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097 大植物赢了: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咻,一道光子弹擦着海恩的前胸射了过去。

    而就在前一刻,海恩才用通讯器通知四个部下,各个击破,就现在,不能再等了。

    海恩都没看到人影,只是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后身子及时侧了一下,这才躲过了刚才那一枪。

    他自信反应够快,然而在他顺着光子弹来的方向几乎是瞬间看过去的时候,依然看不到半点人影。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对方不仅有武器,还有追踪电磁的雷达。人家根本不用怎么瞄准,通过雷达就能确定他的方位了。

    海恩连续变换好几个方位,颈部的肌肉都绷紧了,他想起了姜盈现在就在这个小树林里。而且姜盈,什么武器都没有!

    通讯器里很快响起了利威尔的声音,“团座,他们有武器!而且很精良,数量也不像少的……”

    话到一半海恩就清楚地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枪声。

    萨奇破口大骂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军部下达任务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说这批星盗有武器装备?艹!我小腿中枪了!”

    海恩纵身再躲过一枪,杀气罩身,“更改作战计划,更改作战计划!放弃活捉,全部击毙!”

    话音才落,又是一梭子的光子弹冲着海恩射来。

    海恩这下更确定对方的确有追踪雷达装备在身了。

    他一边不停变换着藏身的地点,一边用通讯器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对方有雷达装备,即刻起保持电磁静默,保持电磁静默!”

    啪,海恩捏碎了耳边的通讯器,同时反身迎着光子弹射来的方向急驰而去。

    他小媳妇儿就在这儿呢!

    ……

    扣动板机的动作与姜盈从草中腾身跃起的动作几乎同时发生。

    咻,一枪擦着姜盈的小腿射过去了,裤子烧坏,白皙的皮肤露了出来。

    啪,姜盈一石头拍烂了头顶的摄像智能。

    秋漠眸子一缩,紧跟着就像姜盈一样旋身一腿踢爆了他头顶的摄像智能。

    星网上直播的画面到此戛然而止。

    网民们炸了。

    “怎么回事?怎么没画面了?人呢?智能呢?都死哪儿去了?”

    “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你们看到刚才姜女神的动作没?她那一石头明明就是冲着摄像智能来的!”

    “还有我漠哥!漠哥那一腿就是故意朝着摄像智能去的吧?为什么?”

    “楼上+1!你们还记不记得姜女神之前的表情?那样的汗如雨下,那样的如临大敌!可是在之前无论是对上狗鱼也好,陷入棱齿龙群也罢,我们姜女神什么时候露出那样紧张的表情了?”

    “等等,我捋一下啊。你们的意思是说摄像智能是姜女神和漠哥自己破坏的,因为他们遇到了更大的危险?可是这逻辑不通啊?什么危险能让他们不去应对危险,反而要先毁掉摄像智能?他们不知道只有摄像智能把他们的情况传回主控室,主控室那边才能根据情况安排救援吗?”

    “丫的!主控室的人呢?这边都有人不在监控范围之内了,你们就不知道赶紧另派摄像智能过去吗?我们等着看呢!等着看呢知不知道?”

    “艹!谁要看那群一被救了就先跑的废物们啊!快补摄像智能过去!我们要看姜女神!我们要看漠哥!”

    ……

    其实不用网民们摧,主控室早就在炸了。

    而且炸的不是一拨。

    先是伊林斯学校的两个带队老师炸了。

    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现在就像个泼妇似的,口沫横飞,怨气冲天,“凭什么帮我们的学生按下呼叫装置?他们有什么资格?这是犯规!我们要求即刻终止帝国第一学校的参赛权利!”

    本来伊林斯队陷入棱齿龙群围攻的时候,看着学生们危在旦夕他们是又焦急又心痛,但还是做好了放弃的准备。

    那时候他们恨不得手穿过光脑屏幕,帮忙启动呼叫装置。别管救助智能救不救得了,你可先按了先等着啊!

    他们就想着只要孩子们安全回来就好,只要能不死一个的全须全尾的全带返回m38星就好。什么卫冕,什么冠军,他们都不在乎了。

    可是峰回路转,姜盈带着人赶到了。

    他们的队伍有被救的希望了!

    两带队老师那个高兴啊,如果不是苏米天生一副“凡人休得近我一米”的冰山气场,这两男老师都能给苏米来个男男混合亲亲抱抱举高高。

    但即使如此,温妮亚也是被他们两个一边热泪盈眶地高喊着感谢一边抱起来转了三圈。

    第四圈没转了,因为这时他们从监控台上看到自己学生的呼助装置被启动了。

    两男老师一开始还没相信,不对,这拼死过去不就是为了救人吗?都已经救了还按他们学生的呼救装置是几个意思?不不不,不能因此就武断地对救命恩人冠以阴谋论。肯定是手误,手误!

    然后接下来他们就亲耳听到主控室里不停有呼救装置被启动的反应声响起,他们同时还亲眼看到了胖达等人不由分说按下了伊林斯队所有队员的呼救装置。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去年的大比冠军,今年最有希望成功卫冕的伊林斯队提前出局了!

    两男老师当时就崩溃地坐地开嚎了。

    别的老师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不劝不说,还添油加醋呢。

    “就姜盈他们几个f最后进去之前不是嘀咕来着吗?虽然声音很小,但我还是大概听到了些。他们进去之前分明就已经打好了主意会按下伊林斯队的呼救装置。”

    “这一招狠啊,既救了人又提前淘汰了一个最强劲的竞争队伍。伊林斯队还不能说啥,毕竟人家可是在棱齿龙的嘴下救了你们的命。果然不亏是3s的头脑!”

    两男老师一听这,更来劲了。

    一个指着温妮亚的鼻子跳脚大骂说帝国第一学校无耻之极尽耍小人手段,一个抱着主办方的大腿就是一通鼻涕眼泪煽情,说什么他们多么不容易,说什么刚才孩子们为了学校的荣誉如何抵死抗争,说什么反正这次启动呼救装置不是他们学生的主动行为必须不能算。

    主办方的负责人叫商言,亚裔,最大的优点就是无论面对什么情况都能完美地调控自己的情绪。

    他就是凭着这一点才挤下其他竞争者一举拿下了负责人的职位。对于参赛的学校来说,大比是机遇;而对于他来说,这更是天上掉大馅饼的大好机会。

    单说自确定他是负责人的消息放出后,他明里暗里收到的好处都比他过去几十年奋斗的还要多。

    而当大比开始,姜盈的3s实力觉醒之后,他还没有回到m38星,打到他私人电话上的就更不计其数了。

    打听什么时候结束什么时候返航回到m38星的,打听姜盈在太空舰队的哪个舰哪个区域可不可以提前预约安排医疗和营养餐的,等等等等。

    提前往姜盈这边打关系,自然也少不了他的好处。不说那些口头上的承诺,单说已经到账的,就已经到了让他做梦都会笑醒的程度了。

    商言很兴奋,也很自豪。因为姜盈跟他一样是亚裔,他有一种同为亚裔的共荣感。

    于是接下来的指挥过程中,他越加的谨慎和稳妥,希望这次大比在他的指挥下,在有了圆满的一个开始之后再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意外就来得这么快,还这么势不可挡。

    商言第一次头大的人设都要炸了,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参赛学生强行给其他学生启动呼救装置的例子,就更别说一强按还就是一整个队伍的了。

    按比赛规定来说,强行按下非自己呼救装置的行为是犯规的,主办方是有权利即刻终止犯规学生的参赛行为的。

    可偏偏眼前这种情况又是特殊的,因为伊林斯队的整体状况的确不怎么好。在没有治疗仓随队治疗的条件下,他们就算坚持接下来的比赛行程也很难说就能安全抵达终点。

    这如果是正式在前线开战,无论是从及时止损保留己方实力的方面考虑,还是从减少拖后腿的数量就是在增强己方战斗力的方面考虑,这样筋疲力尽留下也是拖后腿的前线战员肯定是会被勒令退下战场的。

    但这又不是真正开战,人家要说真能憋着那么一口气爬也爬到终点呢?人家不为名次,人家只想完完整整地给自己的参赛经历划下个圆满的句号呢?这也不是不可能完成的对不对?

    好,能理解伊林斯队了,那就要惩罚帝国第一学校吗?

    那可是拥有着帝国第五个3s的队伍啊!那可是整个帝国的财富!现在m38星所有有权有势的人都在拧着脑袋的想怎么巴结这位3s女神,他可倒好,先一令下去给终止参赛了?

    作死都没有这么作死的啊!

    商言焦头烂额还没完,主控台上显示情况又有变了。

    先是负责姜盈的摄像智能爆了,紧跟着负责秋漠的摄像智能也爆了。

    这就代表着小树林那边什么情况他们都看不到了。

    商言一下子就急了。如果说有画面直播着,他们亲眼看到了姜盈和秋漠因为不敌棱齿龙群而受伤甚至失去了生命,但只要这两人没有按下呼救装置,那么主办方就不用负任何责任。

    但如果是什么也看不到,等回头又收到了两个人受伤或者失去了生命的消息,那可就是主办方的责任了。

    再说了,这姜盈和秋漠什么能力现在已经能看出个不离十了,这样的两人如果折在大比现场,他的责任心也不允许啊!

    他不想马上就补派摄像智能吗?他当然想啊!

    事实上商言很快就从大部队那边调出了两个摄像智能,可还没下达调派命令时,紧急加密电话到了。

    来自帝国总统秘书室的电话,严声命令他,即刻封锁小树林方圆百米,不得再派任何摄像智能或者救助智能等一切智能过去,里面的情况暂时由军部接管并负责!

    商言接电话之前是急的直冒汗,接电话之后就是吓的直冒汗了。

    军部接管并负责?什么样的情况军部会直接接管并负责?

    再一联想到刚才姜盈那样如临大敌的表现,他就是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事情出了大乱子了。

    他管不了了,他也没资格管了。

    商言终于不负重望地也炸了人设。

    “都特么的给我闭嘴!嚎嚎嚎,你们有什么脸嚎?不是人家救你们的人,你们的人现在可能连命都没有了!哦,现在安全了就想反悔是不是?行,我给你机会反悔。但你要知道,从哪里反悔就得从哪里重新开始!救助智能是从小树林那里接到人的,这要放回去也得从那里开始放!好,你们现在来给我决定,要放回还是不放回?!”

    伊林斯队两个男老师不吱声了。

    他们的学生连走路都得靠人架着了,现在如果放回小树林的话,就还得遇上那群眼插电击棒的棱齿龙了。这不还是情况照旧?

    怼完了这边,商言又怼看热闹的其他学校老师。

    “看热闹不嫌事大对吧?你们怎么就不看看人家帝国第一学校的积分?人家现在的积分都比你们所有队加一起的积分还多了!眼看着积分比不过人家了,就小鼻子小眼的开始恶意评判人家的道德层面了是不是?”

    “刚才紧张的催我提前派出救助智能靠近待命的是哪个?我看你们刚才都恨不得穿过光脑屏幕进去帮忙按了!现在人家按了就不行了?哪儿不行了?这情况能一样吗?不按的话那群拖后腿的还指不定弄出什么妖蛾子呢!我要是在现场,我也按!”

    主控室里的各带队老师们被怼没电了。

    苏米这时开口了,“星网上已经在刷屏呼唤替补摄像智能赶紧工作了,再放任不回应的话,其他直播的画面只怕也要被刷屏覆盖了。”

    其实这还是小事,各媒体那边打来询问究竟的电话已经让通讯组忙不过来了。

    而他又不能实话实说小树林那边已经有军部接管了,他现在没权利去直播了。

    军部的事情,就算不用直言警告他要保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轮不到他碎嘴子。

    商言抹掉一头的汗,小手指自以为不趁人注意地一键引爆了刚调出来的两个摄像替补智能。

    “啊,这可是好不容易才能调配过来的唯二替补智能,怎么突然爆掉了?这下怎么办?”

    众人集体眼抽:大哥,您的演技还能更浮夸点不?

    但这样一来,大家基本就心里有数了。刚才商言接了一个紧急电话后表情就变了,现在又是这样浮夸的推托之举,想也知道事情这是超出了主办方的管理范围。

    “通讯组,马上发官方通告,就说能源携带不足,无法补上摄像智能,但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协调。”

    众人眼抽第二次:这么官(nao)方(can)的回应一出,主办方得被喷死知道不?

    商言内心早就泪流成河了,就知道钱不是那么好赚的!现在他就是骑棱齿龙难下的一个状态啊,哪怕被喷死这锅也得他背了。

    “剪辑组,马上剪辑刚才姜盈带人解救伊林斯队的视频,放出高清回放。”

    本来这些高清的视频他是要留着大比结束后再高价卖给各媒体的,但现在也顾不上,先遮过这一段再说吧!

    ……

    m38星姜家没炸,相反,艾珊在开酒庆祝。

    姜连翘推门进来赶紧一把抢下艾珊手里的酒杯,“妈,你做什么?你忘了肚子里的弟弟了?”

    艾珊自嘲地笑,“弟弟?光我记得他你就有弟弟了?你别傻了,那得你爸记得你才算有弟弟!可你爸现在眼里只有他的盈盈公主殿下!”

    “妈!”姜连翘把酒杯重重地墩下,“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还是过去那个给我们四兄弟姐妹遮风挡雨什么都不怕的妈妈吗?我们四个都被赶出姜家本宅了都还没怎么样,你怎么可以这么容易就灰心!”

    就在姜盈的3s能力于全星网上大展神威之后的第二天,姜子封不由分说就把姜连翘四兄弟姐妹赶出了姜家本宅。

    姜连芯倒是因此不用再被关禁闭了,可是她的心情非但没好反而更糟了。

    因为她知道,只要姜盈还活着,还是3s,她就再没有可能回到姜家本宅了。现在是她想要被姜子封关禁闭,她爸都不稀得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

    三四层已经在开始重新装修了,姜连翘离开家之前看到了装修图纸,那就跟姜盈以前在本宅的时候一模一样。

    姜连翘心痛上火夜夜睡不着觉,但她知道她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阻止不了。就像当初姜子封因为他们兄弟姐妹比姜盈的基因等级高就弃了姜盈把他们接回姜家一样,现在姜子封不过是又来了一次同样标准的选择,只不过选择对象位置调换了一下。

    她还打听到姜子封在偷偷地联络李梦蝶看能不能复婚。

    姜连翘对这样的姜子封失望了,她回来看艾珊就是想劝劝艾珊。

    “妈,我们离开他重新开始怎么样?重新回到过去我们五个相依为命的那段日子怎么样?没有他的时候,我们也过得很好啊?”

    “不!凭什么是我离开?我现在是姜家名正言顺的夫人!你们是姜氏中医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我们凭什么要给别人让路?”

    艾珊说着说着突然笑了,“连翘你别担心,妈妈都已经安排好了,现在的情况只是暂时的,很快事情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可是姜连翘听到这样的话只觉得心头更毛,“妈,你做了什么?”

    艾珊一指光脑,“你以为姜盈和秋漠为什么主动破坏了跟踪他们拍摄的摄像智能?我告诉你连翘,秋漠就是那个妈妈花高价从黑道买通的杀手!”

    艾珊笑得一脸得意,“呵呵,星网上的人还猜姜盈为什么脸色大变呢!能为什么?只能是因为她终于看出了秋漠居然有杀她的意思呗!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信任的队友会杀她吧?这等心理冲击,她能不大汗淋漓能不骇然失色?”

    姜连翘不敢相信地直摇头,“所以秋漠旋身一脚踢爆他头顶的摄像智能其真正原因是他要动手了,但不能让摄像智能看到?”

    “对对对!”艾珊现在超级满意自己挑的这个人选,“就为了挑选一个最合适的人选,我可是花了三倍于万事屋的价格找到了一个什么姚老头才买到了秋漠的联系方式。现在看来,这钱没有白花!有什么比来自身边的人背叛更令人痛心呢?”

    “可是妈,姜盈现在是觉醒的3s,区区一个秋漠能杀得了她?”姜连翘不抱希望,但又忍不住心存那么一点侥幸心理。

    艾珊不在乎的摇头,“我管他杀不杀得了姜盈,反正姜盈不死他就等着死吧!”

    ……

    n250星。

    秋漠踢爆头顶的摄像智能时,他离姜盈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z射线枪发射的声音微乎其微,他并没有听到,但他看到了姜盈跃起后那小腿侧面的火光一闪。

    常年混身黑道的他一眼就确定了,那只能是某种热武器产生的效果。

    脑中瞬间闪过各种想法,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为什么会有热武器出现?怎么可能有热武器出现!啊,她家男人也在这颗星球上。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肯定不是来旅游度假的!

    脑中闪的快,动作更快,他马上就明白了姜盈动作的意思,并紧跟着做出了同样的处理。

    对方人员不明,武器装备强弱不明,就绝对不能先暴露在星网上,否则首先承受恶果的就只能是他们!

    看到秋漠这样的反应,姜盈很是松了一口气,心中无比庆幸回来的是秋漠。

    聪明人就是好合作,不用她明着说什么,对方就能默契出击。

    姜盈一边借着棱齿龙躲避着身后那双眼,一边迅速向着秋漠靠近,“对方有枪,我会解决。你现在马上返回去,无论你编什么谎话,反正不许一个人再靠近这林子!”

    逃?姜盈没想过的。

    以她参赛学生的身份来说,她的同伴们就在林子外,他们的冠军之路已经走了一大半,她绝不允许这种时候再发生任何意外。

    以她星将夫人的身份来说,这个星盗如果不拿下,那么她老公那边因此出了纰漏怎么办?她还没给她老公以冠军长脸,就先在这里丢了脸?她做不到。

    再有就是,姜盈可以拿自己拼命,她却不能拿秋漠的命为自己行慷慨。

    秋漠能放心不下她回来找她,她领情了,就越加不想让秋漠留在这里。

    哪知秋漠非但没走,反正露出了嗜血的一笑。

    “跟兽打我没经验,但要说跟人打,还不是好人,相信我,你需要我的帮忙!”

    他说着就要蹿出去,姜盈旋身就是一个扫堂腿,将人扫倒在地的同时,自己也快速地趴了下去。

    咻咻,两声枪响擦着头顶过去了。

    姜盈怒目,“这不是m38星的伦巴底街!这人是越狱的星盗,你碰到的那些黑道人跟他没得比!”

    紧说着又有一只棱齿龙的大尾巴扫了过来,两人不及起身,抱头又是一个连滚翻。

    停下,各自头带草屑,二傻子似的。

    秋漠“呸”一声吐掉嘴里的土,眼睛里尽是被引燃的戾气和杀气,“这仇结大了!现在你走我都不走了,必须弄死丫的!”

    姜盈想崩溃,“喂,你别意气用事啊!我都不知道对方有几个人,武器装备到什么程度……”

    “所以你就更需要一个牵引对方火力的同伴,这样你才有机会去摸清对方的实力!”秋漠打断姜盈,左手刀右手刃杀气全开,“别废话了,先解决了这一个再说!我左你右!”

    秋漠像一匹矫健的狼,身子一矮就消失在了半人高的草丛中。

    姜盈无语一秒,下一秒就迅速返方向蹿向了另一边的草丛中。阻止不了,她就只能加快反击的速度了,不然只会让事情更恶化。

    在他们跑过的地面上,不时有地面被灼烧的痕迹留下。

    那是z射线枪造成的。

    ……

    时间一秒一秒在飞快流逝着,沸腾的星网暂时被高清的姜盈杀敌大特写平息了,可是现实里的姜盈却仍在小树林里生死搏斗着。

    她现在能确定对方目前只是一个人了,但这一个人却手拿双枪,还能双手同时开枪。

    她和秋漠原来的打算是一个吸引火力,一个尽快靠近。可现在,他们两个都被连续不断的枪击逼迫着根本靠近不了。

    再加上他们一直利用棱齿龙当盾牌躲避着,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他们倒是暂时安全了,中枪的棱齿龙可是越来越多了。

    棱齿龙群彻底失控了。它们疯狂的冲撞着树木,树木倒塌一地。那些树木长着的时候都高要参天了,这一倒下更是声势浩大。枯嗵一个枯嗵一个,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被树砸死。

    倒塌的树一方面成了姜盈和秋漠更全面的盾牌,但另一方面也阻碍了他们更自如的活动。毕竟平地跑和翻越障碍跑所耗费的能量不可能是一样的。

    没了秋漠在身边,也没有摄像智能在跟着,姜盈早就把小银杏召唤了出来。

    关于持枪敌人的位置,小银杏也早早就准确地告诉了她。可问题是,她现在没办法靠近啊!

    以她和对方的距离,在人家有枪的前提下,这距离都得算做射程近的;可在她手里只剩下刀子的前提下,她就是把膀子甩脱臼了也甩中不了目标啊。

    姜盈急的直想骂,你说主办方也是,你刀枪剑棍都准备了,你也给准备个弓弩什么的啊?结果空间手环里都是近身搏斗的武器,愣是没有一个适合远程攻击的。

    其实这事儿真怪不得主办方,人家怎么可能给你准备适合远程攻击的武器!

    哦,大老远发现高积分猛兽了,你也不用靠近,从老远“嗖嗖嗖”几支剑弩射过去,灭兽捡积分?这不闹着玩儿呢嘛!那这次大比的意义何在?刺激觉醒的目的又谈何实现!

    主办方也没想到这次怎么就那么巧碰上了越狱的星盗刚好也逃来了n250星,更不会想到这些星盗还把大批量的军火武器都藏在了这里,就更更没想到n250星那么大还真就有学生撞上了这块藏匿军火武器的小树林。

    只能说姜盈3s的幸运值真真是爆表了。

    “姜盈,接着!”

    是秋漠的声音。

    姜盈寻着声音看过去,先看到了半空中亮光一闪。姜盈后退一步,伸手接住。

    竟然是一支刚刚才在脑袋里闪过的弓弩。

    曾经在姚老头的铺子里见过的弓弩外形,只不过姚老头的手工制弓弩的主框架是金属制,而手里这个却是木棍做主体。

    造型也简单,弓筋更是只能用藤蔓来代替。

    但要说射程的话,已经比手里的刀子什么的来得远多了。

    姜盈已经很惊喜了,来不及去想为什么秋漠会做这个,她火速从空间手环里找出了适合做箭的细长刀子。

    搭弓,瞄准,射!

    一道亮光射出的同时,姜盈手里的弓弩也断了。

    木头不够硬,藤蔓不够韧,姜盈的力度又太大,弓弩没能承受住反冲力。

    但姜盈并不失望。

    因为随着那道亮光的射出,草丝里很快传来了一声闷哼。

    中了!

    “秋漠,上!”姜盈招呼一声,同时身向前冲。

    秋漠的面前相对于姜盈来说少了棱齿龙的攻击,所以他就能更无障碍的向前冲。

    这一冲出事了。

    星盗七号中的那一刀子并不致命,他发出那声闷哼是故意夸大了的。

    人家等的就是诱敌深入好一枪致命!

    尤其是那个会做弓弩的家伙。

    星盗七号伏在地上,借着衣服的遮挡悄悄再次举起了枪。

    没人能够看到。

    除了他头顶的树,和他身下的草。

    草木再次歌唱:打吧打吧,非植物们,打死一个少一个,都留下来做肥料吧!

    小银杏急急摇晃树枝提醒:危险!快停下!姜盈,快让刀疤小哥哥停下!那人拿枪了!

    姜盈全身的汗毛都乍起来了,“秋漠危……”

    话都没能喊完,姜盈眼睁睁看着秋漠身体一震,从半空中摔了下去。

    “啊--”姜盈一声痛吼,精神力瞬间显形。

    红色的光化形成最尖利的箭,划破半空急射而去。

    哧!一声短促如激光穿透人体的声音响起。

    枯嗵!星盗七号这次真正不省人事地栽倒了。

    小银杏胜利欢呼:姜盈,你赢了!我们赢了!快过去收缴战利品啊!

    没有回应。

    这么远距离的精神力操控,姜盈是第一次使用,她用劲过猛,虚脱了。

    她躺在地上,还有意识,但她动不了了。

    她还能看到小银杏的树形都在逐渐消散中,她想提醒小银杏,但她发不出声音了。

    “姜盈,你的头发!”秋漠捂着胸膛踉跄着凑近过来,在看到姜盈的头发已经全白的时候,比他知道自己右胸中枪的时候受到的惊吓还大。

    姜盈不会知道,此时她在别人的眼里是多么的珍贵。

    这可是帝国的第五个3s,是整个帝国的财富。没人看到全帝国的财富在眼前奄奄一息好像要消失的时候还能保持无动于衷。

    “姜盈!这到底怎么回事?告诉我怎么做才能帮你!姜盈你别晕!”秋漠的脸上再也没有了镇定和冷静,他甚至都忘了自己的右胸还有一个暂时无法愈合的伤洞正在汩汩流着血。

    他颤抖着手去捧起姜盈的白发,他不敢直接碰姜盈,生怕这个惨白如纸才觉醒的3s就这样了无了生息。

    周围没死的棱齿龙们还在持续地发着疯,但秋漠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他只觉得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因为就在刚才,姜盈闭上了眼睛。

    小银杏的树形彻底消失了,虽然秋漠并不会注意到。

    他胸膛流出的血正在把姜盈的白发一寸一寸地染红着。

    秋漠毫不犹豫地先按下了姜盈手腕的呼救装置,然后才是自己的。

    “救命啊!有没有人看到?有没有救助智能就在附近?你们快点啊--”

    可是他并不知道即使他现在启动了呼救装置,在没有军部通知解禁小树林封锁的命令下达之前,主办方的救助智能也根本不会出现。

    秋漠不顾自己的伤口弯腰横抱起了姜盈,可他才走三步,一头棱齿龙的大尾巴扫了过来,他躲避不及,和姜盈两个人一起被扫翻了出去。

    这再倒地,可就再也起不来了。

    草木的歌唱声,即使没有人能听到,也依然照常唱起,而且相当的愉快欢乐。

    --啦啦啦,都死啦!啦啦啦,终于又是我大植物的天下了!啦啦啦,鲜血的灌溉的滋养是最最甜美的肥料哒!

    ……

    m38星军部。

    克洛萨放置在桌上的光脑终端响起的时候,他才从李尼塔的后背上直起身来。

    人直起来了,腿却没离开,衣服也没穿,他只是示意身下的李尼塔把桌上的光脑终端拿过来给他。

    李尼塔只得松开一支勾着克洛萨脖子的手去拿耳边位置的光脑终端,嘴里还不忘调笑,“你就不怕你在我身上的这一幕传到光脑的另一端?”

    克洛萨恶劣的猛一挺腰,“怕,只怕你这磨人的小妖精不够浪!打开光脑终端,我知道是什么,那是送给你出任务安全归来的礼物。”

    李尼塔疑惑地点开光脑终端,一张姜盈白发苍苍奄奄一息的图片进入了视线。

    “这是……新觉醒的3s,那个姜盈?”李尼塔震惊地猛地坐起了身,引起了克洛萨的重喘数声。“她现在不是在n250星参加一年一度的大比吗?不是说一直一路开挂所向披靡吗?这是发生了什么?你做的?你怎么找到的下手机会?”

    克洛萨弯身咬在了李尼塔的耳朵上,“小妖精!别管老公怎么下的手,我就问你还满不满意吧?”

    李尼塔身体一颤,“满意”脱口而出。

    “那么你是不是也应该让我满意满意?”克洛萨借机要求。

    李尼塔眼珠一转,扔掉光脑终端重新勾上了克洛萨的脖子,“当然。不过如果稍后还有我们星将夫人的遗体图片传到的话,我不仅能让你满意,还能叫你老公!”

    “那你从现在就可以开始尽情地叫了!”克洛萨抱起李尼塔走向里间之前,按了一下光脑终端。

    一道指示很快通过加密渠道传达了出去。

    ……

    n250星,还是那片小树林。

    星盗二号的光脑终端响了,硕大的“杀”之一字赤红如血。

    他是唯二漏掉的第二个。

    他亦是这伙星盗的二头目。

    他还是克洛萨买通用来杀死姜盈的杀手。

    克洛萨给他的条件是,只要姜盈死了,那么他将会拥有一个全新的身份,他将可以重新回到m38星开始新的生活。

    “重新”这个词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引诱太大了,他根本拒绝不了。

    其实是他先发现姜盈的行踪的,但他没有轻举妄动。那可是一个觉醒的3s,即使没有武器傍身,他也不觉得自己能轻易杀之。

    他利用了自己的兄弟,七号。

    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他们这种人,本就互相依附的同时又互相利用。信任这种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太奢侈了。

    别说今天是他利用了七号,哪怕是他被七号利用了,那么当事情败露的时候,他也只会怨自己“学艺”不精,而不会怪兄弟太残忍。

    他暗中引导七号注意到了姜盈的行踪,知道为了不让姜盈发现军火藏匿的地点七号肯定会下死手。

    姜盈会反扑是肯定的,但无论结果是谁生谁死,他都不亏,他完全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唯一出现在计划外的就是秋漠的去而复返,但同时值得庆幸的是,七号兄弟的实力还是靠得住的,居然顶住了那两个。

    当七号没动静了,姜盈和秋漠也没动静了,他又远远的拍摄了几张确认图片,这才敢猫着身子走出了藏身的草丛。

    既然金主说了杀,他就要彻底完成任务不是?

    他的新生活啊,他来了!

    ------题外话------

    感谢gufengping,yanghaizhen和君不见的月票!都是月票大户啊,别走,让我么么哒一个!有空来评论区露个脸啊~小兽爷接待怎么样?

    另:我真的没有在虐的~咱得给海恩大人驾着七彩祥云威风出现的机会不是?下章差不多就能举高高了~坏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