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04 追妻流氓海猛恩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好像也没几天不见,这突然再次见到就恍如隔世似的。

    心里还没有准备好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这个男人,但目光自有其意识看到人就撒着欢儿的缠了上去。

    金发还是那个金发,耀眼明亮;蓝眸还是那双蓝眸,深邃幽深;还是那张冷酷坚硬沉稳强势的脸,还是一身端正利落不动如山的气场。

    没胖,没瘦,没有黑眼圈。

    总之就是原来看到他啥样,现在看到还啥样。

    姜盈一下子就火了。

    她暴饮暴食想燥个音乐发泄一下都得顶着两大黑眼圈,他凭什么还跟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没事人似的?

    这不公平!

    “你来找我是要带我去办离婚手续吗?”姜盈快准狠地甩出一“刀”。

    海恩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胡闹!我不会同意离婚的!”

    姜盈看到海恩瞬间黑下的脸,心情总算舒服了一点。

    “我们可是早就说好的新婚百日就离呢!海恩·墨尔顿星将,做人得厚道。”

    对面人的脸越黑目光越凶,姜盈发现自己就越开心,说话的语气都轻快了起来,“啊,忘了你是极其遵守规则的人了。你这是要等到新婚正好百日才离的意思?也行,我也不差再等那么几天,那就新婚百日那天再见吧!”

    姜盈与海恩擦身而过。

    海恩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我对我在n250星上一时冲动说出的‘离婚’二字道歉!你有权利生气,也有权利以离家出走的方式惩罚我,这些我都理解,也都接受。我给你消化不良情绪的时间,但请你也明白一点,离婚是绝对不可能的!”

    姜盈一手肘子甩开海恩的掐控,“离婚是你说的不假,你现在说那时是一时冲动也行,但我不是!我是想好了之后才决定和你离婚的!我不想要一个自大霸道一意孤行完全不顾别人想法的男人,就像当初你说你不想要一个不知轻重听不懂话的妻子一样坚决!这婚,我离定了!”

    近到身贴身的距离,四目相对,俱都是强自压抑的愤怒。

    海恩气得怒火中烧,完全不理解姜盈这到底是在作什么!刚才她不是还为了保密他曾经的不举病情而不惜出手震慑吗?她明明是在乎他的,可为什么见到他了反倒恶言相向起来?

    姜盈怒到气血翻滚,根本不能接受海恩在n250星上说了那么多伤她的话现在居然还能当作没有发生似的。他道歉了?他道歉了就行了吗?他道歉了她就得原谅吗?那她算什么!

    看到这张脸脑海里就会自动闪过n250星上海恩一脸认真的说出那么多伤她的话。

    她爱他啊!

    他怎么可以那么伤她!

    姜盈很痛,她解决痛的方法一向都是,让别人比她更痛。

    “下次再相见,我希望你是来跟我谈离婚的事情。否则,我不想再见到你!”

    海恩冷硬的目光在听到这句话后彻底地溃不成军,他不说话,就以那样受伤的目光重重地碾压在姜盈的眼睛上。来回压,成倍的压。

    姜盈不甘示弱,仰着小脖子怒瞪回去。

    不过三秒。

    她承受不住了。

    单是目光的重量就让她无从承受,更别说那里还很明显的表露出了“我很痛请你不要这样说话”的意思。

    不是因为没感情才离的姜盈底气不足地怂了。

    姜盈扭头就走,他愿意瞪让他瞪去呗,她不奉陪总可以了吧?

    海恩出手如电,先扣姜盈的肩膀。姜盈甩肩转身,直拳打出,“怎么,说不过人就要动手么?你还有家暴的倾向是怎么着?那我更要坚决离婚了!”

    几句话就把海恩32年来的好修养都给激没了。

    “我要是真动手还轮得到你在我面前耍花拳绣腿?”

    他那一扣只是不想让她就这么离开,没施力,更没杀气。可她呢?回头的第一直拳就冲着他的胸口来的,同时杀气凛冽,力道十足。

    说着姜盈又是一腿奔着下身要害踢了过来,这是要废他的节奏啊!海恩脑门子上迸出青筋,只得后退半步出手抓住了姜盈的脚腕子。

    “别闹了!”

    “谁跟你闹了?你不是说我是花拳绣腿吗?那我得证明给你看不是啊!”

    姜盈也不撤腿,借着海恩手腕抓着她脚脖子的力道,她直接凌空旋转,另一腿锁向了海恩的脖子。

    这如果是敌人来这招,海恩都不用理会脖子有可能被锁住的风险,他只要大手一用力,将手里的敌人脚脖子一把掐碎就齐活了。

    但这是他小媳妇儿啊,他哪里舍得用大劲儿。

    他还得反过来担心姜盈突然做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别再把胯骨抻着。

    女人的胯骨可不能伤着,会影响以后好多夜生位的质量。

    海恩及时松开了掐着姜盈脚脖子的手。

    姜盈一条腿脱离了控制,动作更快了,腰身向上用力,人就骑上了海恩的肩膀。

    运气握拳,从上而下挥拳直下,“你还说这是花拳绣腿……啊--”

    拳头还没打到人呢,她自己倒先惊叫一声一头栽了下来。

    因为海恩出手反击了。

    也不用什么大动作,找准空隙一左一右一个一指禅就够了。

    姜盈身上什么地方他不熟悉?找痒痒肉一找一个准儿好吗?

    姜盈的反应倒也不慢,眼看就要栽下去了她连忙膝盖一顶海恩的后背就想干脆翻身下去,输也得输得体面一点不是吗?

    笑出溜下去像什么话!她不要面子吗?

    可惜海恩不给她翻身下去的机会,海恩上前大跨一步,就把姜盈以“准备后空翻,脑袋已经栽下,后背也翻了一半,但臀部和腿还在他身上”的尴尬姿势给挤到了某个角落。

    停住,小唇儿正在眼前。

    凑近,亲!

    n250星上时,姜盈为了安抚精神力幻兽巨蟒,再一次力脱晕厥了。后来回m38星她都是他横抱着出的舰,回了家后也是养了两天才恢复。恢复之后就离家出走了,别说夫妻生活了,连亲都没亲着。

    强压着把人掳回来的冲动,海恩忍了好几天了。他也自觉在n250星时为了逼姜盈离开说出的话过分了一些,也伤人一些,他愿意给姜盈“惩罚”他的时间。

    他忍!

    直到忍不了!

    好几天了,不见他,不接他电话,完全就当他是个陌生人。

    其实结婚戒指上他提前做了手脚,他能听到她在莉兹面前如何的痛骂他,也能听到她在博昂的面前如何维护他。

    但不够。

    远远不够!

    他宁愿她冲着他当面吼,冲他撒泼打滚拳打脚踢。

    今天这一来也不是故意来堵她的。

    他是来找秋漠谈事情的,谁知这么巧就撞上了姜盈刚好离开秋漠家。

    虽然这一见被气得更厉害了,但心却是安定了不少。她只要在他的视线以内,管她什么情绪什么反应,他就是觉得踏实。

    如今佳人儿好不容易抓到了怀里,虽然姿势不怎么舒服,但他顾不上了。

    全身的细胞早就在叫嚣着吻她吻她吻她了!

    撬开唇,顶开牙,准确地捕猎那魂牵梦萦的小舌尖。

    温柔地逗弄,狂肆地撕扯,亢奋地痴缠,虔诚地膜拜。

    久旱成灾的男人一出手,出的气都自带着火星子。

    姜盈一开始是想拒绝的,夫妻双方都先后提出了离婚,然后一转身又亲上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作为已婚的成年人,姜盈觉得做事就得有成年人的成熟作派。

    她上手就掐海恩的耳朵。

    被海恩大手一抓再一拧,背到身后了。

    她再出腿踢海恩的后背心。

    海恩任她踢,该亲还亲,该吻还吻,身体就像扎根在地上,纹丝不动。

    姜盈被海恩的手和背后的墙固定的死死的,完全就是海恩嘴下的一只乖巧小兔子。

    虽然是被动乖巧。

    再后来,姜盈的身体就背叛了她的理智。

    这段时间里海恩在旱着,她何尝不是在干着。

    正是龙精虎猛的年纪,又刚食髓知味,哪个真能坚决拒绝得了这种生理欢娱。

    姜盈很快给自己找了一个屈服的正当理由:有人主动送上门让爽,她又不吃亏,何必屈着自己?

    亲就亲呗,怕他?

    思想一转变,那一直绷着不愿叫出来的娇吟脱口就甩了出来。

    海恩被这一叫撩拨得低吼一声,恨不得冲锋进姜盈的嗓子眼里。

    ……

    深喉一吻穷尽情伤。

    ……

    这时候海恩什么都别说,把人掳了回家酱酱酿酿各种不可描述就对了。男人很少在这种时候刹得住车,女人亦是。

    但海恩多嘴了。

    他寻思着她小媳妇儿不口口声声说他没有重视她的想法吗?他觉得有道理。他太习惯对着部下直接下达命令了,忘了姜盈是她媳妇儿而不是他的部下,他不该一成不变地依然站在领导者的地位说话。

    他错了他得改啊!

    就从尊重他小媳妇儿的个人意见开始吧。

    海恩稍稍松嘴征求起姜盈的意见来了,“不闹了,回家好吗盈盈?”

    这一问问出问题来了。

    姜盈一下子就清醒了。

    什么叫不闹了?谁闹了?你说离婚是闹,我说离婚可是很认真的好吗?

    还“盈盈”!盈你奶奶个腿儿!现在知道叫盈盈了?盈盈死了!你在n250星伤死了!

    姜盈手肘一撑海恩的肩膀,一个漂亮的后空翻落地。落地就快跑,连一句话都没留下眨眼就没影儿了。

    她这回不傻呵呵攻击了,知道凭武力赢不了眼前的男人了,那她打不过跑总行了吧?

    被留在原地的海恩,伸手想再拉回人却晚了一步的海恩:该!让你多嘴说那么一句话!

    ……

    秋漠的小公寓多少年来除了他没来过第二个人,今天一开张就是要火的节奏。

    来过了奥斯汀,莉兹,博昂,姜盈,现在又来了海恩·墨尔顿。

    博昂本来都准备走了,一看海恩,得,又坐回去了。

    “海恩大人你渴么?我帮你倒水。”

    “海恩大人你们机甲战一团什么时候招随团军医?您看我行吗?”

    “海恩大人,我叫博昂,目前任职于第69军军医院手术外科,但我专长其实是泌尿男科。”

    尾音别有意味地拉长,博昂的目光也幽长幽长地扫过海恩的某处,“如果海恩大人有需要,我可以无偿诊治哦。”

    要不怎么说一山还有一山高,一浪更比一浪狠呢。这样试探性的话博昂对付姜盈行,但要说对付海恩,再来一个博昂都不是个儿。

    “博医生幸会,这是我团副团兼科研组组长丽娜的名片,团里招不招新的随团军医都是她来负责,你可以打给她询问相关事宜。以我个人来说,博医生一‘救’成名,如能加入我团将是我团之幸。实不相瞒,漫长的星际征战中,好多机甲战士的确都有泌尿方面的隐患。如能成行,到时还请博医生不辞辛苦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说话滴水不漏不说,还不忘最后回敬一个目光,扫过某小红指甲只坐半拉不敢坐实的怪异坐姿。

    失算了!如果早知道当初去看男科会给自己留下这么一个隐患,他当时就该宁死也不去看男科的。

    海恩心里懊悔的不行,但脸上绝对不会表露出半分。

    如果不是博昂鼻子特殊的灵敏,他都要被这样坦荡和他对视,客气地完全符合第一次相见表现的海恩骗过去了。

    博昂不想认输,丫的上次还用镊子割断了他一缕长发呢,此仇不共戴天!

    正想再发动攻击,秋漠开口了,“你先回去,我们之间的事情改天再谈。”

    秋漠赶人了。

    没到出院时间就私自出了院的秋漠,他回家是想静一静的。任谁遇到在半死不活地住院期间,结果突然失了身的事件时都会懵比吧?

    他很乱,很烦躁,回到自己的小窝就是想静下心来想一想接下来怎么解释,怎么继续往前走。

    结果可倒好,还没回家就遇上了奥斯汀,刚到家就又来了博昂,一个比一个能作,一个比一个爱炸。这两男的还没处理好呢,姜盈和莉兹又到了。这下好了,自己最不想暴露于人前的私事应该也被那两女人猜个不离十了。

    暴露都暴露了,可以都走都回家偷摸笑他去吧?哎,海恩又到了。

    虽然一直没明白博昂和姜盈,和海恩为什么都提到了泌尿男科的事情,但直觉告诉他,博昂再这么“攻击”别人下去,他肯定也会受到牵连。

    而他,真的不想昨晚的荒唐再被更多人知道了!

    秋漠半推半抱着博昂给送到了门口,“昨晚是我的错,我会负责的!你先回去吧,改天我主动找你谈。”

    博昂得到了承诺,扭着小腰这才离开。

    秋漠不放心,直等到及腰长发彻底走出了视野,他这才回屋关门,锁。

    扛着奥斯汀进来时光想着先找药给人包扎伤口了一时忘了锁门,博昂冲进来了。三人厮打到一起又哪里顾得上去锁门,姜盈和莉兹很顺利的踹门而入。

    海恩是今天来他家的客人中唯一知道先敲门,得到允许后才进门的。然而他还是郁结于心。

    如果早在第一个奥斯汀进来时他就记得锁门了的话,是不是就没有后面这些令人烦躁的延伸了?

    门厅儿的镜子里照出了秋漠被挠成斑秃的惨样,他嘴角抽搐,顺手从空间里取出一把匕首干脆把剩下的都刮干净了。

    “请问墨尔顿星将所来何事?”

    海恩从空间里取出一张通知书放到了秋漠面前的小几上,“我代表机甲战一团向你发出邀请,请问你有兴趣加入到机甲战一团成为其中的一员吗?”

    秋漠去拿通知书的手都抖了。

    他当然有兴趣!他就是在等这一刻!

    不然他咬着牙每每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是为什么?

    不然他为什么答应盖西老师回到学校参加大比?

    不然为什么在住院期间那么多人向他表示欢迎并当场允诺那么优渥的条件都被他拒绝了?

    他就是在等海恩·墨尔顿的机甲战一团的邀请啊!

    当他成为正式机甲战士的那一天,就是他回到秋家把母亲接出来的那一天!

    “是,我愿意!”

    秋漠毫不犹豫点头接受,一向沉稳的不像十八少年的男生第一次表现出了符合他年纪的热血。

    海恩并不意外,他当然足够自信自己一团的邀请的分量。“为示公平,有些话我提前说在前头,即使我满意你在大比中的表现,并提前向你发出了邀请,但是一个月后的军部报考你依然需要走上一遭。没有特殊待遇,不会额外对你放水,你如果连军部的考核都无法通过,你即使拿着通知书来找我,也不行。”

    “是,团座!”秋漠激动的想替海恩去倒水。

    “好,那就这样,告辞!”海恩起身要走。

    秋漠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了上去,“报告团座,我有关于团座夫人的私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这是出发大比前我接到的暗杀团座夫人的买单,到款账户签名是艾珊。”秋漠有些紧张,怕海恩误会他,“我接下单不是因为我有动手的意图,而是如果我不接,这伦巴底街总会有人接。既然如此,还不如我接下。划到我账户里的钱全在一个单独的账号里,我一分没动。”

    他接下了单,却是一开始就没打算执行。在n250星上他想的是等回到m38星再全部告诉姜盈,谁知后来出了太多意外,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刚才的情况太乱,他也忘了跟姜盈说。

    海恩没接那张秋漠已经打印成纸版的单子,也没接那张有单独账号的芯片,“你们明天不是有聚会吗?到时当面告诉她,她自己会处理。”

    海恩走了,秋漠站在原地目送了老半天,心说这位怎么会知道他们明天有聚会?他就是再神也不可能穿透隔音效果超好的墙壁听到他们的谈话吧?

    啊,明白了。

    这是在玩追踪离家小逃妻的游戏?

    呵,真有兴致。

    ……

    海恩有兴致个屁,他窝了一肚子火回家了。

    新婚依始,不举痊愈,星际和平,他有空闲。

    多么美的谱写生命和谐乐章的大好时光啊!

    他小媳妇儿却离家出走了。

    他只能独守空房。

    火泄不出去怎么办?虐待俘虏!

    海恩打开空间跳跃装置,瞬间移步到了一个小黑屋里。

    屋里没有光亮,却并不影响海恩的视力。寻着鼻尖那股子血腥味,他准确地站到了俘虏,星盗一号的面前。

    一号双手被吊着,双脚被固定在地板上,曾经比身子还大的脑袋恢复了正常大小。只是因为曾经被撑得太过了,恢复了正常大小的头皮也呈现出了松弛的状态再也恢复不了原来的紧致了。

    如果有亮光让人看到,人们会看到这人的后脑勺像拖着一个大布袋。

    布袋里好像还有东西,随着这人的甩头动作而不停地轱蛹着,特恶心。

    海恩知道那里面是什么,就是曾经的精神力幻兽巨蟒。

    也不知道姜盈用了多大的精神力作用,竟让那么大的巨蟒缩小到了二十来公分的长度。

    他在地洞里忙着拆炸弹的时候,是变小了的小兽爷把姜盈背进地洞里来找他的。姜盈是昏迷的状态,但手里还死死捏着小蛇的七寸要害。

    没敢直接弄死,应该是怕蛇死了。蛇死了,星盗一号也得死。一号死了,炸弹没准儿就会炸。炸弹炸了,他就很可能长眠n250星了。

    海恩在那一刻心疼极了,心疼他都对她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可她还是做到了能给他的最大帮助。

    要知道抓活的一向比死的更难,他不敢相信姜盈为了做到活抓小蛇输出了多少精神力。

    那白如雪的发丝就像钢针,一针一针插在他的心上。

    他万分怜爱的从小兽爷的身上把她抱进怀里,然后将她手里的小蛇塞进了星盗一号的嘴里。

    星盗一号当时已经失去意识,不能主动召回精神力幻兽的情况下,小蛇就不得不一直保持着实体状态。

    小蛇也很神奇,居然知道人类的后脑勺是对它最好的滋养处,它居然自已就爬到了星盗一号的后脑勺处。

    海恩本想直接弄死星盗一号的,但看到小蛇和星盗一号居然奇异地共生下来,他又改变了主意。

    人生第一次瞒下了任务目标的死活,海恩连姜盈都没有告诉,偷偷把星盗一号从n250星带回了m38星,藏到了一个只有他知道的地点。

    一开始星盗一号就算没死也一直没有清醒的意识,但随着小蛇在他后脑勺这么轱蛹了几天,他居然一天比一天清醒了。今天更是情况大好,他能认出海恩来了。

    “这是哪里?你这是把我关到了哪里?”不知道是不是适应了自己没牙的状态,虽然还是有点吐字不清,但至少能让听出来了。

    海恩心情好了一点,虐待俘虏嘛,当然是能给回应的俘虏虐起来才更爽。

    “m38星,你已经回到m38星了。”海恩并不隐瞒。

    星盗一号的眼睛亮了,不是n250不是l9,而是m38,他老婆和孩子都在的m38星。

    “很高兴是不是?想出去看看你的老婆和孩子是不是?可以!”

    星盗一号眼睛里的亮光又灭了,海恩怎么可能没有条件就让他达成心愿。

    果然很快就听到海恩说,“把给你基因催化剂,让你加速精神力暴走的幕后主使者供出来,我就让你去看一看你的老婆和孩子!”

    星盗一号闭紧了嘴巴,他不会说!打死他也不会说!

    海恩心情更好了,等的就是他“打死也不说”。

    他不这么抵死对抗,自己怎么好意思上各种严刑逼供?

    接下来的时间里,小黑屋里的惨叫就没有停歇过。

    星盗一号怎么疼不切身感受的话可能无法直观描述,但海恩却是明明白白地累得出了一身的汗。

    汗出了,不好的情绪好像也一起带走了,海恩觉得这下可以回去安稳睡个好觉了。

    走之前不忘友好的告别,“你慢慢考虑要不要说实话,我不急。明天我再来。”

    ……

    姜家。

    本该是入睡的时刻了,可是姜子封和艾珊却没有睡。

    因为李梦蝶回来了。

    灰头土脸一身狼狈。

    她投资的电影男主角居然拐跑了她委身的导演,两男人还卷跑了她所有的钱。她的骄傲瞬间化为乌有,她不想回来也得回来了。

    她直接来了姜家本宅向姜子封求助。

    理由特别正当,“女儿正是人生的上升期,我如果大张旗鼓地投奔女儿的话,岂不是给女儿脸上抹黑?子封,你就当是给女儿保存脸面,先收留我一阵吧。”

    姜子封本就希望着和李梦蝶复婚,尽管对于李梦蝶来回反复的个性非常厌恶,但只要想到姜盈,他就什么都能忍下了。

    上面两层老早就给姜盈按照原来的风格重新装修好了,姜子封便把李梦蝶安排到了三楼原来姜盈的房间。

    艾珊听到动静出来,看到李梦蝶就爆了。

    将近二十年的爱恨情仇啊,如果不是半路跳出个李梦蝶,她和姜子封根本不会拖了这么长时间才修成正果。

    她顶了将近二十年的小三名头,她的孩子们到现在还有人背后偷偷议论是私生子,这些屈辱每天都会折磨着她的脑神经。

    她终于得以嫁入豪门,得以转三为正,为了体面,她不能对李梦蝶做些什么,但在梦里,她早就恨不得亲手掐死李梦蝶了。

    结果现在这是什么?离了婚早就不相往来的前妻居然又找回来了,还住进了家里。

    这跟往她头上拉屎有区别吗?

    艾珊怎么可能答应!

    “姜子封,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贱女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孩子没保住,眼皮上还留了疤,本质又已被暴露而不自知的艾珊平时看着就让人不舒服了,这再一撒泼,得,姜子封都不愿意看她了。

    “什么贱女人?你看看你还有一点姜家主母的体面吗?我和她是离婚了,但离婚亦是朋友,她刚回到m38星没有落脚地儿,我临时收留一下她有问题吗?你回房睡你的觉去,我的事不用你管!”

    艾珊要是能回房老实睡觉去那得心多大啊!

    她眼看劝不住姜子封,扭身就扑向了李梦蝶。

    “你个贱女人!想吃回头草勾引我老公是不是?我先撕烂了你这张脸,看你还拿什么勾引!”

    艾珊恨李梦蝶除了因为李梦蝶和姜子封的基因匹配率比她和姜子封高从而取代了她嫁给姜子封外,她还恨着李梦蝶这张娇小妩媚的脸。

    她是拉美裔,天生骨架子就大,年轻的时候长开是比一般人早,但同时也意味着老的时候比别人也快。

    李梦蝶恰好相反,亚裔本就骨架子娇小,长大的时候像个孩子,变老的时候还是像个孩子。

    而且李梦蝶离婚后,到导演卷走她钱以前,她就没亏待过自己。

    姜子封对于离婚费倒是很大方,可能是怕李梦蝶纠缠着不痛快离,所以直接一出手就是拒绝李梦蝶开口讨价还价的壕范儿。是以哪怕李梦蝶现在是一身狼狈地回来了,但那一张有足够钱保养的风韵正盛的五官却是遮都遮不住的。

    反观艾珊,从嫁给姜子封办二婚婚礼的时候就不顺利,再到后来姜盈3s能力觉醒姜子封心态改变,她在姜子封心中的位置更是一落千丈。

    再然后孩子也流了,她还不敢当时就告诉姜子封,还得算计姜子封,把孩子没保住的错误赖到姜子封的身上。

    她着急上火,她焦躁不安,她忙于算计,她每天都得绷紧着全部的神经跟姜子封演戏。

    就这么时间一长,再美的人也扛不住啊。

    她老得像姜子封的妈,李梦蝶这一出现却年轻得像姜子封的闺女,她好悬没妒嫉得抽过去。

    艾珊疯了似的一把扭住李梦蝶的头发就和她厮打了起来。

    李梦蝶也不是个善茬儿。姜盈后天被宠得无法无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有遗传的因素。

    她要是那么单纯无害的话,又怎么可能从贫民区飞出一举变成了金凤凰完成了人生的逆袭。

    艾珊虽然个子大,但艾珊可没有李梦蝶下手刁钻。

    贫民区的孩子打架那就是家常便饭好吗?李梦蝶小时候就不是个服软的,她所住的那一整条街上的孩子就没有不被她打过的。

    敢下手,下手经验又丰富,三下五除二李梦蝶就占据了上风。

    “骂我还想打我?我呸!你有那资格吗?这里姓姜,不是姓艾!”

    李梦蝶抓着艾珊的头发往旁边一甩,艾珊重心失衡,低着头就撞上了旁边的小几。

    小几上是艾珊今天特意为讨好姜子封而做的各种营养剂演变来的中式点心,这下没一块遗漏,全被艾珊扑到了地上。

    艾珊也紧跟着趴倒在地,小几被她撞翻后压到了她的身上,艾珊的惨叫都乍人头皮。

    其实就这还是李梦蝶手下留情的结果呢。

    艾珊气得忘了姜子封的存在,她可没忘。

    原来她有钱自然不稀得吃回头草,但她现在一无所有了,姜子封提到过的复婚一事对她来说就是大好机会了。她如果想再回到衣食无忧的日子,姜子封这条大腿她是怎么都要抱住的。

    所以无论艾珊骂她啥,她心里当即就骂了回去,但脸上绝对不显。

    她本可以一招挠花艾珊的脸,但她忍着也只把艾珊推了出去。

    她要重新坐回姜家主母的位置,就绝不能像艾珊这么泼得没了体面。

    姜子封气得在旁边连声怒骂,“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但他却没有一次上前准备拉架的意思。

    早就想给艾珊点颜色看看了!

    从他给家用的公用账户里往她的私人小金库里划钱!

    掉了他的孩子却连告诉他都没有反而还赖他是他失手给打掉的!

    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个孩子呢?她只是利用来让自己跟她合法结婚?

    当本质暴露,当怀疑的种子种下,人与人的感情破裂从来都快如光速。

    现在看李梦蝶,他是越看越满意。依然那么年轻漂亮,虽一身狼狈却也没失了体面。

    这样的人才该做姜家主母啊!

    姜子封赞扬的目光从李梦蝶身上一扫而过,李梦蝶立刻就准确地感应到了。

    到底是共同生活了快二十年的夫妻,就算没了感情,但要说了解,她可比艾珊强多了。

    李梦蝶一甩大波浪,风情勾人,“子封,我先上楼歇着了。趁着还不是特别晚,我给我们女儿打个电话。明天你有时间吗?我想约盈盈,一家三口一起吃个便饭。盈盈觉醒了这是多么大的好事,我们做父母的居然连个像样儿的庆祝都没给她办,我们太失职了。”

    这话说得姜子封可太舒心了。

    他现在就想跟姜盈拉近距离。

    “有时间,当然有!没有也有!你看盈盈的时间安排就好,我随时可以配合调整时间。”

    “成,那我上楼打电话去了。”李梦蝶走了两步又回头,“你一会儿要是不急着睡,上楼来问我结果啊。我可不敢再上门通知你了,省得被人骂。”

    话说得挺有逻辑,可惜最后那个媚眼出卖了她。

    姜子封只要上了楼,只怕今晚就下不来了。

    艾珊挣扎着爬起来时正好看到了李梦蝶这个媚眼,她顿时又炸了,“姜子封,我不许你晚上上楼去找她!我还没死呢!你们这对狗男女别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勾三搭四!”

    姜子封看李梦蝶关上门了,回身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艾珊的脸上。

    “你也配做我姜家的主母,我当初真是瞎了眼!马上离婚!”

    ……

    姜盈回到莉兹的公寓时,莉兹还没有回来。

    也就没人给她烤土蛋蛋吃。

    姜盈黑着脸坐在门口老半天,然后突然一跃而起,“老祖宗出来!我要土豆宴的食谱!”

    小银杏懒懒地挥着小树叉现形,“你居然还有心情吃东西?你不是单方面宣布分手了吗?人类的分手不都是痛苦的难过的恨不得结束此生的吗?结束生命有些过分了,但你哭一哭发泄一下情绪我觉得很正常。没事儿,你大声地哭出来,我会装作没听到的。”

    姜盈把黑长直往脸两边一抹,露出了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谁说分手都得难过了?如果分手了还难过,我为什么还要分手?我分手是为了更大的幸福!我快乐着呢!废话少说,土豆宴食谱交出来,明天我就还喂你玫瑰花吃。”

    “喂,你当我是什么?区区玫瑰花就能收买我吗?”小银杏表示受到了侮辱,“除非再加一束百合花!科兰她家花店就有,上次我从科兰身上闻到百合花的香味了。”

    “成交!一会儿做完了我就给科兰打电话,让她明天记得给你带一束百合花。”

    姜盈撸袖子就开干。

    她一向骄傲于是情绪的领导者,她绝不沦为情绪的奴隶。

    她分手是为了开心,她才不要难过。

    她现在心里堵得慌一定是因为她太闲了,等她的注意力被吃转移了,切,海恩是谁?男人算什么!她有土蛋蛋就够了!

    红烧土豆块干煸土豆片醋溜土豆丝麻辣土豆泥香甜土豆派。

    虽然调料欠缺,但在万能种类的各种营养剂的帮助下,姜盈还是把光脑数据库里记录过的那些食谱名字一一化为了实体。

    食物的香气是最能抚慰人的,这话一点不假。

    姜盈现在什么不良情绪都没有了,她现在爱整个星际。

    “我要快点吃!省得莉兹一会儿回来还要跟我抢!”姜盈兴冲冲地拿起吃饭的叉子就要开动,这时光脑响了。

    就像莉兹一样,她的个别来电人员的提示音也是特殊设置的。

    姜盈扭头,看到了光脑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名称,李梦蝶。

    不再是妈妈,仅仅是李梦蝶。

    姜盈放下叉子,放弃视频键,只按下了通话键。

    李梦蝶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最最亲爱的盈盈公主殿下,你最近过得好吗?想妈妈没有?你个小坏蛋,还生妈妈的气呢?气到连视频都不视了?好好好,随你,谁让你是妈妈的小宝贝呢。明天有空吧?妈妈定了位子庆祝你3s觉醒。你爸也会到,就我们一家三口好不好?”

    ------题外话------

    感谢大葵,w123874769,冰之莹舞,yaoshanshui和神经病的组团鼓励!

    我说你们的爽点也太清新脱俗了吧?我觉得你们现在的出手一多半是为了漠哥和小红指甲!好吧,我的确有写他们一夜翻四面的番外打算的~但暂时没空呢,等我有空码出来给你们看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