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03 护夫狂魔姜小姐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103护夫狂魔姜小姐

    m38星伦巴底街。

    一群非主流发型的少年正在把一个非主流发型的少年围在某街角拳打脚踢。

    少年抱着头缩在墙角,明明都被人打得鼻青脸肿鲜血直流了,他的气势却仍然嚣张得好像他才是打赢的那一方。

    “哈哈哈哈,一群废物!你们也就只能在这伦巴底街,在我这里找找存在感了!有种你们去打非f们啊?你们敢吗?你们有那能力吗?我不会还手的!我鄙视你们!你们等着,终有一日我也会像姜女神那样崛起!而到时,你们一个一个都别想跑!”

    打人的一群动作一停,不过三秒,很快又拳打脚踢起来,而且用力更猛,下手更狠。

    “你一个废f说身为e的我是废物?脸呢?”啪,一耳光抽破了少年的嘴角。

    “鄙视我们?你们全家都是废f还敢鄙视我们?找死!”咣,一脚踹脱臼了少年的手肘。

    “还终有一日像姜女神那样崛起?奥斯汀,老子让你都活不过今天!”唰,某个少年从空间手环里抽出了一把匕首。

    其他人吓了一跳,“喂,布烈尔,你要做什么?我们说好了不闹出人命的!”

    布烈尔残忍地笑,“说好了又如何?现在计划改变了。怎么,你们害怕了?”

    其他人齐齐咽口水,他们不过是不良少年,却不是黑道土著,他们还没学会漠视生命。

    “我我我,我到点回家了,如果晚了,你们知道我那个母老虎的妈又该揍我了。兄弟们我先走了啊。”

    一个跑了,剩下的面面相觑几下,很快也说道“我也是我家也有门禁我也先走了”,“等等我我跟你们一起走,我饿了,要回家吃饭”。

    五六少年很快跑得一个不剩。

    现场只剩下了布烈尔和奥斯汀。

    布烈尔气急败坏的一挥手中的刀子,“一群胆小鬼!好,你们都走,我不怕!我一个人也能弄死这货!”

    奥斯汀怕了,挨打归挨打,可他不想死的。

    “你敢!你知道我姐是谁吗?我姐是莉兹!就是姜女神现在朋友圈的嫡系第一人!你杀了我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我姐会为我报仇!我姐会找姜女神帮忙!姜女神会把你,把你全家都杀了给我报仇……啊--”

    布烈尔一匕首划过了奥斯汀的小手臂,奥斯汀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你姐?我记得你说你姐好像都不回家的吧?她还记不记得你这个弟弟都是个问题!还姜女神?人家现在不是在参加有头有脸人物们的酒会,就是在去参加酒会的路上,人家有空理你?”

    这次匕首对准了奥斯汀的脸,奥斯汀吓哭出来,但依然不愿意求饶,“你你你,你不敢的!你就是妒嫉我姐觉醒到a了,但你家还是全e!我姐不记得我又如何?你以为她就能容忍你杀了她的家人吗?她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你全家都会为我陪葬,我保证!”

    这话让布烈尔的动作稍稍停住了。莉兹跨级一跃从废f觉醒到a的事情现在全星际就没有不知道的。也许她就像其他觉醒了的人一样,再不想提起自己废f的过去,再不想承认自己的家人,可如果家人死去,她能容忍?

    就在他停顿的时候,街角拐进来一个人,秋漠。

    野性冷俊的左半脸,丑陋伤疤的右半脸,这些都很容易辨认。

    奥斯汀惊喜地大叫,“漠哥,救救我!漠哥,我是莉兹的亲弟,我叫奥斯汀!我姐经常说起你的!漠哥,救命啊--”

    秋漠走路一向目不斜视,如果不是奥斯汀聪明的先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他就真的一路目不斜视的走过去了。

    伦巴底街这种打架斗殴欺压残杀的事情多了去了,他最一开始还会救,到后来就不了。

    一个人,如果不先自救的话,别人就是救,也只能救得了一时。

    秋漠站定。

    布烈尔举着刀子护在身前,几乎话不成句,“这这这这,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不要,不要……多管闲事!”

    如果说莉兹跨级觉醒到a已经让他足够忌惮了,那么眼前这个从废f一下变成2s的秋漠,就让他几乎想跪下。

    秋漠原来就杀气重,一张带着狰狞刀疤的脸哪怕不故作凶狠,也能把一干宵小吓破胆。

    再加上现在等级是2s了,出场自带势压,分分钟压得敌人跪下叫爸爸。

    “滚!”

    “……呃,是,是是是,感谢漠哥不杀之恩。”布烈尔什么想法都没有了,扔下刀子就慌里慌张地跑走了。一边跑还一边陶醉呢,漠哥说“滚”太特么帅了!太太太特么帅了!从此漠哥就是他偶像!

    “漠哥!”奥斯汀立刻神气活现地从地上蹿了起来,哪怕小手臂还脱着臼,上面被划过一刀的伤口还流着血,他也好像一点没觉到疼,“谢谢漠哥!从今天起漠哥就是我的主人,只要我奥斯汀不死,就生是漠哥的人,死是漠哥的鬼!”

    秋漠眼皮一抽,这才看向自称是莉兹亲弟的少年。

    一头骚粉的发色,居然还塑造成了动物的形状。这动物看起来还有些眼熟,莫不是n250星的,狗鱼?什么鬼!

    哪怕年少也曾经叛逆,哪怕已经身混黑道多年,可秋漠却没做过在头发上这样糟蹋自己的事情。一头板寸从开年到年末,一张刀疤脸行走天下。

    奥斯汀注意到秋漠的眼光,连忙讨好地把脑袋凑上前好让秋漠看得更仔细。

    “漠哥,这不n250星火了吗?现在就流行把n250星上的元素弄到自己身上。他们都在身上纹身,纹棱齿龙,纹土蛋蛋。我觉得那样不够!我得弄到头上才能引领时代的潮流不是?我……哎漠哥,你怎么走了?我话还没说完呢?”

    奥斯汀一手抱着自己的小手臂追了上去,地面上留下了一溜血迹。

    秋漠站住,“回家去!”

    奥斯汀眼泛泪花,“漠哥,你是我主人,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我不回家!”

    秋漠强忍下自己想一巴掌抽过去的冲动,一个大男人,少年也是男人,动不动就哭?你怎么没窝囊死!

    “我不是你主人!我没有角色扮演哄孩子的习惯!滚!”如果不是听到了莉兹的名字,自己管他去死!

    秋漠现在后悔了,不如不管了。

    他选择性失聪也算一个比较合理的借口不是吗?

    奥斯汀被吼得身子一哆嗦,下一刻他就摔倒在了地上。

    “啊,我要死了!我失血过多就要死了!漠哥,请你给我姐传个话,三岁时把她营养剂都开封坏掉的是我,但我赖给小妹了!我错了,我为此自责了十二年!如果还有下辈子,我愿意做我姐的哥!我会保护她,她弄坏我的营养剂我绝不打她。”

    话挺多,但音量却是一点一点在降低。

    废f的体质,刚才被打,又被划了一刀子,如果不是想缠上秋漠的信念在支撑着奥斯汀,他早就该晕过去了。

    秋漠无奈只得说道,“你要是跟得上,你就跟!”

    “是,漠哥!”奥斯汀蹿起就是一声欢呼,然后又摔倒在地。

    这次是真晕了。

    秋漠没办法,他只得走过去把人扛上肩。要是任由这人就这么躺在伦巴底街的话,只怕不用等到明天就连渣都不剩了。

    一边扛人走,一边也没忘了打给莉兹。

    ……

    此时的莉兹正在自己租的小公寓里给姜盈烤土蛋蛋吃。

    放在厅里的光脑就没断过响,莉兹被响的烦躁,她扭头朝厅里那个听音乐听得正摇头尾巴晃的女人喊,“我忙着呢!你就不能帮我接下电话吗?”

    莉兹现在可不是废f了,那是一个a,还是从废f一举跃级觉醒到的a。

    这可不仅意味着跃级觉醒是可能发生的,还意味着,人家也许还有可能再往上跃个一二三级什么的!

    莉兹出身贫民区,身份低微,这在一众有权势的大人物眼里,绝对是最容易延揽的人才。

    所以自打回到m38星公开确认了觉醒等级后,莉兹的电话就没有断响过。

    姜盈一个大摆尾,一边继续跳一边扭头回喊,“有什么好接的?反正都是要给你送钱的。你又不要,那还接它干什么?”

    音乐燥起来了,莉兹也情不自禁地跟着摇起来,“我就喜欢接通了再拒绝的痛快感觉不行吗?”

    “病的不轻!”姜盈笑骂一句,觉得有光脑的来电提示音还是太影响音乐了,她伸长手就要去关掉。

    莉兹举起菜刀对准了新型烤炉,“你敢关我光脑,我就敢砍了这烤炉让你没有土蛋蛋吃!”

    姜盈黑线,“行,你赢了。”

    莉兹也不放下菜刀,直接举着菜刀继续摇了起来,“你不觉得这光脑的来电提示音比音乐更动听吗?e-on,baby,燥起来--”

    叮咣叮咣,在土蛋蛋烤熟之前,两人这通摇头尾巴晃啊。

    直到“叮”地一声响,土蛋蛋烤好了。

    “闪开,我先吃!”姜盈这时也不听音乐燥了,从沙发上一跃而过直奔厨房。

    “慢点慢点,烫!你来我这儿也有几天了,我哪顿饿着你了?你至于吃个饭也这么拼命吗?”莉兹好笑地替她拉开椅子,还贴心地提前给她倒好了营养汁。

    姜盈从大如人头的土蛋蛋里抬起头,沾着半脸的蛋蛋瓤感动道,“莉兹,我离了婚嫁你可好?我既负责美貌如花,也能负责赚钱养家,你只要负责在家给我烤土蛋蛋就行。”

    莉兹现在可没心情打趣姜盈一贯的捧别人不忘先捧自己的小人行径,她小心地看了一眼姜盈的脸色,在确定今天的姜盈还算冷静的时候,她才谨慎开口。

    “你和海恩大人不是都从n250星安全回来了吗?战舰坠落m38星后,还是海恩大人横抱着你出舱的。当时是现场直播,全星际人都看着呢,谁不捶胸暗骂一句狗粮噎人?海恩大人对你的疼惜那可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闹离婚?还说搬出家就搬出家了?”

    姜盈吃土蛋蛋的动作放慢了,“你们都误会了,包括过去的我也误会了。他不是疼惜我,他是重视我的自身价值。”

    莉兹脸皮抽搐,“这有什么问题吗?重视你的价值不就是疼惜你吗?你是他老婆,你同时还是3s,他当然既疼惜你又重视你的价值。这两者有冲突?”

    姜盈把剩下的土蛋蛋重重墩回盘里,“当然有!当有生死危险的时候,我希望能和他同生共死,而不是他要为了我的价值选择放我单独逃生!他就没有想过万一我独活后半生会是如何的痛苦吗?价值价值!我为别人奉献价值了,那谁为我的幸福来奉献价值?我首先是我,其次才是为别人存在的价值!我都活得不幸福了,我为什么还要为别人奉献价值?我没那么高的情操!”

    莉兹半张着嘴好长时间闭不上。

    她居然无话可说。

    3s的脑袋是跟他们这些普通人不一样哦,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就好像很严重呢。

    “内什么,现在的情况不是你们都安全了么?而且你看你们合作的多好啊。你平息了暴躁的精神力幻兽巨蟒,他从星盗一号口中逼问出了所有炸弹的排布走向,你们完美的拯救了n250星。这多美好是不是?你们之间可能有一些观念上的不同调,但新婚夫妇嘛,磨合太正常了对不对?咱该磨合就磨合,但怎么也到不了离婚的程度上是不是?”

    “离婚是他先说的!”姜盈低吼出声。

    莉兹后面要劝的话全给咽回去了。这就有点过分了哦!你再吵架归吵架的,你怎么能先提离婚呢?

    “他还说一点都没有喜欢过我!”姜盈握拳捶下,土蛋蛋被她捶成了土豆泥。

    “他还说跟我睡只是因为我是他合法的妻子!”土豆泥再次捏成一个一个的小土蛋蛋,个个硬到泛起冷光,莉兹目测过去,觉得当暗器使用都可以了。

    太浪费了!知道现在m38星有多少人在叫着喊着要吃土蛋蛋么?但大比历年来的规定都是,任何个人和团体都不得在大比期间将举办星球上的土特产带走。

    于是现在m38星的情况就是,土蛋蛋风头赛高,但就是没有供应方。

    有钱人士为了这口吃的都想自驾太空舰去n250星了,结果总统府官方通告:n250星已经有主,现在属于个人私有了。未经主人允许,所有降落n250星的个人或团体都属于非法偷渡,一经查获必定严惩。

    她们现在吃的土蛋蛋是海恩的战舰带回来的。

    姜盈离家出走前脚来了莉兹的小公寓,后脚海恩就送到了装有土蛋蛋的空间箱。

    想到这里刚才还对姜盈产生的那么一点同情立刻没了,“跟人家闹离婚哦?那你还吃人家送来的土蛋蛋?”

    “我为什么不能吃?没有我他能安全回来m38星?没有我谁能知道土蛋蛋这么吃好吃?正如他所说,这是我的价值!我凭什么不能吃?我吃死他我!”

    泛着冷光的小土蛋蛋被姜盈一口一个扔进嘴里,嘎嘣脆。

    莉兹觉得她应该先同情一下海恩大人。

    就这位大姐的脾气,全民唾弃的时候那都是谁谁都不服猖狂得出尘绝艳的画风,现在可是全民盛宠,这心气儿不得高上天?

    对不起了海恩大人,您偷着多送我的那一空间箱的土蛋蛋回头还是还您吧!我实在做不了这位大姐的说客。

    光脑再次响了起来,莉兹起身去接。

    姜盈还说呢,“我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你要是一直不接,那些人感受到你的坚决,回头也许就自动不再打来了;可你这么一接,甭管是接受还是拒绝,在人家的眼里那可就是有谈拢可能的信号!你等着后面更频繁吧!”

    莉兹摇头,“不,这个提示音不一样,是我家里人打来的。”

    她虽然不怎么回家,但每月都定期给家里寄钱,家里人的光脑账号也一直都做特殊设置。

    只是在她钱到位的情况下,家里人很少主动打给她。这次结束大比回到m38星后,她妈倒是主动打来过一回,问她要这次的冠军奖金。她也没有多说,直接从账号里就给划过去了。

    然后她就又恢复了以前那种两个父母七个弟弟妹妹但没一个会主动打电话给她的状态。

    所以当那特殊为家人设置的提示声响起时,她一下子就听出了跟要拉拢她的那些电话的区别。

    光脑上显示“大弟”。

    她接起,“奥斯汀?”

    “姐!大姐--你快来救我!我快被人挠死了!你最最帅气最最亲爱的大弟要被个人妖挠死了!大姐--”

    光脑的全息屏幕上显示出了三个身影。

    一个是奥斯汀,粉色的非主流狗鱼发型特别引人注目,尤其是在现在被人挠得东缺一块西缺一缕的情况下。

    紧紧抓着奥斯汀的是一个长发及腰的女人,或者,男人?那人是侧脸对着莉兹,莉兹一时还真分辨不出那人是男还是女。

    这及腰长发的身后还站着另一个人,莉兹认识,是秋漠。秋漠正在努力的拉架,顶着一头过去还是板寸,现在也许应该叫斑秃?

    “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瘪三抢我男人还敢求外援?好,你求,我要是不在外援赶到之前就挠死你算我输!”

    小红指甲划破长空,唰,奥斯汀的脸上就多了一道秋漠同款伤疤。

    姜盈瞄见忍不住站了起来,怎么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

    “你住手!你特么的要是伤了我弟我就废了你!”莉兹急了,她不喜欢联系家里人,却不代表着她的家人就对她不重要。

    小红指甲再一挥,唰,奥斯汀的另一半脸再多一道对称的疤,“我就伤了怎么着?你弟先抢我男人的!什么不好做做人小三?我挠死他都天经地义!”

    奥斯汀哭得那个撕心裂肺啊,也不知道这位红指甲怎么下的手,他就感觉脸上这两道子比被布烈尔划的那一刀子都疼。

    “姐,大姐,你快来救我啊!我真的快要被挠死了!”

    “你个蠢货!你真做人家的小三了?做的谁的?是不是你班上那个什么破班长的?我就说那丫头不是个单纯的!我说过你多少次不许跟她走近了?你怎么就不听话!这事儿我管不了!你自己的错自己承担!”莉兹说着就要挂电话。

    奥斯汀都快把心肝脾肺肾哭出来了,“姐,你说什么呢啊?不是我们班班长!是漠哥!他非说漠哥是他的男人,他说我抢了漠哥,是漠哥和他的小三!”

    气氛突然宁静了。

    莉兹懵比的目光本能地对上了秋漠的眼。

    秋漠,顶着被挠斑秃的板寸二分之一,伸长手抢下奥斯汀的光脑,然后毫不犹豫地挂断。

    姜盈冲着莉兹眨眼:好像有热闹可以看了。

    莉兹抓过外出服:去看看?啊不,去救弟弟!

    ……

    博昂是s等级,但他的s等级更多地表现在了医术上。

    是以对上久经黑道洗礼的秋漠,秋漠要想制住他还真是不叫事。

    但他没办法出手强行控制。

    他只要手劲一大,博昂一甩及腰长发就开嚎,“你敢掐我?我后面到现在还火辣辣地疼呢,你敢掐我?渣男!”

    一句话就把秋漠给怼萎了,兼满脸通红。

    屋里还有一个外人奥斯汀呢,他一点都不想让外人围观他的私事。

    他尽可能的解释,“奥斯汀不是……”

    “你居然这么亲密地叫他名字?你都还没有叫我博昂!”不等秋漠解释完,博昂又开嚎。

    秋漠脑门子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我跟他不熟!他就是那个名字!”

    “不熟你把他带回家?如果不是我又聪明又有关系弄到你家的地址,我都还没踏进这家半步呢!”

    秋漠握拳,不是要打出去,而是控制自己不要打出去,“他真不是内什么……小三!”

    艹,他才十八岁,他还没恋爱过哪来的什么小三!他堂堂黑道孤狼为什么要参演这种狗血青春剧!

    理智告诉他冷静下来才能解决问题,谁知他冷静的解释之后反而更气了。

    秋漠真是多少年没生过这么大气了,“你赶紧给我松手!就算他是小三,跟你有关系吗?你有什么资格发问?你有什么立场管我的事?松手!”

    得,就是这几句话直接激怒了博昂。

    这话之前他还只挠奥斯汀,这话之后他就是连博昂一起挠了。

    “我有什么资格?我有什么立场?你昨晚一夜给我翻了四次面的时候你怎么不跟我说资格和立场?大清早的不打一声招呼你就跑了,是怕没钱给我还是怕我拿钱给你?你个渣男!我挠死你得了!”

    奥斯汀也不叫唤了,干脆趴在地上双手托着腮听得津津有味。这戏够大啊,他好像听懂了什么。

    然后在博昂眼看着就要被从斑秃挠成全秃的时候,奥斯汀终于想起来找外援求救了。

    一个电话打给了莉兹,求救信号是发出去了,可惜暂时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

    那个留着比大部分女人还长的长发,涂着小红指甲油的人妖凭一己之力愣是挠得他和他漠哥两个大男人一点反抗力都没有。

    生死存亡之际,姜盈和莉兹终于赶到了。

    到底女人和“女人”交流天生就有共鸣。

    两人冲上去,一个一把抓住了博昂的头发,一个一把掰住了博昂的手指。

    姜盈:“松手!要不我就薅光你的及腰长发!”

    莉兹:“放手!否则你的红指甲全都保不住!”

    博昂只得放开爪下的秋漠和奥斯汀。

    奥斯汀哭着转身就要扑向莉兹,却在看到莉兹一张冷脸后,乖乖地站定,连眼泪都抹去不敢掉了。

    他怕他大姐不是一天两天了,或者说,全家就没有不怕他大姐的。虽然全家都是废f,但全家的生活费却都是大姐在出。

    刚才被人围在伦巴底街打,他在外人面前拿他大姐当保护伞可以,可他连电话都不敢打给他大姐。这次是实在被挠怕了才敢鼓起勇气打过去求救,但当莉兹真的来了,他又一点都不敢乍刺儿了。

    原来废f时就怕,现在是a了,光看着就怕。

    刚才在外人面前嚣张的跟什么似的不良少年,现在乖巧的像只鹌鹑,还是胆最小的那只。

    秋漠不知为什么长出了一口气,觉得刚才经历的比他在漫长的星途中挺过生死那一关还艰难。

    他觉得自己应该对解救自己于“危难”的姜盈和莉兹道谢,可他又说不出口。

    这叫危难吗?这特么的就是一出闹剧,不,丑剧啊!主角还是被强行推上位的他!

    秋漠阴着一张脸,丢人的感觉让他暴躁的想杀人。

    博昂却对此视而不见,在姜盈和莉兹放开他以后,他扭身就扑进了秋漠的怀里。

    “你就看着这两死女人这么欺负我?你这是虐了我身之后还要虐我心的节奏啊!渣男!星际第一渣男!”

    口口声声骂着渣男,可也同时抱着秋漠的腰没松一点劲儿。

    秋漠不想让他抱,想推开他,可手放上博昂的肩膀时,他又推不开了。

    博昂的身体在抖。

    微不可查的抖。

    秋漠低头,对上了博昂看似抱怨嗔怒实则紧张悲凉的眼睛。

    那双眼睛好像在说:推开我啊?我就知道你会推开我!你推吧!我就当昨晚被狗咬了四口!

    秋漠推不下手了,手就放在了博昂的肩头上,形成了一种外表看起来很是保护味十足的现象。

    博昂的小红指甲立刻翘起来了,一指门口,“出去!这是我家!都给我出去!”

    姜盈莉兹包括奥斯汀齐唰唰看向了秋漠:漠哥威武!原来您老的口味是这样的传奇啊!

    秋漠:……

    昨晚翻四次面都少了,就该直接翻死他!

    ……

    不管怎么说情况总算冷静下来了。

    莉兹先赶她弟,“太晚了,你赶紧回家!”

    奥斯汀不愿意,他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帝国第五个3s,他还一句话都没有说呢!对姜盈的仰望战胜了对他大姐的恐惧,“姜女神,请给我签名好吗?”

    郑重鞠了个九十度的深躬。

    他这一低头,姜盈正好看到了他那被博昂挠得七零八落活像被狗鱼咬了的粉色发型全景,一时没忍住笑喷出来。

    奥斯汀一点也不生气,还美呢,“放眼全星际,能在第一面就让姜女神笑了的就我一个吧?骄傲!”

    少年只有十二岁,跟莉兹的五官很是相像,让姜盈看着就很有好感。再加上形同“小迷弟”的可爱,姜盈笑得更乐了,“只签名就可以了?不用合影吗?”

    莉兹不赞同地道,“姜盈,你别惯着他!”

    奥斯汀头一次有胆子一膀子把他大姐给挤一边去了,“大姐,我要和姜女神合影!你来给我们拍!我回去一定把二弟三妹四弟五妹六弟他们给妒嫉哭了!”

    博昂偎在秋漠的怀里小声嗤笑,“切,幼稚!”

    奥斯汀仗着在姜盈边上,梗脖子就回,“我们年轻人就是这么个作风!羡慕不死你!”

    博昂长得很年轻,但再年轻也是三十岁的人了,跟十八的没得比,跟十二的更没得比。

    “卧槽!别拉着我!他骂我老货!看我不挠死他!”博昂又炸了。

    秋漠不想再丢人了,只得手上用力把人紧紧地锁在怀里,嘴里还不忘安慰,“他没骂你老货,他就说他们是年轻人了。”

    姜盈扶着奥斯汀的肩膀笑得前仰后合,这话可不是安慰,其效果跟火上浇油差不多啊。

    然而博昂这次却没更生气。

    “那你也跟我合个影!颜值永远是王道,我们拍出来的肯定比他们拍出来的好看!看到时谁羡慕谁!”

    接下来的剧情就变成了诡异的合照比拼。

    你们敢背靠背狂霸拽,我们就敢手拉手深情望;你们敢肩并肩哥俩好,我们就敢脸贴脸暧昧吻

    莉兹一手拿一个光脑终端,面无表情,负责拍照。

    拍完照完,怕博昂那边再起什么妖蛾子,莉兹直接推着他弟往门外走,“你满意了?快走快走!”

    博昂扒住门框,“女神,我能上传到星网吗?”

    姜盈点头,“只要你不传我照的丑的。”

    博昂终于满意地离开了。

    屋里的气温瞬间下降二十度。

    莉兹,“漠哥,你在哪里遇到的奥斯汀?他手臂上的可不是挠伤,那是刀伤吧?到底怎么回事?”

    姜盈:“我说博昂大叔,咱能先从男人身上下来不?我们漠哥才十八,你这么主动可就有点以大欺小强买强卖的嫌疑了!”

    奥斯汀还小,有些事情当着他的面她们也不好往深里说,但现在奥斯汀走了,莉兹和姜盈可不会就让事情这么轻松翻篇儿。

    秋漠和莉兹去一边说奥斯汀的事情了,沙发这边只剩下了博昂和姜盈。

    博昂摩挲着自己的小红指甲,笑得诡异,“这应该是我们的初次见面吧,姜女神?我记得自进门之后我还没有时间向你自我介绍。”

    她怎么就知道他叫博昂了?

    姜盈心里一突,但脸上不显,“看来博昂医生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多么出名吧?作为一个手速快到连阎王都不敢抢人硬是把一口气的秋漠从死亡线上顺利拽回的大功臣,你不知道你的形象已经传遍星际各地了吗?”

    还好他现在足够出名,不然真要暴露曾经在男科医院泌尿科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经历了。

    “哦,是吗?”博昂半信半疑。

    无意中竟然见到了星网上正风靡一时的姜女神,博昂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错觉吗?

    那边莉兹和秋漠谈完了,莉兹快步向门外走,“姜盈,我有些事情去办,先走一步。”

    “喂,我陪你去啊?”姜盈起身要追。

    莉兹表达了坚定的拒绝,“我家的私事,我想自己去解决。”

    姜盈只得又坐回去,“那你早点回家啊,我一个人在家害怕。”

    秋漠和博昂齐看姜盈:害怕?这词从这位的嘴里说出来怎么感觉那么好笑呢?

    莉兹摆手远去,“知道了。”

    “你住在莉兹那儿?”秋漠不是好奇的人,但刚出院就听到这么个大新闻,让他这个平时不好奇别人事的人也起了少有的好奇心。

    “啊,偶尔换换环境睡。听说有助于睡眠的,要不你也试试?”有外人博昂在,姜盈不想说的太多,就瞎扯了起来。

    秋漠理解,很快就转移了话题,“胖达今天打给我了,说就等我出院集合商量大事呢。什么大事?”

    “我们参加大比时配给空间里营养剂被人为开封的事。”说起正事姜盈的表情严肃起来,“本来大比结束的时候就该先找温妮亚老师当面对峙,但当时遇到了精神力幻兽,离开n250星也比较仓促,就没顾上。回到m38星后,你又一直在住院没能康复,于是就拖到了现在。大家既然一起遭遇了这个问题,现在当然要一起站出来找到幕后黑手!”

    “你们想直接报到格多校长那里?连我一起?”

    “可以吗?”

    “当然。”秋漠答应的很痛快,“只是我不能确定是不是还能进去学校。当时是为了参加大比格多校长才破格允许我恢复帝国第一学校的学生身份,但要说回到学校,我还没有收到通知。”

    姜盈笑,“这个问题也叫问题?你放心,这事儿胖达就能办妥。就你现在的实力,格多校长更害怕你永远不回帝国第一学校呢。”

    帝国第一学校姜盈这一界的学生没有一个2s,这次在大比中帝国第一学校也实现了星际时代跃级觉醒的零突破。但跃级的都是废f,s级学生一个没有。

    不算姜盈的话,秋漠的觉醒效果最好,一举觉醒到了2s;莉兹胖达和科兰则都觉醒到了a。

    在今天之前,秋漠一直在军医院封闭治疗中,是以他并不知道现在他的身价可不是原来那个废f可比的了。

    姜盈起身准备走了,“今天先跟你打个招呼,等明天大家聚到一起再具体谈论吧。你今天刚回来一定很累了,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一直默不作声的博昂突然开口了,“秋漠,我没跟你说过我的从业经历吧?其实我原来并不在军医院工作,我是最近才调过来的。原来我在一家男科医院的泌尿科工作,专治男人不举。”

    秋漠听得一头雾水,这驴唇不对马嘴的话到底从何说起的?

    姜盈僵在了门口处,这他都能认得出来?她明明没有暴露什么啊?

    好像看得懂姜盈的想法似的,博昂主动解释了。

    “从医的人,鼻子总是格外的灵敏的。说句并不装比的话,无论什么人,只要被我闻过的,十年之内,我见她第二面就算当时认不出来,也会在稍后想起来!姜女神,刚才你如果先走就好了。”

    姜盈脸色一凝,回身甩手,一支玫瑰花冲着博昂的面门射了出去。

    那本是博昂抱来祝贺秋漠康复出院的。但因为一进门就看到了多余的奥斯汀,博昂扔下花束就挠了过去。

    花束散落在门口,正好成全了姜盈的暗器之袭。

    博昂不躲不避,张口只叫秋漠,“秋漠救我。”

    秋漠抬手接下玫瑰花,面露疑惑,“姜盈?”

    姜盈不能解释,“博昂医生,我以为医生都有最起码的保密患者病情的职业操守。”

    “当然。但也许有一天我不想当医生了呢?”博昂饶有兴味的挑衅着。

    如果那天来的两人当中一个是姜盈的话,那么另一个就是机甲战神3s星将海恩·墨尔顿了?

    那个传说中男人中的战斗机,战斗机中的顶配机,居然生理不举?

    卧槽,这消息他要卖出去铁定一秒发家!

    姜盈没说话,她定定看了会儿博昂后慢慢伸出了左手。

    博昂眨眼:什么意思?

    秋漠全身绷紧,他期待着某一天可以和姜盈过招,但他并没有把握,他能及时救下姜盈要出手的人。

    姜盈没有出手攻向博昂。

    她悄无声息地祭出了老祖宗。

    于是博昂和秋漠就看到一道红光从姜盈的左手心里蹿了出来,然后地上那些散落的玫瑰瞬间消失了。

    这不是空间存储技能,因为要把物品存储进空间,无论任何人都得有身体的一部分碰到要存储的物品才行。

    而姜盈的手停在半空,根本没有碰到地上的玫瑰。

    也不是精神力。人的精神力显形辅助攻击的时候,表现出来的精神力是一整个的完整状态,而不是像姜盈现在只有左手心显现。

    所以,那红光到底是什么?这是博昂和秋漠现在共同的想法。

    姜盈:“你当不当医生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但如果你的自由干扰到了我的生活,那么请相信我,我要是想灭个口什么的还是挺自信不被发现的。”

    说完就走,关门出来却又站住。

    前面不到三米的位置,她刚刚不惜冒着曝露小银杏的危险也要维护住其尊严的男人,海恩,正在看着她。

    ------题外话------

    小仙女们为何不投票,评论区为何频起飞刀,作者家的玻璃为何三天两头被砸!

    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对飙车车道毁坏的暴发还是对远肉不解近渴的悲愤!

    敬请关注卷二(军将假正经),让我们一起走进作者放飞自我甩开了膀子疯写的世界!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