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02 老公我爱你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精神力幻兽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

    你说它是虚幻的吧?可它偏偏有实体,实体发出的吼叫会产生气流振动,实体发出的攻击同样会造成实质的破坏。

    好,既然你是实体,那么就当实体反击吧!可无论是你开炮轰也好,近身攻击往身体各要害下死手也好,人家一点事都没有。

    炮弹会在击中目标后爆炸,腾起的蘑菇云看着都威力慑人,但当蘑菇云散去,人家该干嘛还干嘛,连点皮肉伤都没有。

    又说到了这个皮肉。近身攻击也下了不少刀子了,然,人家像个活物有着皮肤的质感,这一刀子下去也有那种插进肉里的手感,可当刀子拔出来,血一滴没有,而且人家的伤口还在自动愈合。

    海恩在近身发动了几次攻击之后,这才切身明白为什么史上没有任何和精神力幻兽对阵的有效数据。

    这太打击人类了!

    号称最强大的虫兽都会在机甲的攻击下死亡,然而人类却对人类自身产生的精神力幻兽无能为力。

    小兽爷,啊不,现在应该叫大兽爷,猛兽爷,巨兽爷了。

    如果说巨蟒占据了半边天空,那么兽爷就占据了另半边天空。

    同样是精神力幻兽,物种对等了,但一厮打起来,还是无智慧动物们的本能招数。

    蛇就不停地狂甩尾巴,意图缠死这长毛的恶心东西。

    兽爷就连撕带咬,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滑不溜丢的恶心玩意儿。

    随着两兽厮打在一起,这个空间的气流都像烧开了滚的海一样,气浪一拨涌过一拨,一拨高过一拨。

    海恩在翻滚的气浪里站都要站不稳了。

    那便不站。

    海恩趴在了地上,开始匍匐前进。

    气浪把地面的草,沙,石,都搅和了起来,如沙尘暴一样的肆虐,让人视界不清,却正好成了海恩行动的最佳保护伞。

    他要去抓这个精神力幻兽巨蟒的主人,星盗一号。

    ……

    姜盈返回来时并没有大剌剌地出现。

    一是因为她没有机甲,她不会傻到以为自己有3s的能力就可以赤手空拳对上精神力幻兽。

    二是她自己也憋着一口气。她想向海恩证明,她是助力,是可以和他并肩而站的树,而不是只能靠他保护的菟丝花。

    她悄悄地潜了回来,谁都没有惊动。

    丽娜等四人驾驶机甲升空离开她看到了,海恩放出了小兽爷她也看到了,她立刻就明白了海恩的做法。

    她老公什么人品?一个就没有传过任何恶评的五好十佳军人!这样的人会在面对精神力幻兽的时候不战而逃?不用想都知道她老公做不出那样的事情。

    她理解,为他骄傲,同时也为他心疼。

    骄傲的是她嫁的男人果然伟岸够担当,心疼的是这样的男人只怕也是没有逃避的选择权吧?

    这个逃跑的星盗本就是他的任务,他身为帝国的军人,如果因为风险太大就自动退缩的话,那军人的尊严何在?帝国的和平何在!

    姜盈看到小兽爷跟巨蟒厮打到了一起,她没有靠近过去,而是猫起身子在外围寻找了起来。

    要说精神力幻兽有什么能制约的,那首要就是其主人。

    她要找到那个唯一脱逃的星盗,只要弄死了他,事情便迎刃而解了。

    ……

    阴暗的地洞里,一个脑袋比身子还大的人正在擦拭着散落一地的各种枪。

    他是星盗一号。

    这个星盗团伙的大头目。

    还是克洛萨提前埋下的最后一张底牌。

    越狱的计划虽然是二号提起并统筹且掌控的,但二号不会知道这一切本就在一号和克洛萨的计划之中。

    如果二号成功,那么一号就不需要再暴露,老实被抓回去,老实交待出n250星上所有藏匿军火武器的具体地址,然后等待被执行死刑。他的好处是:他的老婆和孩子将不会受到他的任何影响。

    但如果二号没有成功,那么一号就一定要继续二号未完成的任务。只有任务完成,他的好处才会被兑现。

    军部科研组是还没有研制出如何治愈精神力失控战士的方法或者药剂,但他们却是早早就研制出了机甲战士们会如何受到刺激就会加快精神力失控的药剂。

    这样的药剂当然是绝对禁止的,但真有心非要拿到的人,只要找对了渠道,还是能拿到的。

    例如海恩就曾经拿到,并且用在了机甲战二团和战三团的机甲战士身上,从而让他们加快精神力失控扩大了科特事件的规模,然后他才有理由建议各战团的科研组参入到军部科研组,并且轻松得到了机甲战二团和三团的附议。

    克洛萨自然也能拿到。他不仅拿到了,还把药剂通过l9星星狱的监狱长送到了一号的手里。

    这是计划的最后一步,如果二号没有成功,那么一号不是还没被抓,就是已经被抓。而如果被抓了,他要想逃脱几个机甲战士的监控,就肯定需要助力。这催化药剂就是他最大的助力。

    药剂是被封闭注射在血管里的,轻易检查不出来,而让其发威却很简单,只要咬掉那段血管破坏药剂的封闭状态就好。

    精神力失控的一号战斗力爆涨,很容易就逃了出来。

    他直奔大比举办方的太空舰队方向,他需要在对上海恩之前提前先训练一下自己精神力幻兽的攻击能力。

    他的头很疼,可是外面那些惨烈的景象却又让他高兴的不行。

    这是他造成的!这是他的威力!他最终会死又如何?至少死之前痛快过了,还拉了那么多垫背的!

    而当他看到狮虎兽实体现形时,他先是恐惧,随后就是越来越浓烈的兴奋。

    同为精神力失控的状态,他如何一眼看不出那个享有盛名的机甲战神3s星将海恩·墨尔顿原来也在精神力暴走的边缘了。

    他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哈哈哈!看看我发现了什么!怪不得大家都把你传的那么厉害那么神,原来都是因为你的精神力已经失控,所以才战斗力飙升的吗?

    海恩·墨尔顿,这下你完了!我这就拍照摄像同步到星网!哈哈哈,有你的身败名裂相陪,老子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亏了!而且,精神力幻兽已经实体化的你相信不会比老子多活几天!没准比老子死的还早呢!哈哈哈哈--”

    咔咔咔咔,那是快门被连续按下的声音。

    可当他登录星网准备上传时却发现光脑信号被掐了,他根本无法上传。

    他恨恨地摔掉光脑,又很快平静地捡了回来。

    他把自己拍下的图片,摄像的视频分别复制了数十份,又分别储存到了不同的芯片,然后深埋在了地洞的各个角落。

    继续擦枪。

    某位星将大人既然没走就肯定会来找他。

    真是令人作呕的正义感呢!

    咻,砰!一号举枪准确地射死了地洞口探头进来的一只蚯蚓宝宝。

    ……

    “站住,姜盈!蚯蚓宝宝牺牲了!”小银杏急急提醒道。

    姜盈及时刹车在了距离地洞口不到一米的地方。

    有小银杏的帮忙,这里所有的动物和植物都是姜盈的眼睛,她很快就找到了星盗一号的藏身地点。

    可是对方有武器装备,这洞口可就不那么好进去了。

    姜盈缩回身子藏身到一块大石头后面,跟小银杏临时召开起了作战会议。

    “老祖宗,地洞里也有您的重孙子们吧?”

    “那当然!我的重孙子遍布宇宙各地。”小银杏骄傲。

    “那他们听话不?你能不能指挥它们整队出动,一举灭了那垃圾星盗?”

    “……”小银杏差点把树枝抽成中风,“你怎么不干脆说让我大发神威弄死那货?”

    姜盈惊喜了,“能吗?可以吗?那就麻烦老祖宗了。”

    “麻烦你个头!”小银杏对准姜盈大脑门就是一树枝子,“你当我是什么?天神?还是战神?我弃其量就是活的长了些然后知道的多一些的树神!我要是能跨物种战斗,我第一个灭的就是你个小混蛋!”

    姜盈委屈,“可是你都能生吞你的直系重孙子,你还能驱使蚯蚓宝宝做我们的先锋兵,你不是还能把小兽爷一树枝子掀滚吗?”

    小银杏郁结的想翻白眼,但一想自己也没有白眼可翻,只得作罢。

    “我是能吃什么补什么,但那不是生吞,我只是吸收了它们体内对我有用的植物元素。它们是有碎体残渣留下的,虽然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蚯蚓宝宝还小,我也没有说让它去上阵杀敌,所以它才会受我鼓动替你开路。但如果是驱使动物战斗的话,我做不到!它们就算没有生出足够的智慧,但趋凶避害是动物的本能,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受我的指挥。”

    “至于小兽爷,我拿它当亲孙子逗着玩儿,它哪里又会真的把我当敌人下死手?它并没有真的发动实质攻击,跟我的树枝子闹腾纯粹就是当游戏了。如果它真要战斗,就像它现在跟巨蟒那样程度的拼命的话,我早就消失不敢露头了。那可是精神力幻兽,你们人类都至今没有找到解决方案,我区区一个空有意识连实体都没有的小树苗能有效反击就真神了!”

    句句实锤,对于小银杏来说不亚于自己打自己脸说不行,它说完就抱着小树叉背过身不理姜盈了。

    --老祖宗觉得没面子,生闷气。

    姜盈心疼了,“这可怎么办?这么一个入口小的地洞,一看就是易守难攻。我如果连洞口都进不去,还谈什么帮我老公?难道只能等到他和他的精神力幻兽一起自爆吗?那这次大比的损失肯定会被有心人扣到我老公的头上!”

    小银杏怒转身,对着姜盈的脑门子又是一树枝子,“你老祖宗我正生着气呢!你就不知道哄哄我安慰安慰我吗?你老公你老公,你眼里除了你老公还能不能看到别人,啊不,别树了?”

    姜·耿直·盈:“有我老公我为什么还要看别人或者别树?”

    “你……”小银杏还想挥树枝子打,被姜盈急急喊停。

    “行了行了,等回了m38星,我任你打行不行老祖宗?现在咱先把这事儿解决了啊!”

    姜盈四周环视一圈,“这地洞就真的只有一个洞口吗?”

    “不,还有一个。”小银杏道。

    姜盈猛地扭回头瞪它,“老祖宗!可刚才说只有一个洞口的也是你!现在这种时候您老可不能一会儿一变的玩人啊。”

    小银杏小树枝一指,“说还有一个的不是我,而是它。”

    顺着小树枝的指向姜盈看过去,那是一条蚯蚓。

    两米多长都长出了蛇的“气魄”的,蚯蚓。

    全身黑乎乎滑溜溜的,两黑豆眼睛正仇恨地瞪着姜盈。

    姜盈突然生起了一股怪异的心虚感,“老祖宗,您千万别告诉这位就是刚才那位蚯蚓宝宝的爸爸啊。”

    “不是。”

    “哦,那就好。”

    “是妈妈,亲妈。”

    姜盈:……

    老祖宗你说话这么大喘气是会失去我的知道不?

    姜盈悄悄地摆出防御的姿势,“这大婶来做什么?替子报仇吗?还是替女报仇?”

    “替我们带路。”

    “哎?”

    “它的蚯蚓宝宝是被洞里那个人类射杀的,但我可没告诉它,是我鼓动蚯蚓宝宝来到这个洞口的。它以为儿子贪玩误入了这里,结果遇难了。”

    “……老祖宗干得漂亮!”

    “那是!我是谁!”小银杏可算恢复了自信,“快跟它走!我们从另一个洞口进去弄死那垃圾!”

    ……

    海恩没有小银杏这个万能眼睛带路,但他有无数野外作战的经验。

    通过地面草的倒向,通过一些在别人看来一点异常没有的踪迹,海恩很快也摸到了洞口的位置。

    蚯蚓宝宝身上的血腥味夹杂着淡淡的枪伤味让海恩当下确定:就这里了!那个星盗一号!

    3s如姜盈还知道不能硬闯,去找另一个洞口突破了。

    但海恩不用。

    他甚至都没有停下来仔细地规划一下进洞步骤。

    两手分别从空间里拿出了两把z射线枪,他深吸一口气,一个连滚翻直接滚进了地洞里。

    光线突然在眼前暗下来的时候,枪声就回荡在了地洞里的遂道里。

    紧急如骤雨,密集如沙尘。

    星际时代,单枝枪响的声音其实非常小,如果周围环境再嘈杂一些的话,基本就听不到了。但当好多枪响汇集到一起的时候,就会给人一种密密麻麻被包围的感觉。

    身在其中的人必须精神高度集中,否则中一枪就完了。

    海恩久经杀场,这样的近身枪战经历更是不要太丰富。3s能力全开的他现在快的像条影子,于射击的密集线中来回穿梭着,未中一枪。

    星盗一号也不是个好惹的,他是天生s级,一路觉醒也是顺的不行,如果不是报考军部时被查出了精神力不稳,他现在很有可能也是机甲战团的一员。

    仕途失意他才半路堕进黑道,但因着能力突出,他只用两年时间就坐上了军火交易大当家的位子。

    这样一个人的身手自然不会差,哪怕他现在头疼的要炸掉,那怕他现在的脑袋已经比身子还大。

    他站着已经有些困难了,所以他是坐在地上的。

    他的空间里按一定顺序摆放着各种枪支,一支枪用完了子弹或者能量,他随手就砸烂在地上再换另一支。他周围的地上已经散落了好多砸坏的枪支。

    剧烈的头痛已经让他视线模糊了,但双手同时开枪的熟练枪技又很好地弥补了这项不足。地洞里到目前为止的所有枪声,有一多半以上都是他创造的。

    海恩也回枪反击,但没有一号这么频。海恩是那种有把握才出手,没把握就等待有把握机会的那种人。

    蓦地他终于发现了对方一个很好的漏洞。

    海恩抬手开枪,啪,直接射穿了星盗一号的右手腕,上的空间手环。

    存储空间装置外表破裂,在未修复之前,存在里面的东西将无法取出。

    一号再不能从空间里取更换的枪支出来了。

    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射击之后,一号手里唯二剩下的两把枪的子弹和能量都告罄了。

    一号索性把枪一扔,纵身扑向了海恩的方向,“星将大人,有种跟我单挑!”

    砰--海恩开了第一枪,打中一号的膝盖,一号扑在半空中还没有够到海恩就中枪摔下了。

    海恩目露嘲讽:现在是他手里有枪了,他得脑子多有坑才会有枪不用却用拳头?

    一号趴在地上疯狂的耻笑,“哈哈哈,你不敢!哈哈哈,你没种!”

    砰--海恩开了第二枪,从一号的左脸进去,右脸飞出,打掉了一号的两排牙齿。

    一号再也不能顺利的吐字了。

    海恩持枪居高临下的蔑视他:我有没有种你这种垃圾永远不会有机会知道!

    一号不敢相信地哇哇大叫,他怎么也没想到享誉星际的机甲战神一出手竟是这种流氓的打法。

    不是说正义的人都讲究“武德”吗?自己既然没了枪,他不是应该第一时间主动扔了枪跟自己保持一样的武装形态继续打吗?

    你的武德呢?你身为正义者的尊严呢?你怎么可以像我一样瘪三一样垃圾!

    海恩无声地冷笑,虽然听不出一号在叫什么,但看也看出来了。

    可我就是不说!

    你这样的垃圾连浪费我一个字的资格都没有!

    海恩举枪对准了一号的眉心。

    一号笑了,看向海恩的是一种“你开枪啊你打死我相信我我死了你也不会活的”的眼神。

    海恩表情没变,心里却犹豫了一下,直觉并不太好,但要说现在不开枪放过这人?如果再有变故怎么办?

    客观来说,眼前这敌人的实力还是值得他谨慎再谨慎的。

    正犹豫时,姜盈突然从洞里的更深处跑了出来,“老公别开枪!呕,这是什么鬼?还是人吗?”

    看着海恩面前那个脑袋比身子还大的人,姜盈差点没恶心吐了。

    你说脑袋变大就变大吧,你可匀称着变大啊!这位不,前面还是正常大小的人脸,单独就是后脑勺变大了。

    大到脑皮撑开,变薄,里面的脑花脑浆像馄饨一样隐约可辨。

    她也见过海恩和科特的精神力幻兽出现,但科特只表现出过脑袋疼的症状,海恩严重一些也仅是眼睛和头发变色了。像眼前这位这样有着明显样貌改变的,这还是第一次。

    姜盈捂着嘴一个箭步躲到了海恩的后面,“老公,他是不是想故意恶心死我们好给自己创造再次逃脱的机会?”

    海恩现在可没心情跟姜盈说玩笑话,事实上他听到姜盈的声音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了,“胡闹!你怎么找到了这里?快回去!”

    “啊!”海恩这一训斥,姜盈终于想起自己为什么急着跑出来了,“老公,这人在这一片的地底下都布置了炸弹!”

    “什么?”海恩脸色变了。

    “你看!”姜盈把刚才拍下炸弹图片的光脑扔给了海恩看。

    那是姜盈跟着蚯蚓妈妈从另一个洞口摸进来时,结果还没有摸到星盗一号这边,却先摸到了一号提前布置好的炸弹群的画面。

    刚觉醒那时候跟着海恩在机甲战一团训练,姜盈一直都以为自己的知识面被强行拓展的够宽够广了,所以她才能一眼就认出曾经星盗七号手里的枪支种类和优缺点。

    然而,当如此“见多识广”的她看到那局部的炸弹群时,她竟然发现至少有一半的炸弹她都不认识。

    但看那精锐的外表都知道,这必定是军部的最新武器。

    由此可想而知这些炸弹被引爆后的威力!

    “老公,我们得从他口里先问出炸弹的遥控装置停止炸弹工作才行啊。呃,他牙怎么没有了?这还怎么说清楚话?”

    海恩:……

    懂了,这才是星盗一号刚才那么笑的原因吧?

    虽然可以一枪击毙之,但这人一死,这里的炸弹群也会同时爆炸吧?

    看着光脑上一张张各种规格的炸弹特写,海恩明白,如果没有布置炸弹的人帮忙,纯靠自己来分析并拆除的话,炸弹标注的爆炸时间之内,他不一定做到。

    星盗一号笑倒在地上,半透明的后脑勺几次碾到坚硬的石块都把姜盈吓得连掐海恩的手。

    好怕他的脑袋会爆掉啊!

    “老公,我们还是撤退吧,就让他自己爆掉得了!”

    星盗一号突然挺身坐起,脑袋太大太重,他起的太猛,身体惯性一晃差点又栽回地面。

    吓得小银杏都挥舞着树叉做出了欲搀扶的动作,“姜盈,快走吧!我一点都不想死在这里啊!”

    姜盈附和,“对,老公,我们走吧!这次真不是我们不作为,而是敌人太棘手。”

    可是还没等海恩回应,星盗一号开口了。

    “里凑火一,拖,留瞎。”

    没了牙齿控制气流,这话说的还真是不清不楚。

    但姜盈几乎是瞬间就听懂了,这是允许她走,却不允许海恩走?

    海恩眼中精光一湛,马上抓住了重点,“你背后还有谁?说!”

    星盗一号这回却不出声了,但他眼里的威胁非常明显,只要海恩不照着他的说法做,那么他现在就引爆炸弹,大家都死在这里。

    ……

    l9星不大,空气混浊,地质盐碱,不适合动植物生存,更不适合人类居住,于是l9星整颗星都被建造成了关押星盗的特殊监狱。

    这里的最高长官就是监狱长,荒井。

    别看这个职位并不高,工作环境也差劲,但这里的油水却是非常多。那些犯人们的家属为了让亲人在这里待的条件好一些,他们愿意付出一切。

    再加上这里又是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是以荒井坐的虽是小小监狱长的位子,事实上却可以称得上是土皇帝。

    荒井是克洛萨的人。

    确切的说是克洛萨上一任的情人。

    克洛萨当年为了能跟荒井和平分手,给荒井答应分手的福利就是,动用关系调任他到l9星任监狱长。

    荒井答应了分手,也接受了分手福利,但他没有一时不在寄希望于克洛萨回心转意。

    他知道克洛萨现在另有心上人,但不知道是谁。对此他一点都不怪克洛萨,他认为,成功的男人喜新厌旧太正常不过了。克洛萨那样等级那样身份的人,肯定有太多小妖精主动扒上来。对,他认为是某个小妖精使手段强行勾走了他的克洛萨。

    没关系,他可以等!他没有手段,但他有一颗谁也比不上的爱克洛萨的心!

    克洛萨让他带东西给某个星盗,他做了;克洛萨要他星狱的完整布防图,他二话不说就给了;星盗逃狱了,上级追究责任的命令马上就下来了,他甘之如饴,因为克洛萨在几年不见他之后终于打来电话又约他了!

    荒井梳洗打扮,换上早就准备了多年的最符合克洛萨口味的衣服出发应约了。

    他走后不久办公电话就响了,秘书接起。

    那是来自总统府秘书室杰拉琳的电话,要求荒井即刻起程到m38星见总统。

    秘书挂了电话就去追荒井,可是荒井的悬浮车早就没影儿了。

    再打私人电话过去,关机。

    荒井这次的目标特别明确,只要他见到了克洛萨,那么无论他用什么方法,绝不再让克洛萨离开他的身边。

    到了约定的地点约定的房间,荒井推门进去,果然看到了一个背对着他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那个人穿着他最眼熟的军服。

    荒井一阵激动,他一边喊着“克洛萨”的名字一边走了过去,却在看到那人的脸后,僵住了。

    那不是克洛萨。

    但也不陌生,机甲战二团的团座李尼塔,相信任何政务人员都不会陌生。

    李尼塔微笑招呼,“看来我的出现不是很受欢迎,但没办法,事出有因,还请荒井狱长多多理解。”

    荒井力持镇定,“事出有因?什么因?你怎么会在这里?星军大人让你来的吗?”

    “星军大人?”李尼塔讥笑,“荒井狱长刚才进门的时候好像不是这么喊的啊。”

    荒井脸色骤变,如果他和克洛萨的关系曝露的话,那么他就真的再没办法回到克洛萨的身边了。

    “你听错了。”见李尼塔有反驳的意思,荒井不等他开口就赶紧转移了话题,“你的来意到底是什么,请你直说。l9星虽不像m38星那么事务繁重,但我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跟你浪费。”

    “哦,是吗?”荒井越催,李尼塔倒是越慢了,“我跟你恰恰相反,虽然m38星比l9星的事务繁重的多,但因为是你,我愿意浪费掉我的工作时间加私人时间。”

    荒井能感觉到来自李尼塔的敌意,也看得出来自己说不过眼前这位,他索性一拉脸转身就要出去,“如果你没正事,那我就不奉陪了!”

    “本来也没想让你陪,只不过你要走的话得留下一样东西。”李尼塔看着荒井的手都放在门把手上了才开口阻止。

    “什么东西?”

    “命!”

    声到人到,机甲战士李尼塔轻松就掐住了荒井的脖子。

    荒井脸色煞白,“你敢!克洛萨知道我要来这里,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他定会找你替我报仇!”

    李尼塔笑得怜悯,“你以为我是从谁那里得到的这个地点这个时间?你又以为我来这里的所谓正事会是什么?荒井监狱长,你就是凭着这么个脑袋在克洛萨身边待了三年吗?那一定是克洛萨脑袋被机甲踢成脑震荡才犯下的蠢错误!”

    话说到这份上,荒井要是再不明白就真的是傻子了。

    “你就是克洛萨的现任情人?”

    “嗯哼,不错,这是你进门后说对的第一句话。”李尼塔毫不吝啬夸奖。

    只是对于荒井来说,这夸奖比李尼塔掐着他的脖子还难以忍受。

    “他让你来做什么?警告我彻底远离他吗?他休想!当时先缠上来的是他,凭什么最后先走的也是他?我就是爱他!你管不着!他也管不着!”荒井眼睛充血,暴躁地低吼着。

    可换来的只有李尼塔越加怜悯的眼神,“你居然如此天真也是稀奇了!你问问自己,就你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所利用的工具你可见过回收的?帝国那么多2s,却是他稳坐星军的位置达百年之久,你以为凭的是他的实力吗?哈,你真的是,这么天真都让我下不去手了。”

    “什么下不去手?难道他是让你来杀我的吗?不,我不相信!我要打给他!我要听他亲自说!我不相信我们之间三年的感情就那么无足轻重!”荒井一边喊就开始一边摸索着腕间的光脑拨了出去。

    李尼塔的腕间光脑响了,上面显示:荒井。

    “你居然带着他的光脑!他居然允许你带他的光脑!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不相信--”

    咔,李尼塔手上施力,荒井的脖子无力地垂下了。

    但还没有死,李尼塔给他留了一口气。

    松手,荒井的身体“嗵”一声砸到了地上。

    李尼塔蹲下,声音温和,“其实你心里早该想到的不是吗?克洛萨什么时候给自己留下过尾巴?你犯的最大错误不是爱上他,而是爱上他后失去了你自己。还好我不像你这样愚蠢!既是互相利用,傻子才会放进感情。走好!”

    李尼塔微一点头,撤身退出了房间。

    从空间取出悬浮车驾驶升空的同时,指头按下,刚才房间所在的整座酒店一炸成废墟。

    ……

    n250星。

    巨蟒紧紧缠住了兽爷的身子,兽爷也死死咬住了巨蟒的脖子。两只谁也不让谁,谁也不先松口。

    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死命胶着状态直接反映给了两个精神力幻兽的主人。

    星盗一号的脑袋一下子就爆增了三圈,头皮裂开了小缝,已经开始有血丝往外渗出着了。

    海恩的头也开始疼了,而且一疼起来就是翻江倒海的程度。虽然他极力控制着不让眼睛和头发变色,但他的理智告诉他,再这样下去,他会比这个星盗一号还危险。

    “马上走!快!机甲给你用!我教过你驾驶方法的,你可以做到!”海恩边说边把装有机甲的空间胸针扣到了姜盈的衣领上。

    姜盈哪里肯走,她紧紧抱住了海恩的胳膊,“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把机甲开走了你怎么办?我不走!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就是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胡闹!”海恩本来就头疼欲裂不想多说话,一听姜盈这么不听话,就更顾不上斟酌话的分寸了,“你到底明不明白你的价值?你是人类进入星际时代后第一个出现的有治愈功能的精神力觉醒者。你对帝国,对机甲战士,对所有人类都有着无法预测的意义!你能不能成熟一点?现在是你考虑个人情感的时候吗?痛快给我走!”

    姜盈被吼懵了,也被吼痛了。

    “老公?可我并不想对帝国对机甲战士有什么意义啊?去他的全人类!我只是你的小妻子,也只想做你的小妻子和你共同进退不可以吗?我连这么简单的个人选择权都没有了吗?”

    海恩的心一时间酥得一塌糊涂,但他又必须逼着自己更冷硬。

    “你的个人选择就是这么的任性妄为不管不顾吗?那是谁说过要让所有废f都挺胸抬头再不受歧视地生活?是谁向我保证一定能解决掉所有精神力失控的机甲战士的问题让我再无顾之忧?姜盈盈小姐,请你大声地回答我,谁说过!”

    “我!是我!都是我!”姜盈哭喊出来,“可那又怎样?我后悔了不行吗?我现在反悔了不允许吗?谁还不能下错过几回决定了?我现在改了不成吗?”

    “不成,不行,不允许!”姜盈的泪就像刀子插在海恩的心上,但海恩强迫自己连视线都不移开,“你的身份是帝国第五个3s,你的精神力觉醒方向是少有的……”

    不等他说完,姜盈就哭着打断了他,“我不是!我什么也不是,我就只是你的小妻子!”

    海恩眸子一缩,爆吼出声,“那你现在不是了!我们现在就离婚!我不要一个不懂轻重连话都听不清楚的任性妻子!”

    地洞里突然死一般的寂静。

    星盗一号突然发出得意的大笑,海恩脚尖勾起一块石头,再旋身一踢,石头正卡进星次一号的嘴里。

    笑声停止了。

    姜盈的哭声也停止了。

    “老公?你说什么老公?”

    姜盈的眼里有着不可置信,有着委屈地哀求,好像在说,求求你把话收回去,求求你不要为了什么大局就这样对我。

    海恩的眼角余光从星盗一号的耳朵处一扫而过,那里正流出红色和白色交织的液体。红色是血液,白色是脑浆。

    不能再等了。

    “如果你还是废f,那么我会允许你照着你自己的想法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想怎么死就怎么死。但你不是了!你是一觉醒就到达顶峰的帝国第五个3s,你的精神力觉醒方向还是绝无仅有的治愈方向,可以说,你对帝国的价值都超过了我对帝国的价值!身为军人,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价值因为你的任性就毁掉!走啊,别逼我动手!”

    姜盈身体一晃,海恩本能地伸手去扶,却被姜盈以极快的速度后退一步避开了。

    海恩心中一痛。

    姜盈面无表情。

    “我没嫁你时,你在我家给我撑腰也是因为我的价值吗?”

    “是。”

    “你在学校布置了眼线以求随时掌握我的行踪,也是因为我的价值?”

    “是。”

    “你亲自教我身手,教我理论,教我驾驶机甲,也是因为我的价值?”

    “是。”

    “我一晕就是一个来月,你亲自照料不假他人之手,也是因为我的价值?”

    “是。”

    “你……跟我睡,也是因为我的价值?”

    “不是……”

    “老公!”姜盈惊喜地叫。

    “是因为你是我妻!”

    仅仅是因为她是他妻,合法合理,而不是因为他喜欢她想和她睡吗?姜盈闭眼,泪水无声地滑落。

    海恩以为这样她就会走了,却不料她又睁开了眼睛。

    “最后一个问题,不谈我的价值,你可有喜欢过我的人?”

    “……没有!”

    姜盈扭头就走,老公我爱你。

    海恩闭眼转身,媳妇对不起。

    ……

    为你好,有时真特么是一种最伤人的暴力行为!

    ------题外话------

    感谢涟漪,夜魅,yaoshanshui,指尖de余温,sylk604和呯帆陌生人的组团赏票!看了今天这一章是不是特后悔昨天给我票啊?叉腰笑~别急着给我寄刀片啊,我只是准备给我们小怂和海恩大人换个秀恩爱的体位了!

    明天开始卷二(军将假正经)了,继续浪起来啊么么哒~

    另:抽空先大概列了一下卷二的纲,把我自己列乐了,写给你们看看一同乐呵一下啊?

    关于人设:盖西是志比天高命比纸薄表面奸滑内心自卑的穷吊丝,苏米是官二代富三代千金大小姐,莉兹是贫民出身弟妹七个都是废f但父母还要再生非要生出一个非f的苦逼长姐,维希是正直阳光家世不俗自小被膜拜的优等生,秋漠是野性不驯侠肝义胆的不良少年,博昂是妖孽翘臀三十高龄老处(受)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