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096 社会我盈姐,人美路子野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会合小队还是那个会合小队,一二三四队表面上看还是忠诚耿耿地团结在以队长白曦为首的周围,但其看不到的内心却在悄悄地改变了。

    因为姜盈3s全开的大杀四方,队里现在的积分八成以上都是姜盈拿到的。以白曦对过去大比视频的总结,目前的积分已经是历史新高了,而且高的不是一点半点。

    说句他非常不愿意承认的话,哪怕接下来的行程他们队伍什么也不做了,这样的积分也足够帝国第一学校队拿下此次大比的冠军了。

    白曦不能说不期待这样划时代的结果,毕竟帝国第一学校已经上百年不曾拿过大比的冠军了。可他越期待这样的结果,他的心情就越堵越塞。

    这样划时代的结果不是经他手创造的啊!

    他身为队长,又是一路觉醒都在超前的s级,他才是应该在这次大比中一跃成为最耀眼的那个啊!

    却不料被一个废f逆袭成了陪衬的。

    白曦不甘心,不服气,心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以至于他每呼吸一次都要痛一次。

    他如果就这么在大比中结束,那么当他回了白家,他还有何脸面!

    他在祖父和父亲面前是怎么保证的?他说他不惜性命也要让白家在全星系观众面前扬名。

    多少堂兄弟姐妹们平时就眼红他因为s级而独得祖父的宠爱,这次见他在大比中被3s比成了渣渣,那还不得被他们天天耻笑?

    他的老师同学朋友,过去的他在他们眼里那可都是骄傲,能以自己人的口吻提起他的名字来那都是一种脸上增光的存在。

    然而等大比结束之后,他们会不会在他的背后嘲笑他也不过如此?又或者,他们已经都想不起他,因为他们的目光都已经被更耀眼的姜盈充满了。

    只要一想到过去一直被人仰望的自己有可能堕落到是个人都会嘲笑遗忘的地步,白曦就心痛到无法承受。

    他不能走到那一步!他绝不让自己走到那一步!

    ……

    还是那片看起来小其实危机四伏的“小”树林,姜盈等人却走了好几天。

    眼看着就要走出遮天敝光的昏暗了,意外发生了。

    他们又碰上了另一支队伍,另一支队伍在跟一群棱齿龙缠斗。

    棱齿龙外形有点像古地球前期的霸王龙,三个成人身高,前肢短小,后腿粗壮,尾巴长达三米。长有巨大的菱形牙齿,头脑却简单。食肉,独居。

    一整副棱齿龙骨骼的积分还是非常可观的,是以但凡能碰上单个棱齿龙,大家都是能拼一把就拼一把。联合围剿,以智取为先,再加上队伍里要有几个s的话,这事儿倒也不是特别难达成。

    来自帝国伊林斯学校的队伍当然也不例外。

    他们有十二个s级,是这次大比中s级占比最大的一个队伍。如果说姜盈是凭靠单兵作战为帝国第一学校队伍创造了高昂的积分,那么伊林斯学校就是靠着十二个s级的携手合作一起为队伍创造着积分。

    这样的一支队伍自然不会放过棱齿龙骨骼的收集。

    当他们当中派出的探路的发现了一个单独出现的棱齿龙,而且明显还是一个幼年龙,仅仅只有一个成人那么高时,他们都兴奋了,兴奋到没有及时纵观全局就蹦了过来围剿,然后事情就悲剧了。

    他们看到的的确是一只幼年的棱齿龙,但人家这只小幼龙却是今天刚满周岁。

    龙生第一个生日,人家不得过一过啊?过了这个生日就代表着小幼龙可以自立门户,正式开始独居啦。如此具有龙生意义既代表着长大又代表着别离的生日,人家还得大过呢!

    龙奶奶家和龙姥姥家也都是能搞的龙家,一开始都假装忘了这回事,于是小幼龙生气了,离家出走了。

    只是小幼龙并不知道其实这离家出走的情节也一直都在奶奶家和姥姥家的计划之中。

    人家两大家子早就准备好了惊喜。

    什么漫天飞花叶啊,什么血肉如雨下啊,什么生日歌生日蛋糕啊,那真是应有尽有。

    就等着小幼龙走进圈套,啊不,走进提前准备好的庆生位置,给自家小宝贝吃最后一顿家人给准备的饱饭,然后你就独居自己打食去吧。

    眼看着沮丧失落的小幼龙走近了,啊啊啊,就这儿,位置刚刚好。

    开庆!

    唰唰唰,几条大龙蹿出来脚踹高如参天的树。

    哗哗哗,天降花叶雨,那叫一个温馨浪漫欢乐喜庆。

    嗖嗖嗖,剩余的两大家子十多口龙嗷嗷叫着从各自的藏身地点蹿了出来,其实就有点人类庆生口喊“surprise”集体现身的意思。

    蹿出来时小短手里也没空着,还抱着为小寿星准备的生日礼物呢。一边嗷嗷叫着,一边就把手里准备好的各种还带着血的新鲜肉块抛了出去。

    于是,几乎是同时蹿出来意图围剿小幼龙的伊林斯队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花叶埋了身,被血肉砸了头。

    气氛瞬间就冷凝了。

    最中间是一脸懵比还没反应过来的今天要过生日明天开始独居的小幼龙。

    中间一圈是意图围剿小幼龙的伊林斯队,为了一举拿下小幼龙,全队三十个人,一窝峰全上来了。

    最外面一圈是准备给两家最小的小崽儿惊喜的两大家子一共二十多口棱齿龙。

    大家都独居好久了,如果不是小幼龙过周岁生日是个大事,可能都不会聚到一起。所以龙员特别齐全,大家久别重逢也是特别开心。

    然后开心就戛然而止了。

    这事儿放谁身上谁不生气啊!

    哦,我们从四面八方好不容易赶回来给小崽子过生日,结果你们咔一下出现来破坏了。

    我们这么大的块头得使劲团着缩着才能完好的隐藏起来,这有多痛苦你们知道吗?

    那些带着血的鲜肉是我们特意给小崽子准备的生日礼物,可一个没砸到小寿星身上都砸到你们丫人身上了!

    知道我们忍着口水分割这些肉就为了大家一起更开心的同时开吃有多难吗?

    你们人类居然敢破坏!

    棱齿龙们愤怒了,伊林斯队遭殃了。

    尽管这些大家伙们头脑简单,并不会像狗鱼们一样还来个包围啊,偷袭啊什么的战术,但当一群纯蛮力的大块头聚集到一起时,有时候根本不需要战术的辅助,人家只要同时发动攻击,被攻击一方的队伍冲都被冲散了。

    这二十多只棱齿龙的规模那可比二十多只狗鱼的规模大多了,除了其中一个小崽外,其他都是五六米高。那一群大尾巴一甩,你近都近不了身。

    伊林斯队的队长叫维希,也是很有当机立断风范的一个人,一看情况不对就急急下令后退。

    但他们早就冲进了人家的“包围圈”,你就是退,无论往哪个方向退,都能退到某只棱齿龙的后腿底下。

    棱齿龙们杂乱无章地发泄着愤怒,却歪打正着,恰好破解了伊林斯小队的默契配合。

    二十多只五六米高的棱齿龙,对上三十个人,这实力差距不要太大。

    维希在高喊完“撤退”之后,紧跟着就喊,“退不了的就按呼叫救助装置,保命要紧!”

    这是来自去年大比冠军得主的队伍啊,人家今年来的目标可是卫冕。

    当那句允许按响呼叫装置的话喊出来时,队伍里没有一个人不心痛。

    他们都能理解维希的意思,是不想他们受到什么伤害,但越理解就越不愿意轻易放弃。

    他们伊林斯的荣誉啊,岂能就这么轻易的被他们葬送在这里。

    没有人去按呼叫救助装置。

    每个人都在用尽全身的力气防御。

    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更恶化了。

    打架这种事,就没有听说过谁和谁越打越冷静的,通常都是越打越来劲。

    人家棱齿龙一看这情况,怎么着?还赖着不走了?这是想强行加入我们的生日party的意思?成,也行,那就留下来做人形生日蛋糕吧!

    大哥二舅三叔四姑父,甩开膀子咬啊,咬死他们丫的!

    舅妈姑妈婶婶他伯母,生日歌也别唱了,我们直接开吃吧!

    嗷嗷嗷,棱齿龙们兴奋地叫。

    啊啊啊,伊林斯队惨叫惊叫加尖叫。

    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生日聚会,开辟了跨物种共庆的新时代,谱写了一曲必将在史上留名的超赞歌。

    场面壮观宏伟迭起,每个人,或每只龙,都深陷其中,没得自拔。

    这时候你就是再想去按呼叫救助都没用了。

    救助智能就算赶得来,都不能保证就一定能冲进棱齿龙群然后正好救得那个呼救的人。

    因为大家实在太狼狈了,披头散发衣衫破烂,血污一身不辨鼻眼。

    以智能只会扫描外形才能确认呼救人的程序,他们现在来了都得程序混乱。

    而且救助也是要遵循一定的规则的。那就是谁喊救助,谁得救。至于其他人其他情况,即使是救助智能行使正当的救助行为,那也不得干涉。

    举个例子就是,哪怕两个人都在生死关头了,其中一个按了呼叫救助,另一个没按,那么救助智能赶到的时候只会救按了求救装置的这个。另一个就是下一刻死在当场,也不会出手相救。

    这事儿真怨不着人家救助智能,程序就是这么设定的,除非你先改程序。但你要说改程序的话,呵呵,那不需要时间啊?不需要调试吗?等你改好了,那边早死透了,还用得着你智能出马?

    现在的情况就是所有人已经狼狈到男女不分面容不辨了,救助智能就算来了都不好辨认哪个是应该获得救助的人。

    姜盈等人就在这个时间出现了。

    打斗的动静那么大,姜盈他们不可能听不到。但姜盈是3s啊,大家都想,有3s傍身,他们怕什么啊?

    不就是两拨兽又干架呢吗?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坐收渔翁之利的机会啊!

    于是帝国第一学校的队伍非但没有想着躲避绕行,反而还临时调整方向正冲着干架这边来了。

    座下的狗鱼先有的异动。兽对兽嘛,总是动物本能更明显一些。它们先一步闻到了是比他们个头还大的兽的气息,它们开始焦躁不安,开始原地踏步不再上前。

    姜盈左手心的小银杏不及姜盈召唤就早早地现形出来了,因为它听到了树林里高大的树木正在迎风高歌--哈哈哈,这些非植物们又打起来了!打吧打吧,打死一个少一个!让你们丫的拿我家树叶宝宝不当生命!

    小银杏听的真真的,它连忙提醒姜盈赶紧调转方向,前面不能去。

    姜盈毫不犹豫地示意座下的狗鱼调头,并示警白曦,“前面有危险,我们不能去!快调头!”

    这如果还是过去那个以大局为重的白曦,他肯定会听姜盈的建议。但现在的白曦正被妒嫉冲昏着头脑,他几乎是在姜盈话落地的第一时间就张口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不行!如果只是兽与兽混战,我们当然可以避开绕行。但你看,那里明明有人!”

    坐在狗鱼身上的白曦已经能隐约看到棱齿龙和伊林期队混战的场景了,他的心脏紧张地收缩着,他一开口却是,“虽然不是我们的队友,但大家都是m38星上来的,我们岂能见死不救!姜盈,前面开路!”

    莉兹气红了脸,“谁有危险自有救助智能去救,你以为你是谁?你想当救世主你去当,你没资格拿别人慷慨!”

    胖达冲姜盈叫,“别理他,我们调头自己走!没人拦着他去送命。”

    就连坐在白曦身后的埃诺这次也不同意白曦的决定,“队长,太危险了,我们过去只怕也帮不上什么忙!那可是比狗鱼还大的棱齿龙群!”

    白曦从空间手环里一把抽出了钨刃,“没办法了,那你们绕行我去救人。情况太危急了,但凡他们能呼叫救助智能又怎么可能不叫?如果我没看到也就算了,可我已经看到了。我知道大比很重要,但再重要也重要不过生命!”

    白曦从狗鱼的身上一纵而下,扭头看姜盈,“我以队长的身份命令,接下来的指挥由你负责!你马上带人绕行继续向终点进军,不用管我!”

    说完不等姜盈回应,白曦已经快速冲向了棱齿龙群和伊林斯队混战的方向。

    “队长--”众人急呼。

    白曦这样的行为他们明明心里知道是有些圣母了,但正热血沸腾的年轻人们,可不就最容易被这样不顾危险的仗义出手所鼓动。

    再加上白曦并没有强制命令说“我不管反正我是队长你们就得听我的我说救就得救”类似这样的话,人家把后面的事安排好了,人家是自己去救了。

    这样一来,队长的形象瞬间高大威武了。

    --不救,我过不了自己良心这关;救,我有可能陷整支队伍于危险。

    --所以我放手队伍,你们走,我自己去救,没毛病吧?

    简直太没毛病了!

    “队长说的对,如果我们心里只有比赛结果的话,那我们还称得上是人吗?”有人跟着跳下狗鱼追了上去,“队长,我帮你!”

    “去特么的冠军目标!老子可不能眼睁睁着有人死在老子面前!加我一个!”

    都是曾经宁可死在狗鱼嘴下也不愿意按呼叫救助装置的人,现在又哪里忍得下心看着别人活活丧命。

    一个追上去了,两个追上去了,很快队伍里竟跑了大半。

    腾出的两只狗鱼也很贼,一感觉到背上没人了竟然撒丫子就跑了。

    科兰急哭了,她再心软也知道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你们别去,别去!快回来!主控室那边难道看不到这样的情况?老师们会不着急救自己学校的学生?他们肯定很快就到了,你们就别再增加稍后救助的困难程度了。”

    菜比挥舞着钨刃也跳下了他所乘坐的狗鱼,“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身为男儿,如果连路见危难拔刀相助都做不到的话,我就冲到了终点也没脸见人!兄弟们,只要你还有一点血性,那就一起上吧!”

    他还不忘鼓动更多的人。

    剩下的sabc们也坐不住了,即使有小部分理智的觉得科兰说的更对,但大家都有一个从众的心态。

    哦,别人都舍生忘死的上去救人了,就你不去?那这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得,跟着上吧!

    一群人乌啦啦跑了,原地只剩下了一只狗鱼和狗鱼身上的五个废f。

    秋漠的脸难看的啊,伤疤都狰狞的扭曲了,连骂好几声蠢货。

    科兰看姜盈,“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姜盈的脸色也不好看。

    见过脑残的,但没见过这么大规模组团脑残还脑残出优越感的!

    她一定也被传染了脑残,不然怎么会一路合队走到了现在?她当时就该力排众议坚定立场的只管自己小队的。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这回不救也得救了!不然整支队伍的大部分主力可就都折在这里了,这后面的赛程还怎么走!

    “救人!”姜盈从空间手环里拿出了电击棒。

    其他四人跟着备战,但仍然一脸懵比,“可是怎么救?”

    望着一群个头从狗鱼还大一倍的棱齿龙群,姜盈特别想爆粗口,她特么的也不知道怎么救啊!

    但至少知道不能靠两条腿跑着去救!

    姜盈又从空间里取出了一把匕首,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戳进了身下狗鱼的肉里。

    这头狗鱼早就想跑了,如果不是动物本能一直在警告着它“它敢走,它身上的女煞星就敢废了它”。

    姜盈猛地这一刀戳进来,狗鱼吃痛,瞬间蹿出。

    “我负责救!”姜盈一边控制着狗鱼蹿出的方向,一边做下了目前她能想到的最完美的决定,“你们负责启动他们的呼救装置!”

    丫的,她才不会拼着性命的危险白白救人!

    她可是要收费的!

    秋漠的眼睛唰一下就绿了,就知道她合他的胃口!

    胖达一改刚才的被动郁闷,直挥着电击棒嗷嗷叫,“这个可以有!必须有!”

    莉兹是激动不忘理智,“那我们的队伍呢?也帮他们按吗?”

    使劲挤眼挤眼,按吧按吧!借机都把他们淘汰出大比,她相信有姜盈在,他们五个也能拿下大比的冠军!

    姜盈身子一歪差点摔下狗鱼,她这一队的三观好像不怎么正直阳光啊。

    科兰努力维持着最后一个善良好人的尊严,“还是别吧?他们身上可还有着乘百的分数,还有他们的空间手环里也有好多积分的。按大比规定,当时淘汰出局的选手,其空间手环里的积分也要当时作废。”

    姜盈打下的那么多“江山”,以她自己的空间手环存储量肯定是不够用的,是以白曦理所当然地把这些“江山”分派给了全队的队员共同承担。

    可刚才那群人说跑就跑了,谁也没提把“江山”先还回来的事儿。

    科兰一针见血,废f们萎了。

    不能把碍眼的队友弄出大比真的好沮丧啊!

    都不想去救他们了。

    但还是得去。

    狗鱼被迫驮着五个废f冲到了混战群边上。

    姜盈从狗鱼背上站起来,脚踩狗鱼头借力一跃,扑上了某只最大的棱齿龙的后脑勺,然后举起手里的电击棒对准棱齿龙的一只眼睛--哧,整棒没入。

    棱齿龙仰头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

    而这还仅仅是开始。

    姜盈纵身跳下棱齿龙前按下了电击棒的电击按钮。

    嗷--棱齿龙的痛吼声变着调地直直冲击向了众人加众龙的耳膜。

    那样剧烈起伏的声波就差明摆着显示成“生不如死”的字样了。

    猛兽疼到发狂的危险就没有不感受到的。

    狗鱼是被吓尿的第一个,它眼看着已经拖离了姜盈的掌控,便也不怕剩下的四个废f了。一个猛抖,把胖达四人全抖了下来,然后它调头就跑,一边跑一边也没忘了把没尿的尿完。

    胖达四人先是摔得一懵,随后就被逗得也顾不得眼前的危急了,竞相大笑出声。

    笑声传到棱齿龙的耳朵里,那还能是什么意思?必须是嘲笑加挑衅啊!

    “吼--”眼睛里还戳着电击棒的棱齿龙冲着笑声就横冲直撞过来了。

    “快跑!”秋漠快手拉起另三人,赶紧躲藏。

    姜盈一脚踢开某棵树下的一堆杂草,一个可容纳五六个人的地洞露了出来,“进去,快!”

    那是棱齿龙们为了给小幼龙惊喜而临时藏身的位置,经由小银杏的指点,现在倒成了姜盈等人最方便的避难所。

    姜盈再次转身冲回棱齿龙群,“谁手里有电击棒?扔给我!”

    秋漠反应最快,姜盈话没落秋漠已经把自己手里的扔给了她。

    姜盈这次不像上次跟狗鱼硬拼,她基本都是在躲避,然后找到空子就往棱齿龙身上蹿。

    蹿到后脑勺的位置,对准眼睛就是一电击棒!

    但这次她没有启动电爆功能,仅仅是按下了电击按钮。

    棱齿龙跟狗鱼的习性大不一样。狗鱼群居归群居,但当一群遭受到危险的时候,当有同伴死在眼前的时候,它们会害怕,会分崩离析各自逃命。

    棱齿龙恰恰相反,人家独居归独居,但如果哪一天聚到一起了,肯定不是亲戚就是朋友。当它们一群遭受到攻击的时候,它们没有那个脑子去想自己怎么逃命,它们只会一根筋地卯足了劲为亲戚朋友报仇。

    所以姜盈不敢下重手真给电爆死一个两个,她要的是干扰,要的是场合混乱有机可乘,而不是场面彻底失控。

    棱齿龙的惨叫痛吼声声在耳,但姜盈听不到,她在跳下棱齿龙身体的时候已经开始忙着把棱齿龙攻击的人扔进胖达等人所在的地洞了。

    胖达莉兹和科兰,面带着友爱的微笑,在给扔进洞里的人做了简单的伤口处理后,下一刻就毫不犹豫地按下了他们腕间的呼叫救助装置。

    现在救助智能无法相救没关系,可以先记着账嘛。都在洞里藏好了,回头一起救个大的!

    过程中倒也不是没有抗拒的,但显然,在他们筋疲力尽而胖达他们正怨气冲天的前提下,那点抗拒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这个地洞很快就满员了,姜盈就通过小银杏的指点再换一个洞。

    已经有六只眼睛被插电击棒的棱齿龙视线模糊敌我不分无差别攻击了。也幸亏它们现在看不太清,不然注意到自己曾经藏身的地方现在居然成了敌人的避难所,它们气都得气晕过去。

    它们的前肢太短小了,心里知道要赶紧把眼睛里还在不停放电加振动的电击棒拔出来,但它们的小短手就是够不到。

    胖达趴在洞口一边等着接下一个被扔过来的人,一边笑得那个带色儿啊,“看吧,别管是人还是兽,这短小就是不行啊!”

    科兰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脸红。

    莉兹冲着胖达以树叶暂时补丁的臀部就是一脚,“你特么的还有心情开车?进来干活!”

    秋漠眼看洞里安全的很便早就蹿出去了,不干别的,就是抢人的电击棒然后扔给姜盈用。

    他嗜武却不会自不量力地找死,以他目前的能力,要他像姜盈一样在棱齿龙群中来回自如地穿梭,他暂时做不到。

    随着眼瞎的棱齿龙越来越多,场面越加混乱起来了。刚开始白曦他们还在心里偷偷埋怨姜盈这是帮忙还是帮倒忙,但现在他们不埋怨了。

    当场面混乱到一定程度,竟是对他们来说更有利了。眼瞎棱齿龙的无差别攻击就意味着,本该落到他们头上的攻击就这样被棱齿龙们自己承担了一部分。

    攻击减弱,他们能逃生的机会自然就多了。

    姜盈已经不用再扔人了,她只管以电击棒攻击棱齿龙的眼睛,其他人自动学会了配合姜盈的动作往各自离得近的地洞里钻。

    可惜就算钻了进去,迎接他们的也不一定是好事。

    “你要做什么?不许你碰我的呼救装置!”这是伊林斯队的队长维希。

    他用最后一点力气躲开了莉兹伸手欲按下他腕间呼救装置的动作。

    莉兹顶着杂乱的丸子头一身正气,“你看看你都脱力成什么样子了?不等着救助还要死在这里吗?比赛再重要还能重要过你的生命?就算比赛结束后你要恨我我也认了!”

    丫的!让你们给我们找事!

    莉兹都不用怎么动手,身体前倾,手一伸,咔,按下。

    正如她所说,虚弱到脱力程度的维希还真是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维希,一队之长的s级,活活气晕过去了。

    闭眼失去意识前不忘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莉兹:我记住你了!

    莉兹,没看到。

    这个按完还有下一个呢,他们队赶时间很忙的好伐?才没空多看你一眼!

    莉兹按完了这个早扭身去按下一个,啊不,去忙下一个了。

    白曦也钻到了一个地洞里,“不能等姜盈团灭了这群棱齿龙我们再撤了,那样太危险也太浪费时间。我们这就分批撤!”

    “那姜盈怎么办?”人家拼了命的跟过来救了他们,结果他们却要先撤?

    白曦义正词严,“我们留在这里也是拖姜盈的后腿,不然你们谁能出去帮她一把?但我们如果先安全撤离了,孤身一人的姜盈才更好脱身不是吗?撤!”

    一个帝国第一学校的人架一个来自伊林斯的人,大家开始分批向外撤离着。

    科兰等人没拦着,但也没有听命撤退,“你们先走,我们等姜盈一起走。”

    队里也有几个人神色异动想要开口附和,然而被白曦抢了先。

    “你们等?你们等什么?等着好不容易安全的你们再陷入危险吗?你们到底明不明白,对于3s姜盈来说,我们只会是累赘。”白曦怒不可遏,“现在伊林斯的人已经全部救出,剩下的我们唯一能为姜盈做的就是单方面减轻她的负担!”

    科兰等人被噎得回不出话来,因为他们被白曦说动了。姜盈可以为他们拼死出手,可是他们却连为姜盈解除后顾之忧这种简单的付出都做不到吗?

    他们觉得惭愧。

    白曦多懂人心啊,眼睛这么一扫就知道事情成了。

    “行了行了,动作快点!我们越早离开这里,姜盈也就能越早的摆脱困境和我们会合!”

    科兰等人只得暂时听从安排。

    莉兹找了个机会不顾危险地大声提醒姜盈,“姜盈,我们先撤了,就在前面的林子边等你,你别恋战,快点脱身出来和我们会合!”

    因为姜盈下手最多,现在棱齿龙们已经凭气息记忆住了姜盈。它们都不怎么去追其他人了,就一门心思地闻着姜盈的气息冲撞过来。

    姜盈很忙,很喘,不吱声都有棱齿龙闻着她的味过来,这如果再吱声的话岂不是更招事?姜盈没回话,抽空高举一只手晃了晃。那意思就是:知道了。

    以目前的局势来看,要想大家都安全撤离,总要留下吸引棱齿龙注意的火线。以她现在最受棱齿龙“欢迎”的地位来看,再加上她的能力,还真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了。

    她没空埋怨,也没空去分析为什么不找她商量一下就做出了把她留下吸引火力的决定。

    她真的焦头烂额中。

    电击棒也是会没电的!

    本来那点电流对于棱齿龙来说就不足以致命,现在电再一没,已经挺过了最痛苦的那段时间的棱齿龙就像恢复了似的,一下子就个个精神了。

    当发现那么多生日蛋糕都跑了,当发现戳瞎它们两大家子眼睛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它们能不崩溃?能不发狂?

    本来随着那些同伴们的撤离,姜盈开始计划如何脱身就行了,这总比刚才缠斗不休来得简单。

    然而真实情况却是,随着那些人的撤离,棱齿龙的怒气越来越大,攻击也就越来越猛,姜盈现在想脱身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正在同胖达他们反方向撤离的姜盈一个不小心就被某只棱齿龙的尾巴给扫到了,肩膀重重受了一击,姜盈重心失衡,侧翻滚入了旁边的草丛中。

    草很高,虽不至于像卵叶草那样比人还高,但至少也有半人高。

    姜盈也不至于摔一下就摔懵到忘了自己的处境。她就地一滚,想的是借着半人高的草先暂时遮掩自己的行踪再找机会撤离。

    可万万没想到,她这一滚再一抬头,竟然对上了草丛深处的一双眼睛。

    人眼。

    阴险,凶恶,毫无人性的波动。

    姜盈的脑瓜皮当时就乍了,第一眼就知道这人绝对不是参赛的学生!

    那么会是谁?

    脑海里瞬间闪过了莎蒂来电时说过的话,那是海恩这次的任务目标,越狱的星盗!

    他们有几个?全部窝藏在这里还是仅有一个被她碰巧撞上了?

    某只棱齿龙的大脚掌就擦着姜盈的胳膊踩下了,姜盈也没敢动一动。

    她的头顶就有一个一直在兢兢业业工作着的摄像智能,她不敢想像当摄像智能有机会把对面的那双眼睛纳入摄像范围再同步到星网的时候会引发何等的后果。

    当越狱星盗的行踪被暴露,当他们从星网上看到自己已经无处可藏,那么他们还能安分地等待被缉拿?

    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参赛学生!

    哪怕其中只有一个出了意外,军中那些老早就看她老公不顺眼的人会不借此大做文章?会不把责任都推到是她老公缉拿无力上?

    姜盈汗如雨下,焦急如焚。好几种方案同时在脑海里预演,又很快个个推翻。

    快想快想,你个废f脑袋,你可快点想啊!

    可偏偏就在此时,事情又有变了。

    “姜盈!你在哪里?回答我!”是不放心的秋漠自己一个人偷摸了回来。

    姜盈脸色大变,不仅是因为秋漠的去而复返,更是因为对面那双人眼面前开始升起了一把枪。

    那枪她认识,觉醒之初在机甲战一团的时候她老公就给她讲过练过她还单手拆解过。

    那是一把z射线枪,射程虽近,穿透却强,被射中的目标伤口很难愈合,而伤口不愈合通常就意味着失血无法控制。

    失血无法控制,生命就危在旦夕!

    ……

    星盗一二三四五六七号是因为走私军火才被抓的,但因为他们宁死也不说出最大那批军火的藏匿地点,这才没有被执以死刑。

    那批军火数量太大,一旦流落出去很麻烦,是以军部暂时不执行死刑为的就是严刑拷打意图先找回那批军火。

    谁知道时间这么一拖,竟是让这几个人找到机会越狱逃走了。

    这七个人利用他们先前藏在m38星某处的一架小型战舰,穿越太空,躲来了n250星。

    因为他们藏匿的最大那批军火就在这里!

    然而海恩却不知道个中内情。

    他接到的命令只有不惜任何代价或缉拿或击毙这七个越狱的星盗。

    海恩也没有多问。

    军人执行命令就是这样,上边说什么你就听什么,没说什么你就不能问什么,老实把任务完成再复命就成了。

    自追来n250星以后,这七个人也很乖,每天不是吃就是睡,间或刷刷星网撸两把,宅的像普通帝国公民,半点都没露出来这里就是他们藏匿军火武器大本营的痕迹。

    利威尔等人初见这群人还纳闷呢,看着也不像有那么大本事的犯人,怎么就有本事越狱了呢?

    本想落地就出击拿下,然后回m38星复命,结果发现大比的举办场地在这里。稍一谨慎,又遭遇了千古一吃土蛋蛋,得,更不着急了,啊不,是更得需要谨慎了。毕竟这么多人呢,万一伤到哪个也不好不是?

    七个星盗宅归宅,但也知道警惕地每天变换休息的地点。

    海恩等人就一直在等他们主动远离比赛的学生们,谁知这一等竟是先等到了军火武器的现身。

    事情怎么就那么巧,这批军火武器刚好就藏在了这片小树林的地底下。

    当七个星盗从光脑上看到棱齿龙和伊林斯队在小树林“火拼”上的时候,他们立刻坐不住了。

    一个不小心这就是要在星网上完全暴露的节奏啊!

    谁还能宅得住!谁还能乖的了!

    七个星盗立马动身前往小树林。

    海恩一看七个人头一回大白天有动作啊,本能就知道事情有变了,他们立刻也跟上了。

    七个人靠近小树林后就分开各自行动了。

    海恩这边只有五个人,哪怕一个跟一个,都得漏掉两个。

    3s的姜盈天赋爆表,幸运值也是爆表,她碰上的这个正好是漏掉的其中一个。

    ------题外话------

    感谢大乔,南城以南浅夏未过,刘合晶,leo风若,悠悠月下,vickier竹,果果吉祥,挣扎,似水年华,薇安,to Λekνep等小仙女们的组团鼓励!群么么哒~

    另:话说我妈最近特别注重保养,一边自鸣得意谁都夸她年轻,一边不忘劝我爸也保养保养。

    我爸就说了,老了就是老了,你变年轻了又怎么样?充其量就是岁月倒流再嫁我一次罢了。

    我妈耿直回应:我要是能倒回年轻那时候,还能嫁你?

    我爸被撅得一脸无语。

    我硬着头皮打圆场:那倒回刚嫁那时候就行了。

    我妈:嗯,也行,就不用再生你了。

    我:……

    #日常回家就想离家出去系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