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05 算计界的新秀,坑货中的天坑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不想再见李梦蝶和姜子封。

    过去的日子里她真是受够了他们那种她觉醒才是亲闺女不觉醒就是废物就是给他们抹黑都不如去死的行为。

    她对父母的感情早就被这两人自己给折腾没了。

    姜盈正准备直言拒绝的时候,莉兹回来了。

    “当然好了,阿姨!回头您把地址发过来,姜盈一定会准时到的。”莉兹一边紧捂着姜盈的嘴不让她说话,一边继续补充,“阿姨,那我们能陪姜盈一起去吗?人多热闹,你说是吧阿姨?”

    李梦蝶先前在姜盈的沉默中早就感觉到了什么,这个女儿一任性起来就不管不顾的作风她太了解了,她真怕姜盈会直言拒绝。虽然不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但幸好有她在。她总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这人点头应下了的话,只怕刚才姜盈就是拒绝了。

    不敢再多纠缠以免夜长梦多,李梦蝶再三对莉兹表示了感谢和欢迎后,利索地挂断了电话。

    姜盈小白眼翻她,“你做什么?我不想见他们的!你答应了你去啊,反正我不去。”

    莉兹不理她,抄起叉子就开吃。如果不是进门就发现了大情况,她早就第一时间开吃了。

    一桌子没见过的好吃的,全是土蛋蛋的香味,她能硬挺着先帮姜盈接待了电话约饭事宜已经是极限了。

    “哦哦哦这是什么?明明是土蛋蛋的口感,可变换了形状之后这味道怎么就不一样了?你做的?照什么做的?你有这本事怎么不早露一手?天天吃我那一个手法出来的烤土蛋蛋不腻?啊啊啊我最爱吃这款麻辣的!你要是教我做法,你前脚离婚我后脚就娶你!”

    姜盈:……

    白天还劝我别离的是哪个?一份土豆泥就把你收买了你卖身的门槛是有多低!

    心里翻着篇儿的腹诽,但姜盈没说出来一个字。

    嘴里忙着抢土豆呢啊!

    她做好后一口没动李梦蝶就来电话了。

    挂了电话又一口没来得及动呢莉兹就先抢上了。

    她要不是3s能力全开,现在只怕就剩下个盘子和叉子给她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再没人说话。

    刚才莉兹因为说了那么多被姜盈抓到机会反攻,她至少丢了半壁“江山”,她悔死了。

    不说了不说了,先吃再说。

    双目赤红,叉影如风,精神力纵横交错,无声地厮打拼命。

    一顿饭终,两苗条少女双双变成了像怀孕四月的臃肿。

    各自抱了肚子瘫倒在椅子上,知道改躺到沙发上会更舒服,但问题是,她们现在一点都动不了。

    稍一动可能就会吐出来。

    真真的吃到了嗓子眼。

    姜盈运气压了压,先翻旧账,“反正我没答应我不会去,谁答应的谁去啊。”

    莉兹竖起大拇指表示收到,“本来就没打算让你去!哦,你没觉醒的时候,他们说不要就不要了,不管死活,不问冷暖。现在你觉醒了,他们巴巴又找上门来了。便宜都让他们占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明天不用你,我和胖达去会一会他们。”

    姜盈表情怔忡,她没想到莉兹是这个打算的。

    “我以为我那对父母都生七个废f了还非得坚持再生,非得觉得自己一定能生出一个非f来就够奇葩的了,跟你父母这么一比,我父母那就是幼儿园的水准啊。我跟你讲姜盈,对付这种父母我可太有经验了,你躲着绝对躲不过,你就得想办法镇住他们,镇得他们老老实实的才行!”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莉兹就是那个最成功的。要说起“女儿经”来,她必须经验丰富啊。

    “你以为你摆出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决心就可以了吗?那你可低估了他们的超强粘性。还拿我父母举例啊,我特看不惯他们连先生的孩子都没教育好就急着生下一个,于是就干脆离家出来自立门户了。结果怎么着,人家天天上我公寓门口来闹,说我不养他们!”

    想起过去的某些事情,莉兹到现在都气难平。

    “我特么的还没成年呢,我自己都靠帝国养,我拿什么养他们!但他们不管!你跟人家讲道理,人家给你讲伦理;你跟人家讲伦理,人家给你讲道德;你跟人家讲道德,人家给你讲感情。你说你怎么办吧?他们没皮没脸可以见天儿的这么跟你耗,你耗得起吗?我那时候是个废f都觉得在这条街上丢人现眼,你现在可是全民女神3s,你觉得他们再缠上来的时候会好看?”

    姜盈从不是一个能被人轻易说服的人,但她今天被莉兹说服了。

    莉兹的父母她没见过,但从莉兹刚降落m38星他们就敢打来电话要冠军奖金的这件事上她就知道了,这对父母也不是个称职的。

    “那你怎么镇的他们?”

    两个身为女儿的女儿在家里商量着如何算计自己的父母,这事儿怎么看怎么三观不正,但姜盈和莉兹没有半点别扭感。

    人都是被事情逼的,他们也不想,但没办法。

    莉兹小骄傲一把,“我一直兼职好多工嘛,手底下也是小有积蓄。我那对父母奇葩归奇葩,但脑子笨,除了生孩子也就只能装下钱了。我主动按月付生活费,换我离家单住!双方谈妥了,他们不来打扰我了,我也不用再看他们的脸了,双赢。”

    真的是双赢吗?跟自己的父母闹到现在这种除了钱再无交流的地步?姜盈怀疑地审视着莉兹的眼。

    莉兹马上笑开,“但对付你的父母不能用这种方法,人家可是有钱人,你得砸多少钱才能镇住对方啊。”

    姜盈明白莉兹这是转移话题了,她就识相地跟着转了,“所以你明天和胖达过去是想怎样?”

    “我们能怎样?现在我们的身份可不一样了,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全星际的人明里暗里地盯着呢!我们得做符合我们身份的事情!”莉兹一身正气。

    姜盈觉得这样的莉兹很眼熟。

    好像自己啊!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么?

    “叮咚。”这时姜盈的光脑响了,是李梦蝶发来了约饭的时间和地点。

    莉兹都没给姜盈看的机会,一把抢了过来,“借我转发一下。”

    姜盈问,“给胖达?”

    “不,给你的四个弟弟妹妹。”

    姜盈:……

    果然像自己!

    或许明天自己去看看戏,啊不,去见一见也行。

    谁嫌乐子多啊!

    ……

    自从回到m38星后,胖达就叫嚣着几个人一同聚一聚,奈何秋漠在住院中,这事也就一直没有成行。

    但当时大家就说好了,秋漠出院的第二天就是大家聚会的日子。

    莉兹本来是建议大家都到她的小公寓聚,自在又自由,多好。

    但胖达没同意,理由是:咱现在有钱了啊!冠军奖金在他们降落m38星的时候就到账了,他们现在可是款爷和富婆了!不出去浪一回都对不起自己觉醒后的身份好吗?

    当然他也知道莉兹家什么情况,想着以莉兹父母那贪钱的样子,莉兹的奖金肯定一分没留下。

    所以胖达直接一拍胸脯,“聚会算我的,我请大家!”

    事情就这么拍板定下了,胖达说等地点定好了再通知大家,大家也就没有多问。

    直到聚会的这一天到了,姜盈才发现胖达定的位子居然就在李梦蝶定的位子旁边。

    房间号都挨着。

    不得不说这缘分来的时候吧,挡都挡不住。

    也幸好时间不一样,李梦蝶定的是中午,胖达定的是傍晚一直到晚上。

    年轻人嘛,出来聚不玩夜场那叫什么聚。

    莉兹表示,“挺好,那边中午打一场累了正好换个房间歇一歇唠一唠。”

    但这样一来,过去赴宴可就不只是莉兹和胖达了。

    科兰捧着姜盈点名要的百合花上午就到莉兹公寓了,一听这,那必须给姐妹儿撑场子去啊。她得去。

    秋漠是因为不想再在家跟又找上门的博昂各种激情摩擦了,干脆也早早就到莉兹公寓报到了。到了就知道中午还额外加了一场硬仗,没说的,去!干不死丫的!

    姜盈:这种她是主角的时刻她不在场能合适?必须去哒!

    出于给对方添堵就是给自己找乐子的基本原则,姜盈很是愉快地改变了先前不去的决定。

    于是姜子封和李梦蝶本打算的一家三口的温馨一聚便演变成了宴请姜盈和她的朋友们。

    姜子封和李梦蝶虽然有点失落,但也没太往心里去。

    眼前这几个可不是废f了,一个3s,一个2s,外加三个a啊!现在全星际都还没传出谁能把他们五个其中一个请到,就更别说全部了!

    要说这次大比哪个团队最出风头,那肯定非帝国第一学校莫属。要说帝国第一学校里哪些人风头正劲,那绝对是这五个曾经的废f!

    跃级觉醒光脑上有记录,但从来没像这次这么惊艳!那可是从废f觉醒到a,2s或者3s!别的团队也有,但一个队有一个就值得放烟花大庆特庆了。人家可倒好,一出来就是批发的壕范儿。

    还有,别说abc了,就是s想觉醒到2s那都得从降生就开始烧高香拜拜。至于3s,他们做梦都不敢想好吗?

    再看看人家,秋漠唰一下就从废f觉醒到2s了,这是坐太空战舰一秒冲破大气层的速度啊。

    每年大比结束后,不等毕业就提前到各学校延揽人才的活动就开始了。今年尤其热闹,一群有权有势的人卯足了劲往帝国第一学校挤啊。

    不为别人,包括那个今年的个人全场最佳。大家都知道,如果不是姜盈莫名其妙地自动放弃比赛,那么怎么都轮不到埃诺拿下这个个人奖的。

    他们就为姜盈这个五人小队来的。

    能抢到一个都行,抢到全部他们都可以当场放送脱衣舞福利。

    可问题是,他们连一个都抢不到。

    莉兹是那个最容易打通电话也最容易被当场拒绝的。

    胖达的电话由他的父母全权处理了,来自数据录入司的人也许嘴皮子不太利索,但态度特别理智坚决。人家说了,孩子还小,还有无数可能,他们不愿意过早地约束孩子,一切等孩子毕业再说吧!

    话说得平静条理,无懈可击。这些人表面客气“那是那是,理解理解”,然而内心早就骂翻天了。

    --还孩子?您家孩子光腚都能徒手撕狗鱼了还孩子呢?

    科兰的电话暂时由科特接管,科特也接电话,回答也礼数周全,“我妹以后是要跟我进机甲战一团的,你们这是想跟机甲战一团抢人?”

    谁想了?谁敢啊!

    秋漠直接关掉大号机,反正要找他的人打不通大号机就打小号机了总能找到他,无关紧要的人找不到他他也无所谓。

    至于姜盈,呵呵,人家老公是3s星将,老公公是帝国总统,听说军部老早就把人定下了,他们这些普通人拿什么跟人家抢!至于高层们怎么抢,那谁知道呢,反正不会像他们一样还得用打电话的。

    不知道是不是被桑德鲁老爷子一手带出来的原因,这五个的脾气也跟桑德鲁老爷子一样一样的,管你什么条件什么福利,反正我就是不为所动。爱咋咋地!就是这么视金钱如粪粑粑!

    ……

    想想别人连一个都请不到,他一下子就请到了全部,姜子封那心情,绝对非一般的明媚啊。

    “盈盈来啦。这是你的朋友们吧?不用介绍,让爸爸自己猜一猜啊!这位是秋漠,那这个就是阿普达了。这边这两位漂亮的女同学一定就是科兰和莉兹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看看这气度,看看这风华,这是要让你们姜叔妒嫉死的节奏啊!”

    最后一句话是姜子封新从星网上学的。

    某个“论如何跟子女相处”的论坛上讲的,想接近你的子女首要第一步就是学会他们的语言,用他们更习惯的方式去交流。

    可惜姜子封不知道,当他端着一张笑得夸张就多了谄媚意味的脸时,无论他说什么话也没人能听进耳朵的。

    李梦蝶笑得一点不比姜子封夸张的少,她现在可是帝国第五个3s的亲妈!她离婚了又怎样?新找的男人不仅跑了还卷走了她的钱又怎样?她投资的电影未及拍完就先夭折了又怎样!她是帝国第五个3s的亲妈!妒嫉不死你们!

    “盈盈来,坐到妈妈身边来。”来朋友归来朋友的,总不能还不许她把女儿拉到身边来坐吧?李梦蝶伸手就要拉姜盈坐到她的身边。

    姜盈很明确的退后一步表示,“不急,还有四个朋友没来。”

    说着姜盈就坐下了,正在李梦蝶的对面,中间隔了一个直径达两米的大圆桌。

    她一坐下,左右两边四个人跟着就坐下了。

    人家一入座,李梦蝶也不好再过去拉姜盈起来换座了。

    李梦蝶面子上过不去,脸一拉就想说什么,被姜子封一把掐住了手腕,“人家年轻人当然喜欢跟年轻人坐一起,你有什么体己话可以等私底下再跟女儿说嘛。这醋你也要吃,多大人了。”

    莉兹悄悄给姜盈递了个眼神,听听这话的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多么恩爱的夫妻呢。就说你爸妈不是能不理就可以解决的简单事儿吧?

    姜子封,“还有谁啊?大概什么时候到?要不我们边吃边等?这家店仿古地球时期的炸鸡披萨汉堡牛排都挺出名的,你们李姨可是托了关系才定到的位子!有口福了哦你们。”

    话音才落,包间的门被敲响了。

    胖达跳起来,“到了,我去开门。”

    以姜子封和李梦蝶的身份来说也好,年龄来说也好,他们本不用站起来迎客。

    但他们想着,姜盈的朋友目前来说还真没有无能的,客气一些总没毛病。再说了,这也是给姜盈长脸。姜盈在朋友们面前长脸了,回头不得把这份情记他们身上?

    姜子封和李梦蝶默契地对视一眼后双双就站了起来。

    然后就和进门的姜连翘,姜连芯,姜天冬,姜天参迎了个对眼。

    四姜当然知道来了会见到谁,有心理准备,这脸上的表情倒还能控制得住,反正面无表情端住气场就对了。

    变脸的倒成了姜子封和李梦蝶。

    李梦蝶极力控制着没有大声发飙,但也忍不住低声斥问道,“姜子封你什么意思?这种时候怎么能让这四个人出现在盈盈面前呢?你脑子坏了?”

    姜子封这种时候也顾不得指责李梦蝶,“我脑子又没进水,我能安排这种事情吗?没听那胖子刚才说是朋友到了?姜盈这死丫头不是又要故意气我们吧?”

    姜盈要是知道姜子封现在想什么,她肯定双手点赞:您老猜对了!就是故意针对您才出的这招!

    “爸,李姨。”姜连翘端出大姐的风范带头打招呼。

    其他三姜一反平日里看到姜盈就开撕的常态乖乖跟着打招呼。

    姜盈摆出主人的作派,“来了就坐下吧,爸说了,这家店仿古地球时期的炸鸡披萨汉堡牛排都挺出名的,还说是我妈托了关系才定到的位子。你们很有口福哦。”

    “盈盈!”姜子封和李梦蝶惊喜地异口同声,姜盈可是好长时间都没有喊过他们爸妈了。

    姜盈这一句话把他们被四姜出现而产生的不良情绪一下子都打散了。

    同时也把四姜心里的第一把火烧了起来。

    姜连芯那眼刀子都快甩脱缰了,得亏姜连翘自坐下后就一直拉着她手没放,姜连芯这才暂时忍住了。

    “行了,既然都齐了,我这就通知服务员上菜。大家都是一家人,吃好喝好是第一重要啊。”姜子封站起来要按上菜通知器。

    莉兹一举手,“姜叔,能再等等么?”

    还等什么?姜子封有些不悦。

    莉兹皮笑肉不笑,别急着不悦呐,万一过会儿还有更不悦的呢?

    “姜叔,您知道我们为什么都没有答应那些外来的邀请吗?社会太复杂,原来因为我们是废f,大家就看不起我们。现在我们觉醒了,大家又一窝峰地涌了上来。坦白说,这样三香子六臭的人性让我们很害怕。这样的人,我们哪里敢跟他们合作!”

    姜子封听头前一句心里还美呢,这么快就跟自己推心置腹了?果然开头开对了。

    可再一听到后面,他要是听不出把他也一并骂了进去,这么多年就白活了。

    莉兹对姜子封的黑脸视而不见,“我们五个想了想,跟外人比,还是自家人比较信得过不是?再有就是,我们还是想以后还在一起,然后我们就想到了姜叔的姜氏中医……”

    姜子封的脸变魔术般的瞬间雨过天晴,她的意思是?

    “姜叔,我们想集体加入姜氏中医可以么?”

    太可以了!姜子封不敢相信天下掉馅饼就这么正掉进了他的嘴里,太过兴奋的结果就是他没能顺利发出声音来。

    而就这个空档,姜连翘开口了,“五位想入我姜氏中医,我首先代表姜氏中医表示真心的欢迎。我知道五位现在的能力都非同一般,但这中医呢,却是最讲究经验积累的。如果没有一定的中医基础,我们姜氏中医也不能看到一个等级高的就接收不是?”

    姜天冬补充,“还请五位正常参加姜氏中医的招聘考核!只要合格了,我们姜氏中医举双手欢迎人才壮大我们的队伍!”

    姜天参:“你们能背下整本的《神农本草经》么?你们知道药草分几纲几目几科么?知道推拿和按摩是有区别的吗?姜氏中医上可以追溯到古地球时期的神农氏,你们如果觉得你们凭借高觉醒等级就能轻松加入的话,那我只能说,你们太天真了。”

    姜连芯:“哼哼!自不量力。”

    他们为什么来?来受姜子封和姜盈的气吗?当然不是!

    收到莉兹的邀请时他们就把情况第一时间反应给了他们妈,艾珊。

    艾珊知道这种情况她去不合适,但四姜就一定要去!姜氏中医是她的,是她的孩子的,她绝不允许姜盈再有机会杀回来。

    于是四姜哪怕知道来了之后心情会不爽,但他们也来了。

    就跟艾珊想的一样,姜氏中医早就被他们认为是私有物了,他们才不会给别人有可能夺走的机会。

    硝烟升起,胖达加柴。

    “我说,姜氏中医的负责人现在还是姜叔呢吧?姜叔都还没说话呢你们这是几个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已经成了姜氏中医的负责人了呢!”

    这种挑拨其实很初级,但凡有点生活阅历的人一听也听出来了。

    可话这种无形的武器,就看用在哪儿。只要用对了地儿,你就是明知道这话里有刀那也得挨上这一刀。

    姜子封自打看穿艾珊的本质后,对这四姜早就起了防心。是,他们是他的孩子,如果成长优秀,他也愿意在自己老去后把姜氏中医交给他们当中的一个。

    但就像胖达说的,他还在呢,还坐在负责人的位置上呢,然后他们就急着出来宣誓地位了?他们置他于何地!

    姜子封冷冷一墩酒杯,“你们妈妈在家里怪孤单的,你们还是先回去陪她吧。”

    好像提前就料到了姜子封这样的反应,姜连翘不急不慌地回到,“爸,你能不把妈总当小孩子不?她都给您生四个孩子了,也该成熟了吧?一个人还不能在家了?再说了,就是要陪妈也不会希望我们陪,而是希望您回家陪她呢。”

    得知姜子封居然把李梦蝶安排住进了姜氏本宅,四姜现在对姜子封那是没有一点好气儿。

    姜天冬,“爸,您别是过度解读了阿普达同学说的话了吧?这有什么呀?您本来就是姜氏中医的负责人,我们是您的孩子,是未来姜氏中医的负责人。这在外人面前谁说话谁不说话有什么可矫情的?我们都姓姜不是吗?没区别!”

    做了全套准备来的人一出手就是又稳又狠。

    秋漠自进门来一直半眯着的眼终于舍得睁开了,这就是那个艾珊的四个孩子?教育的很成功啊。

    科兰悄悄拉住了姜盈的一只手,虽然表面上她看不出来姜盈有什么,但她总觉得姜盈需要安慰与支持。

    李梦蝶不干了,她闺女还姓姜呢!

    “子封,我在姜氏中医的股份没人动吧?”

    “当然。”这点信誉他姜子封还是有的。

    “很好,那我要全部赠予我女儿!”李梦蝶冲着四姜冷笑,就凭你们也想跟我争?“百分之八的份额虽然不多,但按照股东会的规定,持股百分之五以上的人就可以在姜氏中医担任一定的管理职位。”

    就眼前这四个小崽儿,加一起都没有她的百分之八多!

    李梦蝶得意洋洋地抛给姜盈一个母爱满满的眼神。

    姜盈回笑,心头冷然:她敢给自己就敢收!就像莉兹说的,与其放着忧患在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她添堵,不如老实收在眼皮子底下镇得死死的。

    “不,这不可以!”姜连芯沉不住气地跳了起来。

    李梦蝶冷漠:“我的股份,我说给谁就给谁,轮得到你管?”

    姜连翘再次把妹妹拉坐下来,“李姨,按规定就按规定,但规定也说了,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只能担任一个职位。”

    也就是说,就算李梦蝶给了姜盈股份,也只能安排一个人进姜氏中医。

    想五个一起进?做梦!

    姜子封并不在意这个,他最爱的盈盈公主殿下能回到姜氏中医就已经是天大的好事儿了。

    但姜盈可不满意。

    说五个一起进就五个一起进。

    姜盈点了一下光脑,一份电子版的股份转让书分别传到了四姜和姜子封李梦蝶的光脑终端上。

    六个人一眼就先看到了上面的数字,特别漂亮的百分之二十。

    那是姜子封在姜盈出生的时候就给姜盈的,后来姜盈在结婚之后又转赠给了废柴联盟。

    昨晚姜盈被莉兹说动就给苏米打了个电话,苏米痛快地连夜又把股权转赠回了姜盈。

    如果再加上李梦蝶刚才口头赠予的百分之八的话,现在姜盈的持股就达到了仅次于姜子封百分之三十四的第二位。

    别说五个人了,她现在往姜氏中医带五十个人都够分量了。

    姜子封被这个消息炸得心花怒放眉飞色舞。

    他刚才真以为这是姜盈故意气他而拿他开涮,他没想到姜盈这是真的有意回家姜氏中医。

    揉揉眼,再擦擦光脑终端,确定那股权书上的所有者的确是姜盈的大名后,姜子封哈哈大笑,连声脱口而出好几个“好”字。

    姜连芯怒极攻心,拍桌而起,“姜盈你可真蠢,你还真拿这几个人当你自己人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他们就是在利用你从而给他们自己铺路?只铺路没准还是好的呢,就怕其中有人包藏祸心就等着找机会捅你一刀子呢!”

    莉兹比她拍桌子更响,“有种就点名说话!谁包藏匿祸心等着捅刀子呢?我看是你故意挑拨离间吧?”

    姜连芯被激得直指秋漠,“他!他不是在黑道上接了单子准备暗杀姜盈的吗?可惜他做杀手都不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他见抱上姜盈的大腿更有前途就私自终止了任务。这样一个人你敢留在身边,我们姜氏中医可不敢!”

    这话一出来就见对面姜盈等五个人的表情都扭曲了,天崩地裂地像是不能承受。

    四姜一下子就扬眉吐气了,每一个毛细孔都散发着“你姜盈就是觉醒了成功了又如何?你付出了信任的队友没一个跟你交心的,都在偷偷算计着你呢!你赢了也孤身一人!你拿什么跟我们斗”的优越感。

    姜子封和李梦蝶紧张了。

    “盈盈快过来,快来爸爸妈妈的身边。爸爸妈妈从小就教过你的吧?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这世界上只有爸爸妈妈是不掺合杂质地真心爱你啊!”

    轰--姜盈五个人笑疯了。

    对面六个人被笑懵了,这是几个意思?疯了?

    姜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就说脑子跟基因等级没什么关系吧?姜连芯是b级又如何?还不是蠢得没边!”

    胖达抱着肚子笑得直抽,“说真的啊,见过坑妈的,没见过坑得这么脑残的!可笑死我了!”

    莉兹以手做话筒状对准姜连芯,“采访一下哈,你到底是以什么心态暴露出这种内情的?你是怎么觉得就算暴露了漠哥也不会暴露你妈在其中起的作用的?”

    科兰看着姜连芯一脸的同情,“妹子,记得回去先向妈妈道歉哦,不然可能就没机会了。”

    秋漠倒不会笑得像其他四人那么夸张,但嘴角翘起的程度如果让博昂看到了肯定又是一番摩擦求翻面。

    “单子的确是我接的,但我在见到姜盈本人之后,被她的人格魅力深深地折服了。我决定弃暗投明改恶从善,所以今天来之前我就去警局自首了,主动交待了接单子的经过,以及我所知道的雇主的信息。”

    秋漠头一次说话这么多,给四姜的感觉那就是晴天下来了一连串的霹雳啊。

    他们当然知道艾珊买的杀手是谁,但他们没想到秋漠会亲自承认。他们以为秋漠现在抱上姜盈的大腿了,怎么也得为了巩固住姜盈的信任而越加地隐瞒才是。

    可惜秋漠没按套路出牌。

    “妈--”姜连翘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她起身就向外冲。

    如果秋漠真的主动自首去了,因着事实并未发生,秋漠现在又是2s的身价,那么整出事情只会都算到艾珊的头上。

    其他三姜很快也想通了,他们争先恐后地向包间外跑,因为太急太慌乱还挤在了门口。

    姜连芯的脑门和鼻子被门框撞出了血,姜天冬撞折了手腕,姜天参撞的膝盖发出了巨大的一声响。

    他们也顾不上疼,也顾不上检查伤口,火速分开又继续跑,很快脚步声就远去了。

    姜子封没动地,他在替自己算计。他一点没怀疑秋漠说的话,他现在前所未有的相信艾珊的人品。还真是能做得出那种事情的人!

    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机会!如果艾珊不想坐牢就得求他,那么他正好可以借此让艾珊痛快离婚。

    李梦蝶更不会有什么反应,这样的形势对她来说可是太有利了。

    她反手一巴掌拍响了上菜通知器,“说半天话都饿的不行了吧?我们吃饭。”

    姜盈五个人却是齐齐站了起来。

    姜盈,“饭还是改天再吃吧,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

    “盈盈!”李梦蝶强压着愤怒,“妈妈刚回来,你就是这么对待妈妈的?”

    姜盈走到门口回头,“啊,差点忘了,妈你记得把股权赠予手续办妥啊,我等着用呢。”

    “姜盈你个死……”

    李梦蝶忍不住了,她又想骂,被姜子封赶紧抢过话。

    “盈盈你去吧,爸爸会盯着妈妈完成这事儿的。你放心,绝对在最短的时间内办妥。你想要什么职位抽空也想一想啊,爸爸都满足你。”

    姜盈笑,“好的爸爸,其实我老早就想要你那个位子了。毕竟在我很小的时候你就天天说等我长大了就把姜氏中医给我不是吗?爸,我等你的好消息!”

    姜盈终于明白,不是她不叫爸妈就能让对方和她一样痛的;恰恰相反,当她口口声声叫着爸妈的时候,对方才能感受到她被一边喊着她亲生女儿一边又只会算计她价值的父母折磨的痛。

    姜子封如遭雷击。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了解到姜盈对他是如何的痛恨!

    她居然也在觊觎自己的姜氏中医!

    怎么可以!她怎么有那个胆子!她怎么可以这么恨他!他是她亲爹啊!

    别看姜子封一直心心念念把姜盈接回自己的身边,接回姜氏中医,但这些都是在他还是姜氏中医负责人的前提下。如果说姜盈回来了就要威胁到他的位置的话,他就像对四姜一样,也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姜子封嘴唇哆嗦着说出了试图挽回的话,“盈盈,你还不能看开过去的事情吗?我是你亲爸啊,你非要跟你亲爸还记仇吗?”

    姜盈冷漠:“我看得开啊?我早看开了,谁说我看不开了?我这不都应约来吃饭了吗?而且你不是一直想我回姜氏中医么?我也听你的话回来了啊?”

    “姜盈!”她明明知道他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姜子封喉咙一甜,他紧紧闭嘴咽下了那口涌上来的东西。

    姜盈又笑,“爸,我看得开也一点不妨碍我记仇呐。”

    姜盈带着人扬长而去。

    李梦蝶先是高喊一声“姜盈”,随后又是一声尖叫,“姜子封--”

    姜子封到底没压住那口血,张嘴就喷了满墙。

    “扶我回去!”姜子封强撑着不晕过去。

    正在这时,姜子封的光脑终端响了,上面显示出了艾珊的名字。

    “去,把门关好,阻止服务员上菜。”这种时候姜子封还能理智的安排好细节后才接起来电话。

    “艾……”

    “子封救命啊!警局来人抓我了!我是冤枉的!子封你快回来救救我啊--”

    李梦蝶把要上菜的服务员打发掉,又在门口上点亮“请勿打扰”的告示牌,这才走回桌边主动帮姜子封把领带解松了。

    姜子封觉得胸口的憋闷一时舒缓不少,“要我救你可以,你先把昨晚我给看的离婚协议书签了!”

    艾珊不敢相信地尖叫,“姜子封--你怎么敢这么对我?你居然在这个时候威胁我?你还有没有良心?你还是不是人?!我刚为你掉的第五个孩子还没满月呢啊!”

    李梦蝶递给姜子封一杯茶,姜子封也没接,就着李梦蝶的手喝了一大口。

    四目对视一眼,夫妻情深。

    姜子封不急不慢地回应,“为我掉?怎么为我掉?故意激怒我向你动手吗?还是给医生钱买通他们给我假的就医信息?”

    “你知道?你早就知道?那你这段时间还……姜子封,这段时间你就是在故意看我演戏看我笑话吗?姜子封你好可怕!”

    “彼此彼此。”姜子封还有闲心在李梦蝶的大腿上打起了拍子,“不想坐牢就先签离婚协议!否则免谈!”

    姜子封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此时隔壁,秋漠也利落地收起了监听器。

    “一切都在意料中,剩下的少儿不宜。”

    莉兹一拍姜盈的肩膀,“这回彻底升华了吧?想反客为主再不添堵,你就得先下手为强让对方堵得没空给你添堵!”

    姜盈抱拳:“我离婚的那一天就是嫁与兄台的那一天,余生请多多指教!”

    ------题外话------

    感谢小宁萌的花花~真的是太客气了啊~有空来评论区坐坐多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