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06 醉酒后的疯情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106

    姜家本宅。

    艾珊从来没有这么痛不欲生过。

    得知姜子封不娶她反而要娶一个贫民女的时候没有,姜盈出生就是3s无形中就把自己先生的女儿碾成渣渣的时候也没有,第五个孩子没保住的时候没有,看到好不容易战胜的李梦蝶居然又回到了姜子封身边的时候也没有。

    好像冥冥之中自有一股信念在支撑着她,告诉她只要她坚持住,只要她不放弃,那么最后的胜利者总会是她,且只会是她。

    然而在警局前来抓人,姜子封不仅不急着救她,却以离婚为条件威胁她不想坐牢就离婚这种时候,艾珊终于撑不住了,她崩溃了。

    她原来之所以那么坚定地等着,耗着,不放弃着,不过是因为她知道,姜子封的心在她这里!四个高等级的孩子在她这里!这些都是拴住姜子封的资本,所以她跟姜子封闹也好,吵也好,她也没有在怕的。

    她和姜子封经历了太多,走到现在这一步不容易,她认为姜子封会像她一样对现在这样的结果抱以感激,并且珍惜。

    但随着姜盈破天荒般的迟来觉醒,一切开始慢慢地改变了。

    原来姜子封对她的感情并不像她以为的那么深!原来她给他生下的四个孩子当有了比对时也不是那么能拴得住人!

    他居然早就知道孩子不是他意外打掉的,而是自己不小心没保住。!

    他早知道居然还能不动声色地就这么看着她在这一段时间里演宽容他原谅他一点都不怪他暴力只怪这个孩子没有福份降临人间的大戏!

    在他的眼里自己变成了什么?

    供他每天取乐的小丑吗?

    离婚?哈?离婚!她和他从少年时相识,相知,相恋,相爱,最后到结婚,五十多年的时光啊,现在用这种手段逼她离婚?他把他们过去的那些岁月当什么!

    “我是姜家主母!我是姜子封明媒正娶的正室!我看谁敢抓我!”艾珊抱着一个落地大花瓶不停挥舞着。

    在她的面前站了四个来自警局的工作人员,个个一脸威严。

    那可是买凶杀人的大罪,转账的账户上清清楚楚写了艾珊的大名,艾珊想给自己洗白都洗不掉。

    正因为这里是姜家本宅,因着姜氏中医在帝国的地位,他们才一直没有强行抓人。

    绝不是因为他们怕了这位。

    就姜家这点破事,现在全星际谁不知道啊。一个养在外面的小三终于转正升了仙,真当就扒了次皮再无人相识了吗?草鸡就是草鸡,你扒多少次皮这本质也变不成凤凰!

    四人心里看不上这样的艾珊,脸上自然一点好气儿都没有,“艾珊女士拒捕第一次,现正式发出警告!请放下武器不要抵抗,否则我们将有权利强行抓捕!”

    艾珊一听这更疯了,“你们来抓啊?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个强行抓捕法!等我老公回来,我就让他陪我去告你们!仅凭一面之词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这是知法犯法,仗势欺人!我要告你们,我一定会告的你们倾家荡产!你们给我等着!”

    艾珊语无伦次,企图掩盖她的恐慌。

    但她不知道,就她现在这样的样子,已经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心虚”。

    其中有一个公务人员不耐烦了,他上前一步想着先夺下艾珊手里抱着的大花瓶。艾珊误以为这就是强行抓捕的开始了,她举起手里的大花瓶就向公务员头上砸去。

    公务人员及时躲开了,艾珊却收势不及,将大花瓶碎在了脚上。

    碎片直接扎入她的脚背里,艾珊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

    四个公务人员哪里管她疼不疼,一看正是大好机会,齐齐向前涌一把将艾珊控制住了。

    姜连翘四个赶回来时,四个公务人员正押着艾珊往门外去。

    姜连芯瞬间直冲过去,对着公务人员一边推搡一边怒道,“放开我妈!你们算什么东西敢抓我妈!放开!”

    姜连参上前就抱他妈,想着把他妈抱出抓捕圈。

    某女公务人员再次开口,“人证物证俱在,请各位不要妨碍公务。”

    姜连翘和姜天冬互看一眼,心里急的跟什么似的,可是嘴上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们知道事情的真相的,当然知道自己妈这次洗不干净了。

    可要说就让艾珊这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抓走,他们也做不到。

    正纠结时,姜连芯那边出差子了,她顺手抄起了一块花瓶摔碎的大碎片,然后猛然划向了某女公务人员。

    某位女职员本来能躲开的,但在收到某男同事及时递上的一个眼色后,她没躲。

    唰,这位的手臂外侧就被划了长长的一道。

    鲜血迸出来,受伤者还没尖叫,姜连芯倒先尖叫起来了,她把碎片一扔抱头就想跑,“我不是故意的!你为什么不躲?谁让你抓我妈了!”

    可她哪里还能跑得了!

    人家是正经工作,人家可不是出气筒!

    故意挨了这一下子为的就是后面可以有正常理由强行抓捕了。

    “艾珊女士拒捕第二次,并且还任由子女故意伤人妨碍公务,故予以强行抓捕!”

    姜连翘和姜天冬脸色大变,正欲解释,却听得一声尖锐的报警声音响起。

    随后就是好多安全智能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很快就把艾珊和四姜控制在了包围圈内。

    其中有两个智能瞅准空子上前就是两电击棒,姜连芯和姜连参先被电倒了。

    艾珊跑过去要求儿女,被第三个智能也利落的一电击棒击倒。

    姜连翘和姜天冬没敢动,因为他们之前也没有动手,所以目前他们在智能的程序里是需要戒备但不需要电击的身份。

    但他们也看得出来,如果他们要像姜连芯和姜连参一样莽撞出手的话,下场也不会有区别。

    ……

    姜连翘和姜天冬最终还是眼睁睁看着妈妈和弟弟妹妹被警局的人押走了。

    姜天冬道,“大姐,要给爸打电话吗?”

    姜连翘一指不远处碎在地上的艾珊的光脑终端,“你觉得妈会不打?”

    想起刚才在包间的情况,姜天冬苦笑道,“爸这是死了心要跟妈离婚,然后重新跟姜盈的妈妈复婚吧?”

    姜连翘没吱声,她是第一个知道姜子封再次联络起李梦蝶的人,虽然她不曾说过。

    “大姐,我们怎么就走到这个地步了呢?”姜连冬的语气一半悲凉,一半痛苦,“妈没有跟爸结婚的时候,我们虽然被骂成私生子女,但我们衣食无忧,妈妈在身边,爸也会常去看我们,对我们好到几乎是有求必应。这怎么就结婚了之后越过越差劲了呢?”

    “因为姜盈觉醒了!”姜连翘一语中的。

    姜连冬眉头一紧再一松,一点脾气都没有。

    姜盈没有觉醒的时候,他看不上人家;但当姜盈现在觉醒了,还是他望尘莫及的3s级,他就连痛恨的情绪都没有了。

    星际时代,等级就是实力,实力就是一切。

    尽管没有明文规定,但好像所有人都遵循着这样一条规则,那就是等级高的人就是可以没有任何理由的歧视等级低的,等级低的你就得看等级高的眼色行事。

    这种“潜规则”是无形的,压力却是巨大的。

    于是等级低的人被歧视被欺压时自己都不会觉得有问题,他们自己都觉得自己等级不如人活该受欺负。

    所以当时没有觉醒的姜盈依然是那副猖狂得无法无天的态度时才会让一群人瞠目结舌惊为“天人”。

    “大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去找大舅!”姜连翘紧紧地攥紧了拳头,其实她老早就劝过艾珊不如离开姜子封。

    但即使是离婚,该是他们的他们也不会少拿一分!

    姜盈,你别以为什么都会如你的意!

    ……

    此时的姜盈正在狂high中。

    “哈哈哈,你们看到他们刚才的脸色没?那一脸憋屈的黑紫色!哈哈哈,痛快,喝!”

    姜盈左手鸡腿形营养剂,右手一大杯啤酒,单脚踩在椅子上,表情尤其的开怀。

    但问题就出在这“尤其”上。

    又不是没有生命的智能,谁在跟亲生父母对上的时候这心里能真正开心呢?

    莉兹特别理解。

    她恨父母无能,恨父母不争气,恨父母不能成为她的靠山反正还要拖累她,但她恨归恨,却又放不下。

    她最恨的是小时候不知道谁教了她一句“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让她深深刻在了三观里从此再不能更新。

    科兰家庭幸福,父母宠爱,哥哥袒护,所以一直都特别心疼着被父母说不要就不要的姜盈。

    胖达也是,他的父母到现在都是只他一个儿子且再无再要的打算,这独宠自是尤见一斑。胖达的父母很重视教育,尽管儿子是先天废f,但对于儿子三观的树立却是一点不马虎。

    别看姜盈到废f班前,他一副冷眼看世间的愤青心态,但当改变到来,他被父母打造的特别扎实的三观很快就能让他焕然一新。

    所以他也能理解现在姜盈强装快乐的心情。

    秋漠更是。

    他是他妈母凭子贵才嫁进秋家的,谁知嫁人生子之后他却是个废f,于是他和他妈在秋家的地位一落千丈。

    他不像姜盈前几年还享受了几年的宠爱,他是自一出生就被嫌弃个彻底。外婆这边,他妈当年为了能嫁他爸早就闹翻了,没人管他;奶奶这边,他头顶的废f就把所有人都臭出老远了。

    恨父母?不止。他恨所有人,恨这个世界!

    他能不理解姜盈的感受?

    心情相通,还能指望这群人宽慰姜盈?

    可拉倒吧,喝就一个字!

    “一想到父母居然不用考核就觉得太可怕了!为可怕的父母干杯,喝!”

    “血缘亲情血缘亲情!科隆技术和基因繁殖被帝国严令禁止,这难道不是在证明血缘亲情的重要性?可为什么有的人却不懂?说好的为人父母会永远爱孩子呢?喝!”

    “等级至上?我呸!也不知道是哪个脑残的先提出的这种垃圾理论!等级倒是上去了,人的本质却腐烂了,这到底是等级统治世界还是人类统治世界?那为什么还禁止开发智能的情商系统?怎么不干脆让等级可以无限提升的智能接管这个世界?人性在某些人眼里那就是阶段付费的屁,时而有味,时而没!喝!”

    “我倒觉得这样简单粗暴名利至上的世界更可爱!至少它明确给出了规则不是吗?等级至上,实力为尊。目标多么的明确又简单!我们只要奔着这个方向去就行了,反正来到这个世界的我们谁都不会活着再离开。要么爬上去,要么死!要么人上人,要么死!要么把当年我们遭受的都打脸回去,要么死!你们说,我我们要不要死?”

    “不要--”

    举杯高呼,喝!

    那些被歧视被欺压被漠视被侮辱的过去,那些被桑德鲁老爷子虐得生不如死的日子,那些没能给父母长脸反而抹了黑的自卑,那些几次濒临死亡线的胆战心惊惶恐不安。

    都在酒里了,喝!

    所有人现在看到他们翻身了崛起了,这才一窝蜂似的涌了上来。可对于他们来说,这就跟洪水猛兽一样让他们害怕!

    他们害怕这善变的人性,他们早就失去了和人正常交流的能力。

    他们不想要更多的名利吗?他们不想给自己和父母更好的生活吗?压根不用挑,他们闭着眼随便在送上门的选择里选上一个都能让他们以及家人的生活从此再无所忧。

    但他们不敢啊!

    跟所有人惊艳他们的觉醒正相反的是,他们对于自己的觉醒是惶恐不安的。

    如果说他们能从废f一跃成为高级人才,那么会不会也有一天,他们突然就从高级人才跌落回废f了?

    他们没办法对外人诉说这种焦虑和担心。姜盈莉兹和秋漠是没的说,科兰和胖达是说不出口--父母眼里的兴奋和扬眉吐气像一块大石头堵在了他们的心口,这还怎么说!

    本来这一聚的初衷是大家商量一下如何解决大比期间营养剂被人提前开封破坏的遗留问题,顺便再商量一下未来的前程。对姜子封和李梦蝶说的那么多话中,他们五个还想在一起这句话倒是真的。

    谁知姜盈一开始就把气氛弄拧了。

    气氛这一拧就没拧回来。

    自回到m38星后被众星捧月般的五个人好像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放肆发泄负面情绪的渠道,于是莫不或诉苦或哭泣,或消极或丧失。

    说的话越来越少,喝的酒倒是越来越多。

    等海恩终于忍不了结婚戒指里传来的姜盈开夸他的房中之技从而赶到时,五个人已经喝个七扭八歪了。

    胖达和莉兹在抱头痛哭,哭一下还不忘喝一口。

    科兰端着酒杯蹲在一个沙发角,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反正酒没断了。

    姜盈和秋漠席地而坐,一人面前摆了一堆或空或满的酒瓶,吹牛,谁吹的大谁喝!

    姜盈说话都大舌头了,“什么,你说你一晚上就给博大叔翻了四次面?行啊漠哥,十八年的单身生活没白憋啊!不过比起我老公来还是差远了!我们的洞房花烛夜那才是惊天动地惊涛骇浪惊神泣鬼惊才绝艳!”

    秋漠喝得一脸白,“吹错了,惊才绝艳肯定不是这么用的。”

    姜盈喝得一脸红,“到我这儿就能这么用!我老公那硬件,我老公那技术,我老公那不举了三十二年的精华……”

    听到这儿海恩脑门子上的青筋当时就个个起来跳广场舞了。

    “闭嘴!”海恩上前就捂住了姜盈的嘴。

    秋漠眨眼,“哎不是,不是说要离婚么?那你还管她?”

    姜盈转身把海恩推开,人倒是推开了,她自己也因为用力过猛摔到了地上。但她不弱气场!

    姜盈一把揪住了海恩的裤脚,就像揪着一只小鸡子似的,“说,离不离婚?说!”

    海恩:……

    他的脚丫子要真能开口说了话不得吓死她?

    秋漠又眨眼,“他活儿那么好你还离?你似不似傻?”

    海恩本来因为这些对话都想一掌劈晕姜盈了,但一听秋漠说完,他也想知道姜盈怎么回答。

    姜盈顿了顿,突然撇嘴委屈地嚎了起来,“他先说的离婚!他先说的不要我!他还说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他说我的价值比他的生命还重要!”

    海恩心中一痛,要劈下去的手掌转而摸上了姜盈的头,他真的错了。

    姜盈发了狠地一抹眼泪,目露凶光,“离就离!我怕他?没了男人我还活不了了?我稀罕他喜欢我?我管他活好不好!有句古语说的好,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活好的男人遍地都是!”

    秋漠认真举手,“你等等,我记得这话不是这么说的啊……啊,你醉倒了,我赢了。”

    海恩下的手。

    迟到的那一手刀。

    “利威尔,叫科特来接她妹,其他的你负责挨个送到家。”

    扔下安排,海恩横抱起姜盈大步离开了。

    ……

    姜盈到家就醒了。

    海恩本来就没有舍得用多大的劲儿。

    姜盈醒时海恩在厨房帮她准备解酒汤,怕她醒了后头疼。

    结果他汤还没端出去,姜盈摇摇晃晃地就进来了。

    海恩误以为姜盈是渴了,一边赶紧腾手去给她倒冰水一边说道,“先喝水好吗?汤要再等一下。”

    姜盈头抵着墙,一种颓废范儿的美,“不喝,我给你做好吃的。”

    口气特别温柔,于是海恩手一抖,杯子里的冰水洒出湿了自己的裤子冰了自己的大腿。

    海恩身体本能反应出了一个激灵。

    姜盈笑,露出小尖牙,“你看看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去去去,赶紧换件裤子去。厨房就不是你们男人该来的地方!”

    海恩:……

    突然有点毛有点冷有点,害怕。

    媳妇儿咱不这样行吗?

    姜盈跺脚瞪眼,“还不去?”

    “哦。”海恩放下杯子就出了厨房。

    走到楼梯口才反应过来,他这样……就是传说中的贱骨头吧?

    想了想,伸手招来女王和骑士,“去厨房盯着夫人!她万一拿菜刀,或者什么其他利器往外冲的话,立刻向我示警!”

    女王和骑士:“是,主人的家将由我们来守护!”

    海恩这才放心去二楼换衣服了。

    厨房里,姜盈果然唰一下抽出了最利的那把菜刀。

    然后剁向了案板上的土蛋蛋。

    自打海恩公器私用从n250星上运回了大量的土蛋蛋后,家里的冰箱里就再没有营养剂的踪迹了。

    全是土蛋蛋。

    从上到下,大的小的,圆乎乎胖乎乎,看着就觉得特别幸福。

    姜盈耍刀如飞,铿铿锵锵,动作连贯又利落,一点都看不出醉酒的姿态。

    海恩以最快的速度换了衣服下楼来的时候,还以为迎来的又是姜盈怒发冲天的拳打脚踢,谁知却是姜盈在厨房里忙活得热火朝天。

    “老公,递我一把勺子。”

    “老公,把料理台收拾一下。”

    “老公,我不是说要汤碗吗?你给我的是沙拉碗!快换快换!”

    一开始海恩还愣着反应不过来,后来就熟练了。姜盈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浑身都散发着“我最听话我是合格好老公”的耀眼光辉。

    时隔一天,姜盈第二次做了整桌的土豆宴。

    “老公,这是咱们老祖宗昨晚教我的。红烧土豆块干煸土豆片醋溜土豆丝麻辣土豆泥香甜土豆派!你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一叉子土豆块送到海恩的嘴边,海恩却没张嘴。

    他在看眼前的姜盈。

    醉酒的红晕还挂着,眼睛都不是全开的精神状,发梢上挂着削落的土豆皮,鼻尖上冒出两滴小汗珠。

    他媳妇儿是美的他知道,但美到他招架不了的时刻一定是她在家里为他各种准备,眼睛里只有他的这刻。

    海恩圈住姜盈的腰,大手摸上姜盈的脸,“宝贝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以海恩·墨尔顿的性命向你保证,绝没有下一次!”

    姜盈娇嗔地笑,“老公你说什么呢?现在这种时候能不能不提那么不开心的事情?你尝尝嘛!”

    小媳妇儿撒娇海恩一向扛不住。

    别说这是美味佳肴,这就是穿肠毒药,他也会吃!

    情不自禁地张嘴,然后五官瞬间绽放。

    千古美味啊!

    姜盈笑,“好吃吧?”

    海恩点头,“好吃好吃!”

    能得到海恩叠词夸奖的人或物,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好吃。

    姜盈再叉土豆片,“再尝尝这个!虽然食材都一样,但味道完全不一样。”

    还有土豆丝土豆泥以及土豆派,尽管最后两种并不是海恩中意的口感,但他也不能否认这两种也是千古美味。

    海恩嘴上吃得开心,心里更开心。

    媳妇儿回来就给他做好吃的,还喂给他吃,这一定是准备原谅他的信号!

    也对,媳妇儿一向心软,他只要再加把劲儿没准今晚就雨过天晴了。

    海恩把姜盈抱进怀里,“原来它本来的名字叫土豆么?好听!宝贝儿,你想不想让这千古美味大土豆都成为你私有的?其实n250星……唔!”

    姜盈踮脚,送上了自己的唇。

    唇齿相依,送气如兰,“老公,我想要。”

    海恩虎躯一振,魂飞魄散。

    这时候还能顾得上什么啊,先满足老婆当前需要的那才是一个男人最大的责任!

    “好,我们这就回房。”海恩欲抱起姜盈。

    姜盈不让抱,“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这里?”这里可是厨房!海恩嘴里表达着想拒绝的意思,目光却已经开始自动寻找“可行”的方案执行地点了。

    餐桌上不行,那上面可有媳妇儿给他亲手做的土豆宴,他还没吃几口呢!一会儿完事后再吃!

    椅子上?这个姿势会不会有点欺负现在脑袋不怎么清醒的媳妇儿?

    墙角?那还不如椅子上省劲儿呢。

    姜盈替他做了决定,“这次我要在上面!”

    妥了,就是椅子了!

    海恩一步就跨到了餐桌旁的椅子上落座。

    佳人抱坐上膝,唇齿再次缠上,手里的动作也不慢,几下就把姜盈的衣服扒掉了。

    姜盈像个虫子似的在海恩的膝盖上扭来扭去,扭来扭去。

    但并不阻止海恩扒她的衣服,反而还配合着让人扒得更顺利。

    小嘴儿也没停,“老公你也想了吧?”

    “老公你晚上想我的时候都怎么排解?”

    “老公你会不会到外面找别的女人睡过了?”

    海恩被姜盈一声一声老公叫得理智全都炸成了渣渣,他恨不得当下死在姜盈的身上。

    “我就让你亲身知道知道我有没有找别的女人睡!”海恩粗喘一声,掐住姜盈的腰就要上正餐。

    姜盈小尖牙一露,小嘴角一翘,小手一拍海恩的肩膀,人家纵身跳了下去。

    海恩:……

    他现在可以爆粗口吧?可以吧可以吧?

    “宝贝儿?”这到底怎么了?又发什么酒疯?

    姜盈也不穿衣服,伸手就端起了那盘红烧土豆块,“好吃哦?可我不想给你吃!”

    转手,扔!

    正中垃圾黑洞。

    连盘子一起。

    海恩心就是一哆嗦,不知是为了那盘还没吃够的红烧土豆块,还是因为姜盈突然罩上的一脸寒霜。

    姜盈再端起那盘干煸土豆片,“好吃哦?你没资格吃!”

    转手,扔!

    依然是垃圾黑洞。

    海恩惊惶站起,“盈盈!宝贝儿!”

    “别叫我盈盈!不许叫我宝贝儿!”土豆丝土豆泥土豆派,全特么扔进垃圾黑洞。

    最后一个没扔准,盘子没扔进去掉在了地上,摔得细碎。

    姜盈指着盘子问海恩,“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我捧着你的时候你是盘子,我特么的不想捧着了,你就是碎碴子!”

    那样的目光是冰冷的,是受伤到极致后才有的寂寥。

    海恩心痛,更心疼,“你别这样,你冲我来,你……”

    “你谁啊?你有什么资格要我冲你来?我特么的不稀罕!”姜盈怒吼,压抑太多的东西终于在酒精麻痹了大脑后全都暴发了出来。

    “你们一个个的多能啊!说要我就要我,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你们都当我是什么!我是你们生的亲生女儿,是你亲自点头娶进门的媳妇儿!我不是东西,不是物件,不是想要的时候就能要,不需要的时候抬手就能扔!”

    泪水无声地滑下,又被姜盈满不在乎地以手背抹掉,“哦,你是不是还想说都是为我好啊?我告诉你,我跳楼死了的时候,我爸我妈还说我死了对我自己来说更好呢!”

    “姜盈,别说了!”海恩低喝出声,他不知道这些的。

    他只知道再让姜盈说下去,他的错只会更深更重。

    姜盈也的确不说了,情绪暴发之后就是极度的疲惫,她身子一软倒向了地面。

    被海恩及时抱住。

    他低头看向怀里的人,姜盈闭着眼睛,看起来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但好像还在喃喃低语着什么。

    海恩不想听,又克制不住地低头凑近了过去。

    “我再不给任何人不要我的机会了!我再不给了!莉兹说了,她可以在娶我之前先签下婚前协议,如果她娶我之后的某一天想分手,她就干脆自绝于我面前。这建议很好对吧?而且莉兹烤土蛋蛋真的超好吃的,我想嫁莉兹。”

    姜盈终于完全醉过去了。

    徒留下了海恩抱着她原地站着好久好久。

    这时候他才真正了解到他曾经的为她好让她先活命对她来说是怎样的伤害。

    别看姜盈表面看起来猖狂得天包不住地载不动的,但她真的超没有安全感的。

    她不怕背负废f之名,不怕觉醒的过程多么辛苦,不怕歧视不怕欺压不怕困难不怕死亡,但她唯独怕被舍弃。

    一次父母的舍弃让她死过了一回,海恩的第二次舍弃简直就是要了她这第二次生命。

    一个人得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去迎接第三次有可能的同样伤害?

    至少姜盈觉得她自己做不到。

    某些心理伤害真的不是用矫情二字就能解释的,对于当事人来说,别人眼里的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有可能成为压垮他们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

    姜子封和李梦蝶永远都不知道他们给姜盈创造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

    女王和骑士遇到了系统更新后的第一次难题。

    “主人和夫人都没穿衣服,我们应该马上进去送衣服。”

    “可主人现在的表情就像上次他们从医院回来一模一样,经验告诉我,我们只要靠近,铁定被拍停。”

    “主人和夫人的家由我们来守护,这其中应该包括健康。”

    “他们现在就很健康,一个呼吸平稳已经睡熟,一个气息均匀不动如山,虽然都没穿衣服。”

    静默。

    半晌后,“夜深人静,自动进入休眠充电期。”

    “叮--”女王和骑士手拉手,然后同时把另一只手插进了墙壁上的隐蔽充电口。

    ……

    海恩抱着姜盈回了二楼房间。

    ……

    同一时间,博昂把秋漠也架回了自己的家。

    不是利威尔叫来的博昂,而是秋漠自己叫来的博昂。

    有人喝多了不说话,有人喝多了多说话,还只说真话。

    第二种里姜盈算一个,秋漠是第二个。

    “我很抱歉那晚的事情,如果你愿意,我们就结婚吧!我愿意为我的行为负责!”

    秋漠一边被博昂架着往房间里走,一边再次旧事重提。

    他认真想过了,无论那晚的事情是怎样开始的,他都是伤害的那一方。他还清楚地记得后来博昂是如何的哭喊着让他停下,但他非便没有停下反而越加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他一大早就离开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刚睁眼就看到了那床单上有一半都是血的惨况。

    他是落荒而逃,前所未有的一次。

    因为曾经备受伤害,所以他无法冷漠地将此篇翻过。

    他最终决定结婚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只要你愿意,那么到我死,我的配偶栏上都只会是你的名字。”

    可如果我不愿意呢?博昂嘴角挽起一抹嘲讽地笑,心说打一炮就要结婚的话,那他是有多廉价!

    不过这无意中挑选的少年竟然与相貌完全不相符的纯情倒是出乎他的意外了。

    正要直言拒绝,前面房间的门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出来。

    博昂马上扭头堵住了秋漠的嘴,声音兴奋,“亲爱的,我当然愿意!”

    秋漠迷糊迷糊地回吻,“哦,那好,明天我们就去结婚。”

    “好啊!”博昂再亲一下,这才回头看向前面一脸不悦的男人,“巴森特,我明天结婚!你可是第一个知道这消息的人,幸运吧?快祝福我!”

    巴森特正要说话,他身后的门里又走出了另一个人,博昂的二姐博雅。

    一身睡裙,领口很松,毫不在意地展露着刚才激情的印迹。

    博雅一手挽住巴森特的手臂道,“博昂!你又在胡闹什么?爸妈都说过多么次了,你在外面怎么胡闹可以,但就是不准带回家里来!还有,结婚你就别做那梦了!我们什么身份,爸妈不会允许你和一个男人结婚的!”

    秋漠摇摇脑袋想强迫自己站直,“这是哪里?说话的是谁?”

    博昂却不让他摆脱自己的架扶,坚持以怪异的姿势半依偎在他的怀里,“哦,我家。你们聚会的地点离我家这边近,就带你来我家了。说话的是我二姐博雅,旁边是她才订婚三天的未婚夫巴森特。”

    巴森特居高临下先扫了一眼秋漠并不起眼的亚裔体格,再准备扫脸时却因为秋漠不胜酒醉一直低着头而没有看清。

    “博昂,他不是你的菜。别胡闹,趁你父母和哥姐都不知道之前,赶紧把人从哪儿带来的送哪儿去!”

    “我不!”博昂坚定道,架着秋漠继续向前,“他向我求婚了,我也答应了,我们明天就结婚!谁也别想管我的事情!”

    两拨人擦身而过时,巴森特一把抓住了博昂的胳膊,“我们谈谈!单独!”

    博雅帮腔,“对,巴森特,从小博昂就特别听你的话,你说的话他一定听!你一定要打消掉他想和一个男人结婚的念头!”

    可博雅不知道,在她看不到的角度,巴森特和博昂的目光交错是如何的火星四溅。

    博昂怒甩手,“放手!我不谈!我不是十三岁的未成年了,我三十了!我可以自己做下成熟的决定了!”

    巴森特再瞄一眼秋漠,“成熟?你成熟的就是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我看他才是未成年吧?这么小!”

    小?谁说他小?像是有一根针一下子从头顶扎到了脚后跟,秋漠奇迹地精神清明了。虽然在别人眼里还是一副醉酒的头都抬不起来的样子。

    “这位先生,我十八了!不小!”

    巴森特和博雅默契笑起,“能这么说话就已经证明你足够小了!”

    “我!不!小!不信我证明给你们看!”

    看着秋漠居然真的去解裤子,博昂是又羞又气,“看看看,看你个大头鬼!你信不信你敢溜鸟我就敢一针扎得它此生不举?”

    吼完没给他长脸反而给他漏了气的秋漠,博昂又吼他姐和他姐夫。

    “你们很闲吗?闲就去回屋继续你们的成人游戏!人家大小你们都要管,你们是帝国总统啊?无聊!”

    博昂架着秋漠很快来到最里边的一间,开门进去,咣,门被甩上了。

    这次巴森特和博雅没有拦着。

    “看来心理年龄和咱们家博昂差不多,就是小孩子游戏,不必当真。”

    “我看也是。”

    “啊,忘了问那孩子的名字了。”

    “没准明天博昂就先忘了人家叫什么了,不重要。”

    博雅抱着巴森特的胳膊舍不得放手,“你晚上非得走啊?爸妈又不是不知道你在我这儿。别走了,住下来吧。”

    “抱歉。”巴森特扒下博雅的胳膊,“最新消息,那个觉醒到2s的秋漠听说被机甲战一团的先下了邀请,我可不能不有所行动啊,不然我们二团的头还不得撕了我?找到那人在伦巴底街的住址了,我趁夜去会会他。”

    “那好吧,你小心哦。”

    “嗯,回去吧,也没穿外套,不必出来送了。”

    巴森特转身离开了。

    博昂屋内,秋漠困惑地指着自己鼻子问开了一条门缝向外张望的博昂,“我刚刚是不是听见我自己的名字了?”

    ------题外话------

    感谢huisheng100和leo风若的票票!这次就都贴着我的脑门上保佑我不被你们撕吧!笑 ̄233333333333333

    另:爱情像花,有很多种,各有各的美。也许你现在还不能发现它的美,但也别急着向我扔刀片啊,也许某种爱情被我写成了参天大树。美的晚一些,但绝对会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