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00 海恩大人的车技六着呢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100

    吃饱喝足,姜盈也不困,就懒懒地靠在海恩怀里一边用海恩的光脑刷星网一边聊天。

    “啊,大比结束了啊。”

    “老公快看,我们帝国第一学校是冠军呢。”

    “什么,埃诺居然拿下了个人表现最佳?噫,有意思了,白曦不得气死?”

    “切,光刷我必是冠军有什么用?我提前出局了!”

    刷着刷着刷出了一肚子火,姜盈把光脑终端一扔,脑袋往海恩怀里一埋,委屈了。

    “老公,我本来想拿个冠军给你长脸的。可谁知碰上了那伙星盗!”姜盈攥着小拳头气愤难平,“那伙星盗到底怎么回事?还没全抓到吗?啊,我能问你这些事情吧?”

    “你已经很长脸了。没有你,那群半吊子会拿到冠军?”不是他护短,而是她足够让他骄傲。

    姜盈的表现全星网有目共睹,不然“帝国第一学校大比第一”的话题会一直没有爆到“姜女神必是冠军”的话题前面去?

    海恩爱不释手地一下一下顺着胸前小脑袋瓜的黑长直,“那伙星盗给你造成了麻烦也有我的原因,我没想到他们居然有武器装备这才一拖再拖,结果却让你先撞上了。”

    姜盈敏感地听出了其中的漏洞,“你没想到?还是你压根就不知道?你的任务不就是缉拿他们吗?那他们是不是有武器装备都没有人提前告诉你吗?”

    这里边要是没有小人算计算她输!

    海恩眸深似海,“等任务结束了回到m38星,有些事情总要调查清楚的。”

    姜盈狂点头,小拳头连挥数下,“老公你要是查出了是哪个混蛋小人一定要告诉我啊,你的身份不方便下黑手但我方便啊!弄不死丫的!”

    海恩:……

    他小媳妇儿是戾气挺大啊?

    不过好可爱。

    “好。”海恩低头在姜盈的头顶印上一吻。

    姜盈脸红红地偎在海恩的怀里继续赖着,“刚才我刷星网看到大家都准备往m38星回返了,我也得归队了吧?你是不是还得等任务结束后才能回返?那明早我就归队,你也早点回家啊。”

    这里再有豪华大床,再有家用浴缸,那也是“酒店”般的感觉,跟家那是没的比的。

    姜盈的脚丫不自觉地蹭着海恩的小腿,“诉说”着想回到家继续酱酱酿酿的眷恋。

    “老公,我们新婚百日快到了,我想庆祝一下可以吗?”想起那时候她还强迫自己坚强跟海恩主动提新婚百日就离,姜盈觉得人生真是时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意外却不一定都是伴随着悲伤。

    “笑什么?”看姜盈自己抿着嘴直乐,海恩不由问道。

    “没笑什么,我就觉得自己特幸运,特幸福。”姜盈仰头凑到海恩的下巴上亲了一下。

    海恩下巴瞬间肌肉绷紧,“你下边是不是不疼了?”还敢招惹他?

    姜盈闹了个大红脸,这老公的正经人设是不是崩不回去了?他亲她就行,她亲她就不行了吗?都想什么呢啊!

    “啊!”

    海恩稍微调整个姿势,用实际行动让姜盈明白了他在想什么,惹来姜盈低呼一声。

    姜盈又怂了,下边是不疼了,但腰酸啊。这种类似截肢的生活不能自理感觉她真的不想继续了。

    哎也不是永远不继续了,至少也得让她休一天的吧?

    “老公,要不我今晚就归队吧,别再耽误了你的任务。”姜盈努力板出一脸正气,手支着海恩的胸膛想起来逃开。

    下一刻却被海恩翻身压了个严严实实。

    “你不用归队,等明早任务结束后你和我一起回m38星。”堵上嘴巴前,海恩给了姜盈一个定心丸。

    可姜盈却像吃了炸药包。

    “老公!哥!小哥哥!求你了,你让我歇口气的不行嘛。”

    她不叫别的还好,这一叫“小哥哥”,得,某男简直像嗨了药似的,一踩油门就上了高速了。

    高速又不让半路停车,姜盈没得下车,只好一边任车飙一边继续哀求。

    “人家那里还疼着呢。”

    海恩一个快速变档,摆明了不信。疼她还能叫成那样儿?听说女人都是口嫌体正直的,现在他大概理解了。

    “没事儿,那药我备了一箱,够你用的。”

    被翻面的姜盈一拳头砸在枕头上,在心里爆粗口:卧槽,你提前准备一箱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吗?

    你口气是有多骄傲!

    ……

    颠三倒四情迷心窍。

    姜盈放弃了抵抗,“宴请就还请上次那些人好吗?这回别在家里了,我们上外面租一块草坪怎么样?请大家吃土蛋蛋。你回m38星的时候别忘了用战舰多捎上一些土蛋蛋,反正以后这些土蛋蛋也是别人家的了,我们这次先吃够本的。”

    “专心点!”一巴掌呼上去,海恩内心却在虚荣地笑,等回了m38星再告诉她n250星已经纳入她的名下了吧?嗯,她一定很开心,的生气。

    ……

    n250星大比举办方的太空舰队。

    明早就要起程回m38星了,可是姜盈和秋漠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科兰他们三个根本睡不着。

    “你们说那小树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弄得姜盈和秋漠像凭空消失了似的?”胖达一边刷星网一边念叨。

    大比结束了,光脑终端第一时间交还到了每一个参赛学生的手里。

    科兰担心地直扭自己的手指,“我去问过苏处长了,她说姜盈和秋漠已经提前回到m38星了,那应该就是没事了吧?”

    莉兹晃晃自己的光脑,“可是不管我打给姜盈还是打给秋漠,都打不通。他们如果回到m38星的话会不接电话?”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大事发生了!”胖达抓抓光头,发了狠地使劲想了想,可最后还是什么也想不出来,“算了算了,既然苏处说没事肯定就没事。不是有句话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吗?我们姑且先这么想着吧。”

    科兰和莉兹对看一眼,也只得先这样接受。

    这时包间的门响了,离门口最近的莉兹起身去开门,门外来的居然是埃诺。

    莉兹抱臂斜倚在一侧,没有请人进来坐的意思,“副队,有事?”

    埃诺的心情很复杂。

    来n250星之前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过自己会拿下个人表现最佳的。他一点都不好高骛远,一门心思想的是只要紧紧地团结在队长白曦的周围,在加速自己的觉醒之外也能帮帝国第一学校取得一个不错的分数就相当可以了。

    谁知大比开始后,随着姜盈的变态觉醒,他竟成了受益最大的那个。

    两部分队伍未会合之前,他痛快地交出小队指挥权好像赢得了姜盈的部分信任,姜盈到手的好多积分都顺手交由他储存了。

    再后来姜盈意外出局,他空间手环里的积分当然就由光脑直接算到了他的头上。

    个人全场最佳在大比结束的时候就出了结果,也不用人工审核,就是光脑通过个人积分比较出来的。

    他得知的时候都傻眼了,想过因为姜盈的奉献全队拿下团体冠军几乎没有悬念,但真的没想过自己还会额外拿一个个人全场最佳。

    光脑终端回到手里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接到了来自家人和朋友的祝贺,然而他却一点也不开心。

    别人不知道,他和队友们却都知道,他们的个人积分里哪个是自己完完全全拿下的?大部分都是姜盈的功劳啊!

    埃诺坐立难安,想了想还是决定过来问问姜盈的情况。

    就在几天前他来这个包间还是一脸趾高气扬的姿态,可几天后现在再来,他却低三下四都不足以表示自己的诚恳。

    身为一个s却要主动向一个废f开口,这对于他来说简直称得上自己给自己扒一层皮了。

    然后这种扒皮落到对方的眼里可能还不值得看入眼。

    埃诺在心里嘲笑自己,开口却只有礼貌,“你好,我来是想问一下,你们有姜盈和秋漠的消息吗?大家都很担心他们俩,便托我过来询问一下。”

    明明是他自己担心,他还得说成是大家担心。

    呵,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他了。

    埃诺强迫自己视而不见莉兹的不欢迎。

    莉兹一挑眉,“他们很好,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关门了。”

    看着眼前这个靠着姜盈的积分拿下个人全场最佳的s级,莉兹是真的一点好气都没有。

    埃诺深呼吸,还是觉得愧对姜盈却并不代表他就忍得了莉兹。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我们就算不是同班同学,也是校友吧?我并没有强行占用姜盈的积分的!是她提前出局,光脑才会把空间手环里的积分都算到了我头上。如果姜盈也到终点了,我肯定会在光脑计算积分之前提前还给她。但她没有!这能怪我吗?难道要我说那些积分不是我的不能算,然后影响整个学校的成绩吗?”

    莉兹皮笑肉不笑,“你那么着急做什么?我有说需要你的解释吗?谁在乎你拿下全场个人最佳的积分是你自己的功劳还是姜盈的功劳啊?我告诉你,姜盈既然把自己的积分都分给了你们,她就不在乎最后会不会还回来!呵,我看最在乎的其实是你吧?”

    一针见血。

    埃诺铁青了脸。

    是啊,有谁找他替姜盈讨说法了吗?有谁问他要解释了吗?而正因为大家都只庆祝他拿下了个人全场最佳,却只字不提背后有姜盈的功劳,所以他才觉得到手的这个个人奖简直就是打在他脸上最大的一记耳光。

    刚才光脑到手的时候他就先测定了自己的觉醒等级,他已经完全觉醒到了s级。这在他出发来大比之前,是他曾经预想过的最好的结果。如果其中没有姜盈的作用,他会非常开心,甚至骄傲这样的结果。

    可是姜盈的存在怎么可能让人忽视,于是他现在简直纠结的想死。

    他曾经最看不上眼的一个却成了他觉醒的大恩人,还给了他活到现在最大的荣誉,这种事情实在太难以让他接受了。

    作为男人,他可以耍手段,可以玩心机,但他有一条底线,那就是只靠自己。

    只靠自己,哪怕他最后没有觉醒到s级,他也觉得无愧于心顶天立地。

    可现在他的感觉就是,有人扶了他一把,让他顶天立地了。他打心眼里觉得自己站得特别心虚。

    维希走过来的时候正看到莉兹把埃诺怼得一脸铁青。

    “呵呵,这还真像你的作风。你是不是就喜欢在别人的痛苦上建立你的快乐?居然中大奖交上了一个3s的朋友,你现在是谁都不放在眼里了吧?莉兹同学,奉劝你一句,做人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维希学莉兹的样子双手抱臂斜倚在走廊墙壁上,看向莉兹的目光里全是噼哩啪啦的火花。

    莉兹怕他?白眼一翻张嘴就要怼回去,胖达出来了,胳膊一抬先把莉兹圈进了怀里。

    “我们家莉兹就是这作风怎么了?吃你家营养剂了?我们家莉兹就喜欢在别人的痛苦上建立自己的快乐了,让你受着了?我们家莉兹就是幸运爆表交到了姜盈,当然有实力把一群点背自己坑自己的人不放在眼里。我们家莉兹做人就喜欢高调,让你看了?到你家门口高调了?你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天底下就没有你够不到的槽儿吧?啊,伊林斯队的大队长?”

    论毒舌,谁能比得过几经桑德鲁老爷子摧残的废f们。

    更别说还有那一声声刺耳的“我们家莉兹”助炮了。

    维希气白了一张脸,“你们家莉兹?你叫唤得倒是欢腾,人家承认了吗?她是没吃我家营养剂,难道就吃你家的了?还说别人闲操心,你不一样点火就着,人家本人还没表态你就先急轰轰出来耍帅表现了吗?呵呵,阿普达同学,想在女同学面前刷存在搏好感可不是只靠一张嘴的!”

    胖达和莉兹对看一眼,再齐齐看回维希,“我们就靠一张嘴,你有意见?mua!”

    两人隔空来了个飞吻。

    开车技术就是这么六!

    维希的眼珠子差点没气瞪掉地上,这都什么人啊!鱼找鱼虾找虾乌鱼正好找到个小王八?啊--气死他了!

    科兰红着脸出来一手拉一个,把人拉回门里,再冲维希和埃诺微一点头,咣,人家关门了。

    门外维希直喘粗气,他一拍埃诺的肩膀,“兄弟,我站你这边,别怂,怼她!”

    埃诺冷漠,“维希队长,那是我和她的事情,跟你无关。而且你的支持与否,我并没有说需要。”

    这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上来就没礼貌的插话,伊林斯学校的学生就这素质?

    埃诺打量了一下维希也没打量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一扭身走了。

    维希被噎得粗气一滞,脸色爆红又很快爆黑。

    “切,好赖不分的家伙!你当我乐意支持你呢?我不过就是不想支持那毒舌的女人!”

    维希扔下一句也扭身走了。

    门口终于恢复了安静。

    门内,胖达和莉兹早在科兰关门的一瞬间就齐齐各自向反方向跳开了。

    胖达直搓两胳膊,“哎妈呀,以后不能这种方式护短儿了,护了我一身的鸡皮疙瘩。”

    莉兹使劲擦着嘴,“以后不许跟我飞吻啊?空气都被你污染了,完蛋玩意儿!”

    科兰心累:“姜盈要是在多好啊!姜盈不在秋漠在也好啊,也不至于需要你们两个恶心自己去怼别人了。”

    ……

    m38星某军医院。

    秋漠是军部的人驾驶着战舰加速加急飞回来的,一回来就直接送进了某军医院。

    就秋漠那恐怖的失血量,这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早就玩儿完了。但秋漠大爷愣是挺住了!

    博昂是正在涂红指甲的时候被人硬拖到手术室的。

    好多医生护士当时脸都气紫了,听说这人是通过关系才调来不久的空降部队。什么技术还没见过,倒是每天都能看到这位披着长发扭着小腰有事没事涂红指甲油。

    秋漠的身份暂时还没有公开,但第69军的星军克洛萨的指示已经亲自传达到了。

    --不惜任何代价,务必保住这位的性命,还要让他在最快的时间内痊愈!

    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物,医院里那么多经验丰富的教授医师,谁都不用就用这个涂红指甲油的?院长不是脑子进水了吧?

    这是手术室关门前所有医生护士心中的疑问。

    包括手术室内准备辅助手术的医生护士们。

    但当手术开始,当那个红指甲油穿好手术服开始工作。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速度太快了!

    这种失血过多的患者,首要的第一个处理步骤肯定是要先缝合伤口。而缝合伤口,讲究的就是手速要快,越快越好。越快才能在失血量最少的前提下及时止住患者继续恶化的病况。

    能进入军部医院的,这里的人哪个都是当时军校毕业时的手速一霸。你可以说我年纪尚轻,经验还不够丰富,但你要说我手速不行,我铁定跟丫决斗!

    在手速这方面,这屋里的人可以说那都是谁都不服谁。

    然而今天他们都被红指甲折服了。

    如果说他们的手速是快到能从阎王手里抢人命的程度,那么眼前这位红指甲的手速就是阎王见了都不用想调头就能回返的程度。

    因为一看那就是碾压高度的极快手速,还抢什么?赶紧走人以免一会儿被虐得更丢人才是啊。

    “6号剪。”博昂向着旁边的助手伸手。

    助手还在震撼中,压根没听着。

    博昂小腰一扭直接把人顶一边去了,“碍事儿的东西,边儿去!”

    他伸长手臂自行拿过操作台上的6号剪,咔嚓,剪断线头,齐活!

    看着秋漠右胸前露在外面的完美蝴蝶结,博昂骄傲仰着下巴向外走,“我的部分结束,剩下的你们收尾!”

    一群人震惊:你打结就好好打结你给人一大男人绑一蝴蝶结是想怎地?啊不是,为什么他速度这么快?感觉他们才准备好要开工了,眼睛眨着正放松眼部肌肉呢,咔,人家的部分已经结束了。这还是人的手速吗?

    外间有机灵的小护士早回过神来跟上去跪舔了。

    “男神,我帮你脱手术服。男神,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博昂长眼一眯,“嗯,看在你颜值勉强可以打个七十分的份上,问吧。”

    小护士也不生气,一副“男神说啥都对男神就是说我丑我都认”的迷妹表情,“请问男神,你的手速是怎么练成的?”

    博昂扔掉手术手套,把自己涂了一半红指甲的手举到眼前,“你是想问它为什么这么快吗?”

    对对对,小护士无声地狂点头,快说快说,我也要比照训练,争取成长为男神第二。

    “啊,这个简单,等你单身三十年后你自然而然也就有这手速了!”博昂长发一甩,扭腰走远。

    在他身后落了一地的眼珠子。

    小护士捂着嘴脸色爆红:哇擦,男神刚才是开车了吧?是吧是吧?车技好帅!

    手术室内比博昂年纪大的医生护士们:所以他们手速不行是因为脱单脱早了?

    什么恶心逻辑啊组团摔!

    ……

    军部。

    李尼塔站在桌子后表情嘲讽,“哦,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哦?那这是什么?这这这又是什么?”

    光脑一通点,好几张图片并排投影在桌子上。

    那图片是是海恩和姜盈各种角度的脉脉对视。光线很暗,成像也模糊,看得出来拍照的人离的距离很远。但看到图片的人谁都不能否认图片上的两个人之间是何等的浓情蜜意。

    桌子后坐着克洛萨,此时正一脸失败和痛恨。

    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只要星盗二号再补上一枪,姜盈的命就到手了。姜盈的命一到手,海恩那边受不受到打击他不管,反正借此机会就能治一把海恩“缉拿不力伤及无辜”的罪名。后期再从军部审核局入手深挖一下背后,海恩头上的星将头衔没准都保不住。

    可谁知道海恩竟然赶了过去!

    克洛萨一拳头砸到桌上,一群废物!七个带有重武器装备的资深星盗,在那么有利的战略条件下,居然都没能拦住区区五个战士,这牌技是有多烂!

    李尼塔侧身一纵,坐上了办公桌继续嘲讽,“是谁让我叫了一晚上的老公?结果身为老公的你就是这么回礼我的?星军大人,您这张老脸这次可栽得有点难看哦。”

    “事情还没有结束!”克洛萨大手抓住李尼塔的大腿根,“这个时间你应该还在开会吧?因为终于等到我栽了这么一小步就那么开心?不等会议结束就迫不及待地过来嘲讽?”

    “对,我就是开心,就是迫不及待过来嘲讽你!”李尼塔边说边低头,最后一个字说完,嘴唇也抵上了克洛萨的嘴。

    狠狠一口咬住,却并无唇齿纠缠。

    李尼塔接着说话,“你注意到图片上姜盈的发色没?最一开始是全白的,后来是半白,再到后来是全黑。你还记得传过来的第一张图片吗?那时候的姜盈任谁看了也不像多有一口气的吧?可是在经过了什么之后,她的发色很快恢复了!”

    “所以呢?”克洛萨任李尼塔咬着他的嘴不放,该说话还是说话,一点不受影响。

    李尼塔揪住克洛萨的头发猛地一扯,克洛萨被迫仰头,发根处新长出来的白色再无遮拦。

    “老东西,你都不想你的白发再不用染黑吗?也许刚收到图片的时候我的确生气你也有失手的时候,但现在我不但不生气,反而很庆幸。”李尼塔的眼底烧起异样的光彩。

    “那个叫姜盈的身体绝对特殊!十八年来一点要觉醒的迹象都没有,结果就参加了一次大比,咔一下觉醒了。一觉醒还没有一个觉醒的过程,直接就是顶峰。这样的情况史无前例吧?

    还有,你怀疑海恩·墨尔顿早有精神力暴走的倾向吧?那为什么不见他情况更恶化反而还越来越稳定了?再看姜盈现在,上一张图片上还头发全白奄奄一息下一张图片就脸色红润发色恢复了。把他们两的情况放到一起你还能想起什么?他们两个的基因匹配率是满分一百啊!”

    妒嫉?当然。但更多的是发现了宝藏的狂热。

    李尼塔终于舍得放开了克洛萨的唇,“通知你的人马上更改计划,别杀姜盈,改杀海恩·墨尔顿!姜盈有用!目测看来至少能让你的发色也恢复全黑!”

    “小妖精!原来你为的都是我啊!”克洛萨流血的唇笑起,下一刻他却突然暴起把李尼塔压在了办公桌上。

    “叫我老东西?那老东西就教教小东西!”克洛萨啪啪拍打着李尼塔的脸,眼睛里哪里还有半夜时分的丁点宠溺。

    “我是不是技术好到总让你忘了我两百岁?告诉你,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营养剂还多!贪心可以,少量的贪心可以让你显得更可爱,我允许!但要贪心过了界,呵,你只会让你自己显得更丑陋!”

    李尼塔一边脸紧抵在大理石的办公桌上,一边脸被克洛萨毫不控制力道地啪啪打着,脸很快就被打红了,但直到有血丝渗出,克洛萨才一甩手松开了李尼塔。

    “出去!我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指手画脚!”

    李尼塔整衣素容,敬礼,“是!”

    门外,狄斯背抵着走廊墙低头深思中,也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

    李尼塔面无表情地与他擦肩而过,“来看戏吗?戏演完了,可以散场了。”

    狄斯抬头睁眼,正好看到李尼塔渗着血丝的脸从眼皮子底下划过。

    “你这是在糟践你的s基因!”狄斯压抑地嘶吼一声。

    李尼塔“嗤”一声笑出来,“你不是我,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在你看来是糟践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没准是天堂。”

    狄斯一把掐住李尼塔的脖子,“你的脸都被打成这样了还叫天堂?”

    “放开!”李尼塔一拳打回去,“先管好你自己吧!希望我坐上星军位置的那天,你不是还在团座的位置上!”

    看着李尼塔毫不回头的扬长而去,狄斯转身一拳砸到了墙上。

    ……

    姜盈这次没有“遭罪”太久,因为半路的时候,车子抛锚了。

    车子抛锚是因为有紧急电话打进来了。

    丽娜打来的,海恩接通的时候也没有避着姜盈,是以姜盈听得很清楚。

    “头儿不好了,唯一活着的老鼠彻底逃跑了。科特追过去了,以科特的定位来看,那老鼠是跑向了大比主办方准备回返m38星的太空舰队方向。我已经让萨奇和利威尔随后都追上去了,但那老鼠居然有机甲!头儿,你得出马了!”

    海恩从接通电话就开始穿衣服了,等到丽娜说完他就已经整装完毕了。

    “我马上出发,保持通讯畅通。”

    “是。”丽娜挂断了电话。

    海恩转身就走,走了三步又回头嘱咐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忙完后就来接你一起回m38星。对了,我光脑留给你,随时有事随时打过来。”

    “老公,”姜盈爬起身子抓住海恩的手,“你要小心啊!”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有点惊慌,总觉得海恩这次出任务凶多吉少,“要不老公我也一起去吧?”

    “不行,你身体刚恢复。乖,在这里等。”低头再印一吻,海恩这才大踏步快速离开了。

    他这一走好像把山洞里所有的温度都给带走了,姜盈裹着被子都还觉得冷。

    她召唤出小银杏来说话解闷。

    “我想去帮我老公。”

    “那就去。”

    “可我老公让我在这里等着,我不想不听他的话。”

    “那就在这里等着。”

    “可是万一他那边有危险怎么办?我如果在的话没准能帮上忙呢!”

    “……那就你去帮忙。”

    “我老公不会喜欢我不听他话擅自行动的。这要是在军部,不听他命令的早就被踹了不只一回了。”

    “……那你就在这里等着!”

    “这种时候我能安心等吗?我要是个废f,不等也得等!可我现在不是3s吗?明明能做我老公的助力,结果却要被安全的保护在大后方!这要是你你能安然接受?哎我说你不是见多识广重孙子都遍洒宇宙的老祖宗吗?你能不能给个走心的建议?合着我不是你亲树孙子,就爱咋咋地对吧?”

    小银杏:……

    卧槽!刚才你怎么就没被做死呢?

    就你说的那些跟我有关系吗?什么话不是你都说了吗?我就一树,我特么的就没心!怎么给你走心的建议?

    啊啊啊!为什么她就不开眼的苏醒在这么一个不是东西的重孙子身上了啊!都别拦着她啊,今天非得挠死这重孙子的脸!

    小银杏挥舞着满树冠的扇形叶子这通厮打姜盈的脸啊。

    姜盈被打得晕头转向连连告饶,直到光脑终端响了。

    “别打了老祖宗,有电话进来了!”

    小银杏叉着小树叉这才暂时放过了姜盈。

    姜盈看到光脑上显示的来电名称之后并没有马上接起来,而是先愣住了。

    那居然是胖达的光脑号,上面那么醒目的“胖达666”她相信自己绝不会眼花看错。

    可是胖达怎么会有她老公的私人光脑号?她不记得自己给过的。

    小银杏催她,“你想什么呢?这种时候怎么都要先接起来吧?”

    那倒是。姜盈按下通话键,但并没有按视频键。

    还没等姜盈先打招呼,胖达焦急的声音就先响了起来,“谢天谢地海恩大人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这边出大麻烦了!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条蛇,啊不,应该是叫巨蟒!他已经咬死两个老师三个学生毁了无数安保智能了!

    怎么办?大家都好害怕!我也没人好求助的只能打给你。海恩大人你能来救救我们吗?我们在n250星!我们在……啊啊啊!就是有最快的战舰你也赶不过来吧?我我我我到底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啊!”

    那边胖达不停地原地转圈咬手指,非常能看出来是在极度的恐慌中。

    姜盈抓过床头的衣服就开始往身上套。

    在她穿衣服的时候,科兰也出现了在光脑那端。相比于胖达完全吓懵比的表情,科兰至少还能保持住表面的冷静。

    虽然睡裙之下的双腿已经抖成筛子了。

    “海恩大人,情况紧急,我就直说了。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一条巨大的精神力幻兽巨蟒!”

    胖达瞬间扑向科兰的后背,“你说什么?什么叫精神力幻兽?你知道那是什么?你怎么知道?”

    姜盈一下子从头冷到了脚,那人是逃命出去的星盗,本就重武器装备在身,现在再加一个精神力失控幻兽的出现?天,她老公有麻烦了!

    “科兰,你确定?”

    姜盈这一出声,对面两人都震惊了。

    “姜盈?是你吗姜盈?你在哪里?你没事了吗?”

    姜盈按下视频键,胖达科兰,连同守在窗口一直戒备的莉兹都一起挤到了光脑前。

    “哈哈哈,真是姜盈!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我就说嘛,就你那百毒不侵的钢筋铁骨谁能怎么地你!”胖达恐慌的表情一秒变消失,“不是,你既然没事怎么不回来?只要你还在,全场个人最佳怎么可能是别人的!你不是已经回到了m38星吧?啊,这是海恩大人的光脑号,你已经回到你老公的身边了吗?那漠哥呢?你有漠哥的消……”

    啪,莉兹一巴掌呼在胖达的后脑勺上,“闭嘴胖子!现在是说这些家常的时候吗?你什么时候能改改这满嘴跑起马来就刹不住闸的毛病!”

    还是科兰靠谱,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卸了胖达手腕上的光脑终端,“姜盈,你自己看啊!”

    她把光脑的摄像头对准了窗户外面。

    姜盈一下子就看到了科兰口中那条巨蟒。

    头在夜空中若隐若现,尾巴贴着地面疯狂的横扫中。每一横扫都有数十安保智能被扫到半空,短路的火花呲呲地冒。

    主办方的随行安保也各自拿着武器站了出来意图反击,可是他们一能力不够,二武器装备不够。

    本来这些人就不是为了战斗准备的,他们的任务就是操纵安保智能保证所有参赛人员的人身安全就足够了。关于n250星上的危险他们都提前演练过,只救人而不跟土著野兽们硬干上的话,他们的能力和装备都绰绰有余了。

    再不济就直接带着人躲回太空舰,然后升空返航离开这里就行了。

    谁也没想到要走啊走啊突然遭遇了这么一出。

    完全不知道巨蟒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出来就是一尾巴先毁了太空舰的动力装置。得,他们想跑都跑不了了。

    连忙组织人保护学生安全转移吧,可这个时间大家都在休息,又是准备返航的时期大家也都很放松,这哪里能有效的组织起来!

    有个别心急的老师为了保护学生就先冲了出去,得,直接给人家大蟒做了尾下亡魂。

    一看有人死了,剩下的人更加恐慌了。后来主办方都不敢组织大家转移了,干脆不停广播就让大家留在原地,等外面安全了再做下一步打算。

    可留在原地就意味着眼睁睁看着巨蟒越来越逼近啊!

    谁不害怕!谁不想活命!

    有人害怕的打给了爸妈,但胖达没打,胖达不想爸妈担心,他想起了海恩。

    也是巧了,姜盈的光脑还在大比主办方那里扣着,海恩离开的时候又怕姜盈这边万一有什么意外不好联络,这才把自己的光脑留给了姜盈。

    胖达原本打给海恩的电话就这么让姜盈接到了。

    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了。

    姜盈再不犹豫了,“你们老实躲好,我马上就赶到!还有,我老公已经带着人先一步出发过去了,科兰你想办法通知苏米处长,让她去通知主办方在我老公赶到之前以防御为主就好。这条巨蟒你们对付不了的,就别再额外增加牺牲了!”

    科兰一边点头一边补充,“那老师问我巨蟒的情况怎么办?要实话实说吗?”

    连精神力有可能会暴走都一直是死死压着秘而不宣的存在,就更别说精神力幻兽的存在了。

    如果就这么暴露出来的话,会不会引起更大的恐慌?

    姜盈想了想,“说吧!刚才我就看到有几个学生在举着光脑录制,只怕现在已经传到星网上了。有些事情瞒不住了!”

    ------题外话------

    感谢涟漪如画,150*81(小仙女记得来告诉我昵称啊~),sdailewang,janmei,leo风若,mary101,果果吉祥小仙女们的鼓励!你们这时候给票票,这喜好还真是鲜明啊!爆笑~

    另:我们小红指甲也再次上线了哦,我给的人设是妖孽翘臀shou~坏笑~漠哥有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