的狗鱼,又看看姜盈,此时此刻,他真的想由衷对姜盈说一声感谢。

    然而下一刻他就被某队友给挤开了,“快滚快滚,赶紧腾地儿!你还想来个胜利演讲是想怎地?告诉你啊,哥儿们可没空听!”

    不得不说眼红这种心理情绪在某些时候真的是一种特别有效的士气催化剂。

    如果大家谁都做不到的话,可能还不会特别激进;但如果有人第一个做到了,别人很难不去想--我为什么做不到?大家都吃一样的营养剂长大的,我也不比他差,凭什么他行我就不行?

    埃诺的第一抓很好的引燃了所有人奋发向上的积极情绪,一群人的士气再次高涨,那叫一个雄纠纠气昂昂。

    很快秋漠活捉到了第二头,三队队长活捉到了第三头,然后胜利就像决了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第三头,第四头……第十三头,第十四头……第二十三头,第二十四头。

    如果不是天色黑了,如果不是姜盈及时出声制止,这群人真有把这一狗鱼聚居区的狗鱼一网打尽的势头。

    姜盈无语的直翻白眼,到后来都不用她怎么在河边拦着了,因为河里的狗鱼已经被吓萎了。再不敢往河边上涌了,反而越往河深处藏去。

    --这群人类太凶残了!死都不给咱个痛快死,竟然要活捉我们!那岂不是人类常说的生不如死?兄弟们,快撤吧!放弃一个家而已,保命要紧啊!

    看着河边上黑压压一群活狗鱼,姜盈头疼了。

    狗鱼个头大,一个就能轻松驮个四五来人,她的本意是捉那么几个够用就好。谁知一个兴奋没控制好度,整了这么多,这要怎么办?都留着用吗?怎么养?口粮谁负责?个头大能干活同时也意味着吃的也多好吗?

    姜盈按压太阳穴,“挑性格温驯的留下五头够用就好,其他的放回河里。”

    “哎?”还在欢呼的众人瞬间咧了表情。

    这可是他们拼命的劳动成果,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结果还没骑上一回呢,又要放了?

    这新指挥官是不是太任性了些?

    心里都不乐意,但这次谁也不会公然抗议了。此时的他们太知道现在的自己能有如此巨大的提升,其根本助力是来自哪位。

    菜比拿胳膊肘儿怼胖达,“喂,你们是嫡系,你们说。”

    物有贵贱,人有远近。

    sabc们现在不知道多妒嫉能跟姜盈一路走来的废f们。

    胖达虽不想当枪使,但手里的绳子上拴着的可是他被咬破了裤子露着裤头活抓回的狗鱼,这是他英雄的印迹!如果可以,他都想带回m38星永远养在家里以供后世子孙瞻仰。让他再放回去?他舍不得!

    “姜盈……”

    他才开了个头,姜盈就给怼回来了,“不放?你养?你觉得它一顿得吃多少土蛋蛋?把你整个人喂给它它都不一定吃个半饱!”

    “呃!”众人齐齐一噎,忘了这一茬儿了。

    姜盈转头又问科兰,“我记得一个队伍允许猎的狗鱼骨骼最多就是十头吧?”

    帝国也是怕参赛队伍为了高积分就强行猎杀某一种生物,为了不破坏n250星的生态平衡,是以每一种动植物标本都有一个最大数量的限制。

    狗鱼的限制是十头。

    科兰点头,打开电子记忆板,“你昨天猎杀的就已经够我们帝国第一学校整支队伍的了。”

    “好,那今天死的就收进空间当活狗鱼的口粮。活的狗鱼留下五头,剩下的活的放回河里。”姜盈扔下决定要走,一扭头,看见一众sabc们正泪眼汪汪地跟狗鱼们告别,那个不舍啊。

    “宝贝儿,别忘了我啊,等大比结束了我会再来n250星看你的。”

    “你看你们都长一个模样,不如我们来做个记号彼此留个深刻的印象吧?”

    唰,刀光一闪,某狗鱼的脑袋中间刻出了个月牙儿。

    “呜呜呜,宝宝你真美!宝宝再见!”

    终于被解开绳子的狗鱼:再见你奶奶个腿儿!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们了!

    也不管脑门上还流着血的月牙儿了,也不敢想什么报仇血恨了,死里逃生这种事情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啊!

    但见被放生的狗鱼们个个一猛子扎进河里,唰唰唰就没影了。

    水面上徒留下了一道道水痕。

    以及岸边上被幸运选中留下的五头幽怨的活狗鱼。

    姜盈一挥手带头回返,“回山洞休息,明天赶路!”

    “是!”一群人应声震天,这一次心悦诚服。

    ……

    夜色完全降临了,岸边重新恢复了宁静。

    宁静了不一会儿,几个黑影从外表完全看不出异常的地洞里钻了出来。

    萨奇啧啧直叹,“娘的个乖乖,咱家团座夫人真不是虚狂啊!瞅瞅这一天的战果,解决了必将事半功倍的交通工具是小事,这收了人心可是日后直取冠军的大利器!团座,您老眼光怎么就那么独到?”

    利威尔妒嫉的目光一直就没离开过海恩身上,“怪不得那时候我们怎么劝您别把婚姻搭进去您都执意不听,合着您那时候就看出来这个知名废柴日后必会大放异彩吧?您是3s,娶了一个也是3s,等回头您二位再生了,那肯定还是3s!您一家子这是要把全帝国的仇恨都拉爆表么?太可恨了!”

    科特也想说些什么,可还没说,小熊仔已经自行现身。也不怕吓到在场的人,捣着两小短腿就要顺着姜盈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丽娜眼疾手快一把揪住小熊仔的一条后腿给倒着拎了起来,“别闹!小亚裔现在周围遍布摄像智能,可不是你能出现的时候!老实呆着!”

    小熊仔被扔回科特怀里,委委屈屈地面朝里一蹲,不吱声了。

    海恩深蓝的眸底红光一闪,一身正气,“每人活捉三头狗鱼,限时十分钟!”

    利威尔等四人脸色一变,正要开口抗议,海恩已经抬起手腕,“计时开始!无法完成者,马上给我退回战舰换别人过来!”

    那可不行!退回去可就没有土蛋蛋吃了!

    四人一熊,立刻脚不停顿地冲向了河里。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狗鱼们悲催地再次迎来了虐待暂且不提,我们单说开始计时的海恩大人。

    人家把计时器往岸边一块石头上一放,人消失了。

    ……

    漆黑的山洞,姜盈睡在最里面。

    跟前一天晚上一样,以她为中心围了半圈的是科兰他们。

    但与前一天晚上不一样的是,科兰他们外面也有人围上了,就是前一天还在山洞另一侧睡成井水不犯河水姿态的sabc们。

    没人要求他们这样做,但每个人躺下的时候都自发地以姜盈为圆心躺下了。

    埃诺安排晚上轮流值班的时候也自然而然地把姜盈排除在外了。

    好像一天一夜之间,那个人的重要性一下子就凌驾于所有之上了。

    他们臣服的速度快如阵亡,且心甘情愿。

    此时洞口值班的是菜比和胖达。

    胖达困得不行了,瞪的是值班的眼,其实意识已经模糊了。

    菜比却兴奋的不行,“喂,胖达,你说我们今天是不是提升了好多?我觉得自己的c都像一个b那样厉害了!可惜大比不让带着光脑,不然我一定第一时间检测一下自己的觉醒状态。”

    胖达一边瞌睡一边支应他,“哪里哪里,你简直有两个b那样厉害,2b!”

    菜比也不生气,他现在兴奋的看啥都美,“这么困啊,那你回去睡吧。我自己值班没问题。”

    “不行!我困归困的,但可不能擅离职守。”胖达强打精神,“万一有敌来袭呢?”

    “拜托,能有什么敌?洞口可拴着五只活狗鱼呢。就它们那鼻子那耳朵,真有敌来它们会没动静?你放心睡。来,兄弟的肩膀借你!”

    胖达嘴里说着不用不用,脑袋却是一歪。

    就在他歪头倒在菜比肩头上的那一刻,一个黑影闪进了山洞里。

    海恩站在躺了一群人的最外围,看看被保护在最里头的那一个,对此表示很满意。

    他家小疯子本就值得这样的珍视!

    可当他更改了摄像智能的摄像范围,又不惊动一个人的来到人群最里边时,他脸黑了。

    姜盈的身上多披着一件外衣。

    大比的基本配给里并不包括睡袋等用品,因为参赛学生的统一服装已经是特殊制作的了。能根据人的体温自动改变衣料本身的分子结构,从而达到自动控温的功效。

    概括来说就是,白天他们穿着这套衣服战斗不会热,晚上穿着这套衣服睡觉不会冷。

    所以,谁特么的多事给她多披了一件衣服的?

    海恩目光这么一扫,就扫到了唯一一个没有外套在身的秋漠身上。

    第二个!继丽娜之后的第二个!他是不是也像丽娜一样对自己的小疯子感兴趣了?不然为什么都喜欢让小疯子穿他们的衣服?

    找死!

    海恩的目光多有分量,久混黑道的秋漠又是多么的敏感,这么一放一感应,秋漠惊醒了。

    “谁--呃!”秋漠惊叫一半,睁眼一半,然后就被海恩一手刀劈中颈部陷入了深层睡眠。

    姜盈耳朵一动,眼睛还没睁开,拳头已经朝着感应到异动的方向打了出去。

    一团毛绒绒包裹住了她的拳头。

    “小兽爷?”姜盈睁眼,对上一双幽蓝隐红的眼,“老公?你怎么会……唔!”

    海恩一手托姜盈的腰,一手托姜盈的膝窝,身形一转,他已经以横抱姜盈的姿势背靠着洞壁坐了下来,下面垫的是某人仗义让出的参赛外套。

    低头,亲!

    炽热,疯狂,肆行,暴虐。

    “大病初愈”的男人一出手,就连该是小别胜新婚的缠绵重逢吻都透着那么一股子王者归来尔等都得跪的气场。

    撕扯,啃噬,焦灼,啮咬。

    仅仅是一个脖子以上的亲吻,愣是让姜盈觉得自己连身带心都在被凌迟,被征服,被侵略。

    快感是没顶的水,欲求是喷薄的火,水火两相逢,那就是最令人难挨的折磨。

    呻吟是又细又长的钩儿,粗喘是又重又沉的锤,也不知是钩儿抓挠着锤还是锤研磨着钩儿,谁也不让谁,谁也离不开谁,缠绕便成了唯一的相处方式。

    吻逢对手,渴遇春井,我思迎来你念,干涸对上久旱。

    一吻烽烟起。

    可惜没有烧对时候。

    “老公,停!老公!”姜盈死命揪着海恩的头发将人拉离自己,并很快扑上去双手勾紧海恩的脖子,同时以脑袋紧顶在海恩的颈窝处,这才有机会缓口气。

    低眉间,眼角余光已经将外围一众仍在沉睡的同伴们扫入眼里,于是越加觉得脸上羞臊,心火旺烧。

    要不人们怎么都说越人多的地方偷情就越有快感呢?这种时刻都有可能被人发现的紧绷状态实在太刺激了,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姜盈觉得现在迫切需要谈些什么正事来让两人冷静下来。

    “老公你怎么会在n250星?你不是说到外太空出任务了吗?难道你出任务的目的地就是n250星?可就算你在这里,n250星这么大,你又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山洞?外面有五只狗鱼守着的吧?不是还有两值班的?你怎么能轻易……啊!”

    本想利用正事缓解一下心火的姜盈,却在脑子冷静下来以后先清醒的感觉到了男人身体的变化。

    正坐人家怀里呢啊!原来没感觉是因为脑袋那时候正被亲得迷糊着,没顾上;现在强行冷静下来了,这样的变化怎么可能忽视!

    “老公!你你你你!”这时候哪里还管什么场合不场合的,姜盈惊喜地血液逆流,每一个毛细血孔都叫嚣着想要马上回m38星。

    海恩没回答,低头就又是一个炙热如岩浆的吻。

    她原来心里只有他一个人,可现在她的心里明显多了一队人。

    她原来的眼睛只看他一个人,可现在她的眼睛要装下整个世界了。

    她的拳打她的脚踢原来都只在他的眼前绽放,可现在所有人都在看都在望都在为之挪不开视线。

    妒嫉是最恶劣的病毒,让人防不胜防,且无法抵抗。

    人生第一次在出任务的时候开小差,他一面承受着以公谋私的自责,一面又窃喜着怎么就那么巧她也来到了他出任务的星球!

    果然缘分天注定吗?

    唇舌勾缠时,他给了唯一一个解释,“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这时间,是他举的时间?还是他能停留在这里的时间?十分钟,一点都不比原来的三分钟长多少好么?

    姜盈心里疑惑太多,吐槽也多,然而都抵不过时间的紧迫。

    只有十分钟啊,够干什么的啊?

    亲吧!

    哪怕会有摄像智能把亲亲这一幕给同步到网上的风险,她也要先亲够本再说!

    亲!

    烽烟再起。

    剑拔弩张刀兵相见纵横厮杀烽火连天。

    再吻身骨枯。

    ------题外话------

    这章抽象派概念吻值不值得你来评论区夸夸我?我叉腰等着你们啊~来~

    话说每每写到这种感情递进情节之前,我都要头疼怎么写出新意来。每每都会濒临书到用时方恨少的崩溃,可每次我又都能给自己惊喜。我个人很满意这一章呢~所以,甭管什么票,都给我吧~么么哒~

    感谢lover木槿,墨卿岚,大乔,大蘑菇,神经病,珍珠,何弃疗啊中二少女,小玲子,大葵,神经病,张月秀,冷清霜,冰之莹舞,涟漪如画,小蜗牛,无声胜有声小仙女们的组团鼓励!特别爱大家呢么么哒!

    但因为题外话只有三百字的位置,所以很遗憾不能向大家深情表白了~情意都在万更里面了!明天继续,095来自老婆婆的问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