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098 最美不过举高高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关于随身武器,星盗二号还是选择了z射线枪,因为它小巧方便杀伤力大,强穿透力造成的伤口还不容易愈合。

    至于射程近这个唯一的缺点,在他越来越靠近目标的时候,已经不叫事了。

    棱齿龙群已经有倒地死亡的了,这让他的穿越草丛靠近目标的过程变得容易了一些。

    姜盈和秋漠躺在某棵倒地大树的树干后,那大树的直径都有两米多,很好地为躺在它树干后的两个人类做了有效的屏障。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的话,星盗二号并不能清楚看到姜盈和秋漠的脸。

    他特别谨慎,即使已经观察了好长时间,这两人真是一动也没动,他才小心翼翼地靠近过来。

    星盗二号还是换了一个角度继续向前。

    他要眼看着两人的脸再给两人分别补上一枪,他要确定他们真的死透了,他要他全新的生活彻底安全地到来。

    啊,可以了,已经看到脸了。

    秋漠右胸前的伤口,或者说伤洞,真的非常明显。z射线枪的威力毋庸置疑,如果没有专业医疗的话,真的就很难愈合。

    鲜血汩汩流淌着,染红了旁边姜盈的白发。

    过来之前,星盗二号先去确认了七号兄弟的死活。真是死透了,心脏处一个针眼大小的洞直穿而过,直接让心脏停工了。

    他看不出那是什么武器造成的,他只知道在七号倒地后姜盈也仰天栽倒了。

    一头黑发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唰一下就全变白了。

    他看不懂,想不透,深深震惊的同时也越加谨慎起来。

    这可是帝国的第五个3s啊!为了他的新生活,他不敢存一点侥幸心理。

    星盗二号停下脚步,抬枪瞄准。

    他不靠近了,他就在这里击毙那两个人。等确定两个人中枪死透了,他再近前确认死亡也来得及。

    星盗二号先瞄准了姜盈,眯眼,扣动板机。

    咻--一枪命中胸口。

    然而却是他的胸口!

    星盗二号不敢置信地低头。

    为什么是他中枪?他的手还在板机处啊!哪里来的枪击?他怎么可以中枪!他的新生活啊!

    星盗二号双膝跪了地,胸前的枪伤也是z射线枪造成的。伤口周围呈灼伤化,非专业医疗不会轻易愈合。

    海恩举着枪从树后一蹿而出,二话不说又是两枪。

    枪枪都是朝着星盗二号的心脏去的。

    三个眼,三个血洞,血流成河。

    星盗二号绝望地一头扎在地上,再没动静了。

    海恩火速转身奔向了倒地的姜盈。

    出手先去探姜盈的颈动脉,在确定脉动稳定,就跟上次因救了科特而累脱晕倒的情况一模一样之后,海恩这才稍缓了紧绷的表情。

    “抱歉,我来晚了。”海恩把姜盈横抱进了怀里,血红的发丝从他的胸膛前滑落,海恩闭眼忍过了心头那一阵抽痛。

    “团座?夫人怎么样?没事吧?”利威尔拎着枪也是一身血污的从远处正在逐渐靠近。

    海恩第一时间从空间纽扣里取出了一件自己的军装外套盖住了姜盈的白发,“没事。”

    利威尔没注意到姜盈的异样,他第一眼先看到了还在流血不止的秋漠,“啊,这是那个叫秋漠的吧?是条汉子!”

    利威尔很快从空间纽扣里翻出一条军用凝血胶塞到了秋漠的右胸伤洞里。

    秋漠的血终于止住了,虽然也快没什么可流的了。

    “报告团座,他失血过多必须马上送医接受治疗!”

    海恩扫过怀里姜盈发丝上的血,“你马上送他回战舰的军用医疗仓,然后通知留守人员分派出一个以最快的速度送他回m38星。”

    “是。”利威尔将秋漠扛上肩,领命走了。

    海恩抱着姜盈来到了星盗二号的尸体前,脚尖一挑一踢,这人的死身就被他收进了专用的空间纽扣里。

    星盗七号比照办理。

    虽然他现在无比有着鞭尸的冲动,但他还是强制自己压下了。

    现在什么都没有他小媳妇儿重要,他必须想办法让他小媳妇儿赶紧清醒过来。

    ……

    姜盈其实有意识。

    虽然她累到连眼皮都无法保持着睁开了。

    有点像她曾经刚跳完楼的状态,她的灵魂在身体的上方飘着,她可以看到周围所有的情况,亦能听到。她只是不能反应。

    她看到了秋漠不顾他自己的伤势也要抱起她意图离开这里去求救,虽然最后失败了。

    她也看到了另一个星盗正在靠近过来还举枪瞄准了她,她想躲,或者叫醒秋漠快点想办法回击,但她都做不到。

    后来海恩及时出现她也看到了。

    她惊喜极了,不停欢呼她老公果然是最靠得住的,可她老公并听不到。

    她老公的道歉,心疼,心痛,她看得一清二楚,心潮澎湃。她想回抱,想安慰她老公,她没事,不用担心,可是她做不到。

    她的意识就是暂时回不去她的身体。

    她也注意到她的头发竟然一下子黑变白了,这让她有些慌。

    虽然上次海恩精神力失控眼睛蓝变红,头发金变白的时候,她也想过要不要夫唱妇随跟着一起染个白色,但真到了她黑变白的时刻,她发现自己并不适合这样的发色。

    太憔悴太不漂亮了。

    虽然借此看到了她老公的心疼,但她一点也不喜欢。

    她老公的私人时间太少,她只希望在那点有限的时间里让她老公的视野里充满她的美丽。

    ……

    哎不是,能别亲她头发了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老公养成了这么一个爱好,有事没事就爱亲她的头顶。平时吧她也挺乐在其中的,偶尔还会妒嫉自己的黑长直两下。

    但今天头发上面有血啊!

    姜·阿飘·盈暴躁地咆哮着,可惜海恩听不到。

    但他终于闻到头发上的血腥味了。

    海恩的眉头拧了起来,倒不是因为血腥味恶心,而是他想起来这是另一个男人的血了。

    他小媳妇儿身上怎么可以有别的男人的痕迹!

    坚决不能忍!

    姜阿飘又跳脚了:喂喂喂,你要抱我去哪里?你得把我送回林子外边!大比还没结束,我还没有走完我的赛程……啊,刚才好像看到秋漠按下了她的呼救装置。

    所以,她是已经提前出局了么?

    姜阿飘脸如死灰:她的冠军之路啊!她的十亿帝国币啊!她的空间手环里还有那么多的积分呢!她还没有给她老公长脸呢啊!

    海恩抱着姜盈进了一个山洞里,然后海恩就开始从空间纽扣里往外拿东西。

    第一件拿出的东西就让后面探头探脑跟来的姜阿飘忘了自己还正脸如死灰呢。

    卧槽,为什么她老公的空间里还随身携带着浴缸?虽然不是骚粉蕾丝款,但你一个出差外太空肩负缉拿越狱星盗任务的军人,你到底是以什么心态随身携带上家用浴缸的?话筒呢,递过来,递……啊,别递了,会沾上水。

    为什么她老公还带着热水啊摔!就那一倒出来热气即刻升腾的状态,这还得是二十四小时保温的热水吧?灯光师,朝她老公的心上打!她想看看她老公的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

    海恩开扒姜盈的衣服了,姜阿飘惊叫一声,一边捂着脸一边飘到洞口去了。

    这真的太羞耻了,也没有门可以锁。得,自己给自己望风吧。

    望着望着忍不住一回头,姜阿飘再次僵住,她老公居然还带来了一整套的浴室隔离屏!

    新型材料磨砂款,可随意折叠,可按需要掌控大小。

    此时那材料的壁墙上已经被升腾的热气凝结的水珠覆盖满了。

    有两个人影投射在墙上,一个仰躺着,一个单膝跪着。

    姜盈仰躺在浴缸里,海恩单腰跪在她的头侧,亲自给姜盈洗头发。

    能开机甲战怪兽的手,修长而有力,此时为女人洗起头发却也不嫌笨拙。

    不知何时已经飘回来的姜阿飘心神荡漾了,为什么她老公的动作给她的感觉不像是第一次这样做呢?

    当然不是第一次,在她曾经昏迷的那一个月里,她的个人卫生每天都是海恩亲自打理的。然而她并不知道。

    她一直以为这是女王的服务范围,也就没有问。

    对于海恩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可以拿出来邀功的炫耀事,也就不曾说。

    但当姜阿飘看到海恩拿出的洗发剂居然是她常用的品牌,且那瓶洗发剂还明显是用过的现在只剩半瓶的情况时,姜阿飘觉得她好像懂了什么。

    首先她绝对肯定这瓶洗发剂不是从她浴室里拿的,她的是新买了还没用几回的,余量不一样。

    再一联想刚才海恩的洗头动作给她的熟练感,姜阿飘热了。

    如果说海恩曾经有机会训练过的话,那就只能是她昏迷的那一个月里了。

    所以,其实那段时间里,她的个人卫生一直都是她老公亲自打理的吗?

    她老公给她洗脸洗头洗身体?她老公曾经用他那双开机甲战虫兽的手抚过她身体的每一寸?

    像有一股电流从脚底直冲头顶,然后又原路冲回来,姜阿飘突然打了个激灵,她想起来了!

    那一个月的时间里她的身体在昏迷沉睡,可是她的意识却以今天这样虚幻的形态飘了一个月。她曾亲眼看着她老公亲自照顾了她一个月的吃喝拉撒,她怎么就给忘了呢?

    啊啊啊啊--为什么她还不能回到她的身体里!难道这次也要飘上一个月吗?

    姜阿飘抱着脑袋一通崩溃地乱叫乱跳,那边海恩该干嘛还干嘛。

    洗完头仔细吹干,然后再用干毛巾包好,这才开始洗身体。等哪儿都洗干净了,他又用毛巾把姜盈身上的水一点一点拭干。

    这让姜阿飘觉得在海恩手下的那具身体好像不是身体,而是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

    姜阿飘的心软得一塌糊涂,嘴里不由一声又一声地低喃着“老公”。

    海恩拿出一块大方毯把姜盈裹好抱起,然后放到了一旁的kingsize双人床上。

    对,人家紧张的出任务期间不仅携带了家用浴缸,还携带了超大号双人床。

    床品一应俱在,就在床上铺好着呢,从空间里拿出来就能用。

    3s等级就是这么未雨绸缪时刻准备着,你有意见?

    姜阿飘现在已经无力表示惊讶什么的情绪了,哪怕海恩就是从空间里拿出一整套房子来她都觉得可以接受了。

    空间存储在星际时代已经是相当成熟的科技了,只不过因为空间的大小而决定了售价高低不同,才使得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拥有足够大的空间存储。

    像她的私人存储空间,也就三十平,放些私人用品,再留出悬浮车的位置就已经很满当了。

    对比一般普通人顶多就是个能存储悬浮车的大小空间来说,她的就算挺奢侈的了。

    但跟海恩这能存放浴缸附带热水,还能存放kingsize双人床,看这意思好像还能存下整栋房子的规模相比,她那就是渣渣啊。

    果然人比人气死人。

    姜阿飘一飘飘到床上,在自己身体的旁边趴着继续看。她以为海恩把自己放下后会一起躺下来,谁知海恩却返身回到了浴室隔离罩内。

    男人的军服扒下扔出,搭到隔离屏的顶端,挡住了投放在壁墙上的身影。

    姜阿飘鼻叱一声坐了起来,切,挡住了她就看不到了吗?

    她飘进去看!

    可才飘到门口,里面的男人走出来了。

    没穿衣服。

    连浴衣都没披一件。

    她目光所及的地方正是男人厚实的胸膛,上面的水珠正在向下滑落着,色气就两个字。

    啊,老公你不要脸!--姜阿飘惊叫一声后捂脸转身就要跑。

    没跑了。

    手被拉住了。

    姜阿飘全身的汗毛孔都乍开了。

    她现在这个虚幻意识状态,她老公看得到?还抓得住?

    姜阿飘僵硬着转回头,瞪大眼睛对上海恩的眼,脑中早就吓得一片空白了。

    海恩对于目前的情况也很无奈,但他的确看得到,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第一次看到姜盈的意识形态时就是姜盈昏迷那一个月的时候。

    那时候才是既震惊又觉得荒谬。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属于曾在书里读到过的灵魂出窍一说,他自己其实是唯物主义者。但当他第一次看到姜盈的意识形态时,他觉得自己的三观可能需要更新进阶。

    那次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只当自己没有看到。

    今天是第二次。

    所以这一次即使再遇姜盈头发变白力竭虚脱,他心痛归心痛的,却并没有像第一次看到姜盈晕倒的时候那么恐慌。

    一回生二回熟,甭管他愿不愿意,这事情都让他赶上了,他除了面对解决之外也实在别无他法。

    “别拿那种眼神看我!”海恩无奈地上前一步,伸手掐了一把姜阿飘的小脸,虽然这种形态看起来是虚幻的,但这么一掐居然也有手感传至大脑。

    海恩对此很满意,于是再上前一步长臂一搂,从姜阿飘的背后把人搂进了怀里,“就像你看到的,我能看到这样形态的你,也能抓到,但也只能是这个程度了,我并听不到你的声音。”

    说话间的热气喷洒在姜阿飘的后脖颈处,姜阿飘忍不住地轻颤。

    “冷吗?那我们回床上去。”

    ……

    kingsize豪华床就这点特别好,哪怕是三个人并排躺在床上,它也不会显挤。

    就是这感觉有点尴尬。

    姜阿飘脑海里闪过一秒“3p”的字眼,然后下一秒就被她一锤子砸碎了。

    不不不,她还是少女,不能一步跨入重口的深渊。

    姜阿飘爬过海恩的身体想去另一侧躺着,总觉得她和自己的身体一左一右分躺在海恩的左右两边有点怪。

    可当她爬过去了,躺在自己的身体旁边了,感觉更尴尬了。

    这叫什么?姐姐妹妹并排躺轮流等翻牌么?他大爷的!尴尬更升级了好么?

    海恩被她逗的失笑出声,还以来她爬上他的身体是想做什么,结果就是为了换个躺的位置么?

    姜阿飘又羞又恼,也被海恩少有的开怀大笑的笑容晃得眼花,她再次爬上海恩的身体,小手直捂海恩的嘴。

    “不许笑!不许笑!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还笑得出来?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海恩的良心不痛,身体痛。

    任务结束,娇妻在怀,大病初愈,多好的时机啊!然而依然不能向下进行!

    心中憋闷。

    在m38星吃的那些补肾餐好像还正好赶对这个时候积累到了爆发的边缘。

    小娇妻就在眼前一寸的位置,小嘴儿叭叭的不停说着,可惜他听不到在说些什么。但正因为听不到,才觉得那白白的小牙,红红的小舌尖是那样的诱惑至极。

    “如果你再像上一次飘一个月才能恢复,你会不会觉得时间有点漫长?”

    姜阿飘撇嘴,当然!她又不是鬼,她一点都不喜欢当阿飘的生活。

    海恩的大手抚过了姜阿飘的腰线,“如果我有一个还算可行的方法可以让你提前清醒,你愿意试一下吗?”

    当然愿意!姜阿飘忙不跌地点头,快说快说,什么方法?

    海恩突然邪魅一笑,把身上的姜阿飘像个孩子似的举高然后放到了床的角落里坐着。

    姜阿飘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慌,喂,你要做什么?你不要乱来啊?

    海恩翻身低头,就是一记深吻。

    当然是对着一直静静躺着的姜盈的身体。

    姜阿飘瞬间脸上如有火烧。虽然也不是没有看过星网上的小视频小电影什么的,但当其中的女主变成自己的时候,这耻度也太爆表了,她承受不住。

    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姜阿飘坐的位置是海恩特意挑的,正在她自己身体的头顶位置。从这个角度,她能清楚看到海恩和自己的嘴唇在进行着何等的缠绵交流。

    而且他亲就亲吧,他的眼睛却在一直看着她。

    那双眼里有压抑崩塌之后的狂野。

    有久病初愈再也不想多等一秒的撩拨。

    有着这一次死也要吃到肉再不想被折辱的男人的自尊。

    还有着“你要是不想看着我这样亲吻毫无感觉的你你就给我赶紧魂归本身”的胁迫。

    直看得姜阿飘脸上的火一下子就烧到了胸口。

    火势一起就是漫天的威力,姜阿飘被烧得皮开肉绽情动肆虐。

    她自己不知道,她的意识形态正在迸发出一拨又一拨的红光。海恩想起了他曾经在某个星球看到过的极光,绚烂,耀眼,夺人心魄。

    海恩闷吼一声,从姜盈的唇角一路向上,舔到了姜盈的眉心。

    身下的佳人儿没有任何回应,他自己倒先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汗珠豆大,沿着脸颊滚落到喉结。

    喉结涌动,逼红了姜阿飘的眼睛。

    不要说男人爱色,女人同样爱色。

    放纵,沉沦,享受,堕落。没有人不期待那种完全不受约束的自由,没有人不向往这种动物本身的生理欢娱。

    生而为人,人也是兽。

    兽性来袭,人皮可扔。

    姜阿飘嗷一嗓子扑上了海恩的后背--混蛋王八蛋!都这时候了你还欺负我!我要是能回去能不回去吗?停下!你给我停下!我不允许你动这具没有意识的身体!我不许!

    姜阿飘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咪,骑在海恩的后背上就是一通厮打啃咬。

    海恩后背不疼,心疼。

    那种撕裂的疼!

    他精神力暴发的时候,亲亲她就可以恢复。可为什么她力竭虚脱灵魂离体的时候,他亲回去就不行?

    他是3s星将,被全帝国的人尊称为机甲战神。然而他却一没能在他小妻子遭遇生命危险的时候及时赶到,二不能在她小妻子需要救助的时候施以援手。

    他还算什么机甲战神!

    海恩现在的痛就像一根鱼刺,上,上不来;下,下不去。正正卡在喉咙,卡得他每呼吸一次都要疼一次。

    他也不想逼她!他也不想这样欺负她!他只是以为这样做会有用!

    可惜事实告诉他,堂堂机甲战神3s星将,在他最在意的方面,却是无能的!

    挫败如风雨骤来,天不让他胜,他怎么胜!

    老公?姜阿飘的动作停住了,那是什么?她刚才看到的那是什么?她老公哭了吗?那个3s星将机甲战神,哭了?

    ……

    全星网都在哭。

    因为就在刚才,大比组委会官方公布了一个消息,来自帝国第一学校的姜盈和秋漠正式退出了此次大比。

    原因?原因就是没有挺过那群棱齿龙的围攻,他们自己主动按下了呼救装置放弃了接下来的赛程。

    “姜女神必是冠军”的头条这几天都在星网上雄踞不下,所有网民一边看高清重放一边还期待着替补摄像智能马上协调到位,结果怎么着?就等来了这么一个消息?

    不,他们不相信,他们不接受!

    星网上开喷了。

    --#姜女神必是冠军#不要以为随便给个理由就能把这事儿揭过去!姜女神什么等级?漠哥什么身手?那么多人都给救出来了,现在身无后顾之忧了,你说他们没打过那群棱齿龙?

    你特么的是不是以为说话就像放屁一样不需要逻辑呢?我们要真正的理由!你说是姜女神和漠哥自己按下了呼救装置放弃了比赛?好,那你就把他们主动按下呼救装置的视频放出来!无图无真相!你丫别想欺瞒大众!

    --#姜女神必是冠军#大家先冷静,等看完我的技术分析贴后再喷也不迟!这是在漠哥的摄像智能爆掉之前的最后画面,虽然画面的主体是漠哥旋身踢腿,但我不是让大家看漠哥的英姿,而是看画面的右下角。那是一条腿!

    以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除了姜女神没别人吧?等我放大这条腿,大家再看,姜女神的小腿外侧突然有火光亮了一下。虽然时间很短,但我确定绝不是反光什么的。我也是曾在军部服过役的,我百分百确定,那是热武器才能造成的效果!

    --#姜女神必是冠军#强排楼上,转发帮扩!我也注意到了,但我只是普通大众,我说不出什么有说服力的话来。

    我只是觉得,以姜女神一觉醒就是3s的能力,以她能团灭狗鱼群又能带人从棱齿龙群中救出加起来五十多个的废物的英勇,这样的人会主动放弃比赛?你们谁在有能力拿冠军的实力的前提下会不撑住一口气往死了拼,反而会主动放弃啊?这事儿绝对有黑幕好吗?

    --#姜女神必是冠军#主办方别藏在屋里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一会儿别突然解释说官方发表消息的小编是临时工啊?也别再想利用什么高清视频转移我们的注意力了!这次我们不会上当了!

    要么就让姜女神和漠哥自己现身出来说,要么你们就把两人主动放弃的视频放出来!否则你们如此一手遮天的行为,必会让此次大比成为史上最后一界!

    ……

    就像商言提前预料的那样,他负责的这次大比举办方真的要被喷死了。

    可是他还是一点应对方法都没有。

    军部那边就通知他说姜盈和秋漠主动放弃了此次大比后面的赛程,通知他可以发布官方公告了,但小树林那边依然是封锁的状态,任何人不得靠近。

    他这边的主控台,代表着姜盈和秋漠的呼救反应装置也的确先后响了。

    但救助智能不用派出去,因为军部还说,那两人会直接被军部送回m38星,不用他管了。

    商言的“情绪管理永远第一”人设崩得体无完肤。

    更憋气的是,他还没处说理去。

    万般无奈,他只得求向了苏米。

    虽然不能明确解释说这其中有军部的掺入,但他曾经如何安排了替补摄像智能又如何被迫亲自爆掉了摄像智能,只要苏米不傻,就至少能看出来,看出来就该理解他的处境。

    苏米倒也没有多废话,虽然姜盈和秋漠的半途而废她也心痛惋惜,但身在主控室的她很确定,这从头到尾还真没有举办方的什么事儿。

    苏米给盖西打了个电话,情况紧急,也来不及细说,也不方便细说,苏米就一句话,“真没有黑幕,真不是举办方的锅,网上的舆论你先给压下去,大比还没结束呢!”

    商言目瞪狗呆:这是给谁打电话呢?不是格多校长?是更有权势的人?说能压下去就能压下去?电话那头难道是帝国总统不成?

    温妮亚觉得不妥,“苏处长,是不是还是打给格多校长好一些?让他出面暂时控制一下舆论吧?”

    苏米一推眼镜,“十分钟后你如果想打我绝不拦着。”

    ……

    十分钟后,商言和温妮亚都服了。

    星网上的舆论真的在渐渐平息中。

    商言忍不住好奇出声,“敢问苏处长,您打给的可是某位媒体大亨?”如此大而有效的震慑力,他可以考虑勾搭一下丰富自己的社会资源关系网呢。

    苏米:“不,我打给的就是掀起此次舆论的幕后主使者。”

    商言:……

    哦,原来星网上往死里喷我的都是你们的人啊!

    大比结束后,有种别走!

    ……

    帝国第一学校的队伍暂停不前了。

    因为他们已经从腕间的指示装置上收到两个帝国第一学校的参赛学生被淘汰的消息了。

    可是一二三四五小队都在这里,还有哪两个不在?只有姜盈和秋漠了。

    没有人相信这样的结果,废f五小队更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胖达转身就往回冲,“我不信!一定哪里弄错了!我这就回去找他们归队!”

    莉兹和科兰对看一眼头一次没拦着,甚至她们两个也很快跟了上去,“胖达等等,我们一起去!”

    白曦怒吼,“都给我站住!什么弄错了?一个指示装置有可能会错,那我们所有人的指示装置还有可能都错?还错在一个时间点上?不许胡闹!”

    一个眼色过去,很快有几个人拦住了胖达他们三的去路。

    胖达浑不吝地一甩光头,“我就胡闹了怎么地吧?反正我就是要回去找他们!你确定要拦我吗?那我可按下呼救装置了!我就是放弃比赛,也一定要回去找他们!”

    说完胖达就威胁似的把手放在了呼救装置上。

    白曦出离愤怒了,他几步上前对着胖达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巴掌打了过去。

    毫无防备的胖达被这一耳光直接掀倒在地。

    众人惊呼。

    莉兹握拳冲上来就想替胖达打回来,却被科兰及时挡住。

    科兰还没劝呢,白曦倒先开口了。

    “你别拦着她,你让她过来打!如果打我能让她清醒能让她理智回归的话,我挨她多少拳都可以!”

    白曦一身正气,“你们自己看看你们现在像个什么样子!是不是没了姜盈和秋漠你们就不是帝国第一学校的学生了?是不是桑德鲁老师为了能让你们有资格参赛而对你们进行的那些生不能死不能的训练就烟消云散了?你们别忘了你们的空间手环里还有着那么多姜盈打下的积分呢!你们就准备这样回报她吗?啊?你们倒是说话啊?”

    爬起来想打回来的胖达停住了,莉兹的拳头默默地放下了。

    科兰过去拍拍胖达身上的土,把他拉了回来,“队长,我们错了,但我们保证接下来的赛程里我们绝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白曦呼出一口气,“出发!”

    可当他走过莉兹的身边时,莉兹抬手就是一记迅雷不及掩耳的大嘴巴子。

    白曦被打得感觉眼前都冒金星了,他怒然回头,“你做什么?”

    说着他就抬起了手。

    莉兹皮笑肉不笑,脖子一梗,不仅没躲反而还冲着白曦的手凑过去了,“你刚刚才说的,如果打你能让我清醒能让我理智回归的话,你挨我多少拳都可以!你的建议不错,我打了一巴掌果然就恢复清醒了。怎么,你也需要同样的诊治吗?”

    白曦被噎白了脸,自己搬起的石头送到别人手里让别人又砸回了自己脚上,他真是有苦说不出。

    “不必了。如果你没问题了,那就出发!”白曦只能忍下这一巴掌,带队继续向终点进军了。

    胖达和莉兹手肘对撞一下,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大仇得报眼神。

    哼,以为姜盈和秋漠不在就能欺负他们了?做梦去吧!

    科兰哭笑不得,但还是弱弱劝道,“能忍还是先忍着点吧,他有一句话说对了,我们可身背着姜盈和秋漠打下的积分呢,总不能让姜盈和秋漠的努力都白废了吧?”

    莉兹和胖达脸色一正,“放心,我们心里有数。只要他接下来不再主动惹我们,那我们保证什么刺儿都不会乍,而且还会乖如抱窝的母鸡。”

    科兰点头,为他们也为自己鼓劲,“让我们一起拼下冠军作为回报姜盈和秋漠的礼物吧!”

    “好,拿下冠军!”胖达振臂一呼。

    “拿下冠军!”众声应和,士气高昂。

    每个人喊出这声口号的时候,他们都不能否认那时脑海里闪过的是姜盈的名字。

    ……

    姜阿飘这时正在跟她老公“玩”叠罗汉。

    虽然不是情愿的,“玩”的也不怎么开心。

    姜阿飘躺在自己身体的正上方,虚幻的意识形态上压着海恩。

    她本来是在海恩的背上的,但当她一低头看到自己嘴角处掉落上的那滴泪水时,她哪里还待得住。

    她老公哭了!因为她么?

    姜阿飘抱着海恩的脖子,一个翻身下来挤进了自己的身体和海恩的身体中间。

    海恩在闭着眼。刚才那不受控制掉落的一滴泪已经让他觉得很没尊严了,他怎么可能还让姜盈看到他挫败的神色。

    然而他却不知道,他这样闭着眼睛拒绝让她看到的表情才更让姜盈心痛。

    因为有过不只一次这样魂离本身的经历了,再加上她还能正常看到和听到,好像也不影响什么大事,所以姜盈自己还真是没怎么着急回去。

    顶多就是像上次一样飘一个月再回去呗,没关系,她轻车熟路习惯一下就好了。

    可她现在才意识到她这样的状态,对于她老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伤害。

    如果她老公足够在乎她的话。

    男人的脸还一如既往的板着,硬着,端着。要不是姜盈刚才恰巧看到了那一滴泪,她都不会认为海恩现在这样的表情是在担心,在愧疚,在自责。

    换位思考,将心比心,她老公如果躺在这里奄奄一息,她却什么也不能做,她也一定会怪自己是个无能的。

    老公,老公--

    姜阿飘软软地唤,虽然明知道海恩并听不到。

    海恩不想睁眼,也不想再被姜盈这么看着,他翻身想下来。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了唇上有触感。

    那触感太真实,惊得他瞬间睁眼。

    点在唇间的是姜盈的手指,姜盈真实的有温度的手指。

    怎么会?什么时候?海恩不敢相信,他连连四顾,在确定虚幻意识态的姜阿飘真的消失了以后,他才一张嘴含住了唇间的手指,“你醒了?”

    姜盈的眼睛半眯半睁,雾漫迷蒙,却又另有一股妩媚的风情,“老公,你没穿衣服哦。”

    海恩牙齿一错,重咬在了姜盈的手指上。

    她才醒来就想说这么个开场白?

    姜盈痛喘一声,却没有撤出手指的意思,“老公,我也没穿衣服啊?”

    “所以呢?”海恩轻轻吐出了唇间的手指尖,却又不放开,像个爱不释手的小玩意儿似的捻在手心里,左捻一下,右捻一下。

    姜盈红了脸颊湿了眼尾,“老公--”

    她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他还装什么装!

    海恩被姜盈软绵绵的一叫撩得几欲失控,但是不行,“乖,你刚醒来,身子会受不住。”

    这是海恩的真实心意,他刚才主动做出求欢的行为不过就是为了逼姜盈快点魂归本身。但要动真格的了,海恩肯定是拒绝的。姜盈的身体状态在那儿摆着,做某些剧烈的运动它确实不合适。

    可他用错了方法。

    他要是不说直接开做的话,姜盈没准会害怕地先求饶。

    但他先拒绝了,姜盈那根叛逆的筋可就上来了。

    谁承受不住了?姑奶奶帝国第五个3s好么?

    好,有本事你就继续端着!

    “老公--”奶声奶气。

    “哥--”委屈的哭腔。

    “小哥哥--唔!”

    计划成功,天黑拉灯。

    ------题外话------

    感谢流浪喵mm的票票!大壕,有空来评论区露个脸让我当面感谢啊!祝看文开心么么哒~

    另:我拉灯很及时吧?绝不拦着你们疯狂的脑补!甩开膀子开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