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07 怀春之笑VS拖拉机笑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星际时代,比起生男生女来,大家更看重所生孩子的等级高低。

    但在一些特别传统的家族里,尤其是家境殷实既有着一定历史还有着一定社会地位的家族里,生男孩儿还是比生女孩儿更重要。

    例如世代都是军医的博家。

    博昂上面有四个姐姐,虽然等级都很高,不是a就是s,但直到他出生,才终止了他父母继续再生的计划。

    博昂小时候很漂亮,出奇地漂亮,比四个姐姐加一起都漂亮。四个姐姐特别喜欢他,不是这个今天给他穿连衣裙,就是那个明天给他涂红指甲油。

    博昂父母也没当回事,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又漂亮又会撒娇,姐弟几个感情特别好,他们真的已经知足了。

    然而随着博昂一天天长大,当这对父母发现比起战斗机甲这儿子竟然更喜欢红指甲油时,他们发现问题不对了。

    但他们也没当回事。喜欢红指甲油就喜欢红指甲油,这有什么问题吗?他们儿子是s级,一上手术台那手速就快得逮谁秒谁。这样的儿子太令他们骄傲了!喜欢红指甲油也叫事儿?这得是多么目光狭隘的父母才做得出的事啊。

    博昂父母老早就说了,你的喜好必须可以自由,你的性取向也可以,但有一点你不能违背,那就是你的结婚对象必须是女的!你必须先给博家生下下一代的香火继承人!

    从小都被顺着长大的博昂不干了。是你们让我养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可当我想嫁人的时候你们却跳出来说“不行,不可以,你得先娶一个先生下儿子才行”。你们早干什么去了?

    博昂开始叛逆,拒绝了父母安排的军医之路,自己找了一家偏远小医院做起了男科医生。

    博家的教育一直都是这样,三十岁之前随你怎么作怎么胡闹,但三十岁之后,你必须承担起博家的责任。

    博家世代军医的名誉不容堕落。

    三十岁的博昂果然乖乖回归了军医的队列。

    但绝不是因为什么身为博家人的责任感作祟,而是巴森特出面劝说了他。

    巴森特家和博家是几代世交,博家是世代军医,巴森特家是世代从军。

    从博昂刚出生就被巴森特抱在怀里了,姐姐们帮博昂穿连衣裙涂红指甲油巴森特就站旁边傻呆呆地鼓掌说好看。

    巴森特比博昂大十岁,说博昂是被他从小抱到大的一点都不过分。

    所有人都知道博昂谁的话都有可能不听,但巴森特的话他一定听。

    巴森特说让博昂回到军医院,博昂果然就回来了。只是他们不知道,博昂之所以回来是因为巴森特向他承诺,当他能成熟地正视他身为博家人的责任,那么巴森特就愿意考虑他们两个人的未来关系。

    博昂喜欢巴森特,从小喜欢到大。

    对于博昂来说,巴森特阳刚健壮,还不会像大部分人一样因为他留着长发喜欢红指甲油就对他施以异样的眼光。

    博昂是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期待回归军医院的,谁知等来等去等到的却是巴森特和他二姐订婚的消息。

    还未开始就结束的痛苦,被欺骗被背叛的耻辱,这些都让博昂失控了。

    三十年就等着某个人等的身体都痛了,现在他不等了。

    博昂主动勾引了还高烧未退的秋漠。

    因为秋漠是他现在能接触到的身材最完美的一个。

    他就是想开荤解决掉自己过去为人守身如玉的笑话也不想委屈了自己。

    一夜疯狂。

    极致的痛伴随着极致的欢娱。

    如果秋漠早上不走,博昂本来也是准备着大清早起来先说清楚的。419就是419,大家都是年轻人,不要有心理负担最好。

    谁知第二天一大早,博昂醒来时发现秋漠先走了。

    博昂觉得自己的主导权受到了侮辱,就是要各自分开也应该是他先开口才对!

    对方居然比他跑得还快这一点让他很不舒服。

    憋着这口气,博昂找上门了。

    一开始是故意逗秋漠,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个18岁的少年逗起来居然特别纯情,跟晚上那个在他身上大肆驰骋的人完全判若两人。

    然后逗着逗着事情就偏离了正常的轨道。

    秋漠居然为了负责任就要和他结婚!

    而他刚才为了气巴森特居然还答应了!

    冷静下来的博昂后悔极了,平日里爱不释手的及腰长发都扯断了好几根。

    他跟秋漠没感情,怎么结婚!

    “睡觉睡觉,有什么事儿等你明天酒醒了再说!”博昂重新把门关好回床睡觉了,走之前不忘说,“你那么臭,只能睡地板啊!”

    秋漠抓抓光头,“哦。”

    脑袋一歪,躺倒在地板上就睡过去了。

    ……

    第二天姜盈醒来时发现海恩早就不在了。

    电子留言板上给她留言了,说他去上班了,餐厅里给她备好了早餐,让她吃饱了再去上学。

    对于昨晚醉酒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3s基因超强的原因,姜盈记得一清二楚。

    然而她却希望自己不记得就好了。

    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

    姜盈把枕头埋在脸上这通懊悔地叫,恨不得一枕头闷死自己,后来又实在下不去手这才作罢。

    好吧,反正最后还是要离的,也就不差这最后一次的丢脸了。姜盈如此安慰自己,洗漱完毕后就要离开。

    路过餐厅又顿住,想着我不吃我就看看还不行了?

    这一看就再没迈动步。

    餐厅的桌子上一桌子的红烧土豆块干煸土豆片醋溜土豆丝麻辣土豆泥香甜土豆派。

    昨天她做的什么样,今天他做的就是什么样。

    这任谁都能感受得出其中的用心。

    姜盈的立场总是那么的深明大义坦坦荡荡。

    反正还没离,她有什么不能吃的?她资格杠杠硬好吗?吃!

    于是正在开早会的海恩就听到了入耳式的耳机里传来的画面感十足的吃饭声。

    不用看他都能想像得到姜盈是如何绷着一张小脸坐到桌前然后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狠辣的用土豆块把小脸撑鼓。

    嘴角不由弯起,构造出了一副名为浅笑的名画。

    吓惊了对面机甲战一团与会的一众成员们。

    “艹了!这种笑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怀春之笑吧?可是出现团座大人的脸上怎么就这么惊悚呢?”

    “他不是又想出了训练我们的新法子吧?卧槽,要惨!”

    “或者是提前知道了我们今天即将汇报的调查内容……不要啊,这事儿能怪得着我们吗?人家下手太快我们那会儿还没能回到m38星啊!”

    “行了行了,瞅瞅你们丫的一个个小胆儿吧!咱们团座大人是那么热衷惩罚的暴力头目吗?”利威尔企图帮海恩挽回少许形象。

    “是。”其他人异口同声。

    得,挽回失败。

    丽娜轻敲桌面提醒海恩回神,“头儿,我汇报完毕了。”

    海恩,“……哦,不错,继续保持。”

    丽娜瞠目:这回确定他们头儿刚才真是走神了。

    她的汇报只是针对这次n250星追捕的一个总结报告,这种事情还用得继续保持?

    说!你刚才笑那么荡漾是不是又想起小亚裔了?

    海恩回了神就不会再傻笑了,脸色一正,威压释放,“下一个。”

    萨奇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这次的追捕任务直接受命于克洛萨星军,但星军已经主动解释说关于这次敌情的不完全情报完全是l9星星狱长荒井的失职。说他为了减小这次星盗越狱对他造成的影响而故意隐瞒了星盗的部分真实情况。”

    “你们就只听了星军大人的解释而没有去找l9星星狱长荒井本人对质?”海恩追问。

    “怎么没有!可在我们还尚未回到m38星时,荒井就畏罪自杀了。据l9星提交到光脑的案件记录显示,荒井是自己引爆了自己身上的炸弹。最后尸体都拼不全了,搜查人员只在现场找到了他提前准备好的供认不讳的自白书和遗书。”

    科特道,“那七个星盗身背那么大的军火库没交待就越狱了,如果真追究起责任来的话,荒井的确需要负全责。他不敢承担责任先隐瞒后自杀,这倒也说得过去。”

    海恩沉眸,“好,我们先假设荒井是畏罪自杀,所以他离开办公地点的时候关掉了私人电话,但当天的他却是做了相当精心的装扮这个怎么解释?他不敢承担上面追究他的责任,所以他准备去死,而死之前还有心情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他秘书室的人反应说当天荒井离开的时候可是心情超级好。”

    几张图片很快传到了所有与会人员的光脑终端上。

    上面正在离开办公地的荒井可不是一身特别体面的装扮,还有一脸的兴奋,不知道的猜他去结婚都有可能。

    利威尔震惊,“团座,你从哪里拿到的这些?”

    海恩脸沉四海,“别管我从哪里拿到的,这只能说明你们办事并不全面。”

    利威尔等人被训得一声不敢吭。

    海恩还没完呢。

    “星盗一号是被强行刺激才让精神力幻兽失控到实体现形的,那么是谁给了他这种强行刺激的催化剂?他们这样的人有那样的重武器库在手却没有生出炸平n250星的宏愿来,因为人性本善?可笑!最后的关头,竟然还善良的愿意放走姜盈而独独留下我……这目标性简直昭然若揭!”

    丽娜冷笑,“能拿到违禁的催化剂的人数可并不多。他们费尽心机越狱,又长途跋涉到n250星藏匿,真的只是为了拿回那批重武器?可是他们拿到了后却并未做出报复帝国的行为。在星狱关了一阵子关出千帆过尽只想活着的平静心了?那又何必出走?直接主动招供不是更有可能减刑?”

    利威尔开了窍,“最后居然还要求放走团座夫人这点最可疑!为帝国保护人才?他们有这么高的觉悟的话还会做星盗?”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抛出来,没有答案,却好像答案就在眼前。

    军部内有奸!

    这五个字不约而同出现在了与会人员的脑海里。

    “艹!又是二团还是三团?见天儿的往歪门斜道上使劲,有能耐你多去外太空杀几只虫兽啊!”萨奇气得破口大骂。

    利威尔连连冷哼,“或许是他们联手呢?自打科特被医好后,现在咱们一团可是整个军部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科特,“团座,我们必须要把调查到的所有情况都反映给星军知道才行!军部里面怎么可以允许这种蛀虫的存在!”

    海恩摇头,“不,暂时还是要先团里保密。”

    丽娜灵光一闪,“头儿,你这是还怀疑星军大人?”

    其他与会人员一听这话吓了一跳,怀疑克洛萨?不能吧?那可是一位在位一百多年的好星军。

    海恩表情不惊,“对于事故中出现的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保持怀疑的态度,我以为这是根本。”

    众人长出一口气,这道理倒是对的。

    海恩再下命令,“这件事继续秘密调查!大家切记,一切以不打草惊蛇为最高原则。”

    “是。”

    “散会。”

    大家前脚退出会议室,后脚海恩的光脑就响了。

    来自莎蒂。

    “您好,母亲。”海恩恭敬地接通了视频电话。

    视频那头这次不仅有莎蒂,还有他亲弟莱纳德。

    莱纳德笑容灿烂地跟他哥打招呼,“大哥你好啊?这就是你机甲战一团的会议室吗?看起来好高大上!大哥你什么时候接我到你团里一游?我很乖的,绝不给你惹麻烦。你别说没时间啊!你立了这么大一功回来,克洛萨给你们一团放了长假这可是谁都知道的事!”

    莎蒂紧跟着帮腔,“就是!你说你那儿有什么可保密的?你弟怎么就不能去了?我可听说你连你老婆都带进去机甲战一团了。怎么着,在你心里,你老婆比你弟还关系亲吗?”

    海恩心里说是。

    “抱歉母亲,机甲战一团并不是我私人所有,我无权让家属参观游览。姜盈能进来并不是以我妻子的身份,具体原因我不便细说。还有就是,很快就是军部考核的日期了,莱纳德只要考得进来,到时不只是参观,他天天可以住在这里!莱纳德,看着我的眼睛,你没有信心吗?”

    还真没有!

    但莱纳德不想承认,尤其是在海恩的面前。

    “妈,你看大哥--”

    “乖啊,不气不气,回头妈教训他!”当着海恩的面,莎蒂一点都不在乎表现出自己的偏心。

    海恩冷然开口,“母亲,我还有事情需要处理,如果您……”

    “海恩·墨尔顿!”莎蒂气红眼,“你什么态度?你回了m38星连个电话都不给家里打,你还有理了是不是?真想让全星际的人都看看他们心目中的机甲战神是如何的不懂孝道冷面无情!”

    海恩默然。

    莱纳德从莎蒂的身后冲着海恩得意地吐舌头。

    “行了行了,看到你那张脸我就来气!我打电话是想通知你,明天是你小舅舅的生日你不会忘了吧?这次是晚宴,是晚八点开始,你不能再以公事繁忙为借口不参加了吧?记得带上你老婆一起到!就这样!挂了!”

    海恩看着灭灯的光脑屏幕,脑中想起了在n250星上姜盈说的话。

    那时候姜盈还说等结束了大比回到m38星,她哪儿也不去,就见天儿的跟他在家里憋着。

    他能看得出来她那是想安慰他,他小媳妇儿的心思一向简单的就差写在脸上了。

    现在倒是回来了,结果他和他小媳妇儿却闹成了这样。

    都是他的错!

    海恩再次按亮了光脑终端,“丽娜,明晚八点陪我参加一场私人的生日晚宴。”

    丽娜本能地领命说是,说完后才反应过来,“私人晚宴你不带小亚裔参加?”

    姜盈闹离婚也没大闹,她还是知道给海恩最大程度地保全面子的,除了她那几个最好的朋友,面对其他人她都没表现出异常来。是以机甲战一团这边还没有人知道,包括神经最敏锐的丽娜。

    当然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海恩的状态太稳定,其他人要想从海恩的脸上看出什么心情变化来也实在不容易。

    海恩的理由特别有说服力,“这次私人晚宴的主人是戴维斯。”

    丽娜秒懂,“全帝国最大的营养剂生产商的负责人,你小舅?”

    “是。”

    丽娜笑了,“看来他们知道n250星的所有者是小亚裔了。”

    “是。”

    “妥了!且看我明天如何替小亚裔征战!怼不死他们!”

    “非常感谢。”海恩满意地挂断了电话。

    他说过可以让她不去,那么他就说到做到。

    ……

    此时姜盈已经来到了帝国第一学校,和其他四人一起受到了以格多为首的全校师生的热烈欢迎。

    科兰胖达和莉兹是回到m38星后就同其他的sabc们一起回校报到了。

    姜盈则因为需要养伤而暂时没有回校。

    秋漠是在住院,而且大比结束后他的学生身份按说也终止了,自是一直没有收到回校的通知。

    格多本有意给先回校的三个人举办个庆祝会,但被三人以要么一起要么就不的理由给拒绝了。

    如今五个人可算齐全了,格多美的嘴角都要笑歪了。

    曾经因为姜盈一个人折进去的本,这次可都翻好几番赚回来了。

    亲自带队欢迎又如何?如果姜盈要求,他领衔全体教职员工一起跳草裙舞欢迎都行。

    格多这次的欢迎绝对比第一次要真心的多。

    其他人亦是。上次被格多组织着出来欢迎姜盈回校复课,他们还老大不乐意。表面上听从命令做出了欢迎的举动,但心里早就把格多抱怨了一个遍。心说莫不是被姜盈下了降头这才做出了蠢事?

    现在再一想,校长为什么是校长,就代表着人家的眼光比他们超前多了!不是提前看出了姜盈要觉醒的潜质,就是提前收到了什么有用的消息。但不管哪一种,哪怕就是空赌了一次,人家赌赢了!

    帝国第一学校现在的风头那必须一时无两,他们身为其中的一员都觉得特别扬眉吐气。

    格多举高手臂示意锣鼓声稍停,他大声道,“鉴于姜盈等五人在这次大比中的突出表现,并且为帝国第一学校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辉煌,我仅代表学校破格决定,姜盈等五人即日起便可加入s班!”

    格多很精明,他能看得出来这五个人特别齐心,因此这次他没有考虑,直接把科兰胖达和莉兹都一起算了进去。

    三个a居然破格加入了s班,这可真是前所未有。

    对于三个a的学生来说,这都得是可以记入史册的划时代意义的荣誉。

    格多这一决定说出来,欢迎的队伍里没有一个反对的。他们这次是真的被五个废f的跃级觉醒给震撼了!也许他们眼红,也许他们妒嫉,但他们不得不服气!

    温妮亚上前,她的手里捧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是五个校牌,代表着s班的特殊校牌,而此时已经提前刻上了五个废f的名字。

    “非常欢迎你们五个的加入!”温妮亚强迫自己真诚地说道。

    把原来最看不上眼的人亲自迎回来,这对于她来说就像逼着自己活吞一只苍蝇一样恶心。从情感上来说她是万万不愿意的人,但从理智上来说她又知道自己必须这样做。

    现在这五个人那可是香饽饽,甭管以后选择哪个方向,这成为行业的翘楚只怕就是个早晚的问题。

    到时她可就是五人的老师了,这对她以后的职业生涯来说绝对是只有利而没有弊。

    如此默念几次,温妮亚倒也觉得眼前的苍蝇不像过去那么恶心的难以下咽了。

    “来,姜盈,我先给你戴上。”温妮亚把托盘交到身后跟上的白曦,她自己率先拿起了姜盈的校牌。

    就在这时姜盈说话了,“停!以后去哪个班暂时我们还不讨论,看到温妮亚老师我倒想先请温妮亚老师给我们解释一下这大比期间提供的配给里面营养剂的问题。”

    这是当时大比直播的时候就已经暴露出来的问题,姜盈提了个开头,在场的人就都心里明白了。

    温妮亚脸色一僵,心里不满姜盈每次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她的脸毫不犹豫,但表现出来的只有可怜兮兮地转向了格多,“校长!”

    她回到m38星后就主动去找格多坦白了事实。

    营养剂真不是她动的手脚,她就是再对姜盈等人有个人情绪,也不会在那样重要的场合给自己学校拖后腿。

    格多当然相信温妮亚,毕竟人家送上门来主动让爽的诚意满满。啊不对,是他相信温妮亚不会有这个胆子!

    格多上前解释,“姜盈,这其中肯定有误会。我以人品向你保证,温妮亚老师绝不是能做得出这种小人行径的人!”

    胖达笑,“人品不人品的,我们无意探讨,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个证据不是吗?校长,那些大比期间被人为开封破坏的营养剂我们都带回来了。我们要求当场做指纹鉴定!”

    “校长!”温妮亚的脸色刹时铁青,一时不知道该埋怨这五个人居然在那样逃离n250星的危急时刻还记得把那些营养剂带回来,还是该埋怨又是这个学校大门口!

    上次姜盈也是,这次干脆是五个人一起!他们有什么不满的就不能进去再说吗?为什么一个个就喜欢在公众场合揭她的短?

    “我没有做那样的事情!我问心无愧,你们信不信由你们!”温妮亚摔下手里的校牌扭头就要走。

    秋漠长腿一跨拦住了温妮亚的去路,“如果不是老师做的老师又何必这么激动?待到指纹鉴定结果出来,不是你的话,你不是刚好堂堂正正地打脸回来?”

    温妮亚气得双眼赤红,“那营养剂是经过我手检查的,当然会有我的指纹。当结果出来我说只是检查,你们却说是做了手脚怎么办?啊啊啊,我明白了!”

    温妮亚猛地尖叫一声,把秋漠吓了一跳。

    温妮亚突然上前一把揪住了秋漠的衣领子,“你们就是故意的是不是?你们就是故意陷害我的是不是?营养剂从仓储空间里取出后,除了经过我的手,就是经过你们自己的手了!你们早就看我不顺眼了,觉得我一点也没有照顾到你们。再加上我曾经对姜盈并不好,你们也想为她报仇,你们就故意设计了这一段来诬蔑我!啊,我算明白了,合着就在这儿等着我呢是吧?”

    温妮亚猛地一把推开了秋漠,秋漠没被推倒,她自己倒因为重心失衡反而身子一歪跌坐在地。

    “哈,看看看看,你们都看看吧!这就是他们的素质!觉醒了又怎样?高级基因又怎样?废f的品质早就根深蒂固了!今天他们可以由着喜好诬蔑我欺负我,明天他们就可以仗着身价把这里变成他们的一言堂!校长,各位同仁,求你们不要被他们突然觉醒的等级蒙蔽了视线啊!”

    姜盈等五个人叹为观止,他们还什么都没开始说啊?这位就开始这样语无伦次颠倒黑白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她的心中有鬼?

    “校长,我们要求就在学校的大礼堂公开做指纹测定!”

    格多没来得及说上话,实在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温妮亚突然就情绪这么激动,有的没的全让她自己说完了。

    他一开始是信任温妮亚的,相信她不会有做出这种事情的胆子。

    但他现在又不确定了。

    如果不是她,她何必这么的反应激烈?

    其实温妮亚真是有苦说不出。

    她的确没动手脚,但她检查的时候的确发现营养剂已经被动过了手脚。但当时她出于阴暗的心理,就只当没注意到。

    想的是反正姜盈五人很快就会被淘汰掉,没准这营养剂连用都不会用上。

    谁知道这五人后来竟是突然开了挂,不仅挺住了,还一路逆袭直达巅峰。

    这种情况下她还怎么说其实她早就发现营养剂被动过了手脚?

    哦,你说别人动了手脚,那证据呢?你有什么证据?就靠你一张嘴说?谁能相信!

    温妮亚脸白如纸,不敢想像如果指纹鉴定结果出来,只有她和姜盈五人的指纹时,她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格多的心境不比温妮亚好多少,他现在真是后悔极了自己为什么要带人出来迎接姜盈五人,他如果那时候直接把庆祝会开在大礼堂多好,至少不会引来越来越多的路人关注。

    现在他都不能劝姜盈先上课再谈这事,否则周围一众看热闹的人指不定背后怎么议论他呢!

    他现在作为大比冠军队帝国第一学校的校长,正是抓住机会塑造良好形象的时候,他绝不能让自己有被黑的可能。

    这次不去大礼堂也得去了。

    眼看着欢欢乐乐的庆祝会就要变成尴尬的内讧会。

    苏米站出来了。

    “姜盈,你相信我吗?”

    “当然。”

    “那好,那你先回班上课去,这营养剂的事件就交由我去处理如何?我向你保证,无论什么结果,你都会一五一十的知道。”

    姜盈和科兰等四个对看一眼,“是,苏处长。”

    他们这群人就是这样,对于信任的人,不假思索就会一直信任下去,除非某一天真的信任崩塌。但如果是一开始就没有赢得他们信任的人,那么想要取得他们的信任那将是一个非常难以达到的目标。

    格多嘴角抽搐,只感面上无光。大庭广众之下他身为校长却没有一个教务处处长说话好使,这让他校长的面子往哪儿放。

    于是格多强行出线,“白曦,带你们班的新成员马上回班级上课去。”

    当然不会有人动。

    姜盈,“我们是废f班的一员,哪怕今天觉醒了也还是废f班的一员。校长,我们不会转班到其他班级,我们到毕业之前只会待在废f班。除非您提前开除我们!”

    现在谁舍得开除他们啊,供着都还怕不周到呢!

    周围围观的人群中先是发出一声惊呼,随后就是震耳欲聋的鼓掌声。

    不泯初心,不忘来处。这是非常好的一种品质,但遗憾的是,更多的人遗失了这种品质。

    世间多的是飞黄腾达就六亲不认的事,多的是才跃过龙门就迫不及待掩埋过去的人,人们看得太多了,多到都要以为这是正常的人生过程了。

    可今天,姜盈等五个人就用他们的实际行动给在场的人上了振聋发聩的一课。

    原来还有人坚持着,原来还有人不愿随波逐流,原来还有人可以用行动打脸那些“反正别人都这样我也这样一点毛病没有”的自我堕落还要自我开解的无耻者!

    姜盈等人回归了废f班的大家庭。

    一群人相视而笑,气氛和谐美好。

    “胖子你完了!原来没有比较的时候你自称星际第一帅光头我们也就忍了,但现在可有漠哥了!这么一对比,合着你脑袋就是个土蛋蛋外形啊!哈哈哈。”

    “都闪开,我要第一个采访漠哥!灯光师往漠哥的光头上打啊!请问漠哥,您是以什么心态才决定回校的形象以光头呢?是不是从头开始的意思?”

    胖达猛地笑喷出来,“这个我知道,莉兹昨晚喝多的时候告诉我了!我跟你们说啊,那才不是什么从头开始的意思,而是漠哥被他小情儿挠成了斑秃,这才不得不把剩下的干脆也剃……”

    “阿普达你找死!”秋漠脸上的疤剧烈一抽,他抬腿就踹向了胖达的腚。

    然而胖达现在可不是原来的胖达了,还能被踹到?

    他早有准备地提前一蹿,蹿到了莉兹的旁边,“漠哥,是她说的!你踹也应该踹她!”

    莉兹一脸无辜,“我说什么了?昨晚吗?我不知道啊?我完全忘记了!”

    “哎莉兹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吧?跟我装傻哦?那我提醒提醒你?昨晚你,一口酒一个字跟我说的,你说漠哥的小情儿……啊--”

    这次没能及时躲开,正正中了秋漠的一大脚丫子。

    莉兹想笑又赶紧绷住,“漠哥,真是我说的?那你杀了我吧!虽然我不记得了,但该负的责任我绝不推辞!”

    秋漠,“没事儿,你昨晚也喝多了,我不怪你。”

    胖达捂着腚扶着腰站起来正好听到了这句话,他当即就恼了,“凭什么她能被原谅我就得被重踹?明明她是第一个传播者!我不服!我要上诉!”

    秋漠向他招手,“来,我允许你上诉!”

    其他人起哄驾秧子,“上啊,胖子!咱现在也是a了!怕他?打到他叫爸爸!”

    “拿出你光腚也能徒手撕狗鱼的派头来啊!你打赢漠哥我就赞助你一箱子c家红豆款裤头!”

    “卧槽!我那么多帅气酷毙的英姿你们不看,就记住了我出丑的那一次是吧?丫的都别跑!老子现在可是a,看老子不弄死你们!”

    胖达哪里敢跟秋漠动手,他借机冲向了废f群。

    废f群怕他吗?嘿嘿,原来不怕,现在也不怕。

    “胖爷,别,别!不用麻烦您老,您老只要动动嘴就行。您说想让我们怎么死,我们马上就怎么死!”

    “啊,兄弟们,胖爷那时候最擅长什么来着?癫痫?瘫痪?口吐白沫?要不我们集体给胖爷回放一回?”

    一群人笑着就要往地上躺来个全套的。

    桑德鲁老爷子举着拐杖杀到了,“我让你们癫痫!我让你们瘫痪!我让你们口吐白沫!都别跑,我一个个都让你们如愿!”

    轰,一群人什么也不敢想了,各自抱着头四处逃窜。

    姜盈看戏看得乐呵,正笑得前仰后合时,一拐杖落到了她的头上。

    跑远的废f们扭头冲着姜盈这通幸灾乐祸的笑。

    姜盈被打懵了,“老爷子,这没我事儿啊?我一直一声没出啊?您不能见他们跑了没打到就来打我吧?”

    “你没出?你那笑声不是声?大老远就听到你那如古地球时期拖拉机般的笑声了!看着你的同伴们作妖很开心哦?反正就是不愿意回班级上课对吧?还笑!我打傻你的脑袋瓜得了!”

    老爷子再举拐杖,姜盈这次像只小耗子似的“嗖”一下就跑远了。

    其实刚才那一下她也不是躲不开,但她就是想挨那一下。

    只有挨了那一下,她才确定,这次她的同伴还是同伴,她的老师还是老师!

    她废f时怕被舍弃,她现在3s同样怕被隔离。

    所以为什么有的人就可以只看等级交朋友她是真的无法理解。

    如果等级成了决定人类感情是否输出的决定因素,那么人还是人吗?这跟按既定程序执行指令的智能还有什么区别!

    她是人,不做智能!

    ……

    苏米在教务处办公室单独见了温妮亚。

    桌上有一份刚出的指纹鉴定报告,苏米推到了温妮亚的面前,“我还没看,你先看。”

    温妮亚一把就把这叠报告推洒到了地上,“我不看!那上面肯定有我的指纹,我有什么好看的?这样的指纹鉴定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苏米挑眉,“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那你还非要做这样多此一举的鉴定?”温妮亚突然觉得看不透这样的苏米,“苏处,在n250星的时候你说过相信我的吧?我可以向天发誓,啊不,我以我的性命向你保证,真的不是我做的!我不会傻到去做这种一查就查到我头上的蠢事的!”

    苏米推了推眼镜,“我的确说过那样的话,那不代表着我现在不能改变意见吧?那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想着你怎么也不会傻到去做这种一查就查到你头上的蠢事。但现在我又不确定了。如果你恰恰是因为这个原因就动手的呢?正因为大家都觉得你不可能会做这种蠢事,这反而成了你脱罪的最有说服力的说辞呢?这也是逻辑合理的不是吗?”

    “苏处,你这是强词夺理!”

    “不,是你太激动,反应太强烈了。”苏米紧紧锁定温妮亚的眼睛,分析着里面的各种神色,“你在心虚对吧?你并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对吗?你在隐瞒着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隐瞒!”温妮亚猛地站了起来,“反正我问心无愧,你们爱信不信!”

    温妮亚扔下一句话竟然就跑了。

    苏米一点眼镜,盖西的影象由小变大。

    “她跑走了。”

    “收到,剩下的交给我。”

    ------题外话------

    感谢金恩雅和璃沫的年华的票票!那我就回礼一个海恩大大的同款怀春之笑吧 ̄么么哒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