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08 姜盈,N250是你老公买给你的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温妮亚跑出去就后悔了,她应该看看那份指纹鉴定书的,万一上面还有别人的指纹呢?

    虽然理论上来说营养剂从仓储空间到她的手里之前不会再有人碰过,但既然她发现了被人为开过封的痕迹,那肯定就是有人还是有办法能碰到。

    这种大规模赛事的营养剂配备把关那是相当严格的,每管营养剂从生产线上下来就已经打上了会提供给谁的名字。然后能从仓储空间里通过名字就能提取相应营养剂的人也只会是负责带队的老师有权限。

    意思就是说,别的老师如果想耍手段对他队的营养剂做手脚根本不可能,她连营养剂本身都碰不到。根本就无法从仓储空间里取出,那么还如何做手脚?

    温妮亚越想这个严格的流程就越觉得恐慌,无论多严格多严密,最后还是出了差子,这说明什么?说明背后那个人的权势必须到达了某个高度。

    再想回去,如果一个到达了相当高度的权势的人,他会想不到提前防范不让自己的指纹留下?

    温妮亚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掉进了一个泥坑里,先不说她有多无辜,反正她是别想把自己择出来了。

    她现在后悔极了,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生那么个念头!她就不该拿到营养剂的时候还去近距离接触,她就应该直接一整盒的给出去,而不是留下了自己曾触碰过营养剂的把柄。

    现在好了,自己的目的没达到不说还把自己先折了进去。

    承认?就她所了解的姜盈的性子,姜盈会轻易翻过这一篇?轻则都得把她赶出帝国第一学校。而背上这样陷害同伴污名的她,以后还有哪个学校敢收她?

    死不承认?她自己都知道自己百口莫辩,她死不承认跟承认有什么区别?就凭姜盈他们几个现在的等级,学校如果为了安抚他们几个,处理自己那是肯定的了。

    温妮亚脑子里一团糟,从学校里跑出去后也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一家酒吧买醉。

    盖西一路跟踪温妮亚一起来到了酒吧,他想着也许趁温妮亚醉酒之后可以试试套话,便没有靠近过去,而是隔了不远不近的距离坐了下来。

    温妮亚好像是常客,坐到吧台后就有几个服务生相继过去打招呼。

    温妮亚一改在学校端庄得体的教师形象,喝起酒来特别豪放,跟几个服务生打招呼都是用媚眼。

    盖西坐在不起眼的角落一边留意着温妮亚的状态,一边打电话给苏米。

    “指纹鉴定书上怎么说?”

    “除去姜盈他们的指纹外,只有温妮亚的指纹。”

    “那就是证据确凿了?”

    “但她的态度很耐人寻味。不像是被抓住的慌张,倒更像是无从辩解的惶恐。你现在在哪里?怎么这么吵?”

    “哦,跟踪温妮亚来到了一家应该是她经常到访的酒吧。”

    苏米马上领会了盖西的计划,“你想等她醉了之后套话?”

    “对。我也看得出她好像有所隐瞒,醉后交流是一个是流传千古但依然经久不衰的有效手段。”盖西晃晃蓝色的酒杯,某些尘封的记忆袭上心头,“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认识那天吗?好像就是在你喝醉了之后……”

    “等你的好消息。”苏米直接挂断了电话。

    盖西听着耳机里电话挂断的滴滴声,一仰脖把酒杯里的酒全部倒进了嘴里。

    酒很辣,很呛,呛得脑袋里嗡一下炸开。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已经下定决心放苏米自由了,可最近却总是自觉不自觉地想要试探苏米。

    因为姜盈的崛起他也像是看到了废柴联盟崛起的希望了吗?

    因为母亲生前的遗愿终于有要实现的可能了?

    所以他就可以有底气要求苏米回头了?

    他果然就像苏米骂的那样,无能啊!

    “这边再加一瓶……”话没说完,盖西猛地站起了身,在他的视野里,温妮亚的身影不见了。

    先看吧台,温妮亚的随身包包倒是还在。

    盖西心里稍安,但也没有坐回去,而是起身找了起来。

    舞池里没有,阴暗的角落里没有,那会是哪里?去卫生间了?

    盖西又往卫生间走,才直到走廊的尽头就听得一声尖叫,“啊,死人了--”

    不好!盖西瞬间跑了起来。

    卫生间的门大开着,三五女人正在向外跑。盖西眼疾手快抓住一个,“怎么回事?死的是男人还是女人?谁?”

    “我怎么知道!反正是个看起来挺职业的女人!你放开我!想看自己去看啊!”

    女人跑了,盖西转身更快地往里跑。

    但还是晚了。

    一刀割喉。

    温妮亚坐在洗手池旁边的地上,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脖子,她的指缝里哗哗向外流着血,已经染红了她大半身。

    看到认识的盖西,她本来已经绝望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但她没敢说话,她只能用眼神不停要表达着“救我”二字。

    “放轻松,别害怕,我会救你!”盖西以最快的速度从空间纽扣里抽出一卷纱布,也不敢拿开温妮亚的手掌,直接连手掌和脖子一起紧紧绕上。

    盖西也没忘了同时拨通苏米的电话,“温妮亚出事了,你快赶过来。”

    ……

    姜盈等人课间的时候从社会新闻上看到了温妮亚。

    --帝国第一学校s班老师温妮亚意外遇难!据相关人士透露,凶手是一个反社会人格特别明显的刚刚刑满出狱者,目前在逃,还请各位帝国公民提高警惕。

    “温妮亚死了?明明不久前我们才看到她……”科兰震惊又感伤。

    社会新闻天天有,意外随时都在发生,但只有当意外发生在我们的周围,当事人是我们的熟人的时候,你才会真正感受到生命的脆弱。

    还在闹的胖达闹不起来了,“这种时候她死了?意外吗?”

    莉兹敲敲光脑屏幕上温妮亚被抬上救助智能担架时的照片,“你们注意到背景没?酒吧。现在应该是上班时间吧?她不在学校去那里做什么?”

    秋漠眯眼,“盖西和苏米都在,他们赶到的是不是太快了点?”

    姜盈拍板,“也许放学后我们需要找苏处和盖西谈一谈。”

    苏米此时正在跟盖西拍桌子怒吼。

    “是你说的剩下的交给你,你就是这么来执行‘交给你’的?让你盯着人你喝的什么酒!”

    “我很抱歉。”盖西也很郁闷,他怎么也没想到一时疏忽就出了这么大差子。

    “抱歉抱歉?你这认错态度还真是数十年如一日的诚恳啊!”苏米气得口不择言,也许先前她只是怀疑温妮亚另有隐瞒,但现在她就是百分百肯定温妮亚肯定隐瞒了。只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什么后续都别想轻易查到了。

    “从来都不说提前做风险评估,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全凭性子来,反正错了我第一时间认错就是了。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的你还挺率性真汉子?我真是听够了你说抱歉!你什么时候能给我个机会不用再听你的抱歉!”

    苏米一向以冷静著称,这样的情绪外露不管不顾的一通发泄真的特别少有。

    盖西看湿了眼。

    现在的苏米才给他一种真实的感觉。

    这之前那个做事条理说话条理永远冷冷清清的苏米他真是看够了。

    很早以前的苏米好像回来了。

    盖西痴缠的目光重重落在了苏米的脸上。

    苏米于是气得更加火冒三丈,“我们俩加起来也八十多了吧?我以为这个年纪的我们有些事情就算不说也该互相理解了。当年说分手的是你吧?我是个从不走回头路的人,这个性你也了解吧?所以,请不要再说一些,或者做一些不合适宜的事情,无论是在办公期间还是私下时间。如再有下次,我也只能辞退掉废柴联盟的法律顾问一职了。”

    “苏苏!”盖西猝然失魂,曾经的爱称就那么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

    苏米神情一痛,又很快平复,“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很好,那就到此为止吧。”

    “苏……米!”盖西抓住苏米的手腕不让她走。

    苏米冷眸一瞪,没有半点感情,“放手!别把你在我心里最后那点形象也毁得渣也不剩!”

    ……

    放学后,姜盈等人来到教务处找苏米,盖西也在,却没像往常一样玩世不恭地坐在桌子上,反而耷拉着脑袋靠墙蹲着。

    丧就一个字,从头丧到脚。

    这可是废柴联盟的负责人,四十了,年龄在那,身份在那,结果现在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无地自容?

    姜盈等人都觉得又困惑又尴尬。

    苏米却早已恢复了往日的冷静精明,“都坐吧,我先来把我暂时知道的情况给你们详细说一下。”

    从她找温妮亚单独谈话,再到温妮亚情绪激动的跑出学校,后来盖西跟踪温妮亚进了一间酒吧,在盖西打电话给她的空档温妮亚在卫生间出了意外被人一刀割喉,盖西赶到做临时止血,救助智能随后也很快赶到,然而温妮亚还是回天乏术,等等这些,苏米都一一做了详细解说。

    “姜盈,我愧对你对我的信任,我向你郑重地道歉。”

    苏米是个行事特别认真的人,对于她来说,姜盈当着那么多人给了她面子让她来处理这件事,那么她就有责任把事情处理的又完美又好。

    然而现在的结果却是事情出了差子。

    她生气盖西的疏忽,但不会因此就扔掉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苏米从办公桌后站起,特别认真地向姜盈鞠了一个躬,“道歉仅仅是我的态度,我的行为不会因此就停止。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追查到底!”

    姜盈适应不良兼大受触动。

    苏米的为人虽然硬朗不好相处,但这样的人却是相当值得付出信任的。

    这也是她为什么可以不给校长面子却独独给了苏米面子的原因。

    苏米很精明,可又不会精明到给人以高高在上感。

    尽管姜盈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学生,可是站在事情的角度上,她就能做到把姜盈平等看待。

    过去不曾看低,现在不会看高。

    姜盈就喜欢这样活得明明白白任外界纷扰但心里自有一杆秤的女人。

    “苏处客气了。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既然叫意外,那自然是发生在我们意料之外的。如果这背后当真另有隐情的话,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被算计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莉兹点头附和,“这倒正是从另一方面给我们确定了一个事实,如果凶手不是什么所谓的反社会人格特别明显的刑满出狱者。”

    秋漠扭身向外走,“我先去伦巴底街找找消息,也许我可以比警局的人更早找到凶手也说不定。”

    “漠哥我跟你去。”胖达冲姜盈等人打个手势,很快也跟着离开了。

    科兰伤感道,“温妮亚老师是被人用来挡枪了吗?到底是谁这么神通广大!”

    莉兹嘲讽地笑,“也有可能温妮亚本就是其中的一员呢?不过现在被推出来当替罪羊罢了。”

    盖西终于说话了,先怯生生地看了一眼苏米,苏米眼皮都没抬,他只好委委屈屈地主动先别开了目光。

    “温妮亚死前有话留下。”

    “什么?你怎么到现在才说?”苏米现在是一看到盖西的脸就没有好脾气。

    姜盈等人吓了一跳,还是第一次看到苏米也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

    注意到姜盈等人异样的目光,苏米赶紧端回平静的脸,“说!”

    “哦。”不知道为什么,被苏米吼过之后的盖西竟然觉得自己心里好过了许多,“她说她真的没有动营养剂,连说了三遍!”

    古语有云,将死之人其言也善。

    科兰举手,“那样的时刻温妮亚老师不会有多余的精神还想着说谎吧?我相信她说的话。”

    莉兹和姜盈互看一眼,点头,“我也相信。”

    苏米甩出指纹鉴定书,“但这上面显示,的确只有温妮亚和你们的指纹。”

    众人都沉默。

    谁都知道苏米这话不是反驳他们,而是在更强调。

    强调这件事情比他们想像的还要水深。

    半晌之后到是姜盈先笑了出来,“那就是说肯定是冲我们来的哦?希望我们在n250星的大比中失败而归?这定的目标是不是也太小了些?那时候他们应该还不知道我们会觉醒呢吧?”

    莉兹双手抱臂,“那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觉醒,他们上哪儿知道去?”

    科兰想不通,“那为什么对我们下这么大的手笔?到底针对的目标是谁?而且是提前知道温妮亚也有心动营养剂的手脚,不然如果温妮亚不动的话,他们岂不是自己会暴露?这么神通广大精于算计的人只是为了当时还是废f的我们?”

    所有人都看向姜盈,总觉得中间缺少的最关键的那一环绝对是在姜盈身上。

    姜盈在心里大概估量了一下自己能说的范围,然后才道,“或许你们才是躺枪的那个。”

    “怎么说?”

    “海恩星将……”不想再说“我老公”,姜盈觉得别扭,她就改成了“海恩星将”,谁知这词一出来,她更别扭了。

    其他人也是听得一脸扭曲。

    平时有事没事就听姜盈“我老公这”“我老公那”“我老公怎么怎么地”的各种花式秀恩爱了,这突然来了一句距离感十足的“海恩星将”,他们那个浑身不得劲啊。

    苏米多精明,一下子就感觉出了什么,但她不会主动去问别人的这种私事。

    盖西也感觉出来了,他下意识地就来了一句,“怎么?你俩吵架了?”

    其他人纷纷翻白眼,包括姜盈。

    甭管是不是吵架,现在不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吧?您的关注点还能更偏点不?

    姜盈当没听见,正经事情,还是怎么顺口怎么来吧。

    “在我们出发之前我老公就先出外执行任务了,特别巧的是目的地也是n250星。大比结束后n250星上那个实体现形的精神力幻兽巨蟒的主人是个星盗,团伙之一,他们就是我老公的任务目标。你们都走了,我和我老公对上那星盗的时候,他曾以同归于尽威胁我老公,但却主动表示可以让我离开。”

    众人听得精神一振,这样的目标性也太明确了吧?

    盖西脑子转得快,“我突然觉得我们可能想简单了,营养剂被人为开封破坏也许不只是为了让你们退出比赛。如果不是你们及时发现了替代食物土蛋蛋,那么你们很有可能当晚就熬不下去。漫漫长夜,如果你们赌着一口气死活不按救助装置的话,那么发生什么样的后果都是有可能的。”

    苏米默契呼应,“假设背后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将这么多凑巧都联系到了一起,假设那人就是我。那么我会怎么计划呢?直接干掉海恩星将不太可能,所以我得从别的方面入手。哪个角度最简单?当然是海恩的合法妻子废f姜盈。我先通过破坏营养剂而让姜盈失去体力,然后我就可以活捉姜盈威胁海恩星将,也可干脆杀死直接从心理上打击海恩星将。反正最后的目标就是海恩星将。”

    “但事情到一半,计划出了差子,姜盈觉醒了,没办法被利用了。”莉兹危险地眯眼,“所以最后你不得不更改计划,企图用同归于尽来达到原来杀死海恩星将的目的。”

    苏米推推眼镜,“可我为什么最后又放过了姜盈呢?我完全可以用同归于尽威胁他们两个一同陪葬不是吗?”

    科兰福至心灵般惊叫起来,“因为姜盈活着才有用,死了就没用了。”

    “什么用?”苏米和盖西异口同声。

    “呃,我不能说。”科兰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姜盈摊手,“科兰的逻辑是对的,但很遗憾,我暂时也不能说。”

    大家很是理解地表示跳过。

    继续讨论。

    “这么一串联的话整件事情好像都清楚了,背后铁定有人在操控,权势应该还不小,目标是海恩大人,我们只是中途必要或者不必要的路人甲。”莉兹如是总结。

    科兰一把抓住姜盈的手臂,“你快打给海恩大人让他千万小心啊。”

    姜盈承认在刚才分析事情的时候她就想打给海恩了,但被科兰这么一催,她反而不想打了。

    都是要离婚的人了,她管他去死!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继续向下查吗?以我们这几个没权没势的人?”莉兹问。

    盖西补充,“假设我们查到了,我们能动得了人家?”

    废柴联盟只是一个公益机构,现在还能运营靠的都是姜盈先前的捐助。运营都是如此困难,再去跟有权有势的对着干,这不自己作死呢么!

    苏米看姜盈,“如果能把海恩大人拉到我们战线,那么这事情我们就先赢了一半。”

    话声刚落,姜盈就坚定道,“不靠他!”

    好像没了他的撑腰她就什么也做不了似的。

    姜盈恨恨握拳,“解决问题的根本是,我们要更强大!”

    苏米也不反驳,“强大至少需要两个要素,一,钱;二,人。请问姜盈同学,不靠海恩大人的话,你有哪个?”

    作为富家千金,苏米从小接受的精英教育之一就是:外貌身份家世等等等等,全都包括在一个人的实力以内。那种纯靠自己拼搏的,不是别的因素都没有只能靠自己的,就是脑残故作清高的。

    姜盈在她眼里的确是个潜力股,但她也看得出来,姜盈现在就是在赌着一股莫名其妙的什么气。

    她不会开解人,她只会一锤子下去直接砸醒人。

    姜盈果然被噎得连打好几个嗝。

    有些问题不是没想过,而是没想到这么严重过。

    她以为自己觉醒了就是足够强大了,就可以无畏无惧对上所有敌人了。可等她强大了却发现,觉醒特么的只是强大的其中一环。某些敌人甚至都不用露面跟她对阵,就能轻松把她玩弄于股掌之中。

    她没钱!她的钱过去都是父母给的,后来都捐出去了;现在都是她老公给的,她离婚可没打算还留着前夫的钱。她是多有骨气的一个人啊!

    她也没人!哦,眼前这几个算,废f班也能算上。但他们大部分还是在校生啊,能有多大的社会网!一个学生的身份就足以限制他们太多的行动了。对手强大到面都不用露的程度,她拿这些在校生们跟人对?这不开玩喜呢么。

    莉兹和科兰是知道姜盈现在在闹离婚的状态的,但姜盈不说,她们也不会主动说出来替姜盈解释。

    一时之间屋内死一般的寂静,谁都没有说话。

    突然这时姜盈的光脑终端响了,来电显示:莎蒂。

    莉兹看着愣神不接的姜盈催促道,“谁的电话啊?你不接?”

    姜盈:“我婆婆。”

    只在订婚见过一次,结婚没见,到现在也没再见第二次的婆婆。

    上次在n250星时倒是“见过”一次声音。

    印象不太好,如果以后离婚了就更没有接触的必要了,姜盈想直接挂断。

    科兰推着姜盈往外面走,“你得接,不管以后如何,咱不能让人挑咱礼数上的毛病。”

    姜盈只得出来找了一个偏僻的拐角接通了电话。

    “您好,妈妈。”

    全息屏幕上的莎蒂正在做全身护理,她躺在一张按摩床上,周围有四个人在同时为她做身体护理。

    莎蒂直接打的视频电话,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披了一条毛巾的下面什么都没穿。

    看到姜盈出现在屏幕上,莎蒂先上下打量了一下姜盈。

    事实上她并不熟悉姜盈的容貌,因为订婚的时候看中的就是姜盈的3s基因潜质。为了这个,姜盈的名声都能被她忽略不计,更何况是姜盈的容貌。

    但姜盈在婚礼上的仙姿第一露她倒是从星网转播时看到了,作为一个婆婆,对于儿媳妇这样的容貌她还是满意的。

    只是再满意也没有和姜盈话家常的心情,大儿子就不讨喜,大儿媳就更是爱咋咋地了。

    “打给你不为别的,我是怕海恩再忙于公事从而忘了准时赴宴。明晚八点你小舅舅的生日晚宴,你作妻子的记得提醒你老公准时赴宴不要迟到。还有你,记得打扮漂亮一点……算了,稍后我让凯伦直接给你送一套礼服过去。赴宴的可都是帝国顶层的人物,你别凭地丢了我和总统的脸!”

    说完就挂,“皇后”架儿十足。

    姜盈都没反应过来,脑子里还想呢,她妈是孤儿,她哪来的小舅舅?

    啊,是海恩的小舅舅吧?上次在n250星时提到过的。

    她终于想明白,等一回神,那边莎蒂早就挂断了电话。

    这样的母亲!

    姜盈不想再对海恩浪费感情,可这个时候她又忍不住心疼海恩。他们两个人好像都没有父母缘呢!

    只是她是因为高基因潜质没在觉醒期内如期觉醒才被父母先宠爱后舍弃,但海恩为什么也会这样?听说不是很小的时候就觉醒到3s了吗?这样的孩子放到普通人家那都是给祖坟长脸的程度吧?为什么他的母亲却好像对儿子一点好感都没有?

    她还记得上次这位婆婆打电话时提到过二儿子,那语气跟提起海恩来,绝对一个天一个地。

    那时约的就是这个小舅舅的生日晚宴吧?那时海恩怎么说的?说她可以不去。

    那就不去!她才不管皇后娘娘会不会因为这事就对他更加情绪恶劣呢!

    ……

    晚上,秋漠和胖达来到莉兹的公寓向姜盈回报到伦巴底街的追查结果。

    “凶手的确是一个刚刚刑满出狱的精神病患者,他入狱的罪名就是习惯在酒吧猥亵单身女性。但因为他是精神病患者,又没有闹出人命来,是以每次被抓住都只是关在里面几年,然后再刑满释放。这是他第三次进去又出来了,听说来酒吧之前喝了不少酒,口口声声地说这次要干票大的。”秋漠说着从姚老头那里买来的消息,以及别的渠道查到的消息。

    胖达一脸郁闷,“意外太合理,逻辑太紧密,我就越觉得这里面有问题!莉兹,有吃的没?”

    姜盈失笑,“你这话前言也不搭后语啊?”

    “谁说不搭了?特别搭好吗?我跟着漠哥这通跑啊,连口水都没顾上喝。我可告诉你啊,再不给喝的和吃的,我今晚就死在这里给你看!”

    “切,死不死谁家儿女啊!当我怕你?”莉兹嘴里嫌弃着,但已经起身去冰箱那里拿营养剂了,“你最喜欢的红烧羊排味行吗?漠哥,你要什么口味?”

    秋漠:“都行。”

    胖达:“都行个屁!莉兹你不够意思啊,真当我闻不出这屋里残留的土蛋蛋味呢?你肯定有土蛋蛋!快孝敬十个出来烤给我吃!我今天可出了大力了我告诉你。”

    “我擦!你这鼻子都快赶上狗鱼的鼻子了。”莉兹打趣着,一边给胖达递眼色。

    土蛋蛋她这里的确有,但那是海恩大人给姜盈的啊,她没权利私自动用的。

    胖达马上顺着莉兹的目光也看向了姜盈,“怎么着?还藏着掖着不想给我们吃?是不是兄弟?你说是不是兄弟!你说一句不是,我现在就吊死在大门口去。”

    姜盈笑喷出来,“知道了,莉兹,麻烦你烤给他们吃吧。”

    “得嘞。”莉兹痛快地烤土蛋蛋去了。

    胖达一边闻着土蛋蛋的香味缓解饥饿感,一边给姜盈出主意,“海恩大人偷渡回来多少土蛋蛋?够不够我们发家的?我跟你讲,姜盈,我们要想赚钱的话真的太容易了。就这土蛋蛋一招,三天我就能给你立起品牌,三十天就能收回前期成本,三百天我们就能成为星际新首富!”

    姜盈左手心的小银杏自动现形出来凑热闹,虽然除了姜盈之外还是没人看到也没人听到,“真是上不得台面!什么烤土蛋蛋,那立的品牌能好看吗?粗俗!重孙女哎,听老祖宗的,你只要把土豆全宴这么往上一端,还用三十天收回前期成本?三百天成为星际新首富?我告儿你,你一天赚的那钱都得把现在的商界大亨们妒嫉成红眼瞎!”

    姜盈大概想像得到。

    但越能想像得到就越觉得心疼扼腕。

    “我们有技术又如何?原材料不在我们手里啊!原产地听说都已经归私人所有了。我倒是想过找其谈一下合作,但问题是我连n250星现在是谁的都不知道啊!”

    像这种买卖星球的大事件,除非当事人自己出来宣传说“啊,我又买了个星际,你们快来膜拜新土豪”,否则这种事情一般不会公开给大众知晓的。

    就像古地球时期的土豪们,人家买私人飞机也好,买豪华游艇也好,除非人家自己在微博等公共平台上显摆,否则普通大众谁能有渠道去知道这些人都把钱花在了哪里。

    胖达也很心痛,“我问过我爸妈了,他们说以他们的级别,还不足以有资格去录入这等星球归属的数据,他们也不知道。”

    秋漠淡淡补充,“我给姚叔的价格提高到了八倍,他还是说不知道,那么就是他真的不知道。”

    姜盈更惊讶他们的动机,“原来你们也想过了?”

    她以为只有她想过要利用土蛋蛋赚第一桶金呢。

    “你说的那叫什么话!”胖达冲着姜盈狠狠地哼了一声,“这年头谁不想经济独立?经济不独立就没有话语权知道不?别说你父母,就我那父母,我要想偷偷买套民用机甲玩玩儿他们还不答应呢!这钱呐,在谁手里都不如在自己手里安心!不为强大,就为自己过得更舒心一点,我们也得尽快把赚钱提上日程了。”

    姜盈听得连连点头。

    她没有缺过钱,原来在姜家没缺过,后来嫁给海恩也没缺过。刚被父母舍弃的时候她也发过狠,做好了攒钱养自己的准备。但后来海恩对她特别好,给家用零花从来都眼皮不眨,于是姜盈慢慢地又回到了过去的心态。既然不缺钱,谁还会为赚钱拼命?

    时至今日走到离婚这一步了,姜盈一个激灵才回想起钱在手的重要性。

    为表骨气,海恩给她的全被她扔在家里了,一分钱也没带出来。

    至于此次大比的冠军奖金,她也一甩手又捐给了废柴联盟。她当时想的是,凡跟n250有关系的能让她想起海恩的她都不要再扯上关系了。

    当时酷的特别有范儿,然后现在就“自食恶果”了。

    如果她有钱,她还需要挤在莉兹这不到五十平的小公寓里?如果她有钱,她现在还会为了没有渠道去查敌人的消息而头疼?如果她有钱,她还用没骨气地吃那人送来的土蛋蛋?

    她倒是要回了姜氏中医的股份,但那不能换钱啊。

    她的3s倒是引得一众土豪争相送钱,可她又不想拿人的手短。

    姜盈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一文钱逼死英雄汉”。

    她现在已经退一步在想了,只要联系到n250星的所有者,哪怕土蛋蛋会不时引起她的某些回忆,她也忍了,只要能赚钱!

    莉兹端着一托盘烤好的土蛋蛋出来了,胖达起身就要扑,却在看到莉兹的脸后差点吓趴下,“你那是什么表情?”

    五官纠结扭曲着,像是在进行着什么重大决定的左右衡量。

    莉兹看姜盈,“姜盈,你真的不知道n250星是谁的?”

    姜盈很莫名,“我应该知道吗?”

    胖达一边开吃一边插话,“意思就是你知道了?你知道你不早说!快说快说!到底哪个王八蛋半路截胡了我们的财路!”

    莉兹一指姜盈,“她。”

    噗--胖达喷出了漫天的土蛋蛋瓤。

    “里的意洒西,她西n250的苏油者?”

    胖达嘴里还有土蛋蛋,以至于他吐字不清,但在场的人可都听明白了。

    他们遍寻不到的n250所有者原来就在他们的身边吗?

    姜盈本人也惊傻了,“我?我什么时候是n250的所有者了?我怎么不知道?哎不对,应该是说,你怎么会知道?你从哪里知道的?”

    姜盈问莉兹。

    “海恩大人上次送装有土蛋蛋的空间纽扣来时,我总觉得太贵重了不好意思,便曾小家子气地说过要不先留下一半,吃完了再送另一半。谁知海恩大人却顺口来了一句,自家的东西,不值钱。这些要是不够吃,他随时可以派私人太空舰去n250星再运来。”莉兹摸着下巴深沉道,“这种事情海恩大人应该不会拿来说笑吧?”

    “他倒是不会说笑,但他会跟你说这么多话也是挺稀奇啊。”姜盈没意识到自己现在这时的表情是多么的酸。

    莉兹冲她回笑,连射数刀。

    “这就多了?如果我说他还曾嘱咐我说你半夜会踢被会磨牙会打鼾还有可能又哭又笑让我多担待呢?如果我说你在我这里住的每一晚他其实就在我家公寓外面守着你呢?姜盈,我没有资格去评判你的离婚决定对或不对,但我敢说,你如果真的离了这个男人,你要再找可就绝找不到比得上这个的了!包括我!”

    她无所谓结不结婚的,如果姜盈非要嫁她,那她就娶喽,但她自己肯定做不到海恩现在做到的这个程度。

    秋漠想起在住院时听到的,“听说在我们开吃土蛋蛋后平安度过的第二天,某些商界大亨就准备下手购买n250星了,然而那时帝国官网上n250星的售出状态就已经变成了已售。大家都在议论,谁在冒着不等我们吃后是否平安的风险就先下了豪赌。但现在我却想,那人不是下豪赌,而是他本就在n250星,他领先其他人第一时间确认了土蛋蛋的安全性,这才下手最早最快。”

    胖达转身就扑抱了姜盈的脚脖子,“大壕!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你让我卖土蛋蛋我绝不扒土蛋蛋皮!壕姐儿,收了我吧!”

    姜盈心满满的,同时又涩涩的,最后又很快坚硬起来。

    “你们有谁看到n250星的产权所有书了?他说的是自家的,指的是他的,怎么就成我的了?我们马上就离婚了,我可不会要他一分钱!”

    话音才落光脑终端突然响起。

    老凯伦的电话。

    姜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接起电话的手有些抖。

    “你好,老凯伦。”

    老凯伦向着姜盈绅士的先鞠了一躬,然后才道,“莎蒂夫人为少夫人准备了礼服,请问少夫人在家吗?我这就给您送过去。”

    “不,我暂时不在家。”

    “那什么时间……”

    “老凯伦!”姜盈惶惶打断老凯伦的话,“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

    “当然,少夫人请讲。”

    “海……我老公,买下了n250星吗?”如果海恩曾经连夜出手买星,那么能替他做这件事的就只有老凯伦。

    “不,海恩少爷并没有。”

    姜盈呼吸一顿,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更紧张了。

    “是少夫人买下了,海恩少爷以少夫人的名义买下了n250星的永久所有权。”

    ------题外话------

    感谢一辈子的爱恋,h9201,kongss625,星星的宝宝,xiaohuitian和qqa96c480c25f2df的票票!520,我爱你们!祝大家今天开开心心都有小哥哥陪啊!

    说真的,每天万更对我来说真的有压力啊!所以每每困到或累到不想码字的时候,一看到你们在评论区出现了,你们给票票了,我立刻满蓝满血复活!码字算个球!我会坚持住哒!

    另:说为什么苏米的小名叫苏苏啊,因为叫小米会觉得有些尴尬……笑~我奇怪的笑点啊!
小说推荐