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095 夜半幽会,婆婆来电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095夜半幽会,婆婆来电

    又是一个白天到来了,这次山洞里没有前一天的尴尬气氛了,到处都洋溢着欢声笑语,一片和谐静好。

    原因无他,这世上就没有什么矛盾是一个土蛋蛋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两个!

    昨天的加强训练的确耗费精力,营养剂损耗了一大部分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既然知道土蛋蛋能吃了,既然都已经直观看到了土蛋蛋的烤制过程,那谁还愿意吃一股生产流水线味的营养剂啊!

    天还没亮就你一个我一个或单兵或组团去挖土蛋蛋了。

    而当姜盈醒来时,山洞里已经遍布土蛋蛋的香味。

    莉兹惯性地要过来给姜盈喂食,却在看到姜盈的嘴后愣住了,“嘴唇怎么肿了?被虫子咬了?可是什么虫子能咬得只肿却不出血?”

    她也不是没想到人为的可能,可是,就这位大姐觉醒的3s能力,谁敢上来这么激烈地吻她?某位星将大人?可拉倒吧,这里是n250不是m38星。某位星将大人就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来到这里吧?

    莉兹自以为是理智全面的推理,却不知自己排除的正是那个最准确的答案。

    姜盈赶紧抢过莉兹手里的土蛋蛋,借着大吃一口掩藏住了自己的肿唇,“你什么眼神?我何只是嘴肿了,整张脸不是都肿了吗?我是有这么个毛病,一累大劲儿了就容易浮肿。”

    “……这倒是听说过。”莉兹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但鉴于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来的情况下只得作罢。

    秋漠翻身坐起,先是看到了自己昨天盖到姜盈身上的外套不知何时已回到他身上了,接着他又感受到了颈部的酸痛。

    虽然脑袋里没有记忆,但他的身体有记忆。而他,一向更相信身体的记忆。

    犀利的目光落在姜盈的唇上,那真不是人为的?

    姜盈朝着他的脸砸过去一块扒下来的土蛋蛋皮,一副虐待长工的恶地主模样,“看什么看,还有空看?快点吃饭,吃完好干活!”

    胖达疑问,“还干什么活?我们不是该起程了么?”

    姜盈继续以恶声恶气来掩藏自己的心里有鬼,“我倒是想起程,可带着你们一群废f,我起得了么?狗鱼不得驯服啊?你以为你是天仙啊?你说骑就能骑?说废话哪儿都有你,一会儿干正事要没有你,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胖达被怼得狗血喷头,蔫蔫缩到秋漠身后无声地求庇护。

    姜盈被迫对上秋漠直视过来的眼,“怎么,你也要说两句废话吗?”

    秋漠面无表情:“不,我就是觉得你今天的情绪莫名的激动,看来昨晚在我们熟睡的时候,是真有虫子来扰人睡眠。你没睡好吧?”

    姜盈:……

    #最讨厌眼光毒辣的男生了啊摔#

    ……

    关于驯服狗鱼让它们甘心做为人类的坐骑一事,比起昨天的活捉来还真是轻松不少。

    毕竟有昨天的绝对武力震慑为基础,大家再适时地加以狗鱼肉为引诱,小半天的功夫,所有人都分批坐上了狗鱼的后背。

    高度一变,这视野立马就开阔了。

    视野一开阔,人的壮志雄心也跟着高涨了。

    大比算个屁,冠军算个球,老子骑着狗鱼分分钟都给你们丫拿下!

    “出发!”姜盈振臂一呼。

    “是!”声彻云霄。

    那一刻,光线是的,但没过这群人的冲天豪情;气温是灼烫的,但没灼烫过这群人的雄心壮志。

    青春正激荡,热血沸腾时。

    什么勾心斗角,什么尔虞我诈,全特么是浮云。

    我们曾打过,闹过,一起生死过;我们会成长,茁壮,并肩接胜火!

    这是我们的共同经历,我们的路我们自己创造!

    千亿网民隔着全息屏幕都感受到了那种激情澎湃的共鸣。

    “卧槽!这就是大比的意义吧?都别拦着我,我明年一定也要去!”

    “想回母校看看了!为什么大比只允许十八岁的学生参加呢?老子就算毕业了也还是个宝宝啊!”

    “想当年我们也是那时候过来的啊,年轻真好。”

    “这次大比结束后,按照惯例,n250也会对外开放吧?想去!想追寻我女神的足迹一步一步走过我女神的路!”

    “楼上组团带我一个!想去吃女神吃过的土蛋蛋,想去骑女神骑过的大狗鱼,还想去睡一睡女神睡过的山洞!”

    “#姜女神必是冠军#楼上情敌来战!想抢我们女神,先加入后援会成为一名合法姜丝儿再说!”

    网民们在网上狂欢,身在其中的除帝国第一学校外的其他参赛学生们则在现场被狂虐。

    先是一队人好不容易收集到了一些高积分的植物标本,一抬头,哇靠,狗鱼追上来了!兄弟们快跑!那些来不及收的植物标本就别要了,现在保命要紧啊!

    被追得呼哧带喘大汗淋漓觉醒加速都没顾上激动。

    实在跑不动了,个个瞪着红眼珠子停住,跟丫拼!拼不过再按呼叫救助!死也要死得壮烈!

    然而一回身,狗鱼视而不见他们亮出的各种武器,人家嗖嗖嗖,比刚才更快的跑过去了。

    过去了。

    了。

    脸脸懵比:几个意思?现在都轮到土著狗鱼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好多植物标本突然从狗鱼背上砸过来,还伴随着热情洋溢的声音,“哥们儿,你们落下的植物标本,我们顺道帮你们捡过来了。不谢,再见。”

    众人抬头,这才注意到跑过去的数只狗鱼身上都坐着人。

    “啊,穿的是跟我们一样的参赛队服!这是哪个学校的?牛叉啊!”

    “帝国第一学校!我认错谁也不会认错闻名星际的第一废柴姜盈的!”

    “这是肿么回事?好威风好霸气好眼红!他们是怎么做到活捉狗鱼并把它们驯服成坐骑的?”

    姜盈小队拉风而过,只留下了威武的背影让人膜拜。

    又一个小队正在被狗鱼群狂虐,眼看就要支撑不住,准备集体按向呼叫救助装置了,呼啦啦,又来了一群狗鱼。

    这回狗鱼身上还坐着人,坐着的人好像还跟他们穿着一样的参赛服。

    个个目瞪狗呆:手指头顿停在救助装置上方一寸的位置,忘了按下。

    人与狗鱼之战瞬间变成了狗鱼与狗鱼之战。

    对于姜盈小队的狗鱼们来说,一直被人类虐,到现在都憋着一大肚子的火发不出去呢。反扑早就绝望了,那就得从别处找补回来。

    跨物种的我们打不过,同物种的谁怕谁!

    来啊,厮杀啊!

    一方是有人类在前居然没有同物种联手对外反而倒戈相向完全被打懵的被动狗鱼,一方是早就憋着火终于找到好欺负的借以泄愤的渠道那必须发泄个痛快的疯狂狗鱼。

    局势很快一边倒,都不用姜盈他们出手,他们座下的狗鱼就把那一群欺负人的狗鱼给灭了。

    姜盈小队退场也霸气,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副狗鱼骨骼。

    “感谢你们让我家狗子缓解了一下情绪,那些骨骼就当是回礼了!先走一步,我们终点见啊。”

    别人还在头疼如何收集到一副狗鱼骨骼换积分,人家已经随手就是好几份狗鱼骨骼当礼在送了。

    还一脸的这一点都不叫事儿的随意自然。

    壕派的作风立刻又引起了无数红眼刀子原地爆炸。

    真正原因其实是姜盈他们知道一队最多只能收集十副狗鱼骨骼而他们也已经收集够了,多了也没用,不记分。

    但这些人不知道啊。

    他们只知道自己被虐得屁滚尿流差点就得以死明志了,人家却已经驯服虐待他们的敌人为座椅,无视一地高积分的狗鱼骨先一步去奔向更高级的境界了。

    知道大比就是一场看谁觉醒快的盛世,但谁也没想到比赛还没进行到一半就亲眼见证了巨大的差距。

    这些身在其中的参赛学生们并不能上星网,所以他们一点都不知道姜盈等人的加速进化经过。可以说他们正沉浸在自己觉醒加快的兴奋情绪中时,一抬头,看见别人早就更快的成神成仙了。

    这种当面的对比特别打击人,一路遇上姜盈小队的其他队伍们都深深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以及无能。

    于是星网上的直播就成了特别明显的两种画风。

    姜盈小队出现了,热血,澎湃,亢奋,峥嵘。

    姜盈小队离开了,压抑,自卑,沮丧,郁闷。

    姜盈小队又出现了,沸腾,狂欢,痛快,激扬。

    姜盈小队又离开了,心塞,眼红,生无可恋。

    不过一场每年都会例行举办的全星大比,今年愣是把千亿网民们的情绪搅和的跟坐三百六十度旋转云霄舰似的,那叫个刺激。后来有人统计说,当时网上药店的清心丸都创造了史上销售新高峰。

    ……

    又到了入夜整顿的时间,还是姜盈带路,仗着小银杏这个无形的大利器,她轻易就找到了一处地下洞穴。

    有了前几天的经历,现在已经没有人对姜盈的这种能力表示惊讶了。

    人家那是3s啊!人家老公也是3s啊!没听人家口口声声说老公提前教了很多吗?3s跟3s的交流,那能是一般人能接触到的?指不定多么高深多么丰富多么精髓呢!咱是来刺激觉醒的,但人家那就是来度度假遛遛弯的!

    没人去关心姜盈为什么突然就觉醒了,也没人去想姜盈在觉醒之中经历了什么,他们已经被姜盈头顶的3s大帽晃的眼花了。

    曾经姜盈还怕自己表现的太突然从而引起外人的怀疑,她却忘了,她自己本就是出生自带3s超高基因潜质的优势。而单凭一条,已经足够人们自动合理去理解姜盈的一切举动。

    现在大家看姜盈都自带过滤网。

    姜盈跑快了那叫勇往直前,跑慢了那叫气定神闲;表情凝重那叫责任心强,表情放松那叫大将之风。

    还惊什么还想什么啊,老实抱大腿就对了。

    此时在这个小队里,再没人敢把姜盈不放在眼里了。连带着姜盈的嫡系废f小队都成了队伍里高人一等的存在。

    “胖达哥,您看我这么烤土蛋蛋行不?用不用再裹一层泥?”

    “漠哥,累不?你躺着,我帮你捏捏腿。”

    “科兰姐,我也跟着你顺道采了一些植物,你方便帮我讲一下区别吗?”

    “莉兹姐姐,我想去方便,可我不敢,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曾经的废f们转眼都成了哥字辈姐字辈。

    科兰性子软还各种羞涩脸红不好意思,至于其他的人,呵呵,你们敢捧,老子就敢狂!

    不知何时胖达已经成了后勤组的负责人,一到休整时间需要进餐了,就是他的天下了。指挥指挥这个,指导指导那个,腆着个小胖肚,俨然已经一副大厨的做派。

    秋漠已经和埃诺等人打成一片,这个打可不是像胖达那样靠嘴打,人家是实打实的靠拳打脚踢。埃诺的正规套路,遇上秋漠的野路子,两人每一次交手不仅能带给彼此新的认知,也相当于给围观的其他人上了很实用的一课。

    科兰和莉兹早就把队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女生联合了起来,她们的侧重点主要在采集植物标本上。分药性和毒性的,分有攻击力和没有攻击力的,分类储存,记录归档。每当队伍里有谁受了伤,她们总能第一时间冲过去诊断上药。

    姜盈身为总指挥,倒没有明显的侧重在哪一方面,反正哪边有点问题,她就往哪边去。职位虽多变,但哪边也没掉链子。

    她曾经承诺过格多的那句“一队强者”正在初步显形,姜盈想,如果就保持这个状态继续下去的话,那么冠军基本就是他们的了。

    然而还是那句话,世事无常,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白曦带领的一队和四队回归了。

    两队人马重逢在一片小树林前面。

    说是小树林,那也是针对更远处一眼望不到边的浓绿山脉说的,而事实上,哪怕他们坐在狗鱼上,眼前这片好像能望到边的树林也是危机四伏。

    白曦那边派出的探路的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和这边派去探路的撞上了。

    都做了简单的伪装,一开始差点以为对方是敌人而动手,谁知细一看,队友啊!

    这样的异星他乡,队友见队友,那必须是各自欢喜啊。

    没说的,各自马上回去禀报,会合。

    这一会合,欢喜没了,主要是白曦这边的队伍欢喜没了。

    他带队回返去找姜盈他们,自是因为相对来说一队和四队的战斗力稍高。别看二队和三队比他们多一个s,但真要说综合实力的话,二队和三队是比不上一队和四队的。

    白曦也不是那种就傻呵呵单纯回去找人的,人家也在计划着如何既然找回人,又不耽误攒积分。

    身为一个s,又是s班的班长,还是这次的队长,白曦虽脸上不显,但心里不可能不憋着一股劲儿。

    这可是全星直播的大比,隔着屏幕指不定有多少人在看着他呢!哪怕他并不能带领队友拿下这次的团体冠军,他至少也要为自己争一个个人表现最佳。

    带人回去找姜盈一行那是他必须要担的责任,但如果要以他的内心侧重来说的话,那肯定是攒积分更重要。

    所以白曦这一去一回,真是一点没浪费时间。凡是沿途经过能够拿到手的动植物标本,人家都带着人弄到手了。

    对于这样的成绩白曦很骄傲,在参赛之前他早就看过了以往所有大比的视频,他自信以他现在这样的成绩不敢说拔得头筹,至少也得名列前茅。

    会合之前他还想呢,这才一半的队伍他就已经有如此的成绩了,待到整队会合,在战斗力加倍的情况下岂不是战果更多?

    然而当他看到姜盈一行的五只狗鱼坐骑时,他脸就白了;待到胖达以汇报的形式,炫耀的姿态说出一项项动植物标本的种类和数量时,白曦的骄傲已经萎成了脚底拳头大的影子。

    人家在说,他就在心里比对,这么一比对,他都没脸说出自己的战果了。

    什么叫当面打脸,这就叫当面打脸,还打得你捂着脸躲都没地儿躲。

    但白曦是谁,那可是从小到大都被寄于着厚望长大的,是未来白家的掌舵人,他只要走出家门,代表的就不是他自己,而是整个白家。

    他可以在战绩上暂时被打败,但他却不能输掉队长的尊严。

    埃诺居然轻易就交出了指挥权,这对他来说是绝对不能做的。

    他是队长就得是他是队长,姜盈就是觉醒到了3s,在没有官方授命之前,他也不能把队长之职让出去。

    “姜同学,我不在的时间里,你辛苦了!接下来的行程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不会让你的付出白白浪费!”

    一句话,指挥权这就要回去了。

    莉兹蹦高,“喂,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白曦温文尔雅,哪怕心里被不服和愤怒覆盖,这脸上也不会有除了优雅之外的表情存在。

    “莉兹同学,我是格多校长亲自授命的队长。承其名,担其责。”白曦轻拍左胸前的队长徽章,“对我来说,队长不仅仅意味着指挥权,它更意味着校长交于我肩上的重担!我很佩服姜同学觉醒之快,觉醒之强,但我却不能因为这样就私自变更校长的授命。”

    胖达冷哼一声,“谁最强谁带队,我以为这是共识。”

    白曦不急不慢地反驳,“那如果稍后再有人比姜同学觉醒的更快更强呢?停,你先别说不可能。姜同学来此之前还一直是一个没能觉醒的废f呢,可她现在就觉醒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可能’随时随地都会产生,但一队之长却不能随时随地想改变就改变。你说对吗,姜同学?”

    大帽子一盖,上纲又上线,话都让他说了,她还能说不对?

    姜盈挑眉一笑,“当然,我绝对无条件服从格多校长的安排。”

    “姜盈!”科兰低声警告出声,不知为什么,虽然同是sabc,但白曦带队的这群sabc明显比埃诺带队的那批不好相处。

    其实要照旁人来看的话,这事儿很正常。

    后到的这批sabc并没有跟姜盈一行共同经历过什么,他们不曾被姜盈的大杀四方震撼,不曾被土蛋蛋收买,反而一上来就因为巨大的战果对比先涌上了铺天盖地的不服。

    凭什么呀?

    凭什么就是你们这么一群人打了这么多怪积了这么多分啊?

    我们要不是回去找你们浪费了时间那么现在的战果就都是我们的!

    你们不过是幸运一些,又刚好是趁我们不在的时候,不然轮得到你们刷存在感?

    因为没有亲见,后到的这批sabc一致把姜盈一行的战果归因到了埃诺等人主力,再加他们都很幸运上。

    风向就这样暗挫挫地开始改变了。

    二三队的sabc们跟废f五队的感情才几天,后到的一四队的sabc们那可是同学朋友了多少年的,有的家里长辈都相交甚深。

    老朋友既然回来了,新朋友就是不刻意去晾也会疏远一些。

    当然了,大家都是十八岁的成年人了,也不会明着说“你要跟他玩就别跟我玩”这样幼稚的三岁话,人家要说排挤拉拢,那技术可都是文明人级别的。

    去喂食狗鱼了,跟上,“兄弟我帮你啊?喂这玩意儿累吧?我来我来。”

    烤食土蛋蛋了,抢上,“哇噻,这也太香了吧?让哥们儿也试试呗?你动嘴我动手。”

    采药草捣药粉敷伤口,全程笑脸,干活还快,这样的人都不用多说什么,人家一举手一投足都是“我来帮你,我就是来帮你分担的”这样的共同奋斗精神,你好意思冷着脸拒绝?

    莉兹倒是冷过一回脸,然而人家立刻就委屈的恨不得自杀谢罪了,说什么“我们都是一个团队,一笔写不出两个帝国第一学校来,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特想帮一把忙”。这样一闹,废f们哪个还好意思冷脸?

    废f们过去太习惯明着来的刀枪剑棍了,他们一点也不熟悉这样道貌岸然的“文明人”套路。

    人家打过来的拳是包装了棉花的,你明明一眼就看穿了那棉花包装下的拳头本质,但你不能说出来。因为你一说出来,人家早就准备好了否定的答案,说“这哪里是拳头,这是棉花啊,棉花。看我真诚的笑脸!”

    但你要是不说,得,就往自己心里憋火吧。人家笑着脸上来扛着帮忙的大旗就把你的功劳给抢了,但人家没抢你的活!总不能说只能你干,别人就不能干吧?这是一个团队啊!大家得共同奋斗不是吗?

    然后慢慢地慢慢地,不用谁非得明摆着指出来你就能感觉到,你不再是那个必须的,你变得可有可无,你的个人特长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基础配备。

    废f们也不是多么自私,不是非要把自己的特长当成宝贝压箱底不外传,但这主动教出去跟被情感绑架着被挖走完全是两码事。

    废f们不乐意,废f们想撂挑子不干,呵呵,也不行。

    人家队长光明正大就来了,“姜盈同学,你觉醒最快,目前能力最强,请以以帝国第一学校的荣誉为重,前面开路吧!”

    “阿普达同学,大家都反映还是你烤食土蛋蛋的技术最好,所以后勤这块还是你主要负责好吗?大家的能量补充就托付给你了,拜托!”

    “科兰同学,莉兹同学,药草这方面别人学得来你们的技术,却学不来你们的直觉,还要麻烦你们多多给大家讲一些这方面的小窍门了。”

    想不干?做梦呢?你生是这团队的一员,死之前也得把剩余价值都奉献了才能死。

    秋漠倒成了废f小队里唯一不受打扰的那一个,原因无他,他是纯武力流,且天生一副“老子要是不愿意谁也别想指挥我”的大爷脸。

    白曦倒试过强行攻破,然而秋漠连个回应都没给他,任他说完后,秋漠冷着一张脸扭头就走了。也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人家就跟没听到一样。当然最后也是什么也没做。

    秋漠孤身一人,既不怕人前掉面儿,又没什么好顾忌的,真真的无欲则刚,白曦最后只能默默地放弃他。

    胖达三人一边狠狠地羡慕秋漠,一边找姜盈抱怨,甚至提议要不还是分头行动吧。

    可这种时候了还怎么分头行动?那不成了自立为王了?自立为王听着很潇洒,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又何尝不是受不了压迫了才逃避逃离的自立为王?

    姜盈咽不下这口气。

    被抛弃时自立为王,那叫气魄;被排挤到主动脱队自立为王,那叫惨败。

    她老公就在这个星球的不知哪个角落看着她,她就让她老公看着她败?

    她丢不起那人!

    姜大胆又被激得上线了。

    要我开路是不是?我开!

    原来姜盈也是憋着一肚子气,不愿意听从别人的差遣做那拼死在前功劳没有的小卒,所以这开路就没特别上心。

    但现在,出手就是3s能力全开,那势头,称得上是“佛挡杀佛,魔挡弑魔”。

    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姜盈,一四队的sabc包括白曦,都惊懵比了。

    那是来自军部最正宗的身手,一招一式都是多少年来沉淀下来的精华。有着行云流水般的美感,却也同时拥有着摧枯拉朽的杀伤力。

    锐气,锋芒,动如龙蛇,汹若风暴,薰天赫地磅礴盘空。

    学校也教身手,这些sabc们哪个又都自找老师提高过,但在正宗的军拳面前,什么都是虚的。白曦一开始还轮流派人跟着姜盈意图偷师呢,可现在,偷个屁!看都看不清人家的出招。

    原来姜盈是自己挡着危险,创造机会给别人觉醒,但现在她不了。她自己上!何只是分配到她身上的开路任务她在前,冲锋她也在前,对阵她也在前,战后收拾战场她还在前。

    “什么,你说让我退后休息?不不不,我不累!我是觉醒的3s啊,你们都没说累我怎么可以比你们还累?咱得为团队做贡献啊!我有这个能力就得全拿出来为团队创积分啊!不然我成什么了?我都对不起这张3s星将夫人的脸!”

    “我坚决不能休息!”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我可不能任性小气地把责任说丢就丢!队长您就瞧好吧,有我在,你闭着眼睛都能带领我们帝国第一学校拿下此次大比的冠军!”

    说这话的姜盈一身正气,简直跟她老公海恩如出一辙。

    但其实内心:呵呵,只想利用我的能力榨干我的价值是不是?你可别忘了,词典里还有一个词叫功高震主。

    姜盈用她的行动全方位多角度给大家直观诠释了什么叫功高震主。

    你再有指挥权在握又如何?在前线杀敌出汗最多的那个不是你。

    你再管理出众协调有方又如何?那个杀得所有人热血沸腾士气高昂的人不是你。

    你再能凝聚绝大多数人的忠诚又如何?忠诚不能让你为团队积更高的分,忠诚不能替代实力让你一路走向冠军的宝座。

    要不怎么说历史上功高震主的主最后都恨不得杀了那些功高的人呢,因为这种威胁实在是太如针芒在背了。

    你以为给的是磨难,到人家那里却变成了绽放的踏板;

    你在等着对方翻船,可人家愣是一次又一次扬帆再扬帆乘风再破浪;

    你曾觉得握住了手中的权就是握住了未来,却不想未来还没来这手中的权先变成了打脸的拳!

    白曦内心构建了十八年的精神堡垒在那一刻轰然倒塌,虽然不为人知,但他自己知道,他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

    星网上再起。

    “#姜女神必是冠军#看看,看看!这才叫实力!杠杠的硬实力!在硬实力面前,管你是粗暴村套路,还是文明城套路,都是渣渣!”

    “不能更感同身受了,我女神威武!等到了明天,我也要学我女神硬气起来,以硬实力打回去!#姜女神必是冠军#”

    “都闪开,我先笑!敬告某些暗挫挫耍坏的黑子们,我这笑可是骄傲的笑,可是一点都没有嘲笑某人自不量力的意思哦?#姜女神必是冠军##无良小人只会惨败#”

    就白曦等人的这点心机手段,那放在社会这个大环境里简直太普通太常见了,星网上有点社会阅历的观众们早就看穿了。

    但这种事情吧就这点恶心人,哪怕你看穿了,哪怕你自己就天天身在类似的环境中,但你就是没有办法有效反击。

    是,大家都知道对付小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实力打脸回去,但不是所有人都有姜盈这样硬的实力的。

    于是姜盈的做法简直就是一股泥石流,瞬间激荡了所有曾经被小人暗中打压的网民们的心。

    姜盈全星后援会由此规模再壮大一倍,星网上的弹幕每屠一版的屏都至少有一半以上的自称“姜丝儿”。

    盖西一身正装脚踏人字拖,都已经接待了不下三拨的主动要求赞助废柴联盟的大人物了。

    可在过去几年里,一直都是他求爷爷告奶奶的上门央求赞助还通常都求不到;两半月前,他还以为废柴联盟会就此黄在他手里。

    然后现在,他摇身一变成了香饽饽。

    因为废柴联盟自姜盈捐献后,盖西就自动把姜盈的大名挂上了废柴联盟永久顾问的席位上。

    因为就算姜子封到处宣扬姜盈是他的女儿,可是谁又不知道姜盈和他之间的那些恩怨摩擦。

    因为“n250星的所有者是姜盈”一事终于曝光了。

    当年一个出生就自带3s高基因潜质还不确定能不能觉醒的姜盈宝宝都引起了那么大的轰动,又何况是现在明摆着已经觉醒的3s姜盈!

    网民们的震撼不过就是像追一个偶像般的热衷罢了,但那些成功人士们的震撼只会想尽办法把震撼转化成有利的资源进而创造更大的价值。

    娘家姜氏中医那边目前状况不明也就不好急着出手。

    婆家那边男主人海恩星将不在m38星,老公公那是帝国总统轻易也勾搭不上。

    于是废柴联盟这边可不就成了能够在姜盈归来之前就先刷个好感的第一去处了。

    毕竟当年姜盈主动捐献名下财产可是大家都亲见亲听的,再一联想到姜盈这大起大落的遭遇,怎么都觉得姜盈和废柴联盟一定感情颇深。

    听说土蛋蛋出世的当天晚上,n250星就被海恩星将以姜盈的名义买下了。姑且不说这狗粮多壕多噎人,单就这一事的后续意义来看,就没人能轻视得了。

    星际时代的人类已经太长时间没有吃到过食物本身的口感了,现在连一个普通公民都知道,土蛋蛋的出世必将带动一个新的饮食时代的到来。

    人家一手握技术,一手握原产地,这以后还差得了钱?

    想从中分得一杯羹都得从现在就开始打入其内部拉关系。

    原来各种看不上眼的废柴联盟,自己一边打脸一边腆着脸回头吧!赞助捐钱一事,现在看来太不叫事儿了。如果捐点钱就能第一时间成为姜盈重新大起的嫡系,那他们可就太赚了。

    就像当初海恩提前预见的那样,姜盈3s觉醒的公开真的引起了各种势力的明争暗斗。

    只不过在海恩非常未雨绸缪的先给姜盈加持了名下一颗n250星球的身价之后,现在就是再有势力的势力,也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再出手了。

    想延揽人才,要么你要给人身份,要么你要给人钱财。

    可当对方叫姜盈,你能给什么身份?人家已经是3s星将夫人,帝国总统的儿媳妇了!

    给钱财?人家现在手里一颗n250星球那就是一座活金山。用得着你给的那点钱?

    面对这样的姜盈,哪怕是帝国总统也要慎重了。

    亚历山大想了想,觉得自己老公公的身份打电话过去不合适,便示意莎蒂打给海恩。

    可他忘了,莎蒂就算是海恩的亲妈,那也是一年可能都打不了一个电话的。

    某天夜里,当海恩再次趁黑摸到姜盈的身边,一边“举高高”一边缠绵热吻缓解“举高高”的时候,莎蒂的电话打来了。

    姜盈就坐在海恩的怀里,海恩腕间的光脑亮起显示出“莎蒂”二字的时候还是她是先看见的。

    她当时就愣了,愣的同时醋意就上来了。这一看就是女人的名字,能在这种海恩出任务的时刻打加密电话给海恩的女人,能是普通关系?而她非常确定整个机甲战一团绝对没有一个叫做莎蒂的女人。

    可她却脑抽的忘了自己老婆婆就叫莎蒂。

    姜盈一把推开了海恩,“喂,有女人打电话给你,你不先接?”

    海恩的惊讶并不比姜盈少,上次他妈打给他是一年前还是两年前来着?打来的目的还是因为他亲弟莱纳德想要到他出任务的太空战舰上来个新奇纯玩半月游。

    “这是我母亲,你现在不适合让她看到,乖,那边等我。”

    姜盈这才想起了为什么感觉莎蒂这个名字有点熟,原来是她老婆婆啊。

    醋意不及挥发就直接消散了,姜盈臊红着一张脸走到不远处一块石头那里坐着了。

    虽然她现在知道上次海恩来私会她已经提前对摄像智能做了手脚,但为了更保险,姜盈还是拉着海恩远离了大家的晚上休息地。

    这里是一处小山坳,除了他们两个,再不会有第三个人,也不会有摄像智能跟拍,她可以放心地想怎么看自己老公就怎么看自己老公。

    姜盈单手托着腮看他老公接起电话。

    海恩这次并没有升起隔离罩,只是注意不让莎蒂看到姜盈所在的方向。

    立正站好,恭敬行礼,“母亲,您好。”

    莎蒂第一时间不满地皱起了眉,如果不是亚历山大要求她必须打这个电话,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想看到大儿子这张无论何时都没有表情的脸。

    “你还没有结束任务?这次怎么这么慢?我听克洛萨对你父亲说,不过就是去抓几个越狱的星盗,如果不是临时没人用,都轮不到你出手。结果你就拖到了现在?你就是这么对得起你3s星将的名头的?”

    姜盈托不住腮了,没有隔离罩,她虽然看不到莎蒂的脸却是能听到莎蒂说出的话的。

    就这话,像是亲妈说的?有这么一上来就先挑儿子刺儿的亲妈?

    海恩低眉顺目聆听教诲,一声不吭。

    莎蒂于是更加不满地皱紧了眉,“行了,跟你说也是浪费我的时间。我打来电话是想通知你,你小舅舅的生日快到了你不会忘了吧?莱纳德说难得你这次在m38星没有去外太空出任务,那就一起过去祝贺。早点结束任务回来参加,记得带上你妻子!”

    “是,母……”

    不等他说完,全息屏幕就灭了。

    莎蒂挂断了通话。

    姜盈走过去抱住了海恩的腰,她觉得她老公需要安慰,可是她又怕安慰让她老公觉得难堪。

    姜盈假装任性道,“大比结束我只想和你回m38星就见天儿的在家憋着,我不想参加什么小舅舅的生日宴会,可以吗?”

    怎么可能可以。他小舅舅可不只是小舅舅,还是全帝国最大的营养剂生产商负责人。

    只怕生日宴会不过是个幌子,借机见他小媳妇儿才是真正目的。

    看来父母亲已经回到m38星,并且已经得知n250星的所有者是姜盈了。

    海恩低头在姜盈的头顶上一吻,“可以。”

    这一吻姜盈炸毛了,她火速捂着头发跳出了海恩的怀抱,“我都多少天不洗头了你还亲?你也下得去嘴。”

    海恩长手一伸,小媳妇儿轻松再回怀里,“没关系,我并不嫌弃你头上那一股子烤食土蛋蛋的味道。”

    姜盈脸更红了,什么味都闻出来了还不叫嫌弃?

    不过,“你怎么知道那是土蛋蛋的味道?啊,你也已经吃上了吗?”姜盈拍自己脑门一巴掌,“看我傻的,你在出任务又不用隔离光脑,你一定是从星网上看到的是不是?怎么样?好吃吧?我们老祖宗指点我的!”

    才说着,小银杏就从姜盈的左手心现形了出来,那树枝招展的,荡漾就两个字。

    “海恩大人看我看我,我还有更多更好吃的食谱哦?单一个土蛋蛋我就能让你吃得像满汉全席般豪华!我是不是很棒棒?”

    姜盈背靠海恩怀里怼小银杏,“你有食谱又如何?原材料不在你手里啊!等我结束了大比回到m38星,以后就连n250星这原产地没准都不能有机会再来了。你光有食谱有什么用?拿出来也得至少分一半利给别人。”

    说着说着就悲从中来,“老公,我们现在再去买n250星的所有权是不是晚了?”

    海恩严肃点头,“肯定晚了。”

    姜盈恨的咬小牙,“真是妒嫉死那个n250星的所有者了!混蛋王八蛋,都是占了我的光!他如果有良心就该知道主动分我一半!”

    海恩眉头一动,强自忍下失笑的冲动,“好了,到时间了,我得回去了。加油,你做得一直很好!”

    姜盈刚面露不舍,却在不经意瞄了一眼后爆笑出声,“老公你一直没能完成任务是因为举高高影响了行动吗?那真是对不起了啊老公。”

    眼瞅着海恩变了脸,姜盈立刻3s能力全开拔腿就跑。

    很快跑远的姜盈没看到海恩脸上露出了何等无奈纵容的浅笑。

    ------题外话------

    感谢wawachan,姗姗的然然,qq3529de4ab21119,云影殊璃,犀牛牛,冰之莹舞,w123874769,大葵,小靖儿,渐渐遗忘的殇,子衿,anlina,未来的我过去的你等小仙女们的组团鼓励!

    大家的支持对我来说真是闹木闹木珍贵呢!全都收进我的小心心里了~化作无限动力万更给你们看!么么哒~

    另:其实这一章我想取名叫: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

    23333333我又怕你们打我~所以才改了~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